穿到三国抢美女 第一卷 边疆立足 二、初战

刻死我的石碑 收藏 9 1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size][/URL]  一个山脊,王劲站在顶端;大刀竖直插在面前,瞳孔正剧烈收缩…   下面,上千缕娄粗布长衫,头发凌乱;有长披肩头,有一根麻布结扎成束者;又无冠无帽;激战一起,混乱一地。   一粗阔汉子,站正中央;硕大的身体,使得一对铁垂,张牙舞爪。两垂乱挥,一锤砸下,近身者无一不翻身倒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


一个山脊,王劲站在顶端;大刀竖直插在面前,瞳孔正剧烈收缩…

下面,上千缕娄粗布长衫,头发凌乱;有长披肩头,有一根麻布结扎成束者;又无冠无帽;激战一起,混乱一地。

一粗阔汉子,站正中央;硕大的身体,使得一对铁垂,张牙舞爪。两垂乱挥,一锤砸下,近身者无一不翻身倒地。

“呸——”粗阔汉子吐了口唾沫,不住喘息;肉皮纵横的脸夹颤动,凶神恶刹:“呔——该死的老鬼,缴了今岁贡粮,我家洞主更看中那白嫩嫩的美人儿!”舔舔嘴唇:“一并缴了,保你一洞平安有何不可?”

“洞主?”王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体轻微一晃,依靠大刀撑地支撑着,还等继续辨析个仔细...

只见那粗阔汉子对面,一愤然老朽,粗布麻衣上,竟然还打了补丁;脸上多少伤痛怒骂:“那该死的老坯子,我家赤姬儿如花般年龄,怎么可能配了那老鬼?卤赤子,若想把我那孙女儿带走,先从我这把老骨头上踩过去。”

“喈喈——”粗阔汉子喈喈怪笑,伸手擦了下嘴巴;手一扬;原来他背后有几辆马车;马车哗啦啦而走。

“快——”老朽急了,对身后人道。自己拖了根铁矛,直杀上去。

卤赤子一对大锤竖起一架,正好架住老朽杀来的铁矛,再往天空一拖,铁锤相架的架子将矛头拉向空中,老朽竟然感觉手上无法拉住,一脱而放,长矛整根从卤赤子头上飞过,射向奔跑中的马车。

卤赤子身子前跨,一脚抬起,踢向老朽胸膛;‘碰——’老朽一摔坐地。

“哈哈…老鬼,若不是我家洞主有交代,可留你半条性命,年年岁贡;否则,我这铁锤…”待他还没说完,一浑身上下结满补丁的汉子从老朽背后奔出,眼睛中喷满怒火,手上木棍做柄的大铁刀,一刀扬起…

却那卤赤子虽身体庞大,反应好快,手中的锤一运反转,一锤横挡住砍下的大刀,一锤混了全身力气横扫过去,横扫向汉子腰际…

“大郎——”趴地上的老朽一声嘶声竭力的呼唤,可仍然只能眼睁睁看见那汉子嘴巴喷血中横飞出去…

“卤赤子,非我大孟洞灭,定让你带云洞亡——”老朽如同浑身得了神助,从地上一窜而起;抢了旁边自己族人一根木枪,再次冲上去。这一冲,带动起的竟然是身后数百的族人,全是怒火燃烧到极点的族人。

“杀——”卤赤子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手中铁锤一挥,却也不后退。“杀——”两百多人,一起扑了上去。

混战;一方是人数占绝大多数的大孟洞满腔愤怒的人,一边是仅仅只带了两百多人就敢收岁贡、抢女人的带云洞人。

显然卤赤子粗鄙而不愚笨;当看见满腔愤怒的大孟洞人抛开性命扑过来时,以他之勇,竟然边挥舞铁锤,边朝几辆马车身边后退。

“碰——”又是一铁锤,砸得一大孟洞人脑浆迸裂。卤赤子气喘吁吁;明白七八百愤怒燃烧的大孟人,完全有能力随时把他们两百多人做成肉馅儿包了饺子吃。

“撤——”再挥大锤,打了撤回去的决心。人已经边挥舞着,接近者一锤一个,逐步退向马车…

此时,高处的王劲,手上刀柄拧得咯吱吱响。“大孟洞——带云洞——洞主?”脸上肌肉畸形地一块块抽搐,忽而交叉…

忽然大刀一仰而起….

“撤——”面对杀红了眼而不畏死的大孟人,卤赤子双眼也泛着赤红。逐步退后的庞大身躯,几辆马车上有一辆塞的是抢来的美人儿,老洞主铁定要的人物;另外几辆,则是今岁秋收该岁贡的粮食。

王劲咬紧的牙邦,鼻子都快纵上了眼睛;剧烈收缩的瞳孔,手上的大刀,双手合握,举过肩头;脚下复步交贴,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卤赤子。不是因为看不惯卤赤子满身横肉,原因只有一个,这卤赤子是上千人中唯一有可能接得了他一击的人物,他只想找这么个人物一刀劈下...

卤赤子刚退过几辆粮车,最前端的那辆,便是唯一一辆载人的马车了;他打定主意当一回马夫,只要美人儿回去,相信即使丢下两百族人性命,老洞主也不会做多大怪罪。

却是时,他却根本没注意到高处举刀向下飞奔的王劲…

“啊——”王劲冲进人群,嘴里咆哮,像终于有了发泄;只要稍有穿着好些的人,如同粪土,横劈竖砍,无人可挡。

刚接近载人马车的卤赤子,听到狂燥的声音回头一看,明晃晃的大刀,泛出的光亮刺煞眼睛…

“劈——劈——”王劲那骨子强横的目光,视人命如草芥;刚才他已经见过了,那一对挥舞的铁锤何尝不是视人命如草芥?可能他现在都忘记了什么叫草芥人命!大步向前,一步一步朝卤赤子接近。

卤赤子竟然忘了继续上马;那柄大刀,如同催命的幽灵;可偏生让他眼睛无法移动,直勾勾地盯住,它每一劈下后饮血的痛爽,竟忽略了,饮下的是自己族人的鲜血。

站在卤赤子三米开外,卤赤子一手一锤,左手甚至还拉了缰绳,左脚一直保持踏上马车踏板的姿势,而右脚着地,支撑整个身躯;一动不动,粗阔的脑袋,扭着,盯中一路杀过来的王劲,而且是盯了一路,一举一动。

上千人的混战,静了,静得令人发指。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个怪异穿着,短发的青年,还有托在地上的大刀,瞬息饮血数十,却没沾一丝血迹的大刀。

大刀拖地,刀刃长长地拖在背后;王劲寂静中抬起左手,伸出食指,勾了一勾,血红的眼睛似是妖媚的召唤。

卤赤子的左脚,畸形地动了下,从马车踏板上落到地面,站稳。左手放了缰绳,只剩下铁锤。

怪异青年没动。他很踌躇,是迎上去?还是等那把杀人不见血的大刀冲上来?

终于,他耐不了这种等待的煎熬,垂吊的一对铁锤,突然鼓动,两条象腿般的大脚,灵敏地交替位置;如烟尘滚滚的铁球,直杀向那所有人眼中着装怪异的青年。

“啊——”双垂抬起,冒过头顶;离王劲两米开外,俨然双双砸下…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