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能圆我一个十三年的梦,我愿行三叩大礼[蓝剑军团]

十九岁,还是花季的年龄,别人怎么过的,我不知道,我自己怎么过的,我也不知道

十三年的梦,仍旧没有变,依旧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仙境。


人生有几次十九岁?我的十九岁在幻想中度过。

人生有几个十三年?在我出生后六年开始算的这个十三年,是在泪水中浸泡着过来的。

谁曾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谁又记得下面的这句话,只是未到伤心时。

多少次,在梦中泪流满面,多少次在梦中惊醒。

长辈们说,男人,是不能轻易屈膝的,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给别人下跪。

从小到现在,除了给我四个祖父辈的人下跪,当然这是过年的时候拜年,就是在老祖宗坟前下过跪,别人,我没有过。可是,谁若能圆我这个梦,我愿以三叩之礼回报。

“求求你,叫我去吧,我想当兵,我喜欢部队,真的 你让我去吧。”“砰”随着一声闷响的,是我矮了半截的身躯,有人说,仰望幸福的角度是45度,那么请你告诉我,仰望梦想的角度是多少度?谁能告诉我?一次次的问,一次次的流泪,答案依旧是那冷冰的几个字“没钱,别来”拂袖而去。

一次次梦中惊醒,依旧是这个梦,我为了梦,出卖了尊严,忘了长辈的教训。

我究竟错在哪了?你们这样对待我?

逢09年高考放榜,学校的那个人,成为了我们学校第九年的第十三个状元,那天我和父母说起这事来,我爸说:“咱家祖坟就没张那棵草,等他考状元,下辈子吧。”

我想当兵,在部队混出个样来,回来,至少也能让父母高兴一下,至少我爹妈能拍着胸脯子跟人家说“我儿子,不必你家次”

为了当兵,我甘愿出卖自己的尊严,为了当兵,我什么都甘愿。



血,是红色的:

梦,是绿色的:

当我们投身黑暗,

在枪林弹雨中与死神接吻,

伤痕,是我们最好的勋章。


我羡慕军人,我向往军旅生活,这些年来,我被人用外星人的眼光看待,别人听双截棍的时候,我听咱当兵的人,别人听七里香的时候,我听什么也不说:别人看阿凡达的时候,我又再重温冲出亚马逊,别人穿牛仔休闲的时候,我穿07林地,我始终在别人以一种非人类的眼光中,继续着我的生活,与其说是继续着我的生活,不如说是继续着我的梦想好。这一切,只因我喜欢部队,热爱军旅,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自己感觉好,自己过得快乐就好,仅此而已。

或许我想当兵也有另外一个原因吧,我喜欢着的女孩,希望自己的男友是一个军人,或许这也是我想当兵的一个原因吧

我为了自己的梦,付出了很多很多,时光?青春?精力?金钱?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能不能去。我想去,我真的很想,真的很想 很想 很想

若谁能让我当兵,我愿行三叩大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