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三国抢美女 第一卷 边疆立足 一、穿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7.html


东汉初平三年,汉家天下诸侯并立,各拥兵自重;六月,历史成就传奇的连环计,在长安上演....

王劲,二十一岁,一个被边防追赶一夜的年轻匪徒...黑暗中,一支十发子弹的驳壳枪,被他射杀掉六条在丛林中疯狂穿梭的警犬...

缅甸地域,一个硕古的旷野,连绵数里四面青山包夹。

“轰塌——”大地一声巨响…

一柄大刀从天而下;‘束——’半截刀刃插入泥土,留下个尾巴,在地表皮上方来回摆动。

王劲猛然眼睛一睁,从地上一跃而起;难以置信…“这是哪里?”心中疑惑,鼓着牛眼原地转着圈儿四处打量。

边防,被边防追赶,逼至绝路...最后,因为脚跛受伤,躲进了一个峭壁洞穴...然后,峭壁洞穴突然往下塌陷,一束白光....

结果;就是这里...猛地看向自己左肩。没错,这里中了边防一枪;上面紧身的贴身衣袖,斑斑血迹,现在已经干烈;但没感觉一丝疼痛?麻木了?低头看去,脚跛;一踢,气血舒畅,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现实让他右手快速往左肩一扯,猛力扯掉那截血迹模糊的短袖口,肩头上更不存在想象中的伤痕;不是明明中了一枪吗?肯定,是边防的一枪…

深山的午夜,边防的警犬,漆黑的森林…一束束从脑海中闪过...

这绝对是事实…“嘿嘿…”

黑夜,白天...王劲厥着的头忽然发出低沉而怪异的笑声,一张俊脸因此而扭曲中缓缓抬起…

眼睛迅猛一扫,那直立立的大刀,露在泥土外面的刀刃依旧刺眼;‘大刀王五’四个字,点点寒光…

扭曲的面容下,一颗心反复躁动:“这是哪里?”感觉好陌生;抬起脚步走到大刀面前,怪异的笑容仍然没有脱落,可心底的躁动却在不住加深;“这是哪里?”一个无发想通的问题,继续在胸中响起,撞击…天是蔚蓝,大地一片荒芜,上面长满了像千百年没开荒的劲草,还有零星的树木;空气清新得好像根本不是原来的世界拥有。

“这是哪里?”一种想不通而需要发泄的火线从心底直窜上喉咙,要从喉道里喷出…被边防追赶一夜的压抑,几乎能让他整个身体随时爆炸。

伸出手,双手握住刀柄,手在不住颤抖,越握越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王劲仰天长啸——大刀破土而出,身体朝天一跃,空中侧翻身,好高;凌厉的眸子寻得两米开外的那棵半尺直径树木,人尚在空中一劈而下…

“哗塌——”

斜斜的刀口,树杆在面前哗塌倒下,缓缓地…

“不可能——”落地后的王劲身体站得相当平稳,嘴巴几乎暴吼而出;眼睛扫过依然平端在前方抖动的大刀刃口,还有那比锔子切得更整齐的树桩口子,眼珠都快要从眶里滚出。

“绝对不可能。”毛躁占据了他整个要爆炸的身体,他不可能一刀切断这棵大树,这柄传说中祖师爷王五的伪大刀平时连舞上个五十回合都无法顺趟(王五那柄在文革头一年就被某牛人扔进了炼钢炉),可如今;子弹穿过的伤口,受伤的脚跛,一切来得让人战栗。他竭心底地仰天大吼:“这到底是哪里?”那怪异的笑容早抛去了天边,只剩下现实给予的张皇…

抬头看向四周,这时候必须得努力平静自己…四面荒芜是山;低头看不远处,大刀拖地上快速地跑过去,因为他发现一样令他熟悉的东西,再熟悉不过。缅甸最特有的——“罂粟?”是的,罂粟…

左手撑刀,身体弯下,拔起一株;娇艳的花儿,不大的罂粟果儿。

对,他感觉,一切都是假象;自己不过从深山中侥幸逃离了出来;那束白光?夺了心神?而现在,肯定在缅甸某个还没开发的地区。他开始用这个最贴实际的猜想,来压制住心中的狂燥;而身体上的变化,以及一切不可能做出解释的存在,这一刻,被他强制地抛开,抛得老远。

再看。还有,稀稀落落。跑过去,又拔起一株;然后,前方还有…

驻足,将大刀插在面前,双手握着刀柄。边防?真的是‘逃’出来了吗?望着远方的眼睛,竟然闪烁出迷茫;即使被边防团团围困时,也不可能从这亡命之徒眼睛里闪出的东西——迷茫。

肚子不适适宜地呱呱直叫,这时才让久立的他反应过来。饿了,真饿了。记忆中整整和边防折腾了一个晚上,一直没吃上东西…

横扫四周,树木愣是不多,所以成不了树林,连野兔都没只跑;不过,眼睛一瞄,却似再看了一样熟悉的东西;香芋;对,是香芋,香芋的茎苗,他很确定。

慢步走过去,大刀一插而下,翘起;老大的芋头,飞上天空,然后落地,竟然一兜四五个。

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顺便带出一包香烟。平时他是不经常抽的,但现在,首先点上一支,猛烈吸一口,不吐半丝烟雾出来。

引火….

芋头很香,比平时吃的任何山珍海味都香…

当吃饱肚子,再次需要面对现实时。他用右手的短袖擦擦乌黑的嘴,左手撑着大刀单肢跪地;走出去,必须得走出去;不管现实发生了什么事…

拿起大刀,朝南面;对,唯一相对山势没有其它三面高的南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