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日 正文 第二章 伏击

ggtiexue 收藏 14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2.html[/size][/URL] 第二天天一亮,江志国就下山了,不到8点的时候,他来到了泰济公路的边上埋伏下来。之所以选择在泰济路上伏击敌人,江志国是仔细盘算过的,津浦铁路上的日伪军虽然多,但伏击后不好脱身,泰济路上虽然不经常有日伪军出现,但只要碰上,伏击后可躲进山区,不会有危险。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消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2.html


第二天天一亮,江志国就下山了,不到8点的时候,他来到了泰济公路的边上埋伏下来。之所以选择在泰济路上伏击敌人,江志国是仔细盘算过的,津浦铁路上的日伪军虽然多,但伏击后不好脱身,泰济路上虽然不经常有日伪军出现,但只要碰上,伏击后可躲进山区,不会有危险。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

江志国选择了一个公路拐弯处,埋伏在距公路100米的山坡上,并在距自己300米的公路上放置了几块石头,这样可以校正自己的射击距离,也可以阻拦下敌人。江志国在枪托下垫了一块石头,防止射击的时候震动,便用望远镜不停地向两个方向观察,等待目标的到来。

连续埋伏了两天,江志国眼前的公路上路过了一个中队的鬼子和200多伪军,还有一次是4卡车鬼子,就是没有落单的。第三天近中午的时候,江志国发现从肥城方向开来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从望远镜内可以看见车上有3个人,连忙架起枪等待敌人进入自己的伏击圈。

江志国6倍瞄准镜中的目标渐渐清晰起来,可以看出是3个鬼子,坐在斗里的拄着一把指挥刀,骑摩托的两个背着步枪,3个人都没有戴钢盔。不一会,摩托车来到了江志国放置的石头前,停了下来,拄指挥的鬼子没有动,骑摩托的鬼子后面的下来开始搬石头。江志国用瞄准镜先套住了拄刺刀鬼子的脑门,左手紧紧握住枪托,右手慢慢地扣下了扳机,莫辛-纳甘步枪轻轻震了一下后,江志国便从瞄准镜里看到拄指挥的鬼子脑袋被射中倒向了一边。江志国立即推上了第二发弹,将骑在摩托车上正在发愣的鬼子从车上打了下来,然后推上了第三发弹。搬石头的鬼子发现同伴被袭,忙摘下枪趴在地上向四处观望,300米的距离,子弹只需飞行0.4秒,加上莫辛-纳甘步枪的7.62毫米子弹采用的是无烟无焰的火棉发射药,对手很难发现藏在暗处的自己。江志国趁鬼子抬头的时机,果断地命中了他的脑袋,鬼子趴在地上不动了。

过了几分钟后,江志国捡起发射过的弹壳,然后迅速跑到鬼子边上,查看了每一个鬼子,确认都已经死了之后,开始解他们身上的东西。拄指挥刀的鬼子是一个曹长,其它2个鬼子都是二等兵,江志国首先脱下了他们每个人的裤子,把裤脚口系死,然后把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解下塞进裤子里,拉紧腰带,就做成了一个搭裢。车斗里还放着一个皮箱和一个打好的背包。江志国在摩托车的发动机位置引爆了一个手榴弹后,将所有的东西都扛在身上,迅速地消失在了山林里。

太阳还很高的时候江志国就回到了山上,这次他没有沿小河走,而是走的山林,他怕老走小河边会留下痕迹。来到山洞口,地雷冲上来抱住了江志国的脚,这几天江志国都没在山洞,所以地雷看见他就格外的亲。

江志国回来后把东西扔在了洞口,首先在洞内的墙壁上用刺刀刻了一粗两细三道线,然后擦拭了一遍步枪,最后对缴获的东西进行了清点,1支日制大正十四年式手枪,俗称”王八盒子”,24发子弹,2支38大盖,240发子弹,10个日制97式手榴弹,也叫”甜瓜”手榴弹,1把军刀,1把短剑,1支日制十三年式望远镜,1套被褥,1条毛毯,皮箱内除衣服外,还有20个银元,1包饼干,2块带香味的肥皂。江志国扔了几块饼干给地雷,其他的东西都扔进了洞内,被褥正好自己用。

接下来的三天持续下雨,鲁豫地区夏季会下一点小雨,天气也会越来越凉爽。江志国利用这个时间在山林里开了一小块地,种了些白菜和萝卜,在四周用石块和树枝围成了篱笆,防止野兽破坏。雨停了后江志国又到泰济公路附近设伏,但一直没有碰上合适的目标。

一天下午,江志国沿山路回来的时候,发现山里有人走过的痕迹,而且是在雨后,这里是西山坡,山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老百姓一般不会上到很高的山上,这到底是什么人留下的痕迹呢。

江志国仔细查看了脚印,是一个人,穿布鞋,而且是刚刚踩过的,应该还没走远。江志国心想,会不会是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派人来打探自己,想到这,他打开了步枪和手枪的保险,戴上面具,端着步枪向前搜索。走了没多远,江志国发现在一块露天的石头上,一个无精打彩的青年男子正在晒太阳,于是慢慢的接近了那个人,在离陌生人不到10米的地方,江志国躲到一棵树后,瞄准了陌生男子,同时大声喊到:

“举起手来,干什么的?”

陌生男子一听,吓了一跳,但马上镇静下来,观察了一下江志国说道:

“我是刘家沟的,上山砍柴迷了路。”

“下雨天上山砍什么柴,刘家沟的人怎么会在这里迷路?”江志国又说:“说实话,否则我就开枪了。”

陌生男子见江志国的打扮,虽然头上戴着钢盔,但身上的衣着很杂,不像是伪军或国民党,再说这个时候、这种地方,伪军和国民党也是不会来的,于是说道:

“我说实话,我是刘家沟的民兵排长,因为以前当过伪军,所以上级总怀疑我,去年刚躲过了“肃托”,前几天又有人开始监视我,怀疑我与伪军有联系,我实在受不了就跑出来了。”

“你叫什么名子?”江志国没有放松警惕,对陌生男子说,

“纪二海,大家都叫我二海。”男子答到,

江志国还是有些担心,命令到:“举起手来。”

陌生男子乖乖地走下石头,举起了双手。江志国上前去对他全身进行了检查,除了发现一个矛头外,没有发现其他武器,便放下了枪,问到:

“你出来几天了?你们指导员叫什么名子?”

“我下雨前就出来了,今天是第四天了,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了,衣服又淋湿了,我正打算下山去找点吃的呢”二海答到”指导员叫王喜,是从抗日纵队过来的。”

“嗯”,其实江志国也不知道他们指导员叫什么名子,这么只是诈一下他,看他是不是民兵排的人。见他不像说慌后,江志国将半个玉米饼子和水壶扔给了他。二海接了过来并没有马上吃,反问了江志国一句:

“你是干什么的?”

江志国在石头上坐了下来笑了笑说:“吃吧,我不是坏人,我是打鬼子的。”

二海听完江志国说话便坐下来开始吃饼子。江志国歪着头问他:

“接下来你怎么办?”

二海回答:“我也不知道,鬼子最近经常出来抢东西、杀人,我娘还在村里住着,我得回去照顾我娘,可我一回去他们就会把我当逃兵抓起来,我也没有办法。”

江志国想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你先到我那躲几天,我想你的事过几天他们就会弄明白的,到时你回去不就行了。”

二海一想,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点头默许,跟着江志国一前一后来到了山洞。

地雷见有生人来,冲着二海叫个不停,二海呆呆的站在那不知所措。江志国弯腰抱起了地雷,拍拍它的头说:“地雷,别叫了,是自己人。”然后对站在那不敢动的二海说:

“我养的狗,叫地雷,没事的,进来吧。”

二海跟着进了山洞,地雷却一直盯着二海看,二海看了一会儿地雷,便好奇地打量起山洞来。江志国解下身上的东西,拿了一套鬼子的衣服扔给二海让他换正身上的湿衣服。等二海鬼换好衣服,江志国又扔给他一把刺刀说:

“走,跟我去看看今晚吃什么?”然后领着他和地雷向后山走去。

二海跟在后面也不好多问。江志国把下的兔套和兽夹逐一检查了一遍,只套到一个兔子,死了一些时间了,江志国解开兔子,重新布好套子后便带着二海一地雷返回了山洞。在小溪里处理了一下兔子后便整只放进锅里加了盐煮了起来,并另升了一堆火,烘烤二海的衣服和兔子的皮。

一个小时后,锅内的兔子炖烂了,二海的衣服和兔子皮也烤得差不多了,江志国便撕了一块兔子肉扔给了地雷,自己则和二海一人一条兔子腿啃了起来。二海吃得很香,也许是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的缘故。二人吃饱喝足后,便倚在柴堆上聊起天来。

“你叫什么名字?”二海问,

“我叫江南”

“在这住多久了?”

“来这快一年了”江志国想了想答到,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过去,包括他过去的名字,现在对江志国来讲,别人知道的越少,自己就越安全。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二海又问,

“以前在东北当土匪,后来日本人去了,土匪当不成了,因为杀了日本人,他们到处抓我,没办法我就跑到这躲了起来。你当了多长时间伪军?”江志国问。

“不到一年,原来我在国军第58师,后来师长带着我们投靠了日本人当了伪军,我不想跟日本人干坏事,于是找了个机会跑到了山上投靠了游击队,并把我妈从老家也接到了村里。”二海说。

“他们为什么怀疑你?”江志国又问。

“我以前的一个兄弟还在伪军那边,经常联系,最近根据地经常遭袭,于是怀疑有内奸,就对我们这些投诚过来的进行盘问,有时还打人。”

“不说八路军不打人吗?”

“也打,还有体罚,跑步,不让吃饭等,人逼急了什么法都会使。你杀过几个鬼子?”

“以前在东北的时候杀过1个,前几天又杀了3个。”

“你真行,我妈天天让我杀鬼子,可我一个鬼子都没杀过,还跟鬼子一起干了不少坏事。”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的民兵排有多少人,多少枪?”

“加我32个人,有8支汉阳造和四支土铳,不过每个人手里都有家伙。”

“就你手里拿的那个家伙,那杀个鬼子也太费劲了,你以前用什么枪?”

“没办法,武器太紧张了,连纵队那边都没配齐,就这样每支枪也就能配5发子弹,平均每人一发,我以前用的是中正步枪,到游击队后用汉阳造了,不过前几天被缴了。”

“你的民兵排现在谁负责呢?”

“有个副排长叫金奎,我不在他就负责管理。对了,你现在还打鬼子吗?”

“当然,要不今天怎么会碰上你,只要鬼子在中国一天,我就会杀他一天,直到他们一个不剩。”

“那你加入游击队吧,纵队肯定欢迎。”

江志国一想,共产党的思想工作可真到位,这才刚混了个半熟就要拉我入伙了,真及时,慢慢说道:

“我一个人自在贯了,不愿受人约束,再说我以前是土匪,你们能要我吗,以后再说吧,不早了,睡吧。”然后扔给二海一条棉被,自己上床睡下了。二海在柴堆上睡了一夜。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