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的刺刀 正文 第二章 翻腾的小河水

高青 收藏 14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size][/URL] 是的,王福生是不该睡着的。 王福生一身的伤痛已经使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睡着又醒来。电梯间拥挤的人们中间弥漫着腐败的气息。王福生是害怕狭小的空间的。自从经历了那场战争,经历了中风的考验,他的思绪好像总是漂浮不定,总是在自己思想的野马上奔驰。。总是害怕狭小的空间,总是要站在有依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


是的,王福生是不该睡着的。

王福生一身的伤痛已经使他可以随时随地的睡着又醒来。电梯间拥挤的人们中间弥漫着腐败的气息。王福生是害怕狭小的空间的。自从经历了那场战争,经历了中风的考验,他的思绪好像总是漂浮不定,总是在自己思想的野马上奔驰。。总是害怕狭小的空间,总是要站在有依靠的地方,随时防止敌人的偷袭。即使到了温暖的家,他也要仔细的查看地形,看看门窗,似乎还在布置防线。我不该睡着的,王福生至今还在为539高地的那场偷袭遭遇战而懊恼。。


湖北的山道上,一个壮士的樵夫挑着行李,一路急急忙忙的行走着。他的身后是一位弱小的女子,小跑一样的跟着。回到故乡的将军夫人,现在已经是标准的农夫了。看着前面挑着担子疾走如飞的丈夫,将军夫人想到了自己死在南京监狱的丈夫。

那时候他们的出行可是前呼后拥的,一切都有人伺候。如今樵夫的一个担子就把全家挑在了肩膀上,将军夫人看着那担子里,左边是自己调皮的儿子,右边是简单的衣物,空气如水一般的清新,山林里无数的鸟儿在歌唱,脱壳的禅在努力的爬向希望的大树,还有那美丽的松鼠,正在把偷来的美食拖向自己的洞穴。。


将军夫人顾晓萍感叹道:这就是我的故乡,我的家啊,即使我现在已经不再是一朵娇嫩的花,做个朴素的树叶,和现在的樵夫一起把将军的孩子带大,也知足了。笑容露在了昔日将军夫人的脸庞,她甚至停下脚步,将一颗颗被樵夫踏倒的花朵扶正。。是美丽家乡的景色,让顾晓萍暂时忘却了,惆怅和恍惚而过的年华。


噗通!不好前面的樵夫只顾走路,没有想到儿子已经睡着了,睡着的孩子没有了力气去抓住篮子,头一歪掉到了小河里。樵夫感到一边的担子突然轻了,大喊一声:老婆!孩子掉河里啦!顾晓萍抬头望去,吓得面如土色。。。


河水向王福生扑打过来,王福生被惊醒了,他奇怪的望着翻腾的小河水,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哭喊。随波逐流的小小的王福生靠着厚厚的棉衣,暂时没有沉下去,他甚至有一种被释放,自由的感觉,他甚至觉得很好玩,没有丝毫的害怕,就想这样票下去。。


继父樵夫好个身手,放下担子,如人猿泰山般三步并两步抄小路赶在了弯弯的小河的前面,伸出大手一把把王福生捞了上来。老婆哭喊着也赶来了。

“哦,不该让他睡着的,我没有注意。”

樵夫怯怯的对赶来的老婆说道,顾晓萍,看看毫发无损的儿子,放下心来。

“不怪你的,我也没有注意,儿啊,以后走路不可以睡着的啊”

妈妈心痛的给王福生换衣服。


王福生经历过那次掉水里后,就特别害怕狭小的空间,害怕水。王福生后来在想,莫不是佛保佑,我是不是那个时候就该死去?妈妈,还有那继父樵夫,还有那些战友朋友都不在了,都给历史的河水淹没了,只有我---王福生还留在这里,留在这弥漫着腐败气息的电梯间?


那539高地的战斗,也是在那样狭小的空间展开的,那没有折叠的刺刀救了了王营长。搏斗激烈而残酷,没有说话,只有喘息,二个越南公安兵死死的抱住王营长,他们要活捉这个四个口袋的干部,到上司那里请赏。

哒哒哒,枪声终于响了。

“敌人上来了!”七连长--那个广东汉子喊叫起来,并且第一个开枪。一个点射就打倒了二个偷袭的敌人。全营战士都被惊醒了。

“营长,营长!”几个战士向王福生跑来。王营长的脚下是两具蠕动的半死的敌人。。看到战士们围过来,王营长说道:“卫生员!救护他们,审讯!”突然感觉脑子一热,王营长撒拉间感到世界倾倒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黎明来的很迟很迟,过了很长时间,539高地才慢慢的变得明亮起来。各连清点人数,还好因为发现及时没有大的伤亡。只有哨兵牺牲了二个。都是来自四川山区的新兵。前沿阵地也留下了6具敌人特种公安兵的尸体,还有二个重伤的俘虏。七连长代理营长位置向团部做了报告:

“泰山!泰山,二营遭到了敌人的偷袭,二营长负伤昏迷,请团部指示。”

七连长急切的呼叫团部,不时的望一眼身旁昏迷不醒的营长。团部没有回答。通讯员不停的用884电台呼叫着。

“报告连长,后方发现有部队向我阵地运动。”

观察哨兵向八连长报告。通过望远镜,八连长看到是自己的部队着装,但是经过晚上敌人的偷袭,八连长也不敢怠慢。立刻命令,调转枪口,炮口准备战斗。危急时刻,884电台终于和团部联系上了:

“连长,是我们的增援部队,团首长也在里面。”

八连长松了口气:

“准备迎接首长。”

178团的团长带领团直属部队和三营来接防了。根据目前的形势,军委首长决心搞一个大的战役,将进攻战斗继续打下去,至少要打到凉山,调出敌人在柬埔寨的主力部队,让敌人心痛。开始战斗的阶段,虽然取得的一些战果,但始终没有见到敌人成编制的正规陆军部队,军委很生气。因此,各级指挥所均要前移。539高地因为地理位置险要特殊,被178团选为突前的团部,还好敌人的偷袭没有在团部安顿下来后发生。


李团长走到王营长身边,

“王营长!王营长!黄军医,快过来抢救!”

李团长,就是当年给王福生改名字的指导员,他很喜欢这个湖北汉子。全团就数二营伤亡最大,功劳也最大。团部卫生所的黄军医跑步过来,仔细检查了王营长:

“报告团长,好像是内伤,还没有发现伤口。”

“想办法抢救,把他救醒过来!”

团长命令道。


王福生冥冥之中,感觉自己要飞翔起来,却又一脚踏空,往无底的深渊掉下去,他想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军用水壶里加了许多葡萄糖,黄军医慢慢的把水喂到二营长的嘴里。要松开二营长紧紧抓住刺刀枪的手,给王营长注射。却怎么也半不开。李团长过来说道:“佛生!佛生!我是指导员啊!松开手。”

听到指导员的呼唤,那手,松开了。注射,按摩,抢救。王福生感到了温暖,身体也不在向那个无底的深渊滑落,就像当年继父樵夫那一双温暖的大手在小河边拿起了他。。。

生命是什么?


生命是一条蜿蜒的小河。


昨天是什么?


是生命走过的坚实,恍惚的步伐。


是什么在发出战斗的号角?


是小河的流水,


一会翻腾清晰,响亮,一会模糊。


近的模糊,远的清晰。


存在心底的东西啊,


依旧香如故。


539高地的战斗必然要成为王福生,最精彩的回首。老指导员的呼唤,军医的精心照料。王营长站了起来。“团长,给我下任务吧。”李团长摆摆手,“二营后撤到683阵地休整,你也要去后方医院检查,内伤是很危险的。”倔强的二营最终也没有后撤,而是补充给养弹药人员后,如178团的尖刀直刺敌人的凉山市,把红旗插到了那个政府市委大楼。178团团部也随着进驻市区。


“身体还好吧?”

李团长望着爱将有点心痛。二营经历过539高地的战斗,战斗经验非常丰富,在以后的战斗中再没有给敌人公安部队的偷袭造成可乘之机。

“很好,首长放心,我们可以打到敌人的首都去,哈哈。”


没有问原因,178团就和全军部队一样,接到了撤军的命令。要离开这个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战斗成果---敌人的城市,王营长似乎有点失望。就像已经开膛展开的刺刀,正在刺杀的过程中,却要折叠起来了。


不可以给敌人留下机会。二营长带领战士在做最后的清理。将敌人的地堡,军事机构逐一炸毁,兄弟部队还介绍了个好方法:将敌人的电线杆子上的一半高的地方也挂上小炸药,而不是连更拔,让敌人恢复困难。战士们在空荡荡的街区绑着炸药包,王营长,带领营部人员,持枪护卫。王营长,看着战士们一把把闪光的刺刀,看着残墙断臂,有了些不忍离去的感觉,应该继续的啊,怎么停下来了啊。。


应该继续的啊,怎么停下来了啊电梯的红灯由1快速的变成了13,那是王福生住的楼层。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忌讳13的说法,王福生也不在意。


从部队转业回到了这个城市。王营长先是在少年宫担任书记,无聊的工作让他想到了老首长---李指导员。他,也在这个城市担任市委书记。一次市委书记视察少年宫,王福生没有想到的是从伏尔加轿车里走出的,竟然是指导员。


南方那场战役后,全军进行了整顿改革。军队精简。大批没有文凭,年级较大的军官,士兵被裁减。当时的工作还很好安排。王福生的老婆也随军了,孩子的户口也解决了。来到这个城市,一家人开始了新的工作生活。朴实的王福生,还没有学会走后门,找关系,组织安排,他也就服从了。指导员--现在的市委书记和他进行了长谈。他们从过去的新兵连,谈到了539高地,谈到了现在。。


“比起牺牲的战友,我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指导员说道:

“我们把工作做好,哪里都一样的啊。”

看出部下不满意现在的工作,老首长语重心长。困惑在王福生心头逐渐散去,在城市,这个对于山区来的复员军人,好像虚幻,畸形的世界里,听了老首长的话语,他似乎感到暂时的凉爽和舒适。。。


13层电梯里,走出了摇摇晃晃的王福生。他左右习惯的左右看看,却听到家里传来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讲话的声音。“老王,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做莫子事情去了?哈哈。。掉到河里了啊。。。”啊?那分明是指导员的声音啊。他,怎么来我们家了?王福生想快点去开门,却没有站好,噗通一声到在了地下。他想爬起来,可是左腿是那样的无力。。“指导员!我回来啦!”没有痛的感觉,王福生甚至还有一点兴奋起来。。


我,是鼓胀的企鹅,


在湿滑的冰面上跌倒,呵呵


我要在冰天雪地里,留下青春的痕迹。


我要站起来,我,是鼓胀的企鹅,


摇摇,摇摇摆摆,没有可以飞行的翅膀啊。。


我也要飞翔。。。


门,开了.在13楼阴暗的过道里,打开的门,给王福生带来了柔和的风,轻飘飘的光。。。指导员的大手将他拉起来。。


那二次温暖的大手,一次是樵夫救佛生于小河的手,这次是指导员的手把王福生扶起来,使王福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透过那13层开着的门,那悠悠的光亮,王福生,仿佛是那故乡山洞里发出的蓝光。。


那还是王福生小的时候,故乡的春天,非常美丽,山野上鲜花盛开,山上那个红艳艳的茶花映衬着漫山奔跑的小小的王佛生。跑累了,他们便坐在一堆石头上休息。樵夫继父的温暖的大手搂着他,给他讲着山野中光怪陆离的故事:

“看见没有啊,佛生。”

樵夫继父的大手指向了远方“那山的后面你可别去啊,那里面有妖怪,晚上会发出蓝光,什么动物都会被他吃进去再出不来的。”

“我要去看看啊,爸爸,带我去看看吧。”

佛生和樵夫闹起来。那天,空气格外新鲜,父子二人的心情十分舒畅。极目远望山暖的山峦叠嶂,郁郁葱葱,“好吧,但是可别让你妈妈知道啊。”佛生高兴得跳起来。他们爬过了那小山岗来到了燕子山洞前。非常奇怪的是燕子洞周围的石头和其他地方的石头完全不同了:在青黑色的石头上,散布着一些蓝色的○,十分显眼。镶嵌在石头上,看起来年代久远。“你在着别动,我下去给你带点东西上来”樵夫继父对佛生说道

"千万别动哦。”


“不,我要和爸爸在一起”

樵夫拗不过儿子,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上面,把佛生捆绑在自己身上,手拉着藤条慢慢向山洞滑下。越往下滑,那蓝色的光越强烈,山洞的墙壁上的石头上那些圆圆的,还有长条形的,镶嵌在石壁上的蓝色图案就越来越多,好像是在指引着什么的记号。佛生害怕起来。

“爸爸,我们回家吧。”樵夫笑道:

“娃娃,别害怕,下面有宝贝的啊,我们找到宝贝就可以换钱,就可以吃饱,你妈妈的病也就可以治了”


他们下了一层又一层,好像是13层了。任然找不到蓝色的光源,任然没有尽头。。在13层台阶上,樵夫放下佛生,有点泄气。洞,无底洞一样,还很深啊。樵夫弯下腰仔细观察,采到了几枚灵芝,在一个骷髅头旁边佛生也捡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刺刀。

“爸爸,你看这是什么啊”

那是一把军用刺刀,樵夫拿在手上擦拭干净,

“娃娃,别动它,好刀啊,比我的砍柴刀好多了,好刀。”

樵夫讲究那把刺刀在洞里的石壁上,用力刻画渐渐的有一只好像手指一样的,金灿灿的东西露出来了。

“啊!金娃娃!”樵夫大叫道:

“我们发财了!佛生!”那刺刀在岩石上上下飞舞,樵夫来了精神。突然,一个黑影向他们扑来,把那刺刀打落在岩壁上,接着叮叮当当发出清脆的声响,下洞低落下去。。。!“我要回家,我要妈妈。”

佛生却哭起来。





樵夫停止了工作,摸摸那金手指,叹一口气。

“明天我再来,金娃娃一定搞出来”

那刺刀落下的声音变得听不见了,但,好像还没有到低,樵夫有了新希望,但好像也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怖感觉,那黑影又飞过来了,那是一只巨大的像燕子头蝙蝠身子的怪物。

“佛生!让开!”

樵夫大手一把拉起小小的佛生,向山洞口爬去。。。





第二天,樵夫再没有回来。。。





“叔叔好!”

见家里来了客人,王福生的儿子打个招呼,就跑到自己的房间捣鼓他的东西再不出来了。王福生的儿子长长的头发,喇叭裤,常年和父亲分离,感情有些陌生。学习也跟不上城市里的孩子,经常自闭在房间。

“好的没有学到啊,指导员,我这孩子怎么办那,你看,现在怎么这样啊,男孩像女孩,女孩像宠物,宠物像贵妇,贵妇想装文化人,文化人像土匪,还不如我儿子在山区清爽些好啊。。”

王福生和指导员坐定后,对老首长感慨道。

“哦,武隆长高了,是小伙子了啊,我们这个年级应该在部队了啊。”

指导员笑道:

“我还记得你在新兵连的样子哦,也是不说话的啊,不过体质比你现在的儿子强啊,现在的孩子,条件好了怎么还像个豆芽?,莫及,或者把他送到部队锻炼,你舍得吗?”

王福生没有言语,那个时代刚刚变革,视乎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当兵已经不像王福生当兵的时候,那么吃香了。

“怪不得,今天的炉火这么旺啊,指导员你贵人来了啊,你不扶老王一把,他今天还不知道怎么进门啊,别管儿子,你们吃饭喝酒吧。”

小琴--也就是王福生的老婆,一个山里的妹子笑吟吟的端上了,他们喜欢吃的武昌鱼。


经过分居,参战,随军,转业,工作。。。王福生的老婆也慢慢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对儿子百依百顺,虽然王福生中风病了,孩子学习不好,却看不出有什么烦恼,那山里人的胸怀,使他觉得,住高楼有衣穿,有饭吃,有工资就很好了。几次想让王福生找书记帮忙,都被制止了,今天看见指导员很高兴了。


酒过半旬,李照明说明了来意。原来w集团军编撰军史邀请李照明书记编写其中一段,李照明书记现在已经在政协工作,时间很多写到王福生参加的那场战斗,有些事实要和他核实,顺便看看老部下。


“呵呵,老王啊,你那一炮竟然击毙了越南k师长和来参观的记者团里的日本记者鸠山季夫啊,我在现在在写我们军历史,看了许多内部资料才知道的啊,应该给你记一大功的啊,哈哈。”

指导员的话让王福生有点愕然。时间久了战斗又是那么多,他有点记不起来了。

“你忘记了吗?老伙计,那是在接到撤退的命令的时候,你们营担任后卫掩护全师撤退任务的时候啊,超距离肩炮射击,嗯?想起来了吧,我的二营长同志。”

李指导员的提醒,让王福生又回到了那南国烽火连天的战场。



在接到军委撤退命令后,各部队开始撤退。开始的时候没有经验,有兄弟部队的小部队放松了警惕,离大部队较远被敌人化妆为我们部队的公安部队消灭或者俘虏。总结经验后,各部队均不敢再怠慢,加强了后卫防守,阶梯撤退,同时破坏敌人的经济,交通,军事目标,效果较好。没有再发生问题。王福生所在二营在撤离凉山市区后,占领57号公路制高点,为全师警戒。眼看着全师基本全部撤出战区,二营长王福生松了口气。还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他们二营撤退的命令,全营也不敢轻举妄动。


原来,二营长王福生他们所在位置是W军和S军的结合部可以控制57号公路和雷萨河,必须在全军完全撤退后才可以离开。通讯员跑来报告:

“营长,团部命令二营隐蔽坚守阵地待大部队撤退完毕,明天天黑后撤退”

王福生接令后带领全营战士把阵地伪装好,并做了思想动员。战士们心情很复杂,几个老兵到是很高兴的样子,不断擦枪整理装备,补充来的新兵就不一样了,看着公路上车水马龙,大部队撤退的干干净净在没有我们的部队了,也开始想回家了。

“营长,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几个城市新兵对王福生说道。

“莫着急啊,隐蔽好,晚上我们就撤退”

二营长王福生摸摸那新兵蛋子的稚嫩的脸,心中想到我一定要把他们安全带回国内去,多么年轻的士兵啊。。。王福生转到营属82无后坐力炮阵地前,看着正在擦炮膛的江西老兵笑着说:

“好好擦擦吧,这家伙立功了啊”

说着王福生挽起袖子用力将擦炮膛的杆子伸进炮膛来回擦拭。擦完王福生营长还把头伸进去看看黑黝黝亮闪闪的炮膛。


二营长王福生这一看不打紧,却看出个目标来。57号公路弯弯曲曲,沿着翻腾的雷萨河,山清水秀,在硝烟过去的时候似乎也安静的美丽迷人。透过真光哇凉82无后坐力炮筒王福生看到了57号公路上竟然有几台中吉普车在行进。扬起了一串烟尘。“通讯员,通知全营准备战斗!”王福生突然大叫起来。通讯员习惯的把军号拿出来。王福生立刻制止

“隐蔽,要死啊,什么时候了啊还吹号啊”

车队慢慢的开过来了,扬起了一阵黄沙尘土,愈来愈近了,

“营长,打不打?”

身边的一炮手问道。。。


雷萨的河水在翻腾着,也好像王营长的心在不断的扑腾扑腾的跳跃。打,或许暴露了目标,没有接到命令,也不知道是不是敌人的先头部队。不打,敌人过了二营的防线,会尾随大部队给大部队偷袭造成损失。王福生大脑开始急速思考:

“向团部报告,发现敌人车队,请团首长指示。”

王福生一边用望远镜不断观察敌人车队动向,一边命令道。


河水还在翻腾着,合着敌人车队扬起的尘土,好像在进行着比赛。弯弯的57号公路上那几部中吉普车转过了一个弯,在一个大弹坑前停了下来,麻麻点点的一群人开始下车,好像在讨论怎么过那个大弹坑。王福生挑起大拇指目测了一下敌人的距离,等待团部命令。那河水好像也平静下来,不再翻腾。。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