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军10年,在不少的部队待过,也就有了不少的战友。离开部队后,有次战友聚会,一个到处跑的战友说了一个让我们既高兴又伤感的事情。他有一次回到老部队去了,在大院门口被哨兵拦住了,怎么说就是没让进,最后他只好无奈的离开了。我们高兴的是哨兵的尽职,伤感的是奉献了几年的部队,如今大门都不让进了。呵呵,我们也理解,老部队是一敏感单位。(再说这战友让人一看就不是善茬,我们开玩笑时常这么说他)

本文内容于 2010-2-1 16:14:43 被绿色冲击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