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仇 正文 第一集:命令

amunb 收藏 9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URL]   1938年底,日军在华北开始推行“治安肃正运动”。欲使华北成为支撑,其侵华战争的基地。该运动一直维持到1940年底,才告一段落。日军在此次运动中,划分三种地区,即:治安区(敌占区)、准治安区(游击区)、非治安区(解放区根据地)。在治安区内,日军以清乡为主,强化保甲制,宣传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


1938年底,日军在华北开始推行“治安肃正运动”。欲使华北成为支撑,其侵华战争的基地。该运动一直维持到1940年底,才告一段落。日军在此次运动中,划分三种地区,即:治安区(敌占区)、准治安区(游击区)、非治安区(解放区根据地)。在治安区内,日军以清乡为主,强化保甲制,宣传所谓的“王道乐土”,强制中国人奴化。而在准治安区内,日军普遍修筑封锁沟、碉堡,并平毁村庄,实施惨无人道的——无人区计划。同时调集重兵对非治安区的八路军根据地进行大规模围攻。顿时华北弥漫着“抬头见岗楼,迈步是壕沟,无村不戴孝,处处是狼烟”的悲惨景象。

在日军强大的军事压力下,我冀东八路军被迫分散突围,向山中转移。一直到1941年1月大雪封山,鬼子才稍稍作罢。此时,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包森所部在河北兴隆一个叫半壁山的村子休整。一路上为了掩护百姓,屡遭鬼子重兵围攻,所以损失惨重。

包森身材瘦弱,皮肤黝黑,平易近人,爱护战士(俗称护犊子)。反正就是个老好人。所以老百姓都称呼他“老包”。不过他这个好人只是在群众心里。在鬼子心里这家伙可是个瘟神。

1939年6月,他只率部40多人挺进冀东,攻打过驴儿叫、双庙、黄花川、马圈子、龙井关、三道河子、佛爷来等据点。同年,又带着几个人巧妙的活捉日本天皇表弟——赤本大佐,一时轰动日本朝野。这几件事儿对鬼子打击是非常大的,所以老包成了鬼子的眼中钉、肉中刺。伪军更离谱,他们发明了一句咒语。比如:张三伪军和李四伪军吵架,张三就会诅咒李四“出门打仗碰到老包”。汗!这都行。总而言之,包森就是特别、特别能打仗。

这一年冬天,显得格外的冷。呼啸的山风夹杂着冰碴吹在人的脸上,犹如刀割。偶尔还能听见“嘎嘣。。。嘎嘣”地被冻裂的声音。兴隆县属于承德,是关内和关外的交界处,山多,气候冷。部队一路上,将粮食和棉衣分给老百姓很多,这大雪封山的寒冬腊月,所有战士都是单衣裹身,只有几个首长才有件薄得不能在薄的大衣,还有就是站岗放哨的战士也有大衣穿,不过换岗的时候,还要脱下来给另外一个上岗的战士穿。

吃的就更差了,因为没有粮食,炊事班经常用喂牲口用的谷壳磨成面,我们俗称的糠,就是这东西。还有就是树皮、树根之类的。然后把这些面加些水熬成粥,隔三差五才能放点盐。据说这种用谷糠做出来的粥,很难吃。这个难吃并不是只味道,而是只吃法,这种粥的吃法很讲究。糠的外表是带刺的,很软、很细的刺,而且很轻,喝这种粥的时候,旁边要摆上一盆水,喝一口粥就喝一口水往肚子里冲,否则这些糠就都粘在嗓子眼,粘得时间长了就会发炎。条件确实非常艰苦。

包森是个非常护犊子的领导,这种现象他心里自然有数。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盘算怎么解决。现在是刚刚突围不久,弹药匮乏、给养不足的时候。据说,有很多突围后的部队,一个整编团的子弹数量,都不足千发。在这种条件下,发动一场大战,那是不现实的事儿。当然,在此当口之下,鬼子也巴不得你去打他呢。这个道理,于对特别、特别能打仗的包森来说,不会不明白。那只有一个办法,既然打大仗打不起,索性就打小仗,多打几次小仗补充,还是可行的。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活着,毛主席当时说过,消灭敌人,首先要保存自己。所以他想把部队拆开,去打游击,去鬼子那儿抢吃的穿的,虽然有些冒险,但总比在这大山里,冻死饿死强吧。他的这种做法在古时候叫“以战养战”,在当时叫“化整为零”。

这一天中午,天很暖和。包森把所有战士都召集到了村西的打谷场集合,准备下达命令。他在队伍前来回来去的溜达,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冻得浑身哆嗦、嘴唇发紫,他打心眼里心疼。

“日子不好过吧?”包森很心疼的说。

“不好过!”战士们异口同声。

“现在非战斗期间,都不用太拘谨,咋呆着暖和就咋呆着吧!”包森实在不忍心看着战士们,在冻得发抖的时候,还要抬头挺胸的列队。战士们一听司令员发话,都三一群俩一伙的蹲在一块,包森也坐在了旁边的磨盘上。他想在下达命令之前,探一探战士们的士气。

“我问你们,谁吃过日本的牛肉罐头啊?”

“那东西,我们原来打双庙据点的时候就吃过,可香着呢!”有个战士站了起来,双手插在袖子里,被风吹得满脸鼻涕,说着还咽了一下口水。同时也有很多战士都说吃过。

“好,那你们还想不想吃,小日本的牛肉罐头啊?”

“当然想吃了,可上哪儿弄去啊?”

“就是啊,眼下连糠粥都吃不饱,哪儿来的牛肉罐头啊。。。。”

战士们觉得这老包准是给冻傻了,咋说些不靠谱的话呢!

“想吃,我说了不算,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包森想趁机激将一下这些战士。

“团长,你不就是想让我们去鬼子那抢吗?把话扯那么远干啥?”从队伍里走出来个大个子,四方大脸,小伙长得比较带劲。这个人,是包森进入冀东以后,第一个参加八路的,一营二连连长王连宽。这小子跟随包森两年多了,打仗有勇有谋,是员猛将,包森也比较喜欢他。不过,这人生活上太过随意,除了正式作战,这家伙总是吊儿郎当的。这次他听出了包森的意思,所以两只手插在袖子里,晃晃悠悠的走到包森跟前。

“呦呵!看不出来,你小子居然看出了我的用意啊。”包森过来,捶了他一拳,然后转过身“没错!老子憋了好久了,是想揍小鬼子一顿了。眼下大雪封山,鬼子罢兵回到据点里,吃香得喝辣的,让咱们在这大山里喝西北风,想把咱困死在山里,门儿都没有啊。”

战士们一听要打仗,都非常兴奋,并纷纷往包森跟前凑凑。

“你们知道这儿,是啥地方不?”

“半壁山”

“对,半壁山,这一地带有油水啊。从这儿往东,不过百余里,就是长城抗战的主要战场——喜峰口。你们知道当初鬼子为啥,不惜重兵打通喜峰口不?”

“不知道!”

“因为咱们这一带是关外和关内鬼子的重要补给线!咱们守着这么重要的一条补给线,还喝西北风咱是不是大傻子啊?”

“是。”

“所以,咱们得把这条线给鬼子看住喽!鬼子从这一带运啥,咱们就抢啥,一点不能丢。”

“团长,你就下命令吧,咱们咋打!”四连长马富贵从队伍中挤了出来。这马富贵也是一员悍将,中等身材,略胖。

“咋打?是啊,这仗咋打捏?”包森犹豫了一下“眼下我们弹药少,打不起大仗啊。所以得把你们都分散出去,各自去发展。仗,怎么打我不管。只要能打赢,打赢了你们就享福啦!到时候热炕头住着,牛肉罐头吃着。啥时候觉得吃腻歪了呢,哎!就捎带着给咱司令部带来两盒,我和政委就算没白心疼你们啦!”

“哈哈哈。。。。。。。。”

“如果你仗打输了,那就活该你们受罪。谁叫你是熊包软蛋呢。到时候出去别说是我老包的队伍,咱可跟你丢不起那人。”

“不对啊团长,你把队伍分散出去了,那司令部咋办?万一哪天鬼子摸你这儿来。那你们就危险啦。。。。”王连宽好像意识到包森的决定有些失误。

“我说二连长,你小子也是识文断字的人,那脑袋平时挺好用的,这次让驴踢啦?”包森斜了一眼王连宽“你们在他的运输线上折腾,他能想到我?你们折腾的越厉害,我这儿就越安全。”

“嘿嘿,还是团长厉害,大大的厉害,要么鬼子怎么说你老包,是狡猾狡猾的八路里面最狡猾狡猾的呢。”王连宽恍然大悟。然后又嬉皮笑脸的跟包森开起了玩笑,所有战士也都跟着一起起哄,包森又捶了王连宽一拳“现在我命令!”

战士们一听,老包要正式下命令了,都严肃起来,纷纷列队等待着包森的命令。

“你们分散以后的任务是——抢,你们不是饿吗?饿,你们就去抢鬼子的牛肉罐头。你们不是冷吗?冷,你们就扒了鬼子的棉衣,最好让他们光着腚回去。另外还有,找准机会就要发展壮大你们的队伍,为咱们以后的反攻做准备。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抢鬼子!抢鬼子!”战士们的声音围绕着山谷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好,都回去准备吧!”

说到这个“抢”,很多看过《亮剑》的朋友,可能以为,这有些类似李云龙风格。其实不然,《亮剑》是文学作品,其中的人物是虚构出来的,历史上并无此人。但包森的这支队伍,从一开始就有“抢”的这个传统,而且这个“抢”是有资料记载的。当然这个抢,是抢鬼子啊,不是抢老百姓。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是,黄埔四期的毕业生——李运昌,是李大钊在家乡埋下的红色种子。这李运昌在解放战争中挺进东北,就曾和林彪抢好枪、好炮。当时,把林彪都抢得眼红了。那也没办法,李运昌和林彪即是战友也是黄埔的同学。而包森是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是属于李运昌的部下,所以追根这个“抢”字在冀东军分区,从士兵到首长都有这个“偏好”。在本书以后的故事中,也会讲到这支队伍的“抢”传统。

包森下完命令,战士们都纷纷散去。通讯员过来报告“报告,团长,政委有事找你!”包森晃了下手“知道啦!”通讯员敬礼离开。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