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2009不了了之的N大腐败案件(上篇)

eastlan 收藏 90 13075
导读: 2009年和以往的每一年一样,都有大量的腐败案件曝光,同时也有大量的案件不了了之,在公众缺少制衡和监督能力的环境下,以内部反腐败为主难免心太软。即便是一些曝光的热门案件,在遇到既得利益集团强权的阻扰之后,即使有民意强大的舆论压力,依然不了了之,不能不令人惊讶。这里罗列一些,欢迎大家补充: 第一、美国CCI贿赂国企案。8月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关于CCI行贿案系列文件,曝光了CCI公司贿赂9家中国企业人员的情况,包括每笔行贿细节,回扣、旅游、孩子学费等五花八门的行贿手段。CCI高管Mario

2009年和以往的每一年一样,都有大量的腐败案件曝光,同时也有大量的案件不了了之,在公众缺少制衡和监督能力的环境下,以内部反腐败为主难免心太软。即便是一些曝光的热门案件,在遇到既得利益集团强权的阻扰之后,即使有民意强大的舆论压力,依然不了了之,不能不令人惊讶。这里罗列一些,欢迎大家补充:


第一、美国CCI贿赂国企案。8月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关于CCI行贿案系列文件,曝光了CCI公司贿赂9家中国企业人员的情况,包括每笔行贿细节,回扣、旅游、孩子学费等五花八门的行贿手段。CCI高管Mario Covino的认罪书阐述,从2003年3月到2007年8月,他的手下和代理人支付总计100万美元给国有企业官员,而且卷入的又是垄断行业的国企 ,包括中海油、东方电气集团、中石油、中国石油物资装备公司、江苏核电、国华能源(音译)、定州电力(音译)、大唐电力、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

8月21日,国资委发表声明称已成立专项调查组进行调查,并让企业自查。毫无意外的,这种“老子查儿子”,除了中石油把受贿金额166万很滑稽的修改成1万以外,其他公司要么否认,要么沉默。而奇怪的是司法机关面对“国家级举报”却是至今按兵不动,迟迟不肯主动出击调查贿赂问题,

从朗讯、德普、西门子到CCI,众多在华跨国公司贿赂中国官员案件,没有一起被中国司法机关立案。而同时网络上一些网友上窜下跳,极力为腐败辩护、构思阴谋论、转移话题、搅浑水、或谎报司法机关正在调查的信息,5个月过去了,至今想起仍然是一部值得回忆的闹剧。


第二、中石油“购房门”。怎么又是它?中石油团购耗资20.6亿元购下北京太阳星城8栋楼总计1480套房,均价为8170元/平方米,仅为当时23000元/平方米市场价的3成。巧合的是太阳星城土地使用权抵押人为北京华油服务总公司,而华油公司是负责为中石油集团机关提供后勤保障的机构。

太阳星城的开发商为冠城大通控股,隶属香港冠城集团,负债率高企,而中石油在半年内就已为冠城大通消化了超过30亿元的存货,缓解了债务危机。另外中石油曾经贷款6亿元给冠城,而贷款利率只有2.63%,还以800万元分得冠城正业40%股权,而条件就是如约交房,估计这部分股份其实是中石油为了确保冠城大通如期交房的抵押品。两家公司存在明显的利益输送,并涉嫌偷逃巨额税款。

有中石油退休职工指出:中石油在京员工超过1万人,不过公司内部购房时有严格程序,并不是每个没房的职工都能买到太阳星城的房子,得工作一定年限、达到一定行政级别才行,就连副处级的中层员工都排不到这么个大便宜,而且还得是在任的。

同样,此案没有司法机关介入,甚至连“自查”都免了。

同时这个案子也间接暴露了房地产市场的暴利可以达到130%,而非任志强所声称的“房地产行业利润率水平不到10%”。


第三、25部委搞房地产。说起房地产咱们老百姓就咬牙切齿,更可恨的是有些人可以比咱们低得多的价格拿到房子。审计署9月公布,包括外交部、农业部、人民银行、公安部等25个部委存在于违规购置房产,违规修建、越权审批、越权开发、虚报住房补贴问题,违规涉资50亿。基本是以都是利用国有划拨土地和相关开发商合作开发商品房,然后销售分成或内部低价团购。审计署出示了整改意见,大致是承认既成事实,补办手续、收缴住房资金利息和预算余额。

至今,没有报道显示有人因为此案受到惩处、问责,也没有人引咎辞职,数千甚至上万涉案的人和房子腐败收入不了了之,既往不咎。


第四、三鹿奶粉赔偿不了了之。三鹿毒奶粉爆发后,面对家长的起诉,一个文件下来,法院拒绝立案受理,原来有十几亿净资产的三鹿,迅速变成负债11亿,2008年12月23日就进入了破产程序。到2009年3月4日第一场拍卖中,三鹿最值钱的资产以6.165亿元卖给北京三元。同月,法院才开始受理案件,但是仅有6起患儿索赔得以在立案,只有一起开庭审理,这时候三鹿该卖的都卖了,大局已定,直到2009年11月宣告破产,起诉者一分钱也得不到。

作为组合拳的另一手,2009年1月国家发布《关于做好婴幼儿奶粉事件患儿相关疾病医疗费用支付工作的通知》,统一规定对患儿18周岁以前的五类疾病给予免费治疗,但是强制家长接受中乳协的一次性现金赔付(20万-3万-2000的标准),如果家长没有接受一次性赔偿的金额标准,此后将失去后续医疗补偿的资格。

对于经销商和代理商的索赔,三鹿集团在石家庄市政府协助下,2008年10月10日筹措3亿元资金,给每位经销商解决了30%的货款,同时忽悠说于2009年元月10日左右再支付30%货款(是否兑现未见报道),剩余部分等企业正常生产半年内全部付清。结果立马破产,“正常生产”只出现在口头承诺中。

三鹿的代理商合计约10万人,供货商的损失就高达1亿元,经销商的损失则高达7亿,导致大批经销商资金链断裂,同时随着三鹿的破产和田文华的判刑,当年改制腐败一笔勾销,既往不咎。

一套组合拳连消带打,各利益集团一致努力,成功的把火力集中到死老虎身上,使相关的本应该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余21家奶粉企业,石家庄市委和市政府、相关政府行政部门,为三鹿婴儿奶粉颁发“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行政机构,为三鹿做虚假宣传的国家第一大电视台,成功逃避了一次“世纪大审判”--而法律的正义,受害者的利益就成为稳定的牺牲品。


第五、绿坝4000万腐败。其实此案应该是2008年发生的,但是在2009年曝光后,网友们顺藤摸瓜找出了这项招标的腐败疑点。

第一条,工信部通过“竞争性谈判”而不是公开招标指定了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来开发此类软件,而市场上大批有现成产品和成熟技术的网络安全公司被排除在外。

第二条,金惠网站很山寨,链接大部分点击不开。产品也很山寨,而且还是盗窃美国一架公司的源代码,并传说金惠有盗卖军队研究成果的嫌疑。

第三条,信产部操作本次采购和金惠专利申请的日程的很巧合。2008年1月9日16日,金惠公司三项专利分别获得了授权。信产部于2008年1月14日迫不及待发布了《关于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紧急通知》,要求企业在2008年1月24日前上报过滤软件并予以采购。从颁文到截止一共只有十天时间。

2008年1月21日,原信产部又迫不及待开始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产品一年使用权及相关服务采购项目,资格预审材料提交时间是2008年1月25日,只有4天时间给企业准备材料。许多在信息安全方面颇有建树的公司对此毫不知情。而两家公司却幸运地赶上了这个短短的空挡,成为了优胜者。

第四条,在金惠的技术实施计划上,拟定于2008年5月15日前“完成产品和win98/2000/xp/vista的兼容性测试和改造”、“ 完成和浏览器和其它软件兼容性测试和改造”、“完成产品和联想/方正/长城等生产厂商的兼容性测试和改造”、“ 完成网站带宽和主机扩容,支持高并发情况下的下载和升级”。(这个测试速度可谓神速,后来绿坝的稀烂表现看来早已注定)。

巧合的是,在该拟定日期前一天的2008年5月14日,工信部下达谈判结果的公告,与金惠公司成交2180万元,购买了金惠绿坝产品一年的使用权。

第五条,价格离谱,一个使用BSD license开源免费组件和盗用他人代码的软件,也能卖出4000万,而一些名气很大的杀毒软件一年的销售额也不过几千万,还要辛辛苦苦搞研发、打广告,搞促销、把利润分给代理商!

此案至今没有司法介入的消息,不了了之。

写了一半,发现找资料太累了,只好分成上下篇(或者上中下),先将就着看吧,过年事情比较忙,到处送卡,剩下一半过两天再写。

声明:一切信息来自网络和媒体,如有疏漏,比如某个案件已经处理的,希望告知以便修改。


满篇皆引用,不予评定!

本文内容于 2010-2-9 0:47:53 被zhao2365192编辑

9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