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不爽归不爽,课还得继续上。在经过还算和谐的晚自修之后,大家总算把睡觉的时光给迎来了,到现在,就算是鸟蛋也有些心浮气躁的要冲锋了。

而最后也是鸟蛋第一个冲出去的,他火急火燎的冲到寝室后,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后面空空荡荡的中央大道。等过了很长时间后才看到那些初中小学生慢腾腾的过来了,可还是没看到自己班的同学,更奇怪的是连风油精他们也没看到。

鸟蛋清清楚楚的记得,当自己有些犯迷糊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睡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忘了当时到底是第几节课了,于是只好问风油精道:“现在是第几节课?”

“第三。”风油精说的时候头也没抬一下,鸟蛋一听是第三就兴奋了,想到总算不必打瞌睡了,马上信心百倍的在铃声一响的时候就冲下来了。

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总总可疑之处,再看了一下班级的方向。鸟蛋再一次开足马力,头也不回的往教室冲去,可还是晚了一点,铃声已经无可救药的响了……

气喘吁吁的爬上五楼后,矮冬瓜已经像座矮山一样的坐落在讲台上了。听到脚步声后,矮冬瓜有所感应般的抬起了头,“报告!”鸟蛋厚着脸皮叫道,手非常不适应的举到肩膀处又放了下去。

“哇~~~~”班里马上排山倒海似的响起一片惊呼声,而且是此起彼伏,更有不少人非常具有演戏的天赋,看到矮冬瓜把目光投向自己时,马上装成非常后怕的样子,同时拍了拍胸脯。

矮冬瓜见状后也没说什么,用手指指了指外面,等班级里的声音全部消失后才来到外面,看了看鸟蛋,问道:“干什么去了?”

鸟蛋当然不可能说去寝室了,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心虚的道:“上厕所。”

“上厕所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人之常情嘛!不过下次时间算准一点,你看把全班同学吓得?”矮冬瓜看鸟蛋挺老实的,并没有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只是有些责怪的拍了拍鸟蛋的肩膀,然后就把鸟蛋放进去了。

鸟蛋长长的呼出一口二氧化碳,然后开始往位置走去,邻近位置时,那里爆发出一片轻笑声,显然,风油精已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其他人,现在他们正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果不其然,鸟蛋才刚刚走到脚趾头的边上,后面的大嘴巴就问道:“第三节课都下课了,你还来干什么?”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其他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甚至连边上那些鸟蛋还不认识的人也跟着‘嘿嘿嘿嘿’的笑个不停,这让鸟蛋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还算平安的回到位置后,鸟蛋真切的明白了一句话的含义: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

“爽不爽的?”看到矮冬瓜已经没注意这里了,风油精兴奋异常的问鸟蛋道。

“你以为我真的去寝室了?”鸟蛋反问道,虽然吃了很大的亏,但鸟蛋觉得,势必要讨回面子,不然也太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对武的崇尚了,所以就皮笑肉不笑的反问道。

“不要狡辩,我们都看到了!”鼻子在后面补充道,显然早就料到吃了大亏的鸟蛋肯定是死不承认的。

“就是,就是。”耳朵也补充道:“跑那个快啊!我们在楼上只看到一条残影,然后就看你飞到寝室了。”

“你们都只看到我冲进寝室了,但并不知道我冲到寝室后发生了什么事!”鸟蛋没想到大家竟这样合伙起来骗他。但仍不肯承认,而大家因为确实不知道他到寝室后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不好插嘴。

鸟蛋见大家默认了,就继续撒道:“我冲到寝室的时候,回头一看,中央大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的,那时我就知道你在骗我,但我没有立马回来,不然也不会等到上课才到。”鸟蛋边说变指着风油精,那种不爽是毫不掩饰的。

“其实我不是存心骗你的。”风油精被鸟蛋这样指的有些不好意思,出言狡辩道:“你当时问我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故意的,所以也就故意说是第三节课,没想到你竟真的相信了。”

“不要解释的,这种东西大家都知道的,解释有什么用啦?”鸟蛋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把别人骗了后说不关自己的事的,谁会信?所以鸟蛋马上就以一种咄咄逼人的口气道。

“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大嘴巴看大家有如此雅兴,也附和着起哄,他巴不得鸟蛋和风油精火拼了,那样就有看头了。

“那你碰到什么了?”脚趾头看鸟蛋有点快黔驴技穷了,也一起逼迫道。

“我看到了一个幽灵在那里游荡……”鸟蛋声音越说越低,直到低不可闻。

“什么?”鼻子因为没听清鸟蛋后面到底说了些什么,把脑袋凑到鸟蛋近前,问道。

“头不要伸上来,被矮冬瓜看到的。”风油精把鼻子的头往后一推,然后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啦?”脚趾头把头伸到风油精的桌子上空,以期待可以听的清楚一些。

“头不要伸过来,没看到矮冬瓜在讲台上啊?”风油精又把脚趾头的脑袋一推,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鸟蛋。

“发生什么事了?”耳朵见大家这样一副表情,马上以为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也附和着问道,同时把头往鸟蛋方向伸去。

“头别伸上去,没看到矮冬瓜在上面啊?”鼻子刚才被风油精推了脑袋,故,一看到耳朵把头伸上去,马上蛮横的把耳朵的脑袋拉了下来。

“怎么了?”大嘴巴本来没怎么在意这事的,现在看大家一副那样的表情,马上也被勾起了兴趣。同时也把脑袋往鸟蛋方向伸,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知道更多的前沿事情。

“头别伸过去,没看到矮冬瓜在上面啊?”这次是耳朵和脚趾头合力完成了这句话,脚趾头更是专程把脑袋转过来,给大嘴巴以善意的提醒。至于推大嘴巴的脑袋的任务,自然落到了耳朵身上,他也没客气,直接往后一推,接着就没顾大嘴巴的感受,全神贯注的注视着鸟蛋。

“矮冬瓜又没看到这里!”大嘴巴发现所有人都已经被这样洗礼过,当即火了,如果不是矮冬瓜在场的话已经将耳朵拎起来一顿揍了。

“好了,好了,别吵了,正事要紧。”风油精转过头,对大嘴巴呵斥道。

“头别转过来,没看到矮冬瓜在上面啊?”这次是鼻子耳朵大嘴巴三人合力完成了这句箴言。

事情搞成这样子想掩盖都不可能了,周围的人疯狂的笑着,虽然没发出点滴的声音,但从他们那夸张的张成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的嘴巴上也不难看出他们有多么的想笑,如果不是矮冬瓜坐镇,估计连屋顶都要被他们的笑声掀翻。

“到底怎么了?”风油精也意思性的张了张嘴,然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经笑过了,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到鸟蛋身上。

“我看到草丛中有一个女的,且是赤身裸体的,然后我就上去插了,可生活指导这时出来了,他竟要我付钱,且是双份的,理由是他自己还没干过……”鸟蛋还没说完,风油精就打断道:“说正事,这种事情没人会相信的。”

“就是,你这种新手插的话没二三十分钟能成功的啊?”鼻子说的大义禀然,好像他自己实验过似的。

“退一万步,你这样的人再给你十个胆子也不敢。”大嘴巴更是不屑的说出了鸟蛋这人的没种。

“我又没说自己成功了,我只是过去欣赏了一下那女的裸体,然后生活指导就要我付钱,说我干了他的女人,然后我们就在那里吵开了,接着我就迟到了。”鸟蛋信誓旦旦的道,好像当时真的是这样的。

“别听他胡说,刚开始他说他没去寝室,被我们道破后又说,我们不知道他在寝室里干了什么,然后又说插了一个女的,被我们说破后又改成是看了一下,明显就是在找借口!”脚趾头处在的位置及其不利,想看鸟蛋被风油精挡了视线,想听声音,被大家吸收了声波,所以就只能慢慢品味鸟蛋说过的每一句话,然后就发现了鸟蛋话里处处都是漏洞。

“我本来就是想骗你们一下,让我告诉你们在寝室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可能吗?”鸟蛋见谎言被撕破,干脆把自己说过的所有话都一次性全部推翻,然后建立起了一个让人无从反驳的新命题。

“那么小气干什么?”风油精想了想后,发现鸟蛋确实从头到尾都在胡扯,这就更坚定了,他认为这里面有文章的想法。

“就是啊,别那么小气嘛!你又不是没骗过我们!”耳朵说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这里的人都被鸟蛋耍过,那大家这样耍他一次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鸟蛋,我们是不是朋友?”大嘴巴咄咄逼人道,存心逼鸟蛋表态。

“少跟我套近乎!”鸟蛋不屑的撇了撇嘴,他本来被耳朵那么一说都有点想说出事情的真相了,可被大嘴巴这么一质问,他突然觉得,这样吊大家的胃口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一件事情,所以继续保持沉默。

“你要知道,在家靠父母,在外靠兄弟。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嘛,兄弟们帮你解决。”大嘴巴见自己的话引起鸟蛋的反感,马上大放缺词,结果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回眸。

一时间,不论当时是在看黄易的小说还是在用MP3听‘吹喇叭’的,总之,大家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非常默契的注视着一个方向,就是鸟蛋的这个方向。

大嘴巴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引起了这样的反应,马上因势利导,开始摇头晃脑感叹起了世道沧桑,毕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家都是黑道小说看多了的,不然不会对这种兄弟情谊这么看重的。既然如此,那大嘴巴就投他们所好,反正自己又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