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 正文 第20章 剿匪

铉铁 收藏 0 2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3.html[/size][/URL] 汤阴城来了几个壮士,很有侠风。 原来是汤怀,张显,霍锐。很难想象这冤家聚头居然没有了怨气。 张显说,我是来混饭吃的,我可不想丢了饭碗,从汤阴来这里,一来一回我还不想倒贴银子。 汤怀说,我是被老婆逼来的,我家河东狮说了,我若是不能混个一官半职回去,就卸了我一条胳膊。我可不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3.html


汤阴城来了几个壮士,很有侠风。

原来是汤怀,张显,霍锐。很难想象这冤家聚头居然没有了怨气。

张显说,我是来混饭吃的,我可不想丢了饭碗,从汤阴来这里,一来一回我还不想倒贴银子。

汤怀说,我是被老婆逼来的,我家河东狮说了,我若是不能混个一官半职回去,就卸了我一条胳膊。我可不想无功而返。

霍锐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他们就和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徐庆说,我也不知道。

岳飞说,我知道就好了。我们来相州,我们就要想法子建功立业。不说衣锦还乡,总得活的像个男人的样子。


我刚听了相州有二贼,知州王靖昨日又去围剿而打败,现在可是伤神的很。如果我们能把这二贼给了断了,说不定我们的升官发财的机会就真来了。张显说。

那我们就去抓吧。汤怀来了劲。

你当是抓几只鸡吗?人家也是有几百号人的惯贼,我这老兵也不敢说抓就带两个人可以立功了。张显说。

那怎么办?霍锐说。

能找到人,调些人手去协同作战,机会才比较大。张显说,可是我等乃草民,总不能妄自菲薄,去嚷嚷着抓贼吧。

做贼有时也是被逼的,他们有危害过贫民吗?徐庆说。

据说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张显说。

我来试试。岳飞说。

你?徐庆愣了下。

抓贼本也是为民除害的好事。即便没有功劳犒赏,也是一个男人该要做的事。岳飞说。


你找我有急事?刘韐说。

我想展示一下我的能力。

过几日吧,现在新兵这边我还没时间进一步的训练。

我觉得我这事也是比较急的。

说我听听。

相州有二贼,近来猖獗之甚。难道大人不头痛吗?

我正是为这事焦虑。刘韐来了精神,说我听听你的计谋。

我有几个同乡,我们商议了下,觉得有机会拿下二贼。

几个同乡?我前日派了一千人马过去,结果还是打败而归。你真是新兵不知道险恶。

所以我才来找大人你。

需要多少人?

二百。

我给你调拨五百敢战之士怎么样。

二百就够了。多了,我也没经验调度好那么多人。并且这二百人都不是相州本地人。

此役你不能给我丢脸。刘韐指了下岳飞,只能成功。

不成功,我就成仁。

有这份心就够了。你壮志未酬,岂可为了这二贼成仁。我不给你压力,我怕你不用心去做。好吧,我回头找一个知州王靖,调拨二百人随你差使。

不,我自己丢的起这张脸,我也不能丢掉宗大人的殷殷期盼。岳飞最后说。


人这两天就有了,大家说说计谋吧。岳飞说。

我先去勘测一下地形。徐庆说。

以我当兵这几年的经验来看,这山贼能长期盘踞在这里,说明他们是有能力和正规军作战的,而且有经验。所以,我们如果常规的摆开阵势,去骂阵,怕是没有机会战胜他们。张显说。

智取?汤怀来了精神。小眼睛十二分崇拜的盯着张显。

那就里应外合最好。岳飞说。

做内应我可不行,张显望了下众人,我怕拜山头,奶奶的,那些贼规矩太多,比打架都累人。

我去。霍锐说。

我也去吧,我在相州待了这几年,熟悉这里的一切。实在看着山贼能赚钱,我就不回来了。徐庆笑着说。

你不回来,我们就杀进去请你。岳飞说。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内尽量摸清楚情况。


秋高气爽。

看着二百人的队伍就在自己眼前排列。岳飞有了丝错觉,将军都是这样开始的吗?

阿贵师兄没来,可惜了,只有我独自指挥列阵。

你学过兵法?刘韐说。

纸上谈兵可不是我。岳飞说。

我见你指挥这二百人游刃有余。刘韐说。

我还需要一些被山贼打败的残兵过来问问山贼的情况。岳飞说。

知己知彼吗?

一个方面吧,如果山贼只是饥馑难耐走投无路的百姓,我觉得网开一面招安的话,比杀戮更有仁义安民的好处。岳飞说。

难得能听到这样一种声音,真要做到爱民如子,国家怎么会有狼烟四起,战火纷杂。刘韐说,你有这份心思就好了,杀贼的时候可不能手软,据说他们可是生性残虐。

一个月之内,我定让他们消失在相州地面上。岳飞最后说。


岳飞和张显汤怀一连在三个月高的夜晚去看了地形。

只有快进快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然,他们一旦散开,这漫山遍野的贼,怕是我们也抓不尽。张显说。

擒贼先贼王。还是每天校场的老办法,你们每人带六十人,从侧翼包抄,我带八十人从正面突进。希望明日子时我们兄弟就可以坐在寨子里的大堂上痛饮凯旋酒。岳飞说。

明天真要来大干一场了?汤怀有些惴惴不安。

你赢了这一场,就可以回家跟你娘子说,我连猖獗的山贼都用刀剁了,还怕你不成。张显拍着汤怀的肩笑着说。

徐庆他们已经有消息给我,明夜破敌乃势在必得。岳飞说。


因为这半个月一直这样的方式训练,所以,岳飞身后的每个人还没提起斗志。也没多少直面山贼的心态,这可是有些问题。

大家听着,我们现在是去讨贼,不是训练。今夜不能杀贼,我们就可能被山贼杀了。我们来相州不是为了杀这些山贼的,我们的目标是盘踞在燕云之地的契丹人。所以,今夜我们如果趟过了这座山。他日我们还会在乎契丹人吗?

这话让大家有些热血沸腾。岳飞看这架势,可以进山了。

山路有些崎岖,山寨的据点没有多少人用心把守。源于才战胜过正规军,而且以往惯例,每次正规军失败之后,至少要三个月才会卷土从来。所以,这形同虚设的据点哨口,就跟拔牛桩一样的一路轻松。


陶和今日去打劫的时候,抓了一个姿色了得又有些书香气息的女子,所以很高兴。

贾进说,哥哥,下次抓的时候,也给小弟我物色一个这样能诵诗书的女人。

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过换换口味也是要的。陶和饮尽杯中酒说。

那哥哥下次一定要记得给我也找个。贾进说。

还下次干嘛,这个就留给你了。女人如衣衫,哥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让你失望呢。陶和会说的很大气。

这是进来一个喽啰,一脸的苍白,一面结结巴巴的告说,来了。来了。

鬼来了吗,这么慌张。贾进扫兴的说。

来了一伙贼,已经破了三道门,正向这里杀过来。

陶和愣了下,老子才是贼,怎么还有兄弟来砸老子的山门。


山门外,厮杀声一片,不过见大当家的来了,自然布好阵势。

你们哪里的?来这里搅什么浑水?陶和有些恼火的站在栅栏后面叫嚣。

听说你这里吃的东西多,特地过来借点。岳飞说。这寨门的栅栏的位置,犹如一个瓶子的颈部,易守难攻,而且,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如果对方来个关门夹击。这样杀进去,怕是杀不出来了。于是只能将这些人引出寨门。

陶爷的地盘上,你们小蟊贼也来撒野。说话的人是徐庆。徐庆把袖子一摞,看我怎么来收拾你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流民。

徐庆和岳飞交手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你打到这里算是该退回去了。翻个跟头退回去吧。

岳飞赶紧借势摔倒,一面假装瘸了下左腿,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