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营岁月

还是上个世纪的1986年底,18岁的青春随着我们的呼啸来到了令莽撞少年为之热血沸腾、、向往以久的军营、、


一切的开始都令人兴奋,所有新兵始起那几个月的艰苦都不足为惧,年轻人来到这个能把如我等这般的顽石锻造为铁、、锻造为钢的圣域,很多人如我一般,为之亢奋、




新兵训练是由地方老百姓转变为军人的开始,一切军容风纪及队列条例的训练是军人习惯养成的一个过程,苦并快乐着、、、


在我们那种性别很单一的训练场上,一切注入我们眼目的年轻异性都是一道靓丽的罕见、、班长善解人意的口令“向后转”让我等又见到了久违的青春、、、、、


周末有假可以外出,一群兵上了公交车,当时才开始军人的一切优待、、、、售票小姐的一个微笑:“大兵,买票”激起了我们的玩笑:“当兵的,买什么票?我们是空军,以后我们在天上,你见了招呼我们一下,可以载你一程”。满车的人全部笑翻、、、、、、、、、、、、、、


我们部队驻地的这个城市广场有一个毛主席接见人民造型的塑像,家就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兵提意给毛主席敬礼、、于是我们列队、、敬礼、、于是我们又根据毛主席的命令这个兵的提意、、毛主席放了我们五个小时的假去他家玩、、、、、、、、、、、、、





新兵连指导员父亲是一个大军区军种参谋长,他身上有一种叫意气风发气质的体现。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做人。


新兵三个月在加上技能训练的八个月,我学会了汽车驾驶和通讯技能。我的军营岁月的第一年在我是新兵我的新兵团、、、






88年我们学兵专业技能毕业要分配去各自的部队,再见了、、我的老乡、、我的战友、、我人生之始的新兵团、、


我来到了我的部队、、我的连队、、所有日常工作的开始都是在老兵细心指导下业务逐渐趋于熟悉、、、、我终于可以为国效力了、、、


连长西安的兵,我团专业技术骨干,我们团长的最爱、、、、、时年28岁,已婚。


连长思想不稳定,想转业终此一生。“终此一生”是我说的他的想法,团长亲自驱车几百公里来到连队做工作未果,于是下令连长回家乡探家和联系工作并考虑走和留的问题。


两个多月后连长归队,精神已焕然一新。问及他回家的感受、、连长感慨:“世事如非,社会上一些具体的操作已经不是你我这种思想观念的人可以为之的了”团长爱才,调他去团部与之共事、、勉励、、塑造、、、





指导员人很好,心平气和。这当然也是他老哥工作范围内必须的一个存在、、、我的技能等级和工作态度很受连长和指导员两位老哥的赏识,但当我和他们探讨了战士提干的可能微乎其微后,我放弃了他们要我入团和入党的要求、、、、我本顽石,世事磨砺如今也是世故圆滑的一块无棱无角的石头,不能一展胸怀又何需一个制约来展现自己今后的道路、、、、



我在那一时期几乎看光了连队图书馆所有的藏书,包括“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等等一类的书刊,看书的一个好处就是理论水平得以提高,我为此常常把连队战士到干部甚至来连队检查工作的政委辩论得哑口无言、、雅雀无声、、、、、嘿嘿,他们给我回地方后的工作建议是做一个律师、、。现在感慨读书学习是一个不能间断的过程、、、、





指导员和我们几个兵都好那一口。每个月的津贴以只能轮流作几次买单的庄,每人2元一瓶的酒、、在加上3.5元一瓶的红烧肉和午餐肉罐头,去炊事班在拿点生菜、、这样一个火锅可以将就我们一个晚上的快乐、、、、没得钱的日子,我们的军用水壶可以装二斤的白酒,就这样三个人一口一口的不到一个小时可以喝完,而且还不够、、、、现在常常怀念那个时候的酒量。





在连队驻地经历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地震、、经历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恐惧、、但以经历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荣誉、、因抗震救灾被授以集体一等功。


因当时还健在父母的期望,我跨兵种调回到我故乡的一个部队。半年后,1991年底我退出现役,回到了父母身边、、、、





我人生第一个在军营五年的经历是我人生的第一大财富,我于军营磨砺、、我于军营塑造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我于军营展现了我人生的开始、、、、、、、


怀念我的部队、、我的连队、、我的战友、、师长、、、


并祝福铁血论坛所有当过兵和没有当过兵的朋友人生如意、、幸福快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