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二卷 第二章 东牟(下)

hexdiad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size][/URL] “威海太小,东牟必然是我军下一个目标,刘老六这等对情况知根知底的人不抓回去审问,徐进,统领交给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 说话的是秦朗,飞军的士官长,平日里对每个人都很热情,嘘寒问暖,很得军心,便是徐进虽有百般不愿,也只好放下屠刀。 “刘老六,若你不与我家将军便宜,我必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威海太小,东牟必然是我军下一个目标,刘老六这等对情况知根知底的人不抓回去审问,徐进,统领交给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

说话的是秦朗,飞军的士官长,平日里对每个人都很热情,嘘寒问暖,很得军心,便是徐进虽有百般不愿,也只好放下屠刀。

“刘老六,若你不与我家将军便宜,我必将亲手斩掉你的狗头!”徐进说完便走,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再次开口说,“等军情完结,我必将你告上仲裁庭,了解此事!”

“仲裁庭?”刘老六听到这个名称有些茫然,却也明白自己躲过一劫,向秦朗拱了拱手,以示感谢。

仲裁庭是程军为制衡将军府权力,并将民政和审判相剥离而新设的机构,是独立于将军府,直属程军的司法机构。仲裁庭的头目叫做“庭主”,手下有庭员负责量刑,定罪则交给随机选择的民众。而且,仲裁庭还有军法庭的职能,所有违反严重军纪的人都将上庭公审,毁灭掉他的荣誉和名誉。仲裁庭还没有独立的房屋,却已经有了牌匾,上书大字“律法无情,人人平等”。

第一任庭主是投靠而来的文人楚项,刚刚上任便接连审理了几起有分量的纠纷,甚至处理了将军府的一位法曹大人。将军府的编制仿照的是曹操的丞相府,但各个职位所要做的事务稍稍有些改变,法曹主要管理的便是兑现地契卷时的土地分配工作。

这位法曹大人年过五旬,是一伙李姓流民的族长,长得白胡子飘飘,有些仙风道骨,声音洪亮,很得形象分数。将军府官职都要通过民选上台,他便是占了容貌的光,轻松选了法曹的职位。谁知,仲裁庭刚刚成立,便有人上告,说他在兑现地契卷的时候不公,经过调查取证,此人果然偏袒李家一族的成员,将肥沃的土地兑换给李家子弟,却将贫瘠的田地兑换给有功的士卒和战死烈士的家属。

在仲裁庭的第一次公开审判中,李姓法曹大人的罪行一被公布,便引得群情激奋。王家堡年轻男子大多从军,其余孤寡不少,女子不少,却或多或少的需要军队的行为来获得生机。这位法曹的举动自然是恶劣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楚项几经思考,做出了“去职,退地,剥夺选举与被选举权,罚地契卷十五亩”的量刑,又经过群众投票表决定罪,又将此人兑换给李家自己的土地统统上交重新分配,一时大快人心。虽然刘老六算作俘虏,在龙骧军和飞军的三不杀之中,他无法亲自动手斩杀,但徐进对仲裁庭也有耳闻,知道那里是只讲律法、不分身份的地方,所以他自然想要得个公正的判决。


六名衙役被捕获之后,很快便送到了程军的府上。这些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牟平县东牟城的虚实一一讲解清楚,连牟平县尉王蛂手下有多少部曲都吐露出来。

“秦大人,请您带我去见程将军,我有要事求见!”只有刘老六不曾开口,反而一再要求见程军。后来,有人说刘老六眼光独到,有人说刘老六贪生怕死,也有人说刘老六朝秦暮楚,总之,这位捕头做出了一件自认为十分明智的事情。


“东牟城年久失修,城墙并不太高,若是强攻也可,但损伤肯定会有。小民有办法带些战士们入城,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东牟。”

刘老六看起来老实、讲义气,实际上却颇有心计,虽然不知道仲裁庭是什么,却知道自己若是无所依仗,则肯定没有好下场,于是便想出了献计的主意,引得程军爱才之心,暂时留他一条性命。

“东牟城内多世家大户,庭院甚大,池塘水榭都仿造江南,城中排水沟渠几经修缮十分宽大,但警戒不严。我想若是趁夜黑之时,几十人偷偷的顺沟渠入城应该没有问题。东门附近几家大宅的主人都不在,那些奴仆大多胆小怕事,只要第一波士卒胆大心细,不放出任何人走路消息,就可藏匿数百人于其中,待到起事之时,一举建功。”

程军大喜,“若能轻取东牟,你算是头功。”


十五日之后,东牟城突然被三千多龙骧军和护土团围了个水泄不通。县尉王蛂和县令王恭卿见刘老六数日不归,早做了些准备。一方面,王恭卿下令每日白天紧闭城门,只在傍晚开一个时辰,避免了被龙骧军的突袭占领城门的发生。另一方面,他们二人从城中各大世家中抽掉了三百部曲和一百五十名州郡兵,并且向掖城发了警戒文书。今天见东莱将军程军来袭,他们立刻将队伍带上上城头准备死守,心里还觉得“早有预料”,“乞活军攻城的手段不过一二,若只是硬冲,十倍士卒也攻不下一座有官军镇守的城池。”

这时候,东门附近的宅院里一声整齐的呐喊,五百多名统一在头上系了红色布带的龙骧军冲了出来,直奔东门。

为首的正式刘老六,也是他寻了门路,让这五百多龙骧军混进城里的。东门原本只有五十多人防守,见素有威望的刘老六成了叛贼,而且敌众我寡,顿时一片慌乱。

弓箭手还没有来得及放箭,就被刘老六带领的敢死队冲上了城墙内侧的马道。(上城墙的道路,较宽,能让投石机和骑兵上城墙协助防守。)被近身的弓箭手还没有一个拿刀的屠户厉害,纷纷被杀伤,仓皇后撤。而其他的官军们又失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和堵住马道的机会,被杀得连连后退。


王恭卿正在城中巡查,见东门危机,亲率五十名部曲增援,前后夹攻刘老六,打乱了龙骧军的战阵,终于将局面稍稍稳定下来。但刘老六可是带来了五百龙骧军!这些人经过的训练远远比私人武装的部曲和训练稀松的官军要强,而且人人都穿戴盔甲,手执锋利的刀枪,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平逐渐向龙骧军的这面倾斜了。


王恭卿就是一个文人,在战场上不能自保,原本身边有十五名王家的精锐部曲保护,倒也能够领兵冲阵。可战斗十分激烈,这群龙骧军的战士都有着坚定的意志和决绝的信念,又是以多打少,王恭卿身边的侍卫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刘老六看到王恭卿身边的护卫大多已经战死,王恭卿已然只有三名护卫,顿时高呼“杀县令!夺东牟!”,便冲了过去。

几名都头见确实是个良机,便组织部下一起围攻上来。三名护卫抵挡不住,一个个倒下。王恭卿身中二十八刀,几乎被分尸剁成肉泥。

“王恭卿已死,尔等投降不杀!”刘老六还记得徐进喊的口号,“投降不杀!”

见到主将已死,大势已去,这些部曲官军再无心思死战到底,纷纷就地投降。东门随之易手。县尉王蛂得报东门之事,心知胜负已分,试图带心腹三十余人从北门突围,结果全部战死。

自此,东牟便改姓了程。


程军率部入城,首先便是约束属下,不得随意骚扰住户,控制城中街道,实行军管,不得随意走动;然后便将将军府一应人员接到东牟,接手东牟的事务,清点各种物资;第三步就是在不影响城内财产和商业财产的情况下,没收一切庄园田产,释放奴隶,将土地的所有权划归给正在上面耕种的佃户,给与某些非常合作的大户以合理补偿,并召开公开表彰和公审大会,奖励有功战士,并按照战功的顺序将没收来的,没有分发下去的多余的土地凭地契卷当场兑换,解决掉一些顽固的和罪大恶极的士族子弟。


三步措施一经实行,立刻产生了轰动的影响,很多分得土地的佃户或是见到龙骧军士卒分土地的人都主动参军。龙骧军再次扩张,护土团的建制顺利撤销,全员也归入龙骧军,让龙骧军的总人数破万,达到一万两千人。


牟平县已经纳入了程军的控制,之后,将军府也将驻地从王家堡挪到了东牟县,接着经过表决青州将军的名号正是被定了下来。攻占东牟,在政治上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开仓放粮和人人平等的口号吸引着附近的流民大量依附。

甚至,牟平县几股山匪也发下文书,说要来归降。青州的山贼在历史上十分有名。三国时,泰山贼臧霸雄踞一方,徐州刺史接二连三的更换,一个比一个更加强势,一个个的武勇过人,陶谦、刘备、吕布,之后徐州更是归于曹操治下,但臧霸一方霸主的地位却无人撼动,到了曹丕继位,还要封他为镇东将军,进爵武安乡侯,都督青州诸军事,可见青州山贼的实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