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畸恋:明朝成化皇帝与熟女“贞儿”

纳粹帝国__元首 收藏 5 2489
导读:玩古董的知道,明代成化年间出品的瓷器十分名贵。此刻,不说瓷器,单表当朝天子,也就是死后谥为宪宗的朱见深。朱见深即位时不到十七岁。多好的年华,正当人生奋发向上、青春焕发之际,然而人生这通常的轨迹,不知怎的在皇帝们那儿却要走形和变味儿。成化登基第一年就做了让人瞠目的事:七月立皇后吴氏,八月,废之。从结婚到“离婚”,有如闪电,不要说在古代,即便婚姻自由、开放的现代,这样短命的婚姻也不是很多见。 为什么呢?为了另一个女人。此女姓万,小字“贞儿”。“贞儿”这名字挺可爱,可以给人一些妙想;但实际上,成化元年,这

玩古董的知道,明代成化年间出品的瓷器十分名贵。此刻,不说瓷器,单表当朝天子,也就是死后谥为宪宗的朱见深朱见深即位时不到十七岁。多好的年华,正当人生奋发向上、青春焕发之际,然而人生这通常的轨迹,不知怎的在皇帝们那儿却要走形和变味儿。成化登基第一年就做了让人瞠目的事:七月立皇后吴氏,八月,废之。从结婚到“离婚”,有如闪电,不要说在古代,即便婚姻自由、开放的现代,这样短命的婚姻也不是很多见。


为什么呢?为了另一个女人。此女姓万,小字“贞儿”。“贞儿”这名字挺可爱,可以给人一些妙想;但实际上,成化元年,这位“贞儿”年已三十四,相对朱见深,接近于妈妈级,是不折不扣的老女人。不光老,而且丑。《罪惟录》描述她“貌雄声巨,类男子”,连母后周氏都曾大惑不解地向儿子讨教:“彼有何美,而承恩多?”


新婚燕尔的吴皇后就更想不通了。吴氏年方十九,据说聪明知书、多才多艺,又正值妙龄,谁知入得宫来遇上万氏这么一位拦路虎,不男不女、徐娘半老,却擅宠宫中,还倨傲无礼,全不把正宫娘娘放在眼里。吴“美媚”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恶之,数加诘责。”——有的记载更其火爆,说皇后把万氏叫来,一怒之下“摘其过,杖之。”大棍伺候。这还了得?打在万氏身上,疼在成化心头,于是发生那桩“皇家闪电离婚案”。


徐娘打败少女,秀色反输于老丑,明显悖乎常情。然而列位有所不知:这万氏乃宣德时宫人,朱见深两岁立为太子时,被派来做贴身侍女;此后,朱见深经历着童年、少年和青年——所有这一切,里面都有万氏,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介于十九岁到三十四岁之间的女人,一个除了眼前这个小男人再没有其他男人的女人。这女人将教给朱见深什么呢?吃饭、穿衣、说话,也应该还有别的……


想想宝玉身边的袭人吧,《红楼梦》第六回写贾宝玉梦中与秦可卿缱绻之后,“迷迷惑惑,若有所失,遂起身解怀整衣,袭人过来给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吓得忙褪回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把个粉脸羞得飞红……”前面说到周太后因不解而质询朱见深,据说朱见深这么答的:“臣有疝疾,非妃抚摩不安。”原来他对万氏有一种旁人所不可代替的“肌肤之恋”。起因是“疝疾”,但“抚摩”来“抚摩”去,也少不了演了袭人那么一出。


废掉吴氏,朱见深又立了新皇后。她并不是万氏,而是一个姓王的女子。皇家的事情,有严格礼制,所以皇后的名分无法落在万氏身上。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新皇后懂得她的处境,不再像前任那样要求恰如其分的对待。事实上,根据记载,王皇后在和朱见深共同生活的二十三年中,“终其身不十幸”——朱见深跟她同床不超过十次。


朱见深喜欢“熟女”,或者有恋母情结,说到底是他的私事,本来无可厚非。麻烦在于他是皇帝——皇帝的事,能是私事么?


成化二年,朱见深当爸爸了。这头一个孩子居然是个男孩儿,而这男孩儿的母亲居然是万氏!天晓得,“贞儿”还真鸿运当头;刚刚除掉吴皇后,自己就生了皇长子。朱见深立刻晋封万氏为贵妃。



可是,老天却跟他们开了一个有些刻毒的玩笑。皇长子正月出生,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取,到当年十一月竟然病夭了。报应么?不知道。总之,“贞儿”的美梦就这么破灭了。在嫉妒、狠毒怂恿下,她从此变成了一个杀手,一个专门谋害胎儿或婴儿的超级杀手。史称:“掖廷御幸有身,饮药伤坠者无数。”这可是明确记在正史里的。“无数”,意味着所有成化种下的种子都被她逐一拔了根苗,而且必定不止是男胎,因为只要密探来报某某宫人受了孕,她就一律投之以毒药。这实在是太过恐怖的一幕。只有一次,万氏失手了:又一个宫女被宠幸后,传出怀孕消息,万氏照例下药,但中间环节却发生了一些为她不知的情节,这孩子终于被秘密在别宫养活——此人非他,正是日后的弘治皇帝。


万贵妃对失子之痛所发起的疯狂自我补偿,并不仅仅限于搞死成化与别的女人弄出来的胎儿。她开始让自己的亲属大捞特捞,她的三个兄弟喜、通、达,贪黩无厌,仗着姐姐,直把国库当作自家银行。他们不断从各地弄来奇巧之物卖与宫廷——所谓卖只是形式而已,因为那些东西的价值与价钱完全不相称,“取值至千百倍”。更荒唐的是,有时他们干脆做的是无本生意,从成化那里讨来盐引,把盐卖了钱,再买成玩物回卖于宫廷,“车载银钱,自内帑出,道路络绎不绝,见者骇叹”,府库几为之掏空。


搞钱很难不搞权,万贵妃很好地演示了这种关系。她搞权搞得远远超出宫掖争宠的需要,触角延伸到整个朝政。她是女人,女人是做不了官的,不过她可以找代理人。上哪儿找?很简单,到太监里找。太监中万氏死党甚多,钱能、梁芳、覃勤、韦兴都是有名的靠结欢万氏而作威作福的太监,尤其是汪直。


这一切,朱见深都不在乎。成化二十三年,万氏病亡。消息传至,“上不语久之,但长叹曰:‘万侍长去了,我亦将去矣。’”自此,“悒悒无聊,日以不豫”,不久果然宾天——单说这两人之间情意,倒称得上是一段孽缘。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