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感动的故事 让我“想起了你”

w22162331 收藏 0 434
导读:一个感动的故事 让我“想起了你” 故事主题歌曲 阿鲁阿卓“想起了你” 一份礼物 一段爱情 爱在今夜老去 看窗外夜色正蓝 烟花那么美 亲爱的 求你 别让爱太快老去 留住这个夜晚 迎接属于我们的爱的礼物 香皂 扉: 一句话,埋没了七十年 时光一去不回 别在老去时 才读懂你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女子的,她叫叶青。 叶青已经不再年青,满脸细密的皱纹像

一个感动的故事 让我“想起了你”

故事主题歌曲

阿鲁阿卓“想起了你”



一份礼物 一段爱情



爱在今夜老去





看窗外夜色正蓝

烟花那么美

亲爱的 求你

别让爱太快老去

留住这个夜晚

迎接属于我们的爱的礼物


香皂


扉:

一句话,埋没了七十年

时光一去不回 别在老去时

才读懂你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女子的,她叫叶青。

叶青已经不再年青,满脸细密的皱纹像古墓桩上的年轮,标示着她已经年华老去。

青叶已黄,青丝都化成了白银。

叶青一生未嫁。


叶青每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手上永远抱着一个匣子,匣子里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

有一天,我趁着她打盹,偷偷掀开匣子看了一眼。那一刻我倍感失望,因为匣子里放着的,只是一块香皂。

虽然是块很好看的香皂,毕竟只是香皂而已。

当我发现叶青的眼睛已经睁开并且看着我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大跳,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溜,她却把我叫住了。

她的眼里闪烁着那样青春的光芒,她的胸中涌动着那样青春的情感。在垂暮之年,她把她珍藏了一生的青春故事对着一个8岁的孩童尽情地倾诉……


我也有过青葱岁月,我也美丽和飞扬过。在30年代的重庆,16岁的我就像是一朵白兰花,盛开在繁荣的白象街上。

我喜欢花瓣浴,木桶的热水里撒满了玫瑰花瓣,我经常被浓郁的花香薰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洗完澡后身上的花香久久不散,有时候能保留到第二天早上。

我喜欢偷出妈妈的旗袍穿,在卧室宽大的穿衣镜前久久端详。我喜欢看自己的长腿从旗袍的边缝露出来,虽然这双没有照过阳光的腿是那么苍白,我每次看到还是会脸红心跳。

穿上了旗袍的我就不像女孩啦,像什么呢?对了,像女人,一个很小很小的女人。这个小女人从来不敢真的穿着旗袍出门,爸妈看到了肯定会骂的。

可是有一天,我再也忍不住了,穿着旗袍从花园的后门溜了出去。女佣喊了一声“小姐”,我假装没听见。

走到了街上,我的脸红得像玫瑰花瓣,既想别人看我,又怕别人看我。我一路低着头看着脚尖,走了半条街才敢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就看见了楚翰笙啦。他站在石桥边,穿着长衫,假模假式地抱着一捧书,两眼发直地看着我,不,是看着我的腿。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不怕了,冲着他狠狠地一瞪眼,扭头就往回走。

他居然跟了上来。我心里没底了,来的路太偏僻,我不敢走,于是,我顺着大街向我家的前门走去。

他跟在我后头,保持着十几步的距离。离我家越近,我心里就越踏实,可是我心里这个恨啊,这个流氓,他居然看我的腿看了一路。

走到家门口,我决定报复他,于是没有任何征兆地,我猛然转过身朝他大吼一声。他吓得一跳老高,手里的书也全都掉到了泥地上。

我笑得正高兴的时候,一双手拧住了我的耳朵,把我往屋里拽。我乖乖地跟着走,没有半点反抗,因为这个人就是我天底下唯一害怕的爸爸。

妈妈坐在厅里,看到我穿着她的旗袍,先是惊讶地长大了嘴巴,然后笑得直不起腰来。我站在爸爸妈妈面前,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真失败呀。

爸爸瞪眼睛吹胡子地让我上楼换衣服,还命令我不到晚餐的时间不许下来。上楼就上楼,我正巴不得呢。

可是没一会儿爸爸就让佣人上楼叫我,说是让我见客。我有意穿了一身土巴巴的衣服,还磨叽了半天才下楼。

爸爸看到我的装束,又瞪眼睛吹胡子起来,可是没办法了,客人已经看到我出来了。

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客人居然是楚翰笙。


他站在那里,朝我点头哈腰,我一百个看不起。爸爸介绍说他是文化界名流,我却对他左看右看不顺眼。这个楚翰笙,长得跟大汉奸林宇一模一样,还名流呢。

每次爸爸没注意,我就朝他瞪眼,他的头越来越低,快挨着地了。

欺负人真快乐呀。


第二天楚翰笙又来了,爸爸又让我下楼见客,他认为多接触文化名人对提高我的修养有好处。

可是我自己知道,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丫头,没救了。

他每个星期日来我家报到,来了就用用一双失魂落魄的眼睛瞅着我。我喜欢他来,每次他来了我就可以有人欺负了。在不上学堂的周末,爸爸不让我上街,欺负他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我趁人不注意,踩他的脚尖,拔他的头发,对他的肋下来一招“黑虎掏心”。他疼得龇牙咧嘴,但从不吭声。

对他的忠诚我深感满意。


爸爸妈妈渐渐看出门道来了,我单独陪着他的时间越来越多,大概他们觉得楚翰笙配我也算是门当户对吧。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往那方面想过,所以当妈妈开门见山地问我的时候,我先是跳了起来,然后异常坚决地否定了。

凭他也配?而且我还不想这么早嫁人呢。

也许他知道了我的意思,接下来连续几周他都没有出现。不知为什么,我却越来越强烈地思念起他来。


终于有一天,他那软软的江南口音在客厅里又响起来的时候,躲在楼上的我,心快跳出了喉咙。

再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明白,一切都改变了。

他成了我的爱人。

爸妈简单寒暄了几句就不见了,我陪着他坐了很久,却没有说两句话。

我从一个野丫头变成了一个温顺的女子。


他来得越来越勤,人也越来越瘦,时常长时间地咳嗽,有一次还咳出了血来。我心疼他,嘴上却不依不饶。

“文人呕血,好意境呀,可惜这里没有海棠花。”

他对我淡淡地一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一痛,痛得突然就流出了眼泪。

我等着他说他喜欢我,但他就是不说。等呀等呀,等到了我十七岁。


爸妈为**办了一个盛大的生日舞会,我暗暗下了决心,这个夜晚一定要让他开口向我求爱。

他来了,坐在角落忧伤地看着我。我穿着全场最绚丽的舞服,跳了一支又一支。每个男士争着邀我共舞,除了他。

舞会快结束的时候,我朝爸爸发了脾气,我说今天晚上一点都不愉快不愉快不愉快。

说完我就哭了。爸爸没有计较,他知道是为了什么。


他最后一个走的,我一个人送他到大门口,他还是没有说喜欢我。

他把一个匣子递给我就走了,我站在门口望着他的背影,清冷的月光照着我,把我从外冻到了里。

匣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块香皂。

这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也没有嫁人。


叶青的故事说完了,可是我意犹未尽。

“后来呢?”

“他死了。”叶青喃喃自语,“十七岁的我不明白,有的时候,生命会是那么脆弱。”


过了几个月,叶青的身体渐渐不行了。有一天,她突然提出要洗一次花瓣浴。叶青是抱着那个匣子进卫生间的。我挤在她的六十多岁的侄儿侄女们中间,听着她在里面快乐地唱歌。

突然叶青尖叫了一声,那声音里有着那么多的惊讶,更有那么多的喜悦。大人们冲进去,叶青已经死了,脑袋软绵绵地搭在木桶边缘,满澡盆满地的花瓣。她以一个少女的姿态死掉了。

大人们大放悲声,我趴在地上,从他们的胯下爬进去。叶青的一只手垂在木桶边,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块香皂。

香皂已经变薄了,我猜想,叶青肯定打算在临死前把这块香皂全部用完的。

可是我还看到了些别的,在香皂中央,一个东西在闪闪发光。我好奇地用手一抠,这个东西掉在了地上,是--

一枚戒指。


一枚戒指!

一枚埋没了七十年的戒指!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