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必坚的“悲情意识”“台湾意识”是分裂的借口

最近看到郑必坚先生在《中国和平发展与两岸关系的回顾和前瞻》一文中谈到:......近百年来,两岸间曲折的分分合合,历史造成的恩怨和隔阂,使台湾社会形成某种“悲情意识”和特殊的“台湾意识”......“台独”路线我们要坚决反对,但台湾民众爱土爱乡和要求当家做主的“台湾意识”绝不等于“台独”意识......言外之意,大概是说大陆应该尊重台湾民众意识,以耐心和诚意打动台湾民众,最终以和平方式实现海峡两岸的统一。 我不知道所谓的台湾民众的“悲情意识”和“台湾意识”最先是谁提出来的,但相信不是郑必坚先生。但我知道所谓的台湾民众的“悲情意识”的由来。中日在签订《马关条约》后,台湾被割让给日本,从此开始了日本帝国主义对台湾长达50多年的统治,而台湾居民从内心深处觉得是被当时的清王朝抛弃了,这是“悲情意识”的由来。二战后,按照《雅尔塔协定》之规定,中国国民政府恢复了对台湾行使主权,但随后发生了“二二八”事件,国民党政府派出军队,对岛内民众进行了血腥镇压和屠杀,使“悲情意识”进一步加剧。解放战争的胜利,使国民党蒋介石败退到台湾,并把台湾作为“反攻复国”的基地加以苦心经营,造成了两岸事实上的分裂。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岛内“台独”势力高涨,代表“台独”的民进党,依靠所谓“民选”,从国民党手中赢得了执政权,并在岛内掀起了一波波的“去中国化”活动,岛内追求统一的力量被削弱,“台独”势力猖獗,面对严峻的两岸局势,有的人提出了台湾的“悲情意识”,意在大陆应该理解台湾在百多年来的“弃子”心理,并以此解释何以岛内“台独”势力绵绵不绝,日渐坐大。至于“台湾意识”,前文已提到过,在此不在赘述。

其实台湾问题说到底就是美国插手中国内政而形成的一个复杂但也简单的中国内政问题。说它复杂,因为它涉及两岸三方间错综复杂的政治,经济和军事问题;说它简单,要是美国不站在台湾身后台湾问题对大陆根本就不是一个大问题。那么,我们怎么看待所谓的“悲情意识”和“台湾意识”?

必须认识到,“悲情意识”和“台湾意识” 都是某些人在海峡两岸制造分裂的借口,其目的不外乎就是“以拖带变”。目前的国际形势在“台独分子”看来,“台湾独立”的时间并不成熟,其所顾忌的就是大陆强大的军事实力。“台独就是战争,分裂没有和平”,大陆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于是,一些人抛出了“悲情意识”和“台湾意识”,意思就是大陆应该理解台湾的社会意识,应该通过人员来往,经济交流等形式,赢得岛内民众的心理,实现两岸的和平统一。但这个过程要多久?没有人回答过。所以,问题的根本在于“台独分子”企图“以拖带变”,梦想有朝一日在大陆陷入深刻危机而自顾不暇的时候觅得“独立”的良机,所谓“悲情意识”“台湾意识”都是掩人耳目的借口而已。

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是灿烂的中华文明的创造者和继承者。近代中国,积贫积弱,领土被敌人蚕食,人民被敌人杀戮,国家没有力量进行保护。台湾的被割让,是全中华儿女的共同悲哀,以所谓台湾的“悲情意识”对抗国家统一,在道理上是站不住脚的,这种“悲情意识”和全中国人民要求国家统一的“悲情意识”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无论是“悲情意识”“台湾意识”,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它必然要服从于大中华的“大一统”意识。我们看到,两岸人员来往多了,经济联系更加紧密了,但岛内赞成统一的人数并没有增加,以“台湾人”自居逐渐成了年轻人的主流。再过三十年,当岛内从大陆去台的老一辈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后,那时的台湾还有多少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必须以大中华的“大一统”意识来规范“悲情意识”“台湾意识”。美国人口口声声支持台湾三千万居民的民意,他们有没有想过尊重大陆13亿人民的民意?说到底,美国人遏制中国发展的动作就从来没停止过,台湾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不沉的航空母舰”,在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中占有重要地位。可悲的是台湾竟自动充当了美国遏制中国的马前卒,而令亲者痛 仇者快。

大陆人民历来把台湾同胞看作血浓于水的骨肉兄弟,为了显示对台湾同胞的真诚情意,几乎到了有求必应,委曲求全的地步。但是如果我们的一片真心换来的只是对岸的“悲情意识”“台湾意识”,那是不是该想想动用家法,对不肖子施以大棒了?

台湾是全中国人民的台湾,任何关于台湾前途的设想和实施,必须由全中国人民共同决定。

“悲情意识”“台湾意识”可以休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