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博士“吻瘫”的不是机场,是媒体。[推荐]

德现生 收藏 3 193
导读:  [color=magenta][b]转自1月15日的《新华每日电讯》报的第16版,新华网报刊频道如下这个地址的页面也登了此文:[/b][/color]   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0-01/15/content_12814414.htm   ( 2010-01-15 13:11:52 ) 稿件[color=#000000]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color]   [b]这些年零零星星在海外生活,欧洲美国都待过,深感以新闻界为代表的“

转自1月15日的《新华每日电讯》报的第16版,新华网报刊频道如下这个地址的页面也登了此文:

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0-01/15/content_12814414.htm


( 2010-01-15 13:11:52 ) 稿件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


这些年零零星星在海外生活,欧洲美国都待过,深感以新闻界为代表的“自娱自乐”精神是中国走上大国之路的最大障碍


作者:常江


会想起这么个题目,源于日前看到的一篇国内新闻稿:《旅美博士“吻”瘫机场谁之过:华人形象再引关注》。作为一位身在美国的中国人,我被标题唬得一愣一愣,迅速翻开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网站,寻找相关信息。《纽约时报》?没有。《华盛顿邮报》?没有。《洛杉矶时报》?没有。就连堆在公寓角落里那厚厚一沓《芝加哥论坛报》也没半个字提到这则消息。不甘心的我用GOOGLE疯狂搜索,总算在雪城(纽约州中部城市,人口14.7万)的一家地方性新闻网站上看到了这则消息,来源是美联社,新闻下方半个回帖都没有。美联社是通讯社,基本上是个消息都采,至于有没有媒体使用,它决定不了。


多年的媒体观察经验使我略微觉醒了,赶忙回头去看中文新闻的原文。果然,稿内充满了令记者引以为豪的“海外”新闻源,如“据美国《侨报》报道”、“美国《世界日报》指出”。《侨报》我熟,大致相当于国内某中央级大报的美国子报。至于这个《世界日报》,恕我浅陋,搞了8年传媒研究,除了知道成舍我在旧中国创立过这么一张报纸,便再闻所未闻。无法,只好再借助万能的GOOGLE(相信该报道的记者也是这样完成稿件的),才长了见识:这张在北美出版的中文报纸隶属于台湾的联合报系,也就是“蓝营”报纸,服务于海外华人。引了《侨报》再引《世界日报》,凑成一篇重量级中文报道,海峡两岸之和谐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稿件中还依照中国新闻界的传统,援引了“美国”网友“anonymous”(意为“匿名”)和“maodongdong”(敢情美国人都用汉语拼音做ID)的观点,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对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问题做出了严肃的道德批判。如此,一篇几近完美的中国式报道诞生了:有新闻源(虽然是七八手加不入流),有观点(虽然是匿名网友的),还有无比强势的网络营销(主要门户网站均在显著位置推送)。于是,中国观众被吓得心惊肉跳了:天哪,有这种“败类”,中国人的国际形象何时才能改观?


当然,我无意批评国人“恨铁不成钢”的心态。我也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也拥有狭隘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大国民心态。只是当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往往不是被事实驱动而是被蹩脚的记者和蹩脚的报道“导演”出来的,便不由得气急败坏。新闻业是信息特权阶层,普通老百姓不会在意《纽约时报》和《世界日报》的区别,他们被“伪新闻”(其实比“假新闻”还恶劣,因为披着专业主义的外衣)挟持,除了跟着记者一道“自娱自乐”,别无他法。这般情景让我想起地产开发商的售房伎俩:先找一帮员工家属捧场,把售楼处挤得水泄不通,再把被忽悠进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聚而歼之。结果是,地产商很爽,员工家属很爽,群众也很爽,但牺牲的是正义和真相。


这些年零零星星在海外生活,欧洲美国都待过,深感以新闻界为代表的“自娱自乐”精神是中国走上大国之路的最大障碍。踏出国门前,新闻媒体让我深信“中国文化在海外极受追捧”,什么孔孟之道京剧象棋易经八卦宫保鸡丁,统统让老外迷到头晕。潜台词就是:老祖宗的东西都被外国人爱了,身为炎黄子孙的你,有什么颜面去崇洋媚外?光是2009年,五光十色的新闻标题便足够让国人聊以自慰了:《中国图书美国受追捧》《中国象棋德国受追捧》《中国古典文学朝鲜受追捧》……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可事实是,真正热爱中国文化的海外人士,基本都是华人。对于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而言,每周一顿中餐是因其好吃又便宜,跟我们念念不忘的“烹饪艺术”毫无关系。《功夫熊猫》的导演让一大一小俩熊猫用吃饭筷子打架,我们却看得津津有味。若干年前,一位很有文化丹麦朋友(大学教授)曾对我说:“我很喜欢孔夫子的一句话:如果无力抵抗强奸,就试着去享受它。”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论语》中哪句可以译得这般淫荡,但这才是老外眼中的中国文化:他们将其编纂、润色、为我所用,这是实用主义精神而非热爱。听上去有点悲哀,但这是事实。


《阿Q正传》中,阿Q挨了揍,常常这样想:“就算是儿子打了老子,”于是就自我满足了。这段话翻译成英文后,老外很困惑,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儿子打了自己,自己就应该满足?无论挨了谁的揍,都是挨揍啊!这才是西方的逻辑。因为吻别女友而导致机场瘫痪的男人,只是个“倒霉的家伙”,跟中国的国际形象没半点关系。太想证明些什么给人看,结果把自己搞得心神不宁,却让“不明真相”的老外更加困惑。这起事件和若干年前韩国为“端午祭”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异曲同工之妙:几段文字游戏,一番概念偷换,若干网友评论,全国人民便立竿见影地齐呼“屈原成了韩国人!”──不过是另一个“儿子打老子”的故事罢了。


截稿前10分钟,为了让自己不至太“愤”,遂真诚拜读了某一国内大报的报道。记者饱含深情地写道:“欧美人对京剧充满了很深、很厚、很多、很奇妙的一些幻觉。”读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我又想起了那个丹麦朋友。他曾对我说:“我听不下去京剧,很吵,那动静像一个邋遢的主妇在厨房煮饭。”


他懂什么?儿子打老子


(作者为清华大学博士,旅美学者,畅销书作者,从事媒介文化和电影史研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