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你有什么资格歧视中国人?

闲暇无聊在网上看了一篇题为《日本人歧视中国人吗?(我自己的感受)如果你是一个中国人请你把我写的这篇感受读完!》

的帖子以下是引用一小部分!

普遍日本人认为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极为少数的劣等民族。有些日本人把中国人叫做支那人,(支那是英语china的音译)日本人把支那分成2个大等级,台湾支那人和港澳支那人是素质最高受教育最高的优等支那人。大陆是素质教育低下的劣等支那人,但在大陆又被日本人分成3个小等级,大陆沿海城市的支那人要比内陆的支那人优等,南方支那人又比北方支那人优等,东北3省的支那人是最最劣等的素质是最差的。

日本人认为支那人是接受高等教育人数最少的国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就不是文明人,就是劣等人。在中国接受大学高等教育的占中国总人口的5%,在日本占80%以上(有个日本同学和我讲过在日本10个妓女至少有7个是大学毕业,而你们中国呢?我无语!现在的日本人看的起的只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支那文化人。日本人最看不起的是没素质没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很多日本人会把这些中国人蔑视的叫做支那猪!日本人认为很多支那人缺乏高等教育,现在的支那人是个无赖劣等的民族,是个自我为中心不团结的民族,是个没有集体荣誉精神的民族,日本人认为现在的中国人缺乏国家和民族荣誉感以及国家和民族的紧迫感!

日本人一直很尊敬中国唐朝文化,他们一直把过去的唐朝视为大和民族学习的楷模,是日本的老师。唐朝时期的中国文化和唐朝人文明的程度一直是当时日本人向往的一个国家。日本人也说只有唐朝人才有资格称作是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已经丢掉中国唐朝文明了。而日本却延续了中国的唐朝文化直到现在。高度发达的日本城市依然保留了大唐时期的传统建筑风格,包括日本的民族服装和服。你们支那人应该需要传统文化复兴了!

确实如你所说中国有许多方面需要改进,但是以上你所说的文化教育除外说中国人是个自我为中心不团结的民族,是个没有集体荣誉精神的民族。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理由就不说了,随便找个列子吧?就拿抗日战争 抗美援朝 改革开放等等哪一个离不开团结和集体荣誉?日本人崇尚唐朝,按现在的中国快速崛起的趋势来看殊不知100年以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中国需要时间,需要理解!

OK 反观日本就拿日本得以为傲的战争来说!日本每一次的对外作战都是偷袭 欺诈从来不递交开战书!说打就打,典型的无耻小卒,(中国有句话 兵不厌诈 那可是在双方都互相通知开战的情况下可以使用的战术兵法)从甲午战争美国国旗偷袭我北洋舰队,到偷袭旅顺的沙皇海军 再到震惊中外的 77事变和918事变 再再到偷袭珍珠港。你们日本人还好意拿你们的武士道精神说事?可见日本人不知耻!还有2战后百般抵赖对中国的罪行,可见大和民族根本没有责任感。以后怎么能崛起?

我自己收集了七条证据,

证据之一:大和民族的文字是从中国偷来的。如果不偷,大和民族现在连文字都没有(或者现在已经使用英文了)。偷就偷罢,还装作有民族特色,闹得现在音读、训读、平假名、片假名、罗马字满天飞,乌七八糟、东拼西凑,文不象文、 字不象字。

证据之二:大和民族两百年前没有姓氏,其实日本人开始有姓氏只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偶尔听到一些低IQ的人称赞大和的姓氏好听,那不过是日本的村长看到什么想到什么,然后掼到不知自己祖宗是 谁的日本杂种身上的。什么松下、龟田、田中、山下的。其实日本人还可以有更多的姓氏,比如楼下、河上、庙中、龟头、鼠尻什么的,与前面那些姓氏看不出什么区别。

证据之三:日本男人一出国,想的就是强奸他国的女人;日本女人一出国,就花自己老公挣的钱养汉被别人操。

证据之四:日本人毫无创造力。日本人是以做海盗起家的,满脑子里只有偷和抢的概念。不然也不会落得一个“倭寇”的别名。 日本人打得过别人就去抢:战后日本虽然食物缺乏,但资金一点都不缺,日本市场充斥的都是从中国和亚洲国家抢来的价值数百亿美金的金条、银条、珠宝和文物;日本人打不过别人就去偷:比如日本的汽车技术就是一个瘸腿的日本人将缩微资料放到假腿里偷回去的。还听说过一些日本人将美国的资料放到同行的尸体里偷运回日本的。

证据之五:日本人是北方蛮夷的龟孙子。日本人是居住在中国以北的蛮夷通过朝鲜渡海到日本形成的。后来中原的汉人迁移到了北方,形成了今日的朝鲜人。

证据之六:日本是世界上唯一被原子弹轰击的国家。日本人却对美国人点头哈腰、感恩戴德,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拱手送给美国人操。

证据之七:日本之所以产品质量好,实属被逼无奈。只要看看当今日本人之淫乱好色和不思进取,如果日本变成大陆国家,日本人也迟早会象北美印第安人那样被别国灭种。试问一个连自己民族女人都保护不了的民族男人有什么脸活在世上?有什么资格歧视中国!

最后我给大家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发生在19世纪美国的Sacramento市。那里是加利福尼亚州的首都,是淘金热的中心,也是华人聚居的地方,有很多华人到那里去淘金。那里有一条大河,叫三 acramento River,河上有桥。一天,满清政府有位领事,是一位武官,正在过桥。他身后有两个美国农民,或者美国矿工,也在过桥。两人看着这个中国官员穿着满清花花绿绿的官服,脑后拖着长辫子,很好玩,打赌这个中国外交官会不会游泳。于是两人一使劲,就把这位官员扔进了Sacramento 河。他不会游泳,淹死了。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什么,就像这件事从来不曾发生一样。那个时候,中国人并不认同 中国。

第二个故事 发生在1900年。八国联军只有两万个士兵,却打败了中国军队,占领了北京城,太后逃到西安去了。结果是,中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白银。这个数字是按照当时中国户部的人口统计得来的,也就是中国人不分男女老幼,一人赔一两白银。这笔钱折合成八国各自的货币支付。八国之中,美国损失(出力)较小,仅分得赔款中的7.3% ,即四亿五千万两中的三千三百万两,估算为美元两千四百五十万元。后来,美国政府方面承认,其半数赔偿要求属于虚报,故将该款之近半,即一千二百万美元,交还中国,条件是用于兴办西学。那时的一千二百万美元是很值钱的。今天在美国买栋房子要五十万;那时候,只要几百元。 1867年,美国仅支付了七百二十万美元就从俄国买下了阿拉斯加。国会当时还嫌贵,差点就否决了。四亿五千万两白银能买多少个阿拉斯加?能买4000个。阿拉斯加比整个中国东北还大,是美国最大的黄金、石油、和鱼产品生产基地。庚款自1902年起付,38 年后的1940年付清,其间年利率为4%,总共支付了将近十亿两。在1900年之前,中国刚刚赔完日本,是甲午中日战争的赔款,两亿两白银,价值20个阿拉斯加。到了这个时候,中国人想不认同中国也难。

第三个故事大家都熟悉。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之后半个世纪,到1950年,我国人口依然是四亿五千万,但是把美国军队从鸭绿江边打回到 三八线了。这是中国自 1840年以来打赢的第一场对外战争,而且是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作战,而且是在外国的领土上作战。那是中华民族崛起的最明显标志。为了别人能平等地对待自己的民族,为了一份尊严,这就是像任新民院士那样的科技精英们回归祖国的理由。

第四个, 有一位国民党将领,从大陆败退到台湾后,因为是败军之将,不被重用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辞职去了南非,做点小生意过日子。那时南非与台湾关系密切,都自称是反共的坚强堡垒。与美国一样,那时候的南非还奉行种族隔离政策,比美国还严格。黄种人是有色人种,在公共汽车上必须坐后排座,前排的座位属于白种人。四十年前, 1964年10月17日,这位先生乘公共汽车,上车后他习惯地往车后面走。司机对他说,你可以坐前排了,不用去后面了。老先生非常诧异,说:我是中国人。司机说,我知道,我看出来了。老先生说,那,我不就应该坐在后面?司机说,难道你没看今天的报纸?昨天中国爆炸了原子弹。能造出原子弹的民族当然是优等民族。从今天起,中国人都可以坐前排座。老先生一下子就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泪流满面地说,这车我不坐了,我下车走路。红色中国为他挣来了前排座,挣来了一个民族整体的尊严,却永远断绝了他跟着蒋介石反攻回到大陆的希望,也就永远断绝了他回归故乡的希望??至少在那个时候他是这样理解的。

第5个是个小故事也是我要讲的最后一个故事。《读者》1994年第8期上一篇文章《荒丘》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日本侵华时,有一个村把九个日本士兵打死,后来日军进行血腥报复,将这全村的人都杀了,然后将他们埋入一座大坟,又把那些日本士兵的尸体埋在那座大坟上。数十年过去了,那座小坟一直压在大坟上,谁也没动它。中国改革开放后,一个日本人来到中国,找到那座坟,花钱请中国人修那座小坟。中国人竟照办了。那些压在日本人下的中国冤魂,在九泉之下恐怕要表示强烈的抗议了。

有一位国民党将领,从大陆败退到台湾后,因为是败军之将,不被重用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辞职去了南非,做点小生意过日子。那时南非与台湾关系密切,都自称是反共的坚强堡垒。与美国一样,那时候的南非还奉行种族隔离政策,比美国还严格。黄种人是有色人种,在公共汽车上必须坐后排座,前排的座位属于白种人。四十年前, 1964年10月17日,这位先生乘公共汽车,上车后他习惯地往车后面走。司机对他说,你可以坐前排了,不用去后面了。老先生非常诧异,说:我是中国人。司机说,我知道,我看出来了。老先生说,那,我不就应该坐在后面?司机说,难道你没看今天的报纸?昨天中国爆炸了原子弹。能造出原子弹的民族当然是优等民族。从今天起,中国人都可以坐前排座。老先生一下子就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泪流满面地说,这车我不坐了,我下车走路。红色中国为他挣来了前排座,挣来了一个民族整体的尊严,却永远断绝了他跟着蒋介石反攻回到大陆的希望,也就永远断绝了他回归故乡的希望??至少在那个时候他是这样理解的。

是啊,认同祖国不是件简单容易的事情,那里面掺杂着无数个人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委屈与失望。是啊,家很丑陋,但那是我们自己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