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历史学家托尼·波罗泰特在新书中详细披露了世界上10大最病态的“名人器官”收藏内幕。


“爱因斯坦眼球”藏进保险箱


爱因斯坦眼球的收藏者是现年96岁的新泽西州老翁亨利·阿伯拉姆斯,他曾是爱因斯坦的眼科医生,他将爱因斯坦的眼球储存在了一瓶甲醛液体中,在家中抽屉内摆放了40年;直到10多年前,他才将这一瓶子转移到纽约市一个秘密的银行保险箱里。


当爱因斯坦1955年去世后,他的遗体被火化,可大脑和眼球却被他的病理学家朋友哈维在火化前摘除了出来。哈维随后将其送给亨利充当“纪念品”,而爱因斯坦的大脑至今仍保存在普林斯顿大学内。


“格瓦拉头发” 拍出10万美元


1967年10月9日,拉丁美洲著名革命家、“游击中心”理论倡导者切·格瓦拉被杀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从其遗体上取下了一绺头发。


2007年10月,格瓦拉的头发在美国达拉斯市公开被拍卖,并拍出了10万美元的高价。



“贝多芬耳骨” 失踪200年后露面


德国伟大作曲家贝多芬在1827年去世。尸检医生移除了贝多芬的耳骨,想分析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贝多芬变得耳聋。


然而,贝多芬的耳骨后来被人盗走并下落不明,它的最后一个拥有者据称是医院勤杂工安顿·多特。不过2005年,贝多芬的耳骨在失踪近200年后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丹维尔市重新露面,DNA测试证明它们的确属于贝多芬本人。


“伽利略手指” 玻璃蛋中当展品


“近代科学之父”伽利略1642年病逝。他的遗骨被人从坟墓中挖掘出来时,手指骨骼曾经被人偷走。如今,“伽利略的手指”一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市的科学历史博物馆中被展出,它摆放在了一个特殊的玻璃蛋里面。


“林肯头骨” 曾和子弹一同展出


1865年4月14日,美国总统林肯却在华盛顿福特剧院后脑中枪身亡。大夫移除了林肯头骨上的碎片,并将它们保存了下来。这些林肯头骨碎片和那颗杀死他的致命子弹,都曾被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的美国健康医疗国家博物馆和沃特·里德军事医院博物馆展出。


“克伦威尔头骨” 被后裔寻回


英国17世纪资产阶级革命领袖、军事首脑克伦威尔1658年病死。1661年,查理二世下令将克伦威尔的遗体挖掘出来,他的骷髅头在一根木杆上被展览示众了23年,随后才被一名哨兵偷走。1799年,这颗骷髅头出现在了一个怪异展览秀上。克伦威尔的后裔霍拉斯·威金森后来想方设法寻回了祖先的骷髅头,1960年,克伦威尔的母校――英国剑桥大学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同意接收克伦威尔的头骨,并将其埋葬在了一个秘密地点。


“雪莱心脏” 被妻儿保存多年


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诗人雪莱1822年在意大利海岸乘船时遭遇风暴,他生前的好友以“希腊仪式”进行火化,并从火化灰烬中取出了仍未被烧毁的心脏,交给了他的遗孀――玛丽·雪莱。玛丽将亡夫的心脏保存在一本由丝绸制成的雪莱诗集书套里,直到1899年,雪莱的儿子珀西·雪莱去世时,其父亲的心脏和其一起埋葬。


(本文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


“总统恶性肿瘤” 美国博物馆展出


1893年,美国总统克里夫兰的左上颚发现了一块恶性肿瘤,美国医生通过手术将这块恶性肿瘤病灶进行了割除。这一可怕的恶性肿瘤病灶至今仍在美国费城的马特博物馆中被展出。


“爱迪生最后的呼吸” 在试管中保存


美国发明家爱迪生1931年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的儿子查尔斯在爱迪生的汽车制造商朋友亨利·福特的要求下,用一根试管捕获了父亲“最后的呼吸”,因为福特相信,爱迪生“最后的呼吸”中也许包含着他朋友的灵魂。福特1950年去世后,他的家人在遗物中发现了这根用木塞子堵住的试管。如今,这根装有爱迪生“最后的呼吸”的试管仍在美国密歇根州的亨利·福特博物馆中被展览。


“拿破仑命根” 成了传家宝


法国皇帝拿破仑的命根子,目前被收藏在美国新泽西州一个老旧的手提箱里。


据悉,拿破仑的性器官已木乃伊化,它是在1821年的一次尸检中被人从拿破仑的遗体上非法摘除的,并曾在世界各地被展览。直到1924年,美国费城图书收藏家A.S.W·罗森巴赫才花钱买下了它。1977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泌尿科医师莱蒂默又花2900美元转买下来,将它搁在一个小盒子内,然后装进一个手提箱,在自己位于新泽西州恩吉沃德市的住宅床底下保存了30年。


拿破仑的命根子成了莱蒂默家的“传家宝”,当莱蒂默2007年去世后,它被莱蒂默的女儿埃文继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