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六章 第三十回 凤凰传情报 支队议打利国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王金凤以南京日伪特务机关情报员的特殊身份,从事利国驿铁矿计划员的工作,并且很快取得了斋藤的信任。

利国驿位于徐州北部,据《环字记地理志》记载:利国在唐朝原名秋丘,床神宗年宗年间,大兴盐铁,在此开采铁矿就地冶炼,且炼铜铸钱,建铁宫,设“宝丰监”为管理机构。后取眼冶炼为利国利民之意,随将秋丘改为利国。明成祖将国都迁往北京后,来往公文频繁,为缩短通讯时间,在此区段设驿站,以马接力传递公文,飞报军情,传送军需物资。利国设立驿站是在永乐十三年(公元l 4 1 5年),当时这里养马一百二十五匹,作传递公文的工具。由于饲养方法不佳,兽医医术落后,马匹经常生病,每年都有死亡,在迷信色彩下,驿站的官吏在马场建了一座庙宇,名曰“马神庙”,作镇邪马瘟,佑祈马匹健生的神灵。后来人畜生病时,也将病牲畜牵至此庙祈祷。当时驿站马夫有一百二十五人,站役四人,站长一人,马匹由马夫专管专用。到清朝末期,驿站还有“7 2匹半马”之说,其中“半匹”是驿站工作人员使用的驴子,享受半匹马的待遇。驿站参昼夜分乘值班,值星者,马不离鞍,村头设哨,闻讯鸣号报警,马至驿管迅速办理交接,验证封鉴元误,立即登程。至清乾隆时期,驿站减员,马匹仅留用8 5匹,各项奉银按比例减退,且进一步加强通讯管理制度,违例以律论治,因酗酒或人为地延误限时的抵达时问,遗失函件、偷拆泄密等,格杀勿论。驿站的设施直延用到l 8 9 7年废除,房产属于公有。后随着战乱,房屋无人修缮,陆续倒塌,附近居民对空基院落不断侵用。

利国铁矿矿层薄,部分是露天矿,矿石质地优良,当时日本奉行“以战养战”的政策,随着战争的持续,对铁矿石的需求量急剧上升。为了开采矿石,日军烧毁民房,掠夺良田,弄得当地人民流离失所。大量优质矿石被抢走,运往青岛,再转运至日本,而含杂质较多的矿石则被任意糟蹋,有些矿坑开采了一半,日本人认为无利可图就废弃,致使矿坑一片杂乱,严重破坏了矿藏资源。

这天,王金凤给斋滕送来一份电报,内容是:“加速组织铁矿的开采,确保完成樱花计划。”

王金凤发现了日本要在利国驿扩大开采铁矿规模的迹象。

钢铁在军事上占有重要地位,敌人筹备扩大开采铁矿,无疑为了‘以战养战’,必须盼碎敌人的这个阴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王金凤决定必须让地方游击队给敌人一个打击。

当她了解和掌握了利国驿敌人的基本情况后,她开始在一张纸条上写了一首诗,然后,她把纸条搓成一个纸团,装进一个小药瓶里,步行出了利国北寨门,来到一处叫做“皇殿”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其形状如牛的小丘,人称牛头山,此丘西高东低,似牛首西昂脱僵奔微山湖思饮,牛首处,有一片残砾废墟,据传是乾隆皇帝三下江南在此建的行宫旧址,故名“皇殿”,俗称皇家殿。相传当年京杭公路原径牛头山穿过,乾隆皇帝銮驾南下,曾在此露地小憩。有一侍官因长途跋涉,疲倦不堪,且于露地歇肩有失皇统,随心去一计,向乾隆皇帝启奏:“下官精易卜,善观阴阳风水,看牛头出,貌似险恶,且地脉主贵,此山主其反,地脉储黄龙沙,主有皇贵。此系帝王风水地,若不破解,有隍社稷。”乾隆帝闻奏警骇。问计于侍官:“何所解?”侍官奏曰:“将公路改道,穿山腰而过,意在轧断龙腿,再于‘牛首’处建一行宫,震住龙首。此风水全破。皇帝准奏,立即传旨将公路改道,并拨款在牛头山上建造行宫。据说,自行宫建成后,乾隆三下江南时,在此只往一宿,即关闭成为废宫。后来,此行宫因战争而毁,变成废墟。后人有诗叹曰:“侍官心海谋稽肠,错筹千古殿皇梁;帝王挥毫一句话,耗尽民脂银万两。”

王金凤走进到一棵小树下,这里有两块不大的石头,这里是她向胡霖传送情报的一个野外场地。她见四处无人,便将小药瓶放入石缝里,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一个牵着小山羊的孩子来到这里,将小药瓶子取出,放进怀里。

孩子吹着口哨,悠闲地牵着小山羊离开了。

在北山北坡的一片树林里,孩子把小药瓶子交给了正在焦急等待的胡霖。

胡霖拍拍孩子的肩膀,竖起大拇指,然后飞快地直奔运河支队的根据地黄邱套。

黄邱套位于鲁南山区,山势险要、莾莾苍苍。

山口的西侧是不知名的高山;东侧山不叫山,而称“穆柯寨”。黄邱套又称十八黄邱,是说黄邱套除散居其中不计其数的山民外,还有十八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村村都有庄名,山脚下的穆庄就是一个,传说是《杨家将》中穆羽与女儿穆桂英占山为王的地方。该村村民大都姓穆,据说他们都是穆桂英家的后人。该山南面坡度大,北面从山腰起突然陡峭,形成绝壁,直上直下,人不可攀。从穆柯寨西侧登山,山腰中石墙的遗迹清晰可辨,极象穆柯寨的“腰带”,传说它是北宋穆桂英占据此山的“寨墙”。于山巅之上向南眺望,山峦叠嶂,山连山、山套山,连绵不绝、无边无际。在残阳夕照中,黄邱套暮烟靄靄、静谧安娴。它博大,群山莾莾,千军万马潜入其中,将如鱼归海,无处寻觅;它神密,藏龙卧虎,山中至今流传着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和鲜为人知的传奇。只要占据两侧高地,火力封锁这入山通道,即便有千军万马来袭,黄邱套亦可高枕无忧。

运河支队政委朱道南正在准备一个会议。

会议桌上摆上了香烟和茶水,别看东西不多,可过去是很少有的。

“报告!”

“进来。”

警卫员将一张纸条交给朱道南:“这是利国驿方面送来的。”

朱道南打开纸条,那正是王金凤转给胡霖的情报。

朱道南看后,高兴地道:“好,好!这小胡送来的情报正是时候。”

作战参谋褚雅青这时进屋来,见政委高兴的样子,忙问:“又有谁给咱点菜了?”

“呵呵,是道好菜啊。”朱道南把纸条递给作战参谋褚雅青:“作战参谋褚雅青。你看看,这道菜怎么吃法?”

褚雅青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道:

“利国铁矿大开采,

小队皇军乐开怀;

请君前来凑热闹,

梨花放后樱花败。

凤凰鸣叫运河水,

地皮湿后即可回。”

褚雅青看着,嘴里念叨着:“凤凰,凤凰,这莫非是徐州新来的特派员?”

朱道南点点头:“嗯,字体很秀丽,像是个女同志。里面说的运河水就是我们运河支队,樱花就是指日本的樱花计划。”

褚雅青道:“咱运河支队建立以来,在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指引下,沿运河两岸狠狠地打击了日伪军,取得了一个个的胜利。支队的队伍壮大了,活动地盘扩大了,南至贾汪,北至枣庄,西至微山岛,东至峄县城,横跨运河两岸,北倚周营以北山区,南以黄邱山套为屏障,方圆百余里。加之刚刚与苏鲁支队协同作战取得的运南反顽斗争的胜利,群情更加激昂,后勤供应也有了显著的改善。现在又有了上级派来的情报高手,我们要打胜仗更有把握了。”

朱道南对警卫员说:“马上通知队部干部开会!”

“是!”警卫员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支队长孙伯龙、副支队长邵剑秋、政治主任文立正等进来,队部干部陆续到齐。

朱道南身子端坐着,环顾了一下大家,小声慢语地说:“现在开会。今天把大家请来,共同研究一下打利国驿的事,先请作战参谋褚雅青同志介绍下情况。”

褚雅青站起来说:“从利国驿传出消息,日本鬼子为了实行‘以华治华’和‘以战养战’的阴谋,正在那儿筹备扩大开采铁矿。利国驿是津浦路上的重要据点,距徐州较近,驻有日军一个小队,铁矿到车站的据点之间有一定距离。”

接着,褚雅青又详细介绍了敌人开采铁矿的情况。最后说:“我建议派个小部队,以偷袭的方法,把矿上的日伪军打掉,给他一点脸色看看,让他‘以战养战’的阴谋见鬼去吧!”

朱道南把王金凤写的那张纸条递给支队长孙伯龙:“地下组织送来的这个情报很及时啊。”

副支队长邵剑秋接着说:“我同意作战参谋褚雅青的意见,下决心打这一仗,叫日本鬼子知道中国人是不好惹的。我提议让三、五中队执行这次任务。因为这两个中队成立在利国驿的附近地区,熟悉民情地形,中队里还有利国驿籍的战士……”

支队长孙伯龙把纸条交给朱道南:“这个仗应该打!”

政治主任文立正以肯定的语气说:“这个仗一定能打好!三、五中队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应该把这两个中队的领导找来,跟他们商量一下。一定要把敌人的情况侦察清楚,然后做好政治动员和其他准备工作,只要组织得好,可以用很小的代价,取得大的战斗胜利。”

接下去是一阵热烈的讨论。

支队长孙伯龙对朱道南低声交谈了一会,便站到地图前,用笔指着利国驿说:“钢铁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我们都知道,敌人在利国驿开采铁矿,就是为了‘以战养战’,我们必须盼碎敌人的这个阴谋。根据掌握的情况,我同意派三、五中队进去,狠狠打他一下然后赶快离开。为确保这次行动的顺利,参谋处要好好组织一下对利国驿敌情、地形的侦察。”

最后朱道南把打利国驿的意义和组织战斗的要求作了部署,并提议由邵副支队长和政治主任文立正亲自去组织这次战斗。

“好,我同意。”

“同意!”大家一致同意。

会议在笑语声中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