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兄弟是怎样炼成的

间一 收藏 11 40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兄弟是怎样炼成的


军校时有两个要好的老乡,一个学员队的,长我一届。一个兴城的、一个锦西(现在葫芦岛市了)的,现在都是团长了。当时还都小,不太懂感情,只非常朴素有友谊,经常在一起,无话不说,一晃20多个年头了,年龄、经历、阅历都增长了,但我们之间的友谊却没有因时空的变化而疏远,仍然无话不说。


经典的兄弟情谊必定有更经典的故事来见证,兄弟之间的友谊也是百炼之果。


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毕业分配对一个人人生的重要程度,而他们俩毕业分配,却经历了与他们当时年龄、阅历都极不相称的艰难选择,这也是我们能够保持20多年友谊长青的坚实基石。

我们都是雷达专业的,老乡L家是葫芦岛的,当时还是县级的锦西市,再后来从锦州市分离出来,改为地级的锦西市,1993年更名为葫芦岛市,现在再说起锦西市来还真有点别扭了。老乡Y老家是兴城的。那时叫兴城县,现在叫兴城市了,县级的,我就不懂了,明明是个县,干嘛非要叫市?觉得特别的别扭,就为了好听么?我倒觉得当这个市长有点尴尬。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政区域划分如下:

(一)全国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

(二)省、自治区分为自治州、县、自治县、市;

(三)县、自治县分为乡、民族乡、镇。

直辖市和较大的市分为区、县。自治州分为县、自治县、市。

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都是民族自治地方。

也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域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县(自治州、自治县、市)、乡(民族乡、镇)三级行政区域的,较大的市分为区、县。但现在是省、市、县、乡四级行政区域了,凭空多出一层来,这种公然违宪的行政体制设置竟然熟视无睹,不是咄咄怪事?一如那部臭名昭著的《收容遣送办法》:

2003年5月16日,许志永、俞江、滕彪3位青年法学博士,以普通中国公民的名义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对《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

“违宪审查”这个字眼对于中国人来讲是陌生的。法学博士蔡定剑说,“中国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所谓违宪审查,就是由特定的国家机关对立法机关的立法活动和国家机关的行为是否合宪进行审查、进而决定违宪无效、合宪有效的一种宪法监督行为。至于究竟由何种机构来进行违宪审查,各国有所不同,有的是设立宪法法院,如德国俄罗斯等,有的是由司法机关特别是最高司法机关来行使,如美国日本等,还有的是设立宪法委员会,如法国

西方法学家认为,所有政府都是不可信任的,因为所有的机关都是人组成的,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私念。所以就算是民意机关也要受宪法法院的监督。

在我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实施、解释宪法。如果公民的建议确实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根据立法法和有关规定,对公民的建议进行认真审议,并将意见转达给国务院,请国务院自行纠正;如果国务院没有自行纠正,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就需要提出一个议案,交全国人大常委会来审议,决定是否撤销议案。这次,国务院法制办的快速行动,顺应了民意,也留下了遗憾。

上书是送到全国人大,人大是体现人民利益的,这次人大在事件中没能积极敢于使用监督权利。国家行政学院杨小军教授认为:“人们在佩服政府敢于自我纠错的同时,也开始思考人大在纠错机制中所起的作用。”“如果能借此机会启动违宪审查程序,将为中国的宪政发展留下一笔。”蔡定剑博士不无遗憾,“不过就算最后没有启动违宪审查程序,这样的倡议还是会起到它的作用。”


海军试验基地就在锦西市,正军级,很大的单位,据说条件还很不错,自然都想回来了。寒假结束返校的车上,有消息说基地今年要两个雷达专业的,本地人就他们俩,自然是好消息了。

临近毕业时,海军批下来的分配计划是基地只有一人!

老乡L的女朋友已经多年了,也在基地工作,自然少不了做工作,就在家等着他毕业回来完婚呢;老乡Y的家里在基地也做了些工作,当然也盼着他在家附近工作。学校这边呢,老乡L的成绩以及跟学员队领导的关系都平常;老乡Y学习成绩突出,因为脾气好,办事扎实,任劳任怨,所以深得领导认可。如果按基地的要求,领导推荐老乡Y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虽然当时还不太懂事,但这点事还是明白的,那阵子我们几个的关系很是尴尬,自己就觉得跟他们俩谁个走近了都有嫌疑。他们俩也自然分别问过我,这事应该怎么办?我只能摇头以对,说实话,真没办法,没法选择,在家附近工作是每个人的共同心愿,能劝谁放弃?

好象就那时我们开始学抽烟的,画苑牌的,学校的军人服务社卖2.3元一包,其实从这个消息透露出来,到确定,前后也不到一周时间,但那段日子实在太难熬了,我几乎每天陪着他俩,三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抽烟,说些不尴不尬的话,其实我知道他们俩都心不在焉。

上初中时教语言的老师姓陆,当时40多岁,据说是考上了大学,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未能被录取,甚至于一直没找到对象,40多岁时,才跟他的一个女学生结婚,据说是我上二届的。这在当时也是个颇有争议的大胆之举!

那时的老师还真是很负责任,因为备考,他总是陪我们上晚自习,然后晚上9点多再回家,当时他好象没自行车,因为总是借我的,那时还不懂,10多里地,深更半夜地往家跑个什么劲?

他是教语文的,也是我认可的有水平的老师之一,我们毕业后不久,听说他带爱人去了新疆,因为新疆有政策,给家属安排工作,我想去了新疆,也躲开了这边无法逃避的世俗压力。

他的语文课讲得非常不错,是在他要求下我读的《三国演义》,还记得他推崇《三国演义》时的神色。他在课堂上讲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有思想、有水平的人不把话说得很直白,一个故事或一个典故表达自己的意思而已。毛泽东周恩来伟人面对多少残酷的整治斗争,但从不见人家大声!

就在决定毕业去向的前一天晚上,老乡Y找到我说:让宏伟回去吧,小H等着她回去结婚呢,我去哪都无所谓……再说,为了这个名额我们俩争起来,总有一个受伤的,以后大家连兄弟都没的做了,也让人家笑话……

是的,当时我们几个关系是同学们公认的好,小人点说还真没准有人等着看笑话呢,因为毕业分配对于一个人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除了他们俩,没再见过谦让的再例。

分手的时候哭得跟孩子似的,心情太复杂了:L如愿分配到锦西了,Y分配到了旅顺基地,听起来也不错,也在辽宁省,400多公里,也不是多远,况且大连也是不错的地方,向往的人还不少呢,但我是从旅顺基地来的,搞雷达专业,没什么好地方右以去。

果不其然,Y被分到了海洋岛,据他后来讲,不死不活的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当然不全是分配不如意的原因,还有其它的事,但分配不如意是根源,我给他写了很多信,后来他讲,我的信是他那段最沮丧人生的唯一欣慰了。因为我上学前就在观通团工作,见闻了很多故事,其中就有很多驻岛官兵的辛酸,有个能够体会自己苦衷的朋友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年轻的心本来就是躁动不安的,临近毕业,就更加躁动不安了。几百颗躁动不安的心一起躁动起来,会是个什么效果呢?太多的悲喜剧一幕幕地上演着,我们或是主角、或是配角、或是观众,但那确实是段无法磨灭的思想印记。

部队工作了很多年,见证无数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基本情节多是要解决两地分居问题,凭心而论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但多数人都是为此奔波多年,耗尽精力、财力、热情、亲情之后才以不同的结局告终的,而这种管理体制也造就了大量的不平等,滋生了无数的腐败现象,耗费了无数的社会资源。

前几天认识一个朋友,青岛基地的,爱人在海后石家庄某单位,跟我说,两地分居好几年了,因为聊天时说还有同学在海军,他就问我能不能引见个关系,要花多少钱什么的,作为一个老兵,我感到深深的可悲:为什么不能够人性些解决这些问题呢?组织难道就食人间烟火?为什么要把这么年轻的军官逼到这个境地?向一个已经离开部队的老兵救援?难道我比组织更可信?


有点扯远了,人上点岁数可能都这样,说着说着就走题,20多年的友谊,自然有说不完的故事,有机会再聊吧,今天就先到这儿,到这吧,就到这儿了!



兄弟是怎样炼成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