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树开英雄花 第三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1 1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下面请看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1980年元月中旬,学院与宣化火车站联系好,由他们派人到学院来卖票,我买了到芜湖的通票。接着,到军人服务社买了两条朝鲜“千里马”香烟,因为我听说未来的老丈人抽烟很凶;又买了一些北方糖果之类土特产。元月30日,我穿着皮大衣、大头皮鞋,戴着皮军帽、皮手套,拎着学员皮包和手提包,与大家一起踏上了回家过年的路。

当时,皖赣铁路还没有修通,到了芜湖必须转乘汽车到屯溪,再转车到黟县。尽管路上有点辛苦,但比起从四川回家要轻松许多。

我和小齐的关系,经过半年多的鸿雁传书,双方都觉得有缘份。在这半年中,她家喜事连连,先是弟弟考上了汽车管理学校,接着她自己经过招干考试进了县税务局,年底三妹参军了,她父母的担子总算轻松了许多。

一切都在向着乐观方向发展,我想是到了该登门拜望其双亲的时候了。到家的第二天,请三哥找人搭信给小齐,说我明天上午去她家,请她上午10时在县城北门桥头等我。

第三天,我带上香烟和糖果,提前半小时出发,10时整到达北门桥头。这时,看见小齐牵着个小女孩,一路款款走来。我猜想那小女孩肯定是她的小妹。

她看见了我,跟小女孩讲了几句话,小女孩就蹦蹦跳跳地往北街走去了。她迎上我,帮我拎着一个包,边说话边向她家走去。

路上,我问她:“我这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啊,怎么称呼你家父母亲呢?”她很干脆地说:“我怎么叫,你就怎么叫!”我心中暗暗惊奇:挺爽快的么,看样子她家人已经答应了,不会难堪了。

到了她家门口,看到她家的位置是在北门桥广场“胜利台”的后面,林业局木材加工厂大门西侧,是一间平房。小齐见我在端详房子,就说:“这是租的公家房子。”边说边推门进去,门里是个不大的院子。

我将自行车推进院子停好,顺势望了一下院子的布局:右手一溜碎砖码的花砌,里面种着一些花草。菊花已经凋谢,月季花还绽着绿叶与红花,几株兰草墨绿色的长叶自由地伸展着;左手是住房,对面是厨房;院子中间有一个砖砌底座的、水泥浇制的圆桌子。

两眼余光正审视着,走到了厨房门口。小齐冲一个50多岁的老头喊“爸爸!”我就紧接着喊“爸爸!”“爸爸”一愣,只迟疑了一秒钟,就应道:“啊!来啦。”这时,一个中年妇女从灶间走出来,小齐喊“妈!”我也喊“妈!”“妈”冲我笑着说:“来啦,坐,坐,坐!”就这样,我闯过了相亲的第一道关——对象父母称呼关。

我从小叫母亲为“娘”,从没叫过“妈”;由于父亲死得早,就压根没叫过“爸爸”。那天可是抖擞着精神,逼着自己喊出来的。

小齐引我到客厅就座,“爸爸”、“妈妈”忙着泡茶,拿葵花子招待我。然后,两老就去厨房忙活去了。小齐带我参观了一下房子:客厅很简单,也就20平米的样子,靠东墙摆着一张方桌子;东墙的左下开有一门,里面是个小房间;南墙中部开有一门,里面又隔为两间卧室;西墙右下也开一门,里面也是个卧室;由于女孩子多,墙壁上到处贴着女演员的电影剧照;看来看去,就没看见几件象样的家具,倒是大凳子、小凳子不少。看得出来,由于人口多,房间大部分充作卧室了。我心里想,小齐的父亲作为转业军人,拖家带口来到这里,肯定吃了不少苦。

过了一会,可能是“爸爸”事情做完了,也到客厅来与我拉呱,问了一些看似不经意的话,实际上含义可深了。我就老老实实的一一作了回答。

“爸爸”是个老军人,老家在河南省罗山县齐岗村;由于父母去世得早,从小吃过很多苦;1945年11月参加革命,在原22军从当通信员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干到团管理股长;参加过很多次战斗,从鲁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一直到解放舟山群岛的战斗,都参加过;1964年春天在大尉军阶上转业,拖儿带女来黟县,被安排在林业局担任主要领导;由于单位大,事务繁杂,家务事基本管不了。

“妈妈”是浙江省余姚县城人,由于父亲死得早,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姐妹8人艰难度日;她是姐妹中的老大,自然要替母亲分忧;结婚后,颠簸于陆地与海岛之间;这一大家人的生活起居、缝补浆洗,全靠她一人操持,确实不容易。

快12点钟时,那个小女孩进屋了,看见我,冲我笑笑,就进厨房去了。过了一会,小女孩来叫我们吃饭。走进厨房,桌子上已摆上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包子,还有几样炒菜。吃饭的时候,“妈妈”问我:“面食吃得惯不?”我说:“吃得惯。”

我们边吃边谈,得知他们家每个礼拜都要吃几次面食;“爸爸”做面食很在行,面团揉得特别好,蒸出来的馒头有咬筋,还起片。包子根据形状的不同来区分里面的馅:饺子形的里面是腌菜馅,密封的则包着红豆沙,开口的是肉馅。在二老和小齐的热情招待下,我每样都尝了,觉得挺好的。

午饭后,我估摸着他们要午休,就向他们告辞。我把带去的香烟和糖果拿出来,说:“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香烟给爸爸抽,是朝鲜的,不知好不好抽;糖果是北方的,给妹妹们吃着玩。其他也没买什么东西,不好意思!”二老说:“今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那样客气。你当兵也不容易,花许多钱干什么?!”说着,“妈妈”从厨房拿来一包东西,说:“听说你妈牙齿不好,带点馒头和包子去给她吃吧!”我边说“谢谢”边接了过来。心想,二老真好,还想到我家娘。

回到家,把相亲见面的事同三哥和娘学说了一遍,感觉挺好。娘说:“伢啊!要珍惜这个缘分,好好相处。你寒假结束就要回学校,要经常写信给她家父母亲。”我说:“晓得了。您放心,我一定做好。”

此后,我便隔个一两天去她家一次,帮忙干些男子汉干的事情,比如劈柴、挑水、挑粪等等。我发现“爸爸”将我送的香烟当个宝似的,自己舍不得抽,来了同事或朋友,就赶快拿出来招待人家,还一个劲说:“这是小刘买的朝鲜香烟,香得很。”不过,我发现他自己抽时,都要把过滤嘴拔掉。悄悄问了小齐,才知道是由于烟瘾大,有过滤嘴抽着不过瘾。呵呵,烟瘾真大。

小齐的二妹当时在林业局电影队学放电影,还会画幻灯片,年关期间经常到各林业点去放,我不常见到。有时碰见,就是笑一笑。

小齐的弟弟也放寒假回来了,很帅气的小伙子。听说我打过越南,还是侦察参谋,以为就是步兵侦察那样,与敌人面对面拳脚并用。我跟他说:“我是炮兵侦察,基本上是用观测器材侦察发现目标,指挥我军炮火打击敌人;至于步兵擒拿格斗技术,我们不行,只是会一两招,如折腕、冲拳、侧踹、护裆等。”然后与他躲在旁边的库房里,演示了几个基本动作,他学得还蛮认真的。

元宵节后,我就返回学校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之三十三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