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下集请看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首先更正一下,就是我们小组是3大组7小组。

我们大组分7、8、9三个小组,连大组长一起才31个人,全部是中共党员。班为团级单位,全班一共130人,其中学员124人,班领导班子4人,分别为正、副主任各1人,正副政委各1人;还有2名通信员,是专门为班里搞服务的。

张三尔副主任主管内务卫生,可细着呢。先是让大家去领绿军毯和马扎、热水瓶。然后,逐个房间地跟学员讲内务如何整理:被子不用叠起来,只要抻直平展,与床铺一样宽即可,绿军毯白天当床罩使用,外侧自然垂下,毯边离地20公分;床底只能放两双鞋,鞋尖朝内,放于床下那根红线以内,鞋跟并齐,与红线相切;床头柜上只放洗漱缸和茶缸,牙膏牙刷放在洗漱缸里,统一朝向房门,缸把一律朝向窗户;柜里只能放发的教材和资料,以及个人学习用具;暖气片要每天擦一遍,保持洁净,鞋袜不得放在上面;热天玻璃窗可以全打开,凉天关一层开一层,冷天全关,冬季来前还得在玻璃上用5厘米宽的纸条成“米”字形贴起来,防止玻璃冻裂伤人;每个房间出早操时留一人值班,负责打扫室内卫生;门窗要保持洁净,要达到戴白手套摸不到灰的程度;……真够仔细的。这些规定,对我们这些刚提干不久的人来说,真还不是什么问题, 可对那些老机关来说就不同了,他们住单人房间、过单身生活惯了,对这样的要求,就有点烦了。不过,谁也没有挂在脸上。

正式开课了。寒假以前为共同科目,大多是了解课,如:兵器知识(我军现役的各种口径火炮,红箭-73反坦克导弹,微光夜视仪,侦察雷达等),汽车驾驶,高等数学初步(对数、微积分、正态分布等),识图用图,侦察知识(空中侦察,地面侦察,测地侦察,道路侦察等),等等。

炮兵学院有个保障部队,就是第51炮兵团。这个团几乎拥有我军师属以上所有炮种,最小口径的是85加农炮,最大口径的是152加榴炮;负责学员射击指挥实习时的实弹射击和枪代炮射击场的管理等。

汽车驾驶训练一共两天时间,第一天是理论知识,什么汽缸四冲程呀,油、电、气路呀,离合器与档呀,等等;第二天是实地驾驶,一个小组一辆南京嘎斯(跃进)车,就是拉85加农炮的那种四个轮子的炮车。我此前看见过几次翻车事故,对开车不感兴趣,也就马马虎虎地学了一下,教练让我开了8个6公里,总共才48公里,就结束了。

识图用图训练,跑了宣化城及其周边地区。看见到处除了农田外,都是光秃秃的,地上顶多长些草。草坡上,时不时地冒出一只土拨鼠,探头探脑的,有时还站起来四周瞭望,挺逗人的。听人说,这里的山基本上都被掏空了,里面是坑道工事,一旦中苏发起战端,部队就可立即进入工事,抗击苏军的进攻。

大沙河的南侧有座黄羊山,陡峭的岩壁上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雷达天线,听人说是相控阵雷达天线,主要针对苏联,据说只要苏联飞机飞到距我边境1000公里时就能发现。

黄羊滩的西面是金灿灿的沙漠,足有10平方公里大,是炮兵学院和附近炮兵部队实弹射击的靶场。由于黄羊山的阻挡,沙漠就形成西低东高的地势,大风吹来,只见一绺绺的沙子被卷起来一阵阵地往山上跑。邓小平1981年的那次阅兵,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学院的西北角还残存有老城墙,我和同寝室的三个人,在第一个星期天专门跑上去遛了一圈,没看到什么大名堂,只是领略了宣化城的大致面貌,觉得这个地方还是贫穷的,怎么也与原来在此拍摄的《塞北江南》挂不上钩。

炮兵学院占地面积约为一平方公里,建筑物(大多是中苏友好时苏联专家设计的)及配套设施占地约一半,其余就是菜地和葡萄园。各班都有自己的菜地和菜窖,我们到后没过多长时间,开始收大白菜。我们几个南方人负责将菜砍下,北方人负责摘烂叶子和搬运到菜窖码放。听张副主任说,这就是我们冬季吃的蔬菜了,一直要到明年新菜上市。后来还真如张副主任所说,经常吃大白菜。开始还有叶子,慢慢的叶子越来越少,最后就是菜帮子了,只能用山芋粉做成醋馏白菜帮子,吃起来除了有点酸外,什么味道也没有。

我们的伙食标准还算高的,每天有一次荤菜吃。早餐通常是玉米面糊糊就白面馒头或玉米面窝头,中餐一般是二米饭(大米加小米),晚餐要么是肉末花卷,要么是肉丝面条,要么是二米饭,要么是炸酱面。我不大爱吃面条,北方人见到面条就一哄而上,没过一会就不见一根面条了,没打到的只好等下一锅。我因为有以前的经验,就将汤瓢往面汤里一搅,再把瓢放在桶底的中央,稍顷,轻轻地提上来,嘿嘿,满满一瓢肉丝就到我的碗里喽。你知道为何要将瓢放在桶底的中央吗?想吧,不难想到的。

佐餐的菜么,早餐品种相对还多点,有臭豆腐、什锦菜、榨菜、豆腐乳等。对于臭豆腐,我们组的人除了刘文京喜欢吃外,基本没人去碰。中、晚餐基本以土豆为主,什么土豆丝儿、土豆丁儿、土豆片儿,配上一点肉;再就是大白菜,吃法前面已讲过。每个星期天和节假日是肯定要加餐的,菜肴相对多一些,也好吃一些。不过,比起徽菜和川菜来,味道可就差多了。

校园北方约1公里处的山场叫北山,学院的大型枪代炮射击场就在此。里面按照某个地区的地形以1:100的比例,缩小堆制成靶场,建有炮楼、观察所等。我们后来的射击指挥课程大部分在这里实地讲解,很是直观。

北山的山谷中有座军队的通信学校,听说那里有许多女兵,好多同学没事常跑去凑热闹。我没去过,也就不知道具体位置了。

进行现地勘察地形科目时,我们去过北山的北侧。那里有着许多的冲沟,活脱脱就是干裂农田的放大版,老深老深的,两侧土崖上长着刺枣和枸杞子,当然是很瘦的那种。冲沟的底部可以开车,战时肯定是能藏兵的地方。

11月中旬,正值毕业班实弹射击考核,我们跟着去观摩了一阵。得益于学院的技术专家,那些火炮打得可准了,把那些充任指挥员的学员高兴惨了。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大炮在打着,却见当地的老乡不时冲进靶场,吓得指挥员赶快叫暂停。等弄好了又开打时,他不知从哪又钻出来了,居然能象打过仗的老兵一样,从一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你知道他是为什么吗?就是为了第一个捡到炮弹皮,好拿来打家用的刀子——镰刀、菜刀、柴刀,或者卖钱补贴家用。嘿嘿,真是不要命呀。

还看了一次红箭-73反坦克导弹打靶。那家伙发射后,屁股后面拖根细线,闪着红光;射手一手操作瞄准镜,一手扶着导弹控制把手,使导弹迎着靶子飞去。当时,这种导弹还是很少的,主要是它的导线太贵重,据说是用银子制成的。因为银子延展性好,能抽成很细的丝,比金子便宜多了。即使如此,一枚导弹3000米线,至少也得500克银子。它属于有线制导,是我军第一代反坦克导弹。现在不知更新多少代喽,肯定用不着屁股后面拖根线了。

炮兵侦察科目,除了空中侦察和测地车新鲜一点外,都是早就熟悉了的。空中侦察是乘直升机到天上去。先于我们班的侦察参谋们捞到了上天机会,轮到我们班时,直升机出了故障,不能飞了,只好上去观看空中照相机,了解照相机的操作程序。

测地车当时全军才两部。那东西真好,将地图平展地放进去,调整好图上与现地点的对应关系,车子开到哪里,它的指针就指着图上相应的位置,误差很小。当然喽,高低起伏状态下还是要进行调整的,说起来就太多了。

为了让所有学员都能达到差不多的水平,开展了“比学赶帮超”和“一帮一,一对红”及“争当又红又专学员”活动,我与刘玺结对。老刘入学前是政工干事,写文章还行,对军事科目不大在行。班组认为我是老计算兵,既懂侦察,又懂计算,跟他结对可以互相取长补短,共同进步。在我俩结对的日子里,他很虚心,我也谦虚,教了他不少东西。而我从他那里,了解了不少云南的趣事。毕业考试时,我俩的政治得分都是98分,是全班乃至全系最高分,要是我愿意的话,就留下当政治教员了。这是后话,我后面要讲到。

1980年元月中旬,学院放寒假,我们兴高采烈地回家过年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