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树开英雄花 第三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URL] 上集是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下面请看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大巴车从南往北穿过宣化城。只见古城楼门洞老深,两侧连着厚实的城墙;街道上,由于时间还早,走动的人不多;街边卖早点的摊位上,卖油饼和油条的小贩子,正往热腾腾的油锅里放捏好的面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下面请看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大巴车从南往北穿过宣化城。只见古城楼门洞老深,两侧连着厚实的城墙;街道上,由于时间还早,走动的人不多;街边卖早点的摊位上,卖油饼和油条的小贩子,正往热腾腾的油锅里放捏好的面坯,再用粗大的筷子翻动着,稍顷,油条变得粗大起来,油饼则两面膨起,黄灿灿、油光光的;还有一些卖干柴火的,柴捆放在路边,人则袖着两手,抖抖索索地站在那里;街道看样子是很早以前就定型的,只是比我们皖南的要宽得多;两边的店铺大多还上着门板,只有少数开了便门;居民住的房子都不很高,看上去好象全是黄土坯砌成的;房顶是平的,大多数人家的院子比街道低不少,使我脑子里映现出电影《平原游击队》和《地道战》中的画面,心想,难怪可以在房顶上跑来跑去呢,原来就这点高,确实是一蹁腿就能上去;也有一些人家的烟囱在冒着淡淡的炊烟……哦,这就是华北重镇宣化的早晨。

突然,一座高大的门楼耸立在前面,上面十一个镏金大字——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学院——迎着朝霞熠熠闪光。门口两边各站着一个哨兵,一个持1956年式半自动步枪,一个腰挎手枪,军姿严整,注视着我们乘坐的大巴车。车到门前,挎手枪的手持红绿小旗,一个标准的放行动作,让车子顺利进入了校园。

门内,左手方向是一个很开阔的广场;广场的北向是一座大楼,大楼门口的正对面竖着一堵宽大的高墙,表面雪白,后来才知道大楼的二楼是电影放映室,那堵宽大的高墙是作为银幕使用的;右手方向是一排楼房,一直延伸到丁字路口;前行约200米就是丁字路口,丁字路口向左行至大楼中心线的北侧,车子向右一拐,是一条近500米长的道路;这条路的两侧各有一个大操场,每个都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操场的北侧一条横道与行进的道路交叉;交叉路口的左前方矗立着五栋楼房,说是学员宿舍楼,依次是政治系、高炮系、地炮系一号、地炮系二号和参谋系;右前方又是一个大操场,这个大操场的南侧正在施工,据说是为师级进修干部盖宿舍楼;这个大操场的东侧是服务社和医疗所,我后来到那里求治过皮肤角化症。

车子在最北向那座大楼停下,带车干部喊我下车。下车后,一个年近50岁的老军人亲热地与我握手,说:“欢迎你来参谋系上学。我是作训参谋第十班的副主任张三尔,你现在是我们班的学员,我们将在一起待上一年半。走,上楼去。”说完,就引导我上到三楼,在楼口边上开了一间房子,说:“小刘,你是第一个报到的,这是临时休息室,你先休息休息,等行李到后再安排具体宿舍。我还要去接人,就先走了。”我连声谢谢,送他到楼梯口。

返回休息室,突然觉得全身不自在,身体一阵阵发冷,头还开始昏起来,就赶快倒点开水喝;水喝下去后,还是止不住地发冷。心想:糟了!肯定是一路上受了风寒,伤风了。于是,拉开被子蒙头就睡。

迷迷糊糊中,有人摸我的额头,艰难地睁开双眼,见是张副主任,连忙要坐起来。他慈祥地按住我,说:“你病了,烧得很烫呀。我去喊医生来给你看一下。”就下楼去了。过了大约一刻钟,他陪着一个医生来了。经过一番望闻问切,说是伤风感冒,就给开了药方子,交给了副主任;另外,从随身带的药箱里取了些西药片,讲了服用方法,让我好好休息,按时服药。张副主任说:“我去给你取中药,回来泡用。”他俩下楼去了,我服了几片西药后又倒头睡觉。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了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张副主任在帮我泡中药,记得有蝉蜕、橘皮等,往热水瓶里面一倒就泡上了。他见我醒了,就说:“熬药有点难办,医生说用热水瓶泡也是一样。你过半小时以后每3小时喝一缸(我的洗漱缸),喝完为止,明天再泡第二帖。”

傍晚时分,我的行李到了,张副主任帮我拎进7组的第一间宿舍。他问我现在可好一点,我说好多了。他说年轻人就是不一样,病好得快。我说主要还是你找医生看得快,才好得快。接着,他让我自己铺床,又忙其他事情去了。

我打量了一下房间,发现跟我们南方的大不一样,墙壁厚达36公分,窗子有三层,两层玻璃窗之间加了一层纱窗;房间有6×3.5平方米,靠窗下是暖气片;东西两侧靠墙各摆两张单人床,床头各抵着北墙或南墙;床下靠外侧划有一条长约40公分的红线,不知是干什么用的;两张床之间放两个床头柜,给学员放学习用具,多余的物资一律放进储藏室。我将背包放在北侧窗下左手那张床上,这里一是离暖气近些,二是光线好些;然后,将学习用品放进床尾那个属于我的床头柜里。

铺好床,张副主任又走进来,说:“小刘,一天没吃饭了,饿了吧?走,到食堂吃晚饭去。”我跟着他下楼往右手方向拐弯,来到宿舍楼的后面。这里是一溜平房,正面与宿舍楼相等,并列两个大食堂,左手是我们作训参谋班的(两个班),右手是侦察参谋班的。副主任叫炊事员给我送来饭菜后,就回家去了。

炊事员给我送来了一大碗热腾腾的小米粥和两个肉末花卷,还有一小碟臭豆腐。哎呀,那臭豆腐实在难闻,就扔在一边,一点都没碰它。啃着花卷,喝着稀粥,肚子里顿时热乎乎的。饭后,回到宿舍,到洗漱间洗漱完毕,服了一缸中药汤,接着睡觉。

第二天早晨,我被起床号声唤醒,洗漱完毕吃早饭。早饭是小米粥和玉米窝头,佐有什锦菜和臭豆腐。我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小米粥,啃了一个窝头,吃了几根什锦菜,觉得不如南方大米稀饭、白面馒头和四川泡菜好吃。

上午,其他学员陆续到齐。全班分为4个大组12个小组,我所在的7小组归3大组管,大组长叫杨军(合肥炮兵技术学院训练部军事教研室),小组长叫陈飞(福州军区陆军31军91师炮兵科),我被指定为党小组长;组里另外7个人是:刘玺(昆明军区炮4师5团)、付亚良(沈阳军区23军67师炮兵团)、黄俊宪(沈阳军区炮7师20团)、刘文京(北京军区炮6师40团)、陈芝联(广西军区边防独立第5师炮兵团)、蔡保平(北京军区坦克1师炮兵团)、甘文杰(兰州军区19军55师炮兵团)。我和付亚良、刘玺、黄俊宪4人住一个宿舍,靠窗下是我和付亚良,刘玺与我脚对脚。

下午,先是开学典礼,张副主任整队带往大礼堂。我由于头昏脑胀,迷迷糊糊的没怎么听。散会后,带回宿舍楼,安排各党小组开会。我把全组人员召集到对门大组长和小组长住的宿舍里,开始履行党小组长的职责。会上,大家互相交流了思想,针对如何搞好今后的学习和生活,谈了各自的想法与打算。

毕竟大家刚刚来自不同部队,相互之间不熟悉,每个人谈了一些决心与打算之类的话语,就开始冷场了。嘿嘿,搞军事的可不同搞政治的,一到政治场合就呐言了。我看时间还早,就与大家聊起了大天。

我们组有三个姓刘的,刘玺长我一岁为“老刘”,我虽居第二,总不能叫“二刘”吧,就叫“大刘”,刘文京比我小好几岁,自然是“小刘”喽;杨军大组长是天津人,已经36虚岁,早就成家了,不过也能和我们嘻嘻哈哈地开玩笑,说话时略带点天津味;陈飞为福建人,白白净净的,眉清目秀,不过挺正经的,不大说笑,开口就知是南方人;陈芝联是广东海口人,胖胖的,俩眼眯成一条缝,满口的广东普通话,听得很费劲;刘玺是昆明人,矮墩墩的,不胖也不瘦,大概一米六多一点,走路脚往两边撇,张口就是云南普通话,一听就知道是云南人;付亚良是黑龙江人,瘦高瘦高的,白白净净,高鼻梁,大眼睛,张口是地道又富有磁性的东北口音,不快不慢,听着蛮舒服;黄俊宪是黑龙江朝鲜族人,个子比刘玺略高,普通话说得溜溜的;蔡保平是河北人,厚道中透出聪明;刘文京是北京人,高干子弟,胖乎乎的,浓眉大眼,显得很精明;甘文杰是甘肃人,不胖不瘦,中等肤色,说话常带擦齿音;我么,当然是皖南口音的普通话。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