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二七、接应(一)

中国老坦克 收藏 5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行为预案确实之后各队都开始做准备,并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党育明让基地给一号营地送一些六五子弹和火神机枪,另外让后勤抽出几个人来一号营地建一个干馏厂。由于日本一些伐木场撒走,许多伐好的木头堆在那里没有拉走,于是党育明让人拉回来很多木头,除了建房子之外,剩下许多木头,打算烧成木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行为预案确实之后各队都开始做准备,并进行针对性的训练。

党育明让基地给一号营地送一些六五子弹和火神机枪,另外让后勤抽出几个人来一号营地建一个干馏厂。由于日本一些伐木场撒走,许多伐好的木头堆在那里没有拉走,于是党育明让人拉回来很多木头,除了建房子之外,剩下许多木头,打算烧成木碳。

物资很快就送过来了,把所有的七零迫击炮弹都送了过来,还送了许多六零炮弹和掷榴弹,送物资的于义自豪地告诉党育明,现在兵工厂已经可以自己生产发射药和炸药,很快就可以自己生产掷榴弹和手榴弹了。另外告诉党育明,兵工厂需要一些煤、钢轨和棉花。

与物资一起送来的还有一辆人力驱动的装甲车。这个车宽差不多有九十公分,长两米左右,高只有一米三不到;这个是利用坦克钢板和坦克负重轮改装的,有三个车轮,整个车呈楔形,车顶和车底由汽车上拆下来的铁板提供简易的遮挡,车底在距离底板三厘米的地方吊了三层帆布,车顶是两截的,可以分别掀开;车的正面和侧面用坦克钢板铆接而成,经过测试这些钢板是可以承受七九步枪弹的打击的,车的尾部是由五层帆布做成的门,在战场上可以把门挂在两侧。车的正面有两个高五厘米宽四十厘米的观察窗,这个观察窗上有个活动挡板;下面的窗口用于驾驶员观察路况,上面的是射击口,可以使用机枪或冲锋枪,在窗口下面还铆上了一个机枪座。为了减少正面面积,确切地说是为了减轻重量,车辆的驾驶员要趴在车里蹬位于车后部的脚蹬子以带动两个后轮,驱动整个装甲车前进,而前轮用由驾驶员手中的操纵杆控制来实现转向;同样上方的机枪手也是趴在车上操作武器,也可以不带机枪手,由驾驶员一个人把车蹬到适当位置再由他对敌人射击。两个人之间用帆布做的吊床隔开,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这个吊床可以收起来。经过实验,车上装两个人,一挺九八机枪,十个弹鼓,这个自重一百五十多公斤的家伙在人用力蹬的情况下可以达到十公里/小时的速度,但是在没有路面的情况下只能保证五公里左右,而且这个速度只能坚持半个小时左右。平时这个车还可以用来运送东西,或者在战场上抢救伤员。

看着这个东西党育明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是他认为这个东西比以前的土坦克可是好用的多,而且那么多坦克上拆下来的装甲钢板这么用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而且这个东西平时可以用人推着,就当是多了个手推车吧。

在接下来几天的训练中,战士们很快发现了这个东西的用法,那就是用一个人操作,另外两三个人跟在后面推,到了适当的位置车偷下来作为机枪掩体,掩护战士冲锋,如果是用于攻击敌碉堡则由战士在后面把它推到距碉堡两三百米的地方后由里面的人把车蹬到碉堡的射击死角后人在里面打开前部的顶盖把手榴弹塞到敌人的碉堡里,或者安放好炸药包再退回到安全地带,如果是遭遇战这个车就是个最好的掩体。总之战士对于自己也有了装甲车是非常高兴的。

十月三日,天气突然变坏,并下起了小雪。

十月五日,三队派出侦察的两个班在潜伏训练时抓住了两个农民打扮的人。并把他们押到了距离一号营地六七百米的树林里。随后让情报科的人来进行审问。两人都自称是山下的农民,上山是为了砍柴。黄小毛对他们进行了仔细搜查,在衣服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但是上面写的字他看不懂,只是知道不是日文也不是中文,在两个人身上也没有找到良民证。于是让人继续监视,把纸条拿回去给党育明看了,党育明看了之后认出是俄文,但是写的什么他也不知道。由于党育明平时要求部队一律提日军的标准穿着日军军装,而且刚才除了在审讯过程中并没有人与这两个人交谈,所以那两个人一直认为自己是遇到了日军,一个劲地解释说自己是上山砍柴的。而黄小毛问他们是哪个村的两个人说的又是驴唇不对马嘴,听口音还是当地人。这一系列的问题让党育明对两个人的身份感到非常好奇,于是让人找来了三村次郎,请他去审问那两个人。两个人一口咬定自己是保安村的农民,上山是为了砍柴,而问他们是走哪条路上山的时候,两人又答不上来了,于是三村叫人把他们拉到远处去枪毙了事,两个人却没有恐惧的表情。党育明听了,感到很是奇怪。于是让人把黄海锋叫来,自己带着他去见了那两个人,见到黄海锋两人均大吃一惊,随后就把头低下去了。

“你们两个不是去苏联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黄海锋厉声问道。

“我们不是鬼子,你们不用害怕,你们是怎么从苏联回来的?”党育明听了之后拦住了黄海锋。“我们是抗联十二军的,不管怎么我们都是打鬼子的,你们去了苏联怎么又回来了?”黄海锋说两个人一个叫李长喜,另外一个叫金四,都是朝鲜族战士,是当初一起跟金日成到苏联去的。

“我们是逃回来的,我们要回家。”金四主动开口。

“行了,胡弄鬼子的话就别跟我们说了,等一下我找个认识毛子字儿的让他看看你们带的是什么东西就什么都清楚了。”党育明说道。“如果你们回来是打鬼子,我们欢迎,如果是其它的,那就要得罪了。你们最好还是说实话。”

看两人还是不相信,党育明没有说什么,就让人先把他们带到新训营看起来,等杨司令过来之后再说。

回营地的路上,黄海峰小声地跟党育明说,“军长,杨司令来了我们想过去,行吗?”

党育明笑着说,“没有问题。你们谁想过去跟我打个招呼就可以。在我这里你们有许多不习惯的地方我是知道的。但是一支部队必须有自己的纪律,也许你不理解这个纪律,但是纪律一旦宣布了就必须执行。我知道你手下的那些人为了上次的事情很有抵触情绪,另外也想着跟着我一直没有怎么好好打鬼子,想跟着杨司令,我也理解,但是我在这里所做的一切我自认是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杨司令,对得起弟兄们。但是我想说一句,你们一天没有过去就在这里给我好好干一天,给我好好学一天,教会你们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们替我卖命,是为了让你们保住你们自己的命好多杀几个鬼子。”说完党育明让黄海峰回队里,自己来到了情报科。

“赵儿,你知道咱们有谁认识俄文的吗?”

“还真没有,程头认识英文我知道,但是俄文就不好说了,要不你问问?其它人就别费那个劲了。”

党育明跟程飞鹏通了话,程飞鹏还真认识俄文。于是党育明把纸条上的字母念了一遍,程飞鹏告诉他,那个是苏军给他们开的介绍信,让在华的特工人员协助他们两人工作。

听了程飞鹏的话,党育明和他交换其意见,两人的意见基本一致,把这两个人交给杨靖宇处理。随后,党育明又提醒程飞鹏,要小心鬼子的无线电测向车。

十月十五日,陈建长率领第一批合格的新兵回到了零号营地,这批新兵一共有三十九人,党育明决定把想转到一军的十一个人单独编成独立班,把张小川调到一队当副队长,又从二队抽出七个老兵补充给一队,把十二个新兵补充给了三队,十六个补充给二队,五个人加入直属队,三个日本战士加入情报科,另外三个人补给了炮队,新训队回来的四个人编入二队。另外据陈建长说,还有五个人不适合加入战斗部队,这次也带回来了,于是这五个人被编入了后勤队。随后陈建长返回新训队。

十月十八日,地下交通站传来消息,杨司令的部队已经在向蒙江方向转移,预计十一月初会到达蒙江口子附近。

十月二十二日,党育明召集各队干部开会,讨论攻击日本屯的作战细节。会上,确定了作战任务,二队负责攻击日本屯,加强一门七零迫击炮;一队加强两门七零迫击炮,两门二零炮,两挺高射机枪,负责伏击县城出来的敌人;三队两个班负责把县城的敌人引进伏击圈,两个班,加强一门七零迫击炮,负责监视大北山方向的敌人,一旦发现敌人援兵要坚决顶住;三队其余部队参与伏击作战;直属队作预备队;后勤队两个运输班和未编入作战队的新兵组成运输队,负责协助炮队把火炮和弹药就位,待打开日本屯后运输物资;行动时间初步确实在十月二十五日。

二十三日,各队进入临战准备。当天,潜伏哨抓到了一个逃兵。这个逃兵是后勤队的新兵,是在补给站俘获的伪军。他自称想回家,但是情报科在他身上搜出了一张标志一号营地位置的简易地图。随后黄小毛带人对其进行了审讯,最后他终于承认,自己是间岛特设队的特务,这次他们一共有六人负责潜入火龙部队,但是有三人在战场上被打死,另外一人下落不明,并指认出另外一个潜伏在新兵中的特务。随后对该人进行了审讯,两人口径一致,并供出了另外一人的特征。得到口供后,党育明命令将两个眼睛弄瞎,耳朵弄聋后,丢到蒙江县城附近,并在两人身上塞了一封致松岗的信。

由于其中一个人已经知道要攻打日本屯的消息,党育明决定攻击计划提前,伏击部队二十四日中午前就位,放弃对日本屯的攻击,二队的任务只是对其进行监视;情报科加强对日军行动的监视和监听;如果敌人大举从县城调兵增援日本屯,位于龙湾基地的教导队则攻击蒙江机场,攻击机场的行动以消灭敌飞行员和炸毁油库为主要目的,如果能缴获油料更好。同时要求后勤队运输班和新兵都集中在零号营地,随时准备出发搬运物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