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仇 正文 第二十集:练兵

amunb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size][/URL]   “当然认识,晋绥军中的女枪王!!”王连宽得意洋洋的表情更让郑玉吃惊,继续说道:“我们团长那儿有一张报纸,还是从抗大带过来的呢。那上边就有你的照片,还有吹你的文章,把你都吹天上去了。”郑玉的表情缓和多了,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王连宽继续说:“我都怀疑你们部队的领导是尖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8.html


“当然认识,晋绥军中的女枪王!!”王连宽得意洋洋的表情更让郑玉吃惊,继续说道:“我们团长那儿有一张报纸,还是从抗大带过来的呢。那上边就有你的照片,还有吹你的文章,把你都吹天上去了。”郑玉的表情缓和多了,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王连宽继续说:“我都怀疑你们部队的领导是尖是傻!你那么厉害,吹吹你的事儿也就罢了,还整一张照片上去。那报纸我们团长那儿有,鬼子自然也有。万一哪天你落在鬼子手里,那就是鬼子得明灯,还免去鬼子查你的身份的麻烦了。”听到这,郑玉也不住得点头“是啊,抗战初期,部队为了塑造英雄人物提高士气,没有想那么远。这次我被鬼子抓,部分原因是因为,鬼子知道我的底细了,其次是我故意让暴漏的。否则就那一百多鬼子想抓住我,做梦!”

“故意暴漏?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呢!”郑玉白了王连宽一眼,继续说道:“既然你是真八路,有些事情我就不瞒你了。我们此次过来三个人,任务就是从这里出关。到了卢龙被鬼子发现,一直跑到这地方。另外两个人里,有一个是我们重点保护的目标,差点被鬼子围了。当时情况紧急,我只能开枪把鬼子引到我这边来。”

“从这里出关?那不光你有病了,连你们整个晋绥军的人都有病。你们山西离关外比我们这要近得多啊!吃饱了撑的跑那么远从这儿出关?”郑玉听王连宽竟然如此挖苦她们,恶狠狠的瞪了王连宽一眼说:“别以为就你聪明,如果能从山西出关,还用得着这么大费周折吗?你们八路不是还想从热河打出关,支援抗联吗?结果咋样?不还是让人家揍得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得得得,我不跟你吵!!!你以后打算咋办?”

“还不知道!!!暂时先跟着你们吧!”郑玉很无奈的低下头。

“嗬嗬嗬,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我同意你留了吗?啊?明天给你一把三八大盖,二十发子弹。麻溜走人。。。”其实王连宽这样说,是有他自己打算的。今天白天的仗虽然打胜了,可也惹下了大祸。听完郑玉的一席话,他觉得,杀了那一小队鬼子到还是次要,重要的是她们救了郑玉。既然郑玉有重要任务,鬼子肯定还会继续追捕。万一哪天跟鬼子撞上,就凭复仇队目前的战斗力,那肯定是场灾难。最开始他还认为救了郑玉是捡了块宝,现在他到觉得郑玉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了,所以想马上把这烫手的山芋扔出去。否则将给他和复仇队带来灭顶之灾。王连宽这样想并不是因为胆怯,而是他现在带的这支队伍情况特殊,他绝对不允许这些人有无谓的牺牲了。

听完王连宽斩钉截铁的下完逐客令,郑玉非常难过,把头低下说不出话来。王连宽也觉得自己的话,说得过份了些,毕竟郑玉是个女人,在如此落魄的情况下遭到拒绝,肯定会很难受。想到这些他解释道:“不是我不留你,只是我们现在自身还难保。复仇队的这些人都跟鬼子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你可能还不知道,鬼子屠杀罗家峪一千多口人呐,连小孩儿孕妇都不放过,就剩下这么几个报仇的种了。他们的家仇没报,村仇没报,我不想他们有啥意外。再者,复仇队的这些人,现在还没有什么战斗力,没法跟鬼子正面较量。你多理解啊。。多理解。。”

郑玉比王连宽大两岁,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听王连宽这么说从石头上站起来,冷冰冰的说:“好,我明天就离开,不过我不要你那破枪。。。”说完,瞪了王连宽一眼,离开了。王连宽也觉得自己这么做有违道义,毕竟郑玉是友军,抛开友军不提,毕竟郑玉是个女人,让一个女人独自去面对未来的凶险,他为自己的决定脸红。想到这些,他狠狠得踢了那块大石头一脚,回到了自己的窝棚里。

他躺在草垛里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他在寻思找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既能让郑玉留下来又能不惹火烧身,保全复仇队。可他想破脑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天已大亮,王连宽猛的从睡梦中惊醒,第一个想到了郑玉。刚走出窝棚,就看见郑玉和三月两个人,每人拿一个盆子走了过来。三月跟他打了声招呼,郑玉却瞪了他一眼。王连宽心里踏实了很多,叫住了郑玉。郑玉背对着他停在那。王连宽上前口是心非得说:“你咋还没走呢?”郑玉缓缓的把身体扭过来,仰着头说:“这是你们家炕头啊!你让我走就走?”

“那正好,我有事儿和你说。。”郑玉知道这事儿还有商量的余地,把盆子递给了三月跟王连宽进了屋子,然后一本正经的军人姿态站立在王连宽面前。

“我昨天想了想,如果让你留下,就必须把追捕你们的鬼子全部干掉。你觉得凭我们复仇队和松山峪的民兵有这可能不?”

“没这可能!”郑玉不加思索得回答了王连宽的大胆想法。王连宽笑了笑说:“那你只能离开这儿了。。。我不是没尽力。是我们没这能力。”

“我有。。”郑玉说着用余光瞟了一眼王连宽,继续说:“我有能力退敌。。。。”王连宽很感兴趣的说:“说说看。”

“毙敌锋芒,保存实力,抓紧练兵”郑玉用非常军人的口吻干脆的说出了这三句话。王连宽看她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说:“你们国民党真累人,聊天也这么正式。你得意思我明白,我昨天也想过。关键是往哪里躲,怎么躲。躲村子里显然不合适,万一鬼子再来一次大屠杀,我们就成了罪人了。躲山里边,正合鬼子意了,你不也躲山里很久了吗?结果还是让鬼子抓住了。”

“你们八路不是最擅长游击战吗?这你应该比我有办法。”郑玉将了王连宽一军,王连宽觉得没面子晃晃手说:“你也懂游击战?游击战是要团队一心,而且要有战斗经验的队伍,该打的时候打,该退的时候退。我现在的这些人,不是我说,别让他们碰上鬼子我说啥话都好使。只要碰到鬼子,眼珠子就直了,就想拼命,啥话都不好使。你说这种队伍,我敢跟鬼子干吗?”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啊。。。至少有三个人不这样。”郑玉很自信的说。王连宽忙问:“谁?”

“你,我,还有昨天投靠你们的伪军。”王连宽听罢就觉得茅塞顿开,看着郑玉说:“你的意思是——分兵?”。郑玉点点头道:“对,分兵,虽说我们人少忌讳分兵,但鬼子的目标也只是我和另外两个人,人多了他反倒不相信了。所以,我们几个人可以把鬼子引开,其他人可以躲到别的村子。”说完王连宽沉思了片刻说:“好,这是好办法。呵呵。”郑玉得意的笑了笑,王连宽继续说:“鬼子没来之前,我们在这练兵,鬼子来了,我们在这儿分兵。分兵后,一路去松山峪休养,一路引开鬼子。就这么定了。看不出来啊,国民党也不是都白给啊!”郑玉得意的说:“那还用说。。”

“你先别这儿牛了。下午开始,咱们就开始练兵,你给他们讲单兵作战,讲射击。我给他们讲游击战和运动战。如果在鬼子来之前就能形成战斗力,那还省掉了分兵的麻烦。”两个人一拍即合纷纷准备下午练兵。

中午吃过饭,王连宽把所有人集合到一块空地上,除了受伤的李宏没有参加,其余的人全部到齐。王连宽站在队伍前面一本正经的说:“咱们复仇队已经跟鬼子正面接触过两次了,每次都非常危险,到最后我们都化险为夷了。为什么呢?那不是因为我们战斗力强,那是运气。第一次,鬼子是为了抓她,咱们才得以幸免。”王连宽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站在身后的郑玉。“第二次端炮楼,是因为有李怀东他们起义,还有松山峪的民兵来得及时,咱们又侥幸胜了一仗。那将来还有第三仗,第四仗呢?难道我们每次都要靠运气吗?”王连宽把脸一沉继续说:“都说话啊?每次都要靠运气吗?”

大家参差不齐的说:“是,,不靠。。。”王连宽见状,非常生气,背着手说:“你看看你们。啊。这哪儿像个队伍啊!!还不如民兵。。罗大叔,你是咱村儿的民兵队长,你参加过训练。你现在出列给他们做下示范。”罗广瑞向前三步走。王连宽命令稍息、立正齐步走等等,虽然完成的并不是很完美,但相比其他人来说,王连宽已经很知足啦。罗广瑞入列以后,王连宽继续说:“咱们复仇队如果以后想跟鬼子正面干硬仗,就必须学会服从命令。不懂得执行命令的队伍那是乌合之众,乌合之众是打不了胜仗的。咱八路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第一项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所以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从如何服从命令开始训练。其次,就是要学会使用各种武器。我身后这位姑娘叫郑玉,是晋绥军中的枪王,她懂得各种枪以及枪的性能、射程等等等等。而且她还是个神枪手,以后就由她教你们射击。大家欢迎!”王连宽说完,除了三月和小武子再那鼓掌,其他人都在用不屑的眼光看着郑玉。郑玉有些尴尬,王连宽看得明白,这些人是不服郑玉。吩咐罗广瑞拿了一支枪和一排子弹交给郑玉说:“给他们露一手。”

郑玉接过枪,从脚下捡起一块石头往天上一扔“啪!”一枪,石头在空中被子弹击得粉碎,众人一看有点傻了。郑玉又捡起一块石头,这次她是朝身后扔的,扔完一转身“啪”又一枪,石头还是在半空中被击得粉碎。大家此刻都被郑玉的枪法惊呆了。只见郑玉把枪往肩上一跨双手抱拳。王连宽见状立刻说:“还有谁不服?”没人吭声“那还不叫个好!!”

“好。。。好。。。好。。”这次,郑玉的枪法让这些人从心底里折服了。最后,王连宽让大伙儿到罗广瑞那里去领取枪支,领完后回到空地上。王连宽打量这些人,原来都是一个个庄稼汉子,此刻都成名副其实的抗日战士。他即高兴也伤心,高兴的是复仇队就要走入正轨,一只铁血队伍即将诞生。伤心的是,这些都是被鬼子迫害的穷哥们儿,原本可以和家里人幸福的过日子,可是鬼子却把他们推向了战争,让他们幸福的生活破碎。

二宝站在队伍里比一般人乍眼,因为他没有领枪,而是领了十几颗手榴弹和手雷,挂得满满一身,王连宽忙问:“二宝,你咋没领枪呢?”二宝乐呵呵的回答说:“我不想用枪,就想用这些家伙,枪只能打一个,这些家伙一炸一大片,多来劲啊。”王连宽把脸一沉说:“不行,你愿意用手榴弹我不拦你。但枪是最基本的武器,必须学会用枪。广瑞叔,带着他去拿一把。”两人去了片刻,二宝抱着一挺歪把子过来了。王连宽差点气乐了说:“得得得,你就用这吧。反正你有得是力气,以后你就是咱复仇队里的机枪手。必须要把机枪的射击要领和用途掌握熟练。”二宝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练兵是非常枯燥的,每天早上很早,郑玉就带着这些人去北山顶上练习射击。一来二去过去五六天了,王连宽趁着其他人练兵的时间整理了一些战场案例,准备射击科目练完,就给他们讲战场案例。

这天下午,罗广瑞一脸苦恼的来找王连宽。进了门就说:“王连长,这兵咱不能再练啦!”王连宽有些糊涂说:“这练得好好的,大伙儿也挺卖力气,咋不练了呢。”罗广瑞把毡帽一摘蹲在地上叹了口气说:“他们这几天,打靶打了五百多发子弹啦。这样练下去,他们就算练出枪法,咱们也没子弹啦!”王连宽听罢犹如晴天霹雳,大叫:“啊!这哪儿中啊,谁让他们实弹练习的。**,他妈的郑玉那娘们是国民党人,又是神枪手。她从来没发愁过子弹,妈的,我咋把这茬给忘了。走走走。。快走。。。”两个人说罢就朝着山顶跑去。

到了山顶,王连宽一看,所有人都在那趴着瞄准把心。经过五六天的训练,现在的这些人的姿势都比较专业了。他刚要制止射击,可已经晚了。随着一声声枪响,子弹穿过把心。穷惯了的他,此刻感觉心里在滴血。闭着眼睛喊了一句:“停止射击。。。”大伙儿见王连宽来了,纷纷上前炫耀。“王连长,我八环。”“王连长,我十环。”“王连长,我七环。。。。”这些人的成绩,还算是给王连宽流血的心包扎了一下。他连忙点头,哭笑不得的说:“好,好,好,打得好。。打得不错。。”说着来到郑玉面前,咽了咽口水,小声的说:“郑少校啊,你真是名师出高徒啊。不过,咱八路穷啊。没有那么多本钱练习实弹射击,咱能不能换种方法练习呢?”郑玉听完把脸一沉说:“王连长,你也知道,练习射击最好的方法就是实弹。没有子弹,端着枪瞄出花来也不管用。我知道你们穷,每人每天十发,这已经是我最大的限度了。”王连宽听罢,心想,我的妈呀。一个人一天十发子弹打着玩,还最大限度,这不是在喝我血吗。

碍于郑玉训练有功,也希望复仇队的人早日出科,他也只能咬咬牙说:“五发!再练一天,就这么定了。。。”说完和罗广瑞朝山下走去,郑玉看着王连宽无奈的背影,不由得抿嘴一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