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计就计:避免印度成为我中华崛起的绊脚石

尽管边界争议余温未了,但中印之间的高层互动将再上层楼。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印度总理辛格于10月24日在泰国东盟系列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就两国边界问题达成共识,同意继续通过坦诚对话,逐步缩小分歧,最终达成公平合理和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此外,中国驻印度大使张炎近日还透露,中印双方正在为印度总统帕蒂尔访华进行紧锣密鼓的筹备,中印总理热线也即将就绪,中国外长杨洁篪已经邀请印度外长克里希纳在方便的时候访问中国,双方还将在下周中俄印三国外长会期间举行双边会谈。此外,中印还在筹备明年的中印建交60周年系列活动。“所有这些互动都会将中印双边关系推向一个新高度。”

在中印两国的竞争过程当中,我们的政府给我们展示的是一个软弱的形象,一直在刻意的强调和平,发展,合作,媒体和军方高层甚至放言中印间不可能打战,中美两国利益纠缠不可能发生战争等等,这也引起了网友的一些误解和不满。政府可以强调和平,可以做外交方面的努力,但是我们的媒体,我们的军人不应该让民众觉得我们是软弱的。印度之所以把自己打造成反华急先锋,这是多方面关系纠结在一起的,但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几点:

一:是由它所处的地缘环境决定的。

在许多印度人看来,中国是一个扩张主义国家,一心想阻止崛起的印度严重挑战北京在亚洲的影响力。印中战争的记忆在他们头脑中挥之不去。他们害怕中国海军在印度洋扩充,把中国不断扩大的海军基地网视为可用来扼杀印度的套索。他们抨击总理辛格面对来自中国日益严重的威胁表现软弱。《印度防务评论》编辑维尔马预测,中国将在2012年前某个时候对印度发动攻击。到最近几周,印防长和军方高层不得不出来向公众保证“1962年不会重演”。一直以来印度不甘二流的大国地位,先就印度方面而言,印度对中国的战略疑虑表现是多方面的。着重的是不信任中国,总认为中国站在巴基斯坦一边,以巴基斯坦牵制印度。其二是不自觉流露出受害者情结,认定中国的一举一动,皆有冲着印度的可能。不仅是中国在1962年边界战争中曾经“教训”过印度,更由于中国是印度最大的邻居和实现其大国梦的最大“绊脚石”。

二:文化传统、地缘政治方面原因。

印度人一向高傲。印度虽然国土小于中国,但可耕地面积略大于中国,人口过不了多少年就可以超过中国。文明更早于中国,还向中国输出过佛教,似乎有理由俯视中国。从现代印度来说,印度独立早于中国,印度曾为大英帝国的两百年殖民地,学习西方比中国早、比中国好,在民主、法制等方面存在相对于中国的优越感。然而,中国崛起早于印度,势头盖过印度。笔者感觉印度“有大国基础,无大国心胸”:历史上,很少统一,统一往往由外族入侵完成;无强大的历史记忆,文化灿烂而不辉煌;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常常催生机会主义行为——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的爆发就是由于尼赫鲁蚕食政策造成的。

三:机会主义行为。说到机会主义,那可是印度的特长,这里有几个鲜明的例子。?

1,18世纪中叶,印度次大陆开始沦为英国的殖民地。二战结束后,印度次大陆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获得独立。1947年6月,英国最后一任驻印度总督蒙巴顿提出了把印度分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自治领的“蒙巴顿方案”。 根据“蒙巴顿方案”的规定,印度教徒居多数的地区划归印度,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归属巴基斯坦。但对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却规定由各王公土邦自己决定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或保持独立。当时,克什米尔地区77%的人口为穆斯林,他们倾向加入巴基斯坦; 克什米尔土邦王是印度教徒,他先是既不想加入印度,也不愿加入巴基斯坦,但最后又倾向加入印度。因此,印巴分治时,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未能得到解决。 印、巴分治后不久,双方为争夺克什米尔主权于1947年10月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即第一次印巴战争。1947年12月,印度将克什米尔问题提交联合国安理会。1948年8月和1949年1月,联合国印巴委员会先后通过关于克什米尔停火和公民投票的决议,印巴均表示接受。1949年1月双方正式停火,7月划定了停火线。克什米尔分为印控区和巴控区,印巴分别在各自控制区内建立了地方政府。 1953年8月,印巴两国总理会谈后发表联合公报宣布,克什米尔争端应通过克什米尔公民投票来解决。然而,1965年6月,印巴围绕克什米尔问题爆发第二次战争。1971年12月,在因东巴基斯坦脱离巴基斯坦而爆发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印度又占了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部分土地。印度所发动的三次战争,无不是趁巴基斯坦内部不稳定,国力空虚时进行的,在这里笔者不一一分析。

2:1947年,印度与锡金签订《维持现状协定》,继续往锡金派驻专员。受印度扶持的锡金国家大会党发起“不合作运动”,要求国王进行“改革”。同年5月9日,国家大会党政府正式成立,但遭锡金王族强烈反对,群众运动也日渐兴起。1949年6月初,印度以“防止动乱和流血”为由,派兵进驻锡金,接管了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新政府,并委任印度人拉尔为锡金首相。1950年12月签订“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规定锡金为印度的“保护国”,印度控制锡金的国防、外交、经济等大权。1968年8月,甘托克爆发反印示威,要求废除“印度和锡金和平条约”。1973年4月印度对锡金实行军事占领。1974年6月20日,锡金议会通过了由印度拟定的锡金宪法,规定印度政府派驻的首席行政官为政府首脑和议会议长。同年9月《印度宪法修正案》规定锡金为印度的“联系邦”,在印度两院各为锡金设一个议席。锡金现已完全被印度吞并,除了纳穆加尔王朝第十三世国王仍流亡纽约寻求他的王国重获独立以外,部分锡金人民被迫赞同印度对锡金的主权。1975年,印度军队解散锡金国王的宫廷卫队,软禁了锡金国王。同年4月10日,锡金议会通过决议废黜国王,把锡金变为印度的一个邦。4月14日,锡金又为此举行举行“全民投票”,决定锡金的未来,过后印度议会通过决议,正式把锡金变为印度的一个邦。

3,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这次战争国人皆知,这里就不用详解。事过境迁,5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国力蒸蒸日上,经济快速发展。西方国家从眼红转变为惧怕,特别是金融危机发生后,西方特别是美国对中国依赖性增加,又不好公开得罪中国,围堵中国也从前台转变为明里暗里。由此特别需要一个大国公开向中国叫板,甚至引向战争,从而牵制中国崛起,挑战它的霸权主义。两岸日渐稳定。日本民主党上台后欲摆脱美国约束的冲动,甚至公开倡导“东亚共同体”排除美国参与。在美国精心打造的两个砝码逐渐失去作用以后,东亚小国即是有代替的对象(比如越南;菲律宾等),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美国急于寻找对象做中国崛起的绊脚石,最大程度的延迟中国崛起时间。

美国看中印度小肚鸡肠的弱智心态,极力大造成反华急先锋。

1,美国在印度核问题上采取明显的双重标准,在事涉美国及国际社会历经数十载建立起来的国内及国际防不扩散机制上做出重大让步。根据美国和印度《民用核能合作协议执行协议》,美印两国将展开全方位民用核能合作,美国保证向印度提供核技术、核装置和核燃料,并帮助印度建立战略核能储备;同时允许印度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监督下,对使用过的核燃料进行再处理。 协议没有涉及印度进行核试验的内容,但美国在协议中明确表示,不会“妨碍和干涉”印度发展用于军事方面的核计划。与此同时,美国与印度日前签署涉及武器销售的“最终用途监控”协议,不仅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印度之行最重要的具体成果,而且表明美国与印度已经结成准军事联盟。对本来就动荡不安的南亚来说,美国未来向印度出售先进武器将会加剧印度在当地的强势,助长印度国内部分人的“地区霸权主义”心态。

2,美国把巴基斯坦引向战争,鼓动巴基斯坦累积更多复仇火焰。随着冬季的来临,巴基斯坦打击盘踞边界地带的塔利班的冲突越大越难地进行,巴基斯坦和塔利班的仇恨也越积越深。无论是巴基斯坦,还是塔利班都希望产出对手以后快。但针对塔利班这块坚冰绝非一日就能撼动,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巴基斯坦急功近利地剿匪将会事与愿违,必将塔利班复仇的火焰引向巴基斯坦的腹地。为了鼓励巴基斯坦,美国人又是给予紧急援助,又是答应出售最先进的F16战机,让巴基斯坦有些“受宠若惊”,更加拼命地剿匪,表明忠心。但事实上是,这场所谓的剿匪并不能达到铲除塔利班的目的,反而会让巴基斯坦今后成为恐怖主义的乐园,并深陷美国倡导的所谓反恐战争而难以自拔。以达到让印度无后顾之忧,战略东移的目标。

3,印度人也不尽都是傻子弱智,向来把机会主义发挥的淋漓尽致的国家同样利用美国的心机,夹缝里求生存,玩边缘路线,一方面靠近俄国,一方面又接近美国,两头通吃。又趁中国正处在发展的高峰期,极力避战的心理,占尽便宜,捞尽好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将侵占的中国藏南合法化,让中国吃尽哑巴亏。又在大国心理的驱使下在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的声音,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与威望,极力宣传自己对中国藏南的实际占领。

实在上,笔者认为印度同样有个致命的短板,也就是战略选择的问题,依靠合作,借机取巧的机会主义者永远也解决不了自己生存的本质问题。印度的致命弱点还没有完善的工业体系,但是到现在集约程度已经太高,自身制约自身。可以说 现在的印度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已经到了非改变不可得地步。但是印度国内的传统势力太过强大,需要在变革的基础上实现自己的转身。如果冒失同中国开战,终将得不偿失。印度领导人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担心中印开战就目前而言是多余的。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要破解印度的优势,我们可以有很多的方式,下面简要的谈几点。

首先淋漓尽致打好我们手中现有现有的三张牌之外,还要极力在国内营造政府可控的战前舆论。

第一, 稳定巴基斯坦局势,深入战略合作,用自己的影响力 ,推动区域化合作,开展阿拉伯世界通过巴基斯坦通道与中国的合作,以及铁路建设计划等促成中巴领导人在各方面的共识在各方面实现。在西面给印度造成最大的压力,让印度无法全心全意的战略东移。

第二, 做好缅甸的工作,加快输油管,港口,合作基地的建设,加速推进两国间经济的交流,在东边做好威胁态势,优势立马显现。

第三, 利用鸠山扔给我们的球,用好太极功夫,做好东亚共同体的工作,整合东盟资源,最好拉上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加入,让大家选好站队,亚洲区域内的边缘化印度策略,给自己一个稳固的经济后院。

其外,我们的媒体要做好配合,宣传部门要整合好现有的资源。借媒体自由,言论自由为敌人说话,打击我们的士气,混淆视听的,一律取缔。学者专家要做好对印作战的研究工作,会出现哪些问题;经济形势,民意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作战的利弊,一定要充分论证,考虑各个方面可能出现的情况,不要以自己的假想,去推测某方的行动。

这一过程,媒体要学会在战略问题上与民众做互动,吸取民间的一些想法。自己的工作做好了,我们就可以最大可能的利用某些突发事件,做好斗争的准备。民众有了心理准备,军人士气高涨,就没有打不赢的战。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要好。

国外炒作“中国威胁论”,妄图阻止我们派出军舰护航,我们更要加强中国力量在印度洋的存在;他们炒作中国间谍,我们偏要派出更多的留学生去学习,去交流;印度媒体一天到晚炒作我们入侵,借机捞好处,我们更要将计就计,戳穿印度投机取巧的机会主意者,以民间为基础政府可控制公开的做这个论证工作,营造中印必有一战的气氛,让印度知道,不停敲响战鼓可能会变成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导致与中国发生“不必要的事件或事故”。现在,这应该是印度最高层(而不是鲁莽之人)要考虑的问题。也许,用不了多久,印度政府会主动约束国内媒体挑衅中国的声音,想方设法开放边境通商和交流,拉近与中国的距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