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9 三元成掌柜集体吞烟自杀

花神马甲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size][/URL] 半刻钟之后,轿车已经拉着大掌柜疾驰在返回归化城的大道上了。 大掌柜突然中断游园,赶赴坐落在归化城大南街的三元成商号城柜。大掌柜赶到三元成时,三位掌柜的尸体已经横陈在堂屋。他们的身体上全都盖着蓝色的布幛,可以看出暴露在布幛外面的脚上全都穿着崭新的骆驼梁的棉布鞋。尸体的周围用冰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半刻钟之后,轿车已经拉着大掌柜疾驰在返回归化城的大道上了。

大掌柜突然中断游园,赶赴坐落在归化城大南街的三元成商号城柜。大掌柜赶到三元成时,三位掌柜的尸体已经横陈在堂屋。他们的身体上全都盖着蓝色的布幛,可以看出暴露在布幛外面的脚上全都穿着崭新的骆驼梁的棉布鞋。尸体的周围用冰块围着,装在蒲草袋子的冰块悄然间融化着,融水在堂屋灰砖铺就的地面上淌出几条细小的溪流。融化的冰水顺着砖缝流到门楔处,在那儿积出了一个小水滩。

堂屋的正面是临时摆起来的供桌,上面简单摆着一些点心、果品。三元成的十几个掌柜伙计一个个身穿白色的孝衣,用悲戚的表情迎接着客人。客人并不多,都是三个掌柜生前的好友和一些生意上的相与。

大掌柜一只脚踏在小水滩里,人走进了堂屋。一进门便失声叫道:“罗掌柜。你们咋就走了这么一步不该走的路呢?!”

客人看见是大盛魁的大掌柜进来,全都自动闪开身。

三元成众多伙计全都迎上去,呜呜哇哇地哭起来。

大掌柜俯下身伸手揭开一个尸体上的布幛,正是三元成大掌柜罗必信!死者像泥做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灰色的胡须上挂着几根细小的草茎。大掌柜说着话眼泪就流下来了,泣不成声:“都怪我晚来一步。咋就想不开呢?世上就没有绝人的路哇!”

罗必信眼睛还睁着,一双黑眼睛直直地盯着屋顶。陪着大掌柜的三元成小掌柜哭诉道:“罗大掌柜他是死不瞑目啊!”

大掌柜伸出肉锤小心翼翼地把罗掌柜的眼睛合上了。

大掌柜把三元成死去的三位掌柜凄惨的脸一个挨一个看了一遍。最后把布幛重新给他们盖好。大掌柜用肉锤打击着自己的大腿,顿足叹道:“这可是三条活生生的性命啊。区区三万两银子怎么就能要了三个人的性命?”

但是覆水难收,大掌柜蹉跎半晌无济于事,只好听任孟掌柜带领铺伙安排后事。

三元成铺底盘卖,三个掌柜死去之后无家可归。大掌柜安顿人把罗掌柜三个人的尸体直接运到了董园。说:“给董掌柜说,就说是我说了,无论如何给三元成三个掌柜找块好地场暂厝起来!”

大掌柜知道三元成这三位掌柜全是山西人,一个是雁北杀虎口人,另两个是雁门关代县人。

……

通司商号三元成三个掌柜集体自杀了,这在归化城无论如何也是一件惊天大事了!毕竟三元成是归化城通司商会中一个很有影响的商号。关于三元成商号的起家大掌柜最是知道,在归化城商界三元成是一个很特殊的商号,它的三个合伙人既是东家也是掌柜。八年前合资支撑起这个字号,起初专营茶叶。那时候正赶上左宗棠左大帅收复伊犁,茶叶生意好做得很。那时候归化市面是何等的热闹,驼队驼运得到大发展;从新疆来的驼户在归化城成立了新疆社。单是新疆社拥有的骆驼数量就超过了一万八千峰。三元成掌柜在左宗棠西征的时候助军有功,受到嘉奖。归化城大南街三元成店铺的门楣上挂着功臣的牌匾,三元成是有功名的商人,当年就加入通司商会。凡是加入了通司商会的商号都在业务、人事上和大盛魁保持了撕扯不清的关系。

三元成可以说是归化商界的一匹黑马,短短几年的工夫名声就传播开了。所以北自恰克图,南至太原府,东自天津卫,西至伊犁河,山西庄的商人都知道“西口三元成”这个殷实的字号。“西口三元成”的水印在上述各地几乎是尽人皆知。

在很短的几年里三元成就迅速地发展起来。三元成总号设在归化城,在与恰克图毗邻的买卖城、库伦、乌里雅苏台设有三个分庄,在归化做通司商贸的商号中三元成后来居上,成了重要的一员。如今三元成三个分号一个总号一夜之间全部倒闭。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在三元成商号宣布倒闭的当天,俄商托博尔斯克公司就委派中人与三元成的留守掌柜洽谈收购三元成铺底的事情了。

但是托博尔斯克公司收购店铺的要求被三元成的掌柜给断然拒绝了,三元成大掌柜罗必信说:“三元成是追随左宗棠左大帅收复新疆起家的买卖,说起来好歹也算得是抗俄的功臣,如今买卖做塌是怪我们三个做掌柜的人没有本事。可是我三元成再没有本事也不能把店铺抵给俄国人!”

当时罗必信就来到大盛魁总号,他对大掌柜说:“我这铺底穷家薄业,您要是看得上就拿去!”

大掌柜当然不肯收购,劝解道:“这又何必!罗掌柜,你在商场上做了半辈子还不知道吗?胜败乃兵家常事,赔赚是商家常事。这世上没有过不了的坎儿,谁都难免遇上马高镫短的时候,有什么难处你尽管说……”

“王大掌柜的心意我等心领了……”刚说几句话,罗必信就流泪了,说,“如今的三元成是债务如山,几万两银子只是杯水车薪。”

“先别把话说死。”

“王大掌柜不必再说了,我什么都明白。现在是托博尔斯克公司要出高价收购三元成的铺底。我不给他!”

“怎么?”

“我心气不顺!要给我也愿意给中国人,就给大盛魁。”

大掌柜听明白了,罗掌柜是要把三元成以比托博尔斯克公司给的价钱低许多的价卖给大盛魁。但是大掌柜没有立刻答应,一是不能乘人之危,二是不忍心三元成就此倒闭。他说:“罗大掌柜,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容我想想,最晚后天我再给你答复。”

“只要是你肯收我的店铺就是给我面子。”

“三元成欠托博尔斯克公司多少债务?”

“三十万两纹银。”

说着罗必信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其他两位也都跟着罗掌柜跪在地上。

大掌柜热泪涟涟,说:“三元成的事就是我大盛魁的事。”

“谢大掌柜!”

罗必信就此告辞。

第三天的下午,一位年轻掌柜来到罗必信住的店,告知:“三元成铺底大盛魁决定收了。”

大盛魁收购三元成铺底花的银子比伊万出的价多出一两银子。

罗必信说:“这一两银子把我们三元成人的气也出了,我三元成祖祖辈辈都记得大盛魁的恩德。”

三元成实现了自己最后的愿望,却引起伊万的强烈不满。原来事情并不简单,倒是引出一番诉讼。

原来三元成和托博尔斯克之间货抵货,账抵账,账转账,早已经抵得一塌糊涂了。

也不能完全怪伊万,罗必信也是太性急,三元成除了有三个分庄,一个总号,另外还有一家新开的印刷所。那个印刷所并不惹眼,就坐落在小召半道街路西。在还未和罗必信接上话之前,伊万就和印刷所的坐庄小掌柜达成协议,把印刷所过户到托博斯克公司的名下。而且伊万正赶上一笔好生意,他揽下了乌里雅苏台长老寺佛经的印刷业务,并且还收了召庙的定金。

伊万匆匆忙忙接管了三元成的印刷所,当下就安排为乌里雅苏台长老寺印刷佛经。哪承想三元成不买他的账,把铺底转给了大盛魁。

于是伊万找到大盛魁讲了他的处境,使大掌柜很是为难。伊万拒绝接收大盛魁替三元城偿还的债务。

于是伊万与大掌柜直接起了冲突。

那时归化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买卖开张要在饭馆摆席,买卖倒塌还要在饭馆摆席!为的是风度。如今三元成买卖做塌,为了风度罗必信在晏美园定了酒席。单等大掌柜到来就开席,可偏偏大掌柜迟迟不到。三个掌柜左等右等只等来了贾晋阳。贾晋阳告诉三元成三个掌柜说,大掌柜被伊万缠住,这席酒暂时是吃不成了。

伊万要求三元成为他的损失赔偿,不然就要上公堂打官司。

这件事戳起了大掌柜的火:“打官司便打官司,我大盛魁怕你不成。我在这里候着你。”

伊万真的派人到道台衙门把大盛魁和三元成全都告下来了。林文钦畏惧俄国人,自打他上任起涉及洋人的案子就不断。结果小心谨慎,审来审去也不敢轻易决断。案子拖下来事情不算完,不久道台衙门就接到了库伦发来的函件,不用说库伦办事大臣就是为伊万说话的。办事大臣限道台衙署接到函件之后半个月内必须结案,迫于压力林文钦只好宣布判决结果。宣判那日道台衙署只传了托博尔公司的伊万和三元成掌柜罗必信到堂,把大盛魁排除在案件以外了。

伊万问:“为甚不传大盛魁到堂?”

林文钦解释说:“本案只涉及三元成店铺债务债权双方,与大盛魁商号无涉。”

结果宣判三元成因毁约赔偿托博尔公司损失金额三万两白银。三元成付不起追加赔偿三万两白银,于是惨案就这样酿成。铺底抵给了大盛魁,住房被伊万强占,三个掌柜连晚上遮风避雨的地场也失去了,三个人在被伊万赶出来之后就直接走进了烟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三元成三姓掌柜选择集体服毒自杀的短见。他们把身上所有的钱掏出来买了大烟膏子,走了二十里地,在城南的昭君墓上吞大烟自杀了。

三元成的事让大掌柜深受刺激。倒不是说大掌柜没见过死人,也不是说这事多么凄惨。主要是心里别扭,多多少少牵扯了大盛魁和大掌柜的声誉。后悔当初不该执一口气,赔些银两给伊万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