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win2005 收藏 2 48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6139_10636139.jpg[/img] 夜幕下的上社村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6140_10636140.jpg[/img] 口岗大街,来来往往的年轻人。附近没什么娱乐,逛街成了一大乐趣,这里几乎应有尽有。 [img]http://pic.itiexue.net/pi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夜幕下的上社村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口岗大街,来来往往的年轻人。附近没什么娱乐,逛街成了一大乐趣,这里几乎应有尽有。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十几平的房间住着4个人,其中2个打地铺。真的连放脚的地方也没有。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没有衣柜,衣服只能这样挂着。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晚饭通常自己做,3个菜,12—15元之间。吃剩的第二天中午还有人吃。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所谓“阳台”辟出的盥洗台,同样简陋。








初探“蚁居”(都市打工族的故事)图

天台。老乡们聊天、喝酒的地方。一到夏天,房间太热就睡在这里。






小李、小黄、小罗、小谢(到最后我也没问他们叫什么),住在上社村一幢6层小楼里一间不足30平米的房间。现在流行的一个词叫“蚁居”。



小楼每层有5个房间,多数也住着合租的“小x”们。在上社村,还有几百幢这样的村民自建楼,彼此相邻之近,两幢楼上的人伸手可以相握故称“握手楼”。可以肯定,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最早建这样土楼的农民是有着足够智慧和眼光的,他们预见到广州作为“打工之城”的光明前景,最大程度的利用自己的土地,建造了大约是世界上容积率最高的楼房。于是村民纷纷仿效,包租公、包租婆队伍由此开始形成。像上社这样挤满握手楼,靠出租给外来打工者的自然村,在广州大概还有十几个,有一个通俗的叫法——“城中村”。其实它们有的并不一定在城市的边缘,但当你踏入其中,就会看到广州的另一副面孔,或者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小李毕业于湖南一所自称是“三流大学”的工学院,其他3人也来自湖南,皆是同乡而合租。他们都是专科毕业,来广州差不多一年,主要在软件公司工作(我在沙发角落里看到一张在“xx来”酒楼工作的胸牌),说是拿着2000多一点的工资(其实不算低了)。跟住在上社村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们每天一早挤一个小时公车去天河上班,晚上再挤回来,像蚂蚁一样勤奋。




关于将来,小李总是有着过于乐观的自信。他相信可以在工作5年左右支付买楼首期款,从而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事实上,在追问之下,他显然对于广州目前的房价水平并不了解。更何况,五年之后,房价还会和现在一样吗?小李自信的理由,是一个现在微软做到主管的师兄,他相信自己也可以和他一样成功。对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我总是保持谨慎的怀疑态度,“成功模式”不容易复制,自己应该找到自己的路。其实,过于自信的背后总会隐藏着什么,比如小李始终没有把处于暧昧关系的女朋友带来自己的住处。




突然想起来,我也曾认识过小李这样的朋友,差不多的出身、背景,毕业后揣着理想带着抱负来城市想寻找自己的一片天地,可几年下来换工作甚至换城市,始终还是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做着差不多底层的技术性工作。其实对他们来说,哪个城市,哪间公司,并不重要。




又快过年了,他们面临同样的问题是,想家,又不想回。我问小李,你现在这么辛苦,如果给你重新选择,你是来城市,还是回老家?他说还是会选择前者。“不闯一闯,不甘心。”回去的车上,身为广州本地人的同事很是唏嘘,叹息教育体制的不公平,他们来自农村,即使大学读出来了,因为出身、背景、资源,在大城市打拼还是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多的成本和努力,还未必成功。我不太同意,在异地打工,只要不是本地人你的出身其实并不重要,何来城市/农村之别?何况,正是教育体制在一定程度上抹平了过去的天然的“不平等”,从二元对立的年代开始,读大学几乎一直是最多人选择“走出来”的道路。




我本想以自己在广州工作的经历,告诉小李道路没有想象的平坦,后来终于还是没说。乐观总比悲观好吧,只要他还有继续下去的理由和动力,我相信,命运之神总有一天会向他微笑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