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怒了: 美如真逼 中国敢大抛美债!!!

近日,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提出用贸易战的手法逼中国抛售美国国债,一举摧毁中国人手中的杀手锏,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迫我就范。其实,他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观点不是没有底气的。如果在前年年底,他绝无此胆量。中国在金融危机的高峰期没有投井下石,大量抛售美债,为美国经济渡过难关铺设了一座桥梁。你没有投井下石,不等于人家就不会过河拆桥。反倾销关税、对台军售、力挺谷歌、约会达赖等,应有尽有。


克鲁格曼错误地认为,美国人已经在危机中吸取了教训,非理性行为在相当一段时期内不会出现。说到底,还是不愿承认造成美国经济危机的一个最基本因素,长期海外用兵,国内消费入不敷出所造成的巨额财政赤字危机。由于他对财政赤字的大小并不在乎,从而「非理性地」认为目前的帝国经济状况能够继续维持下去。


在现实世界里,债权国突然大量抛售美债很有可能引发「非理性」恐慌。奥巴马政府日益巨大的财政赤字依靠美联储印制钞票,到目前为止,对国内就业的形势没有产生实质的变化。外国人持有美债越多,赤字财政的费用就越低,在经济和政治上都能双赢。


但是,为什麽克鲁格曼认为债权国抛售美债是好事呢?因为他似乎觉得债权国,尤其是中国在危机高峰时未抛,已经失去了胁迫美国的机会,现在更不敢抛。经济学家都自诩自己的理论基于理性判断,但在理性判断向非理性判断的过度上,看来克鲁格曼也同常人一样不能免俗。其实,克鲁格曼是用无法解释的理性和非理性来偷换现实的「风险」,为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的转向提供支撑。


不消说,美国政府确实开始向贸易战的思路倾斜,这就有可能错误地降低对「风险」的评估。美国经济最困难的阶段暂时已经过去,奥巴马政府认为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债权国抛美债的杀手锏。其举措无非下列几种:一是提高税收,二是削减开支,三是用通货膨胀拉动消费和就业,最后是与西方同盟国合作,特别是同欧盟和日本合作,通过种种央行之间的换汇或共同市场干预的手段来抵消其影响。


显然,前三个选择政治上不可行,但第四个选择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特别关注。近来美国频频同盟国协调贸易政策,大谈中国责任论,用北大西洋盟国的传统框架来加强对华政策的力度。


笔者以为,要打消美国用贸易战和台海问题迫我就范的念头,必须要有得力的应对措施。首先,我们不能认为「克鲁格曼方桉」旨在「恐吓」或虚张声势。奥巴马政府确实对这种思路感兴趣。其次,对欧盟和日本的外交应当格外重视,不妨给欧、日一些量身制定的贸易优惠。但最重要的是如何使用美债杠杆将中美关係拉回健康轨道。


克鲁格曼咄咄逼人的锋芒不能再回避,但回应的重点当在营造风险意识。如果战略时机到来需要抛售美债的话,必须是量大和突然才有力度和效果。小打小闹既不能试水,也不能造成「风险」意识的外交氛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