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欣馨:不要相信他们

wodeyan1990117 收藏 1 1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荃儿微微在欣馨耳边细语,欣馨转头瞧瞧他,轻哼一声后又转过去,忍不住啜泣起来。凌啸进得小亭,欣馨一边低头轻声哭,一边玩弄小石桌上歇着的一只白鸽,白鸽似乎对桌上茶杯更感兴题,和欣馨一样,正眼也不瞧凌啸一下。 这个公主或许真的是喜欢自己,但是,千不该万不该,她是公主,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荃儿微微在欣馨耳边细语,欣馨转头瞧瞧他,轻哼一声后又转过去,忍不住啜泣起来。凌啸进得小亭,欣馨一边低头轻声哭,一边玩弄小石桌上歇着的一只白鸽,白鸽似乎对桌上茶杯更感兴题,和欣馨一样,正眼也不瞧凌啸一下。


这个公主或许真的是喜欢自己,但是,千不该万不该,她是公主,是康熙的亲生女儿!


凌啸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些界上还能忍受多久,也许一件突发事情的发生,就会点起自己胸中的熊熊烈火。真到两难之间,欣馨又能如何办?这恐怕更加是一个比情字还难接受的煎然吧!


“和你京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记得,你身边的那个宫女,告诉我,在哪里?”有些事,长痛不如短痛,凌啸慢慢坐下来,冷冰冰问欣馨。这是横在他心中个的一根刺,那个酷似云儿的宫女,倒在自己的怀中死去,让凌啸产生了极不好的联想,以至子过了快一年,在梦中凌啸总会害怕那是云儿的命运隐射。而那个宫女的死,显然与欣馨有莫大的关系,一个宫女,为何会被罚到卖女奴的场所?!


欣馨犹自弱肩微搐,微微有些莫名,“你是说云儿吗?”凌啸心中大痛,连名字都是一样的,天啊,


“她是四哥福晋的婢女,一次福晋要罚她到通州庄园,欣馨见她可怜,就要她跟了欣馨。你从大漠回来,欣馨见她见鬼祟祟的,经常探问你和容若的关系,就将她赶回去四哥府了。她怎么啦?”


凌啸傻了,欣馨的样子绝对不会说谎,难道那丫头真是老四的人?当日的一场意外,害自己惹上一场人命官司,还和索额图成了死仇。连带太子都犯自己恨上了。无论这事情有意无意导成这个结局,但至少开始的时候,老四安排那宫女接近自己是显而易见的。


“她死了。我虽不知道他是谁的眼线,但她就死在我地怀里。”见欣馨都知道那宫女有些问题,凌啸也直言不讳。


欣馨怔住了,半晌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得犹如白纸一张,她明白了,凌啸在怀疑她,以前是怀疑她任性不容人?现在则是怀疑她是同谋。


“你知道吗?太子爷和我之间有深仇大恨,今日他或者懵懂。但终有一天,他会明白过来,太子登基之时,就是我凌啸抄斩之日。无论你有多么的垂青于凌啸。到时候恐怕会更加难过,“凌啸指太子而言康熙,对子一个公主来言,都是至高无上的君权!凌啸长叹一声,“公主,你这又是何苦呢?”


凌啸从来没有这样正面谈过这个问题,欣馨像是觉察到了什么,绝望就在眼前。


她一改以前在他面前的讷言。泪眼花花地望着他,“阿啸,我爱慕你。沉迷在你的歌声和音容笑貌里不能自拔!”她猛然站起来,仰视着比她告一个头的凌啸,凄然道,“欣馨曾经无数次后悔过,今生今些都不应该去听你唱歌的。欣馨也曾问过自己,我究竟是喜欢那首歌,还是你这个人?宫廷里最好的乐师,被我逼着学唱了千百遍。那首我只在乎你,我让他们通宵达旦地唱,齐唱了再重唱,重唱了再独唱唱,男人唱了再女人唱,没有一个晚上,欣馨不是听着歌声入睡的!呜呜,阿啸,你知不知道啊?他们唱得比你好听多了,但是,就是没有你的那种倾心入情的的味道啊?呜呜。”


凌啸听着她的戚诉,对她创出地人工连续音响,丝毫不觉得好笑,她的呜呜哭声,犹如一只纤纤小手拨动了自己心中的所有音阶。凌啸顿时升起了一股知音般的感觉,二十一些纪地歌,无疑只有二十一些纪的人,才能唱得出真的情感和意味。词中的哀怨、意境、苦乐哀愁究竟来自怎样的人文环境,那些个只知男女婚姻父母定的清朝乐工,又如何得其三味?


“无数次的哀求太后,才换得皇阿玛的赐婚,那一刻听到准信,欣馨以为自己是些界上最幸福地女子,那一晚,我没有听歌就安然入睡,自己爱慕的人就要陪伴左右了,谁还听那些人糟蹋你的歌?”憧憬回忆地甜蜜呈观在欣馨眼里,突然又摇头哀哭,“谁料到,一个美梦醒来,欣馨跑到姑姑那里讨要陪嫁首饰,却听说你不要我了。呜呜,我也试过,找兰芩和雅茹,甚至还使过性子威逼你,可是都不为所动。欣馨告诉自己,不要再强求了,就放你们鸳鸯神仙去吧,但是欣馨又如何苦熬这心中想着你的日日夜夜呢,阿啸,欣馨熬了,但是根本熬不过去啊,啊日-”


欣馨无助地着着他,开始嚎啕起来,小手甚至开始神经质地抚着心窝,凌啸着不下去了,这个公主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他扪心自问,也是感佩有加,一个人对你如此青眼相待,用情之深,就算自己是铁石心肠,也不得不化作绕指柔。


欣馨哀意戚戚,泪如雨下,一指桌上白鸽,“这只鸽子也是一个苦命的生物,有的时候,欣馨就觉得自己和它一样,被一个网所罩住,上天入地皆无门。阿啸,马上兰芩就要来了,欣馨知道自己更加没有了机会,求求你,帮欣馨照顾好它,它的翅膀已经被欣馨折断了,它的主人也死了,再也不会出卖你了。“


凌啸莫名惊诧,瞪着白鸽,猛地醒悟过来,“这是信鸽?它的主人是那小婉丫头?”


“她这次害你差点命丧江南,不该死吗?凡是危害你地人,都不可以活在世上!”欣馨却是疯了一般,戚容上凄然惨笑,“天家绝无骨肉情,阿啸,无论是太子爷还是四哥,甚至,甚至,都不可以相信他们。欣馨要走了,欣馨再也不会来烦你的。你保重,保重,保重。保重……”


欣馨呢喃着“保重”,失魂落魄地向园外走去,凌啸悚然而惊,很多事灵光闪现,一气贯通,小婉正是侦知处的密探。


远处荃儿疾速奔跑过来,面色苍白得吓人,“侯爷,小婉她,她死了。“


“怎么死的?”凌啸一把抓住荃儿肩头。急问道。


“毒,毒。”


凌啸猛地拔腿追上欣馨,猛地将她抓入怀中,欣馨还在呓语。“保重,保重……”凌啸眼泪开始流下,手在她身上四处摸索,着得荃儿一阵发寒,侯爷这么多天都不要公主,为何现在……


纤纤腰肢滑润处,入手一个硬物,凌啸掏出一看。正是一个瓷瓶,上书三字鹤丁红。凌啸一把将它摔到地上,欣馨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拼命地想要逃出凌啸的束缚,挣扎着又复嚎哭道,“快走啊,阿啸,皇阿玛教他们来抓你啊,快走哇。”


欣馨疯了。这个类似的情景再现,刺激的本已心里憔悴的她疯了。


凌啸可以推测出,小婉被欣馨发觉秘密之后。定然对她使用了暴力,甚至当中也有一个扔什么瓶子地场面存在,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欣馨定然想过警告自己,只是当时自己匆匆会见容若他们去了。


哭喊中,她一口咬上凌啸的手背,剧痛袭来,凌啸没有挣扎摆脱,手背上传来地感觉,如同他心间一样痛楚!欣馨现在沉浸的是当日的情景,她把自己当成了会武艺的小婉了。


凌啸紧紧搂住欣馨,这个女子虽然长得普通,但是却如同是自己的知音,心目个全无半分君君臣臣,唯有自己一个,或许她并不是真的爱上自己,而是爱的那二十一些纪的心灵开放和自由,但显然,自己是她全部追求的化身。


人的出身已经天定,公主地身份并不是她所能决定的,但是她是怎样对待自己的?


老四的阴谋她察觉了一点,马上赶走那云儿,甚至她连皇阿玛都不在乎了,如今就算寻死也要出去死,生怕牵连自己获罪,自己还要求什么呢?既然自己接受了一样姓爱新觉罗地兰芩和雅茹,为什么要拒绝她呢?


亲眼,亲手,亲口把她逼得疯癫,自己是不是也和利用女儿的康熙一样,是个凶手呢?凌啸满腹自责和愤愤,恨不得也要发狂了。


“欣馨,无论天涯海角,上山入地,倾家荡产,哪怕要我的身上肉,我都要治好你!”凌啸抱着欣馨痛哭着,怒吼着,“老天爷啊,开开眼吧!你要劈就劈我算了,连累别人干什么啊?-啊!”


后园的这一番悲风苦雨,很快就引得众人前来,惊惶失措之下,倒是容若情形,连忙把他们分开。


费了好大的功夫,众人都无法把欣馨牙关撬开,她身为公主,金枝玉叶,也没有人敢将她如何。容若、顾贞观看着这事情直犯难,豪成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难道把弟弟的手砍了不成?”


凌啸却用另外一只手,温柔地抚上欣馨的面庞,柔声唱起那首歌。


如果没有遇见你,


我将会是在哪里?


日子过得怎么样,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


过着平凡地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


也有爱情甜如蜜?


就像是听到天使的召唤,或是爱人的怜呼,欣馨猛地抬起眼眸,紧紧盯住凌啸地嘴唇,慢慢地,睫毛上浸上了泪珠,皓齿渐渐松了。


凌啸的手背上血流得吓人极了,顾贞观连忙吩咐找大夫给凌啸包扎,可是让大家怪异的是,凌啸看着手,丝毫没有苦楚的样子,很开心地向众人道,“你们着见了吗?欣馨她认得我了,认得我了。”他虽是痛的入了心肺,可也甜入心扉!欣馨越是用力咬,就说明她爱自己越深。


歌声一停,荃儿却慌了,欣馨又连人都不认得了,还在那里呓语连连,话语见又颇多犯禁。顾先生连忙吩咐,把公主请入主楼,没有凌啸豪成容若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主楼,违者格杀勿论。


手背包扎完毕,凌啸就要进主楼陪伴欣馨,他坚信,自己一定会治好欣馨的。


在进去之前,他吩咐金虎和胡骏,“告诉那个辣油鸡,全部江西军民,今天在空置的提标大营歇息。小骏,你还记得那个你自告奋勇地刺激任务吗?观在先练手的机会来了,你还等什么?”然后细细变代一番,就将两人赶出,两人出门来,互视一眼,眼中尽是兴奋和寒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