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江西填四川?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凌啸无人可以诉说衷肠,莫说心事不可对人言,纵使说了,也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当下硬生生将愤愤按压下来。回城之时,您地有一个念头升起,诸皇子阿哥,谁是励精图治堪当大任者? 正胡思乱想之际,猛听见后面一声喝骂,“前面的人让开!” 嘿!这湖北还有毕我还牛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凌啸无人可以诉说衷肠,莫说心事不可对人言,纵使说了,也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当下硬生生将愤愤按压下来。回城之时,您地有一个念头升起,诸皇子阿哥,谁是励精图治堪当大任者?


正胡思乱想之际,猛听见后面一声喝骂,“前面的人让开!”


嘿!这湖北还有毕我还牛气熏天的人?凌啸和几十亲随忍不住回头怒看,这一看就忍不住细看,等待他看得清楚明白,也禁不住心酸恻隐。


上万的百姓在官道上蜿蜒十余里,拖家带口,锅碗瓢盆、被服铺盖、车载肩抗的竟像是在逃荒一般,但这绝对不是逃荒,因为逃荒的绝对不会是被官岳拿着鞭子抽的。千余兵丁拿着浸泡过桐油的鞭子,驱逐着这群百姓,豺狼般凶神恶煞,每当一处速度稍慢,立刻就有兵丁上去一顿鞭子猛打,孩子的啼哭,妇女的哀号,和汉子们敢怒不敢言的低声恕吼,呈现在凌啸面前的就是一幅人间惨剧图。


“爷,要不要问问去?”左雨问道。


“你说呢?”


左雨一伸舌头,赶紧吩咐亲卫上前摆开阵势,把本不是很宽敞的路直棒就给封了。他自己还留了一个心眼,又派出一个亲卫忙马去找金虎,他作为湖北军中的话事人之一,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多兵丁的调动?


前面受阻,当头的兵丁们不敢再牛皮哄哄了,看着也是号褂子的挡路者,不知道什么来头,连忙一面叫停队伍,一边飞奔到后面去给官爷报信。他们的长官还没有出现,凌啸就已经向百姓们和押送兵丁问清楚了情况,这些回答让凌啸大吃一惊。


“我们是江西填四川的迁移队伍!”


凌啸小学曾经读过朱德元帅的《我的母亲》这篇课文,那里面说他的祖上是清初湖广填四川的。想不到凌啸自己就亲身遇见了。只是现在地队伍是江西人,凌啸才知道,原来填四川的。不仅仅是湖广两省。


对于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凌啸一无所知,但是他直觉地发现,这事情对自己是一个绝对地契机!档下凌啸眼珠一转,吩咐道,“本侯乏了,左雨,等他们管事官员到了,命令他先停住队伍,到何园来向我解释!”


快马奔腾之下。凌啸很快就到了何园,进门就向鲁桓叫道,“顾先生在何处?”得知他正和容若在签押房清点股本善后,凌啸拔腿就跑。跑得几步,回头对鲁桓道,“等下要是有江西官员求见,一个字,拖!”


顾贞观和容若突然见到大汗淋漓的凌啸,微微一愣,凌啸叫道,“十万火急!先生和大哥谁要是知道填四川的来龙去脉。请快点告诉我。”忽地眼前一黑,从他身后送来一方热毛巾,捂上了他的面颊。凌啸一阵惊喜,欢叫一声,“芩儿?”转身入眼却是傻了,愣在当场,


这个哪里是兰芩,分明是自怜欲泣的欣馨。凌啸哪里知道会是她,当下就要行礼,却见欣馨把脚一跺。扭身跑出了签押房。


容若和欣馨极为熟悉,又是长辈亲戚兼奴才,对驻足未动的凌啸叫道,“先生对填四川知之甚详,我去找公主。”


有容若去追,凌啸当然立刻就把欣馨抛诸脑后了,静下心听顾贞观讲述。


“自顺治爷兵定天下,四川已经是缺少人丁几十年了,这些年的填补迁移,使得四川从开始的几万人口,增加到现在的四百万,但是对于一省之地来说,仍有不够。朝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历来都是提出免赋分地的激励政策,加以引导和鼓励,甚至还有贱民脱藉地奖励措施。”


凌啸若有所思道,“先生,这么说来,无论是开始迁是现在,这些迁移的百姓都是主动的,对吗?那为何会有兵丁押送之类的?”


“贞观不是地方官,具体地地上执行我可不懂,”顾贞观笑道,“不过,据朝廷历来的谕旨和朝命来看,应该是用激励措施吸引他们主动移民。当然,对于劝说百姓迁移的各省官员,朝廷也会激励的,比如按迁移数免去赋税,记档优升之类。至于兵丁押送么,这可能是路上安全的需要。”


顾先生说明白了,凌啸这时候陷入了沉思,从他所目睹的情况看,这些百姓的情绪,绝对不是自愿的,而他们的行李家当也很齐备,他们应该不是那种活不下去的百姓啊!再说,倘使是自愿,有必要提着马鞭子狂抽打一顿?他所不明白的是,这些朝廷会给于予的奖励.不至于使得官府对百姓用强啊?


凌啸将自己今天见闻讲了,问道,“先生,你说,有什么样的好处,会使得江西的地方官,拿着大鞭子逼迫百姓迁移?”


顾贞观思索一下,摇摇头,“我看他没什么好处啊,你想,减赋税是因为他本来就少了交赋税的人,这记档优升嘛,也顶不上太大的事情,说到底还是要靠后台和政绩。他们犯不着啊!”


他们还在思索,左雨快步进来,“爷,那游击来了,鲁管家正拖住他呢!”


顾贞观一惯,“辣袖鸡?””


“是江西提督衙门的一个游击大人,姓那,正是他押送那些百姓到成都府去的。”


凌啸忽然问道,“左雨,你们以前为何不到四川去谋生,那里不是可以分得耕种的土地,还可以直接抬藉为民吗?”


左雨陪笑道,“爷可知道,就算我们是贱民出身,但是我们也是人生父母养地,去了,背井离乡不说,我们的祖坟谁来打理?祖先谁来祭祀?再说,只要是有些活路,谁愿意遭那份千里迢迢的罪?沦为囚工,我们并不怕,咱们基本上都有一既傍身,老小还可以寻些荒芜泽地干些耕种,凭什么去四川那山地里奔命呢?您看,得亏我们没去,就遇上了您这话菩萨……”


没有理会他的低级马屁,凌啸恍然大悟道,“原来这般子贪官,竟然打的良田的主意!真是要钱不要命的贱民自肥!”


顾贞观也顿然明白过来,江西的这些子官员,定然是强逼着有良田土地的百姓迁入四川,然后伙同那些土豪劣绅,上下其手,通过见不得人的系列契约操作,将其良田瓜分获利。他自己很愤怒,但是眼见凌啸的样子更愤怒,他有些担心凌啸起来,“侯爷,你无论怎么想管这件事情,怕是也鞭长莫及啊!你是湖北的官,他们江西的事情,一来管不着,二来也难以取证调查。”


“先生,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天让泥露脸的机会来了!”凌啸自己对江西官场是两眼一抹黑,于是毫不犹豫给老顾加压力,“我对他们江西的事情有心无力,更犯不着得罪那些人,我只要一样,这些百姓,既不让他们回到江西,也不能让他们去四川,都得给我留在武昌!”


顾贞观几乎没有噎死,听到凌啸竟有这样的心思,他忍不住苦笑一声,“侯爷,我还是马上为你磨墨好了,你写份折子告御状得了。想要让他们进退不得,何其难也。”


凌啸却根本不理会他的叫苦,顾先生才能,凌啸是绝对相信,但是太过于方正君子了些,加上君君臣臣的影响,要想以后真的成为自己的一大臂助,需要他开解心怀,破除心中的一些框框条条,否则,今后自己的路上,难免顾先生不会落伍,又或是滑落到自己的对立面去。


“府中一应人等,甚至金虎,远在江南的陶州姜隐,都任由先生调遣,小啸预祝先生马到功成!”


凌啸踏步出了签押房,心中暗暗拿定主意,顾先生能否站在一夺船上,就看他的选择了,如若不能以我为主,只能趁现在礼送回乡了,也算是一段佳话,否则,欲罢不能之时,说不定恐不忍心的事情出现。


在进入后园园门之前,凌啸断然吩咐左雨道,“叫胡骏和金虎到我卧窒等我,爷要他们为先生先出把力气!”


“您不见那辣油鸡了?”


“就说公主在召见本侯,问他,是他大,还是公主大啊?”


公主这个身份在外面游击的眼里的确很大,在凌啸的心里却并不怎样,他来看欣馨,全是因为他在公事的间隙里,忽然感到有些歉意,无论如何,刚才签押房里的那临走怨眸,有些灼痛自己的心灵,今天他必须给自己和这个情网苦囚般的公主一个交代!


公主显然刚刚哭过,正坐在小园的亭中,容若在一旁苦苦劝慰,但是显然没有什么效果,红桃子般肿起的眼,还有仍在断线珍珠般的泪水,说明她并不曾从伤感里走了出来。凌啸自信,今天一定可以有个解决,他脚步坚定地走向小亭,正在服侍的荃儿,老远见凌啸来了,连忙一扯容若,容若悄悄指指欣馨,无声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