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占着茅坑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胡骏一转身,装成官员大急道,“那可怎么办啊。” 胡骏又伸手要钱后,才道,“皇上同意于制台的办法了,你们的这些明财看来是保不住了!不过听说,昨晚就有京里容若大人进了何园,准备从于制台那里,再把没收的股份买回去,这事情连着湖北藩库和户部的帐,具体嘛事情,我也不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胡骏一转身,装成官员大急道,“那可怎么办啊。”


胡骏又伸手要钱后,才道,“皇上同意于制台的办法了,你们的这些明财看来是保不住了!不过听说,昨晚就有京里容若大人进了何园,准备从于制台那里,再把没收的股份买回去,这事情连着湖北藩库和户部的帐,具体嘛事情,我也不懂。反正你那股份,摆在明面上,绝对难得藏起来,铁定没收。这一十萝卜一个坑……”


胡骏还没有说完,容若和豪成已经明白过来的,几个月不见,自己的这个弟弟已经变得狡猾狡猾地了,这次人家于成龙算是一脚踩在钉子上了,啜蹿着郭璓整凌啸,却被凌啸使了一个大绊子,得罪了人还不知道呢!


他们几个或者感叹凌啸的奸诈,或者引以为豪,凌啸却在葛店的工地上忙的头昏脑胀,现在他要解决的不是勾心斗角了,而是玩不得半点虚假的科学工艺。


凌啸要造出大批量的肥皂,这油脂好解决,动物油脂和植物油脂,对于中国一个农业国家来说,是小菜一碟,关键是苛性纳碱的生产。凌啸知道现在没有电力的存在,他没有办法通过电解食盐来制成苏打,只好采用最简单的化学置换方法了。


他在中学的化学里面学过,但是事隔多年,他要想起这些,还要能够找到这世界有的原料,颇有难度。就现在的憨办法,真的是让他当日绞尽脑汁,才想清楚明白的。


只要把硫酸和食盐在一个炉子中混合,就会产生硫酸钠和氯化氢气体,然后用木炭将硫酸钠还原为硫化钠。硫化钠再与石灰反应,就会得到所需产物苏打和一种难闻的副产物硫化钙。这样地苏打里面还含有硫化钠等杂质,不过在蒸发前须用烟道气二氧化碳处理,就都变成碳酸钠,再经澄清、倾析、蒸发,碳酸钠就变成结晶苏打了。


所有的过程,最难的只有三样。一是硫磺变硫酸,二是如何解决酸性气体腐蚀设备,三就是凌啸还有环保意识和节约意识,那硫化钙气味难闻,要深埋,那氯化氢气体加水可是宝贵的盐酸啊。


曾匀一路小跑,把凌啸和金虎请到工地上,看着堆积如山的石灰、铅块、木炭、还有民居改成的仓库里几十万斤硫磺和硝石,这可是花去了将近四十万两白银啊!他兴奋地看着凌啸,他身后的那些找来地几百工匠。也都望着凌啸,他们希冀的眼神,让金虎都觉得压力无比。


凌啸却发怒了,暴怒!


“金虎!曾匀!本侯三番五次交代过,各个工地分开。各个工人要登记吗?如此都窝在一起,你们是不是要让人家学走方法?”


金虎他事多繁重,凌啸只是命他协助曾匀,搞好警戒和防守,他自己何来时间,于是手下将领的一时疏忽,就要他来背了。金虎谁都不怕不服,唯有对凌啸最是敬畏。没连忙要请罪。那曾匀却先担了责任。他前半生最看中保密,现在凌啸此言一出,他最合心意,但是金虎已经不在是普通的将领了,位高权重,这可不能得罪,出来混就要准备还,该扛的还是要扛。


当下两人纷纷拿起纸笔。记下凌啸的命令,“在附近分别设立五个工厂,对外分别叫一二三四五厂。一厂就专门制备硫酸,二厂专营食盐和硫骏混热,三厂专搞木炭粉和烟道气,还原二厂货物,四厂给我专门蒸煮和提纯。五厂就造香胰子。工人你们要严格控制起来,凡是各厂之间流窜的,抓!同乡和亲朋之类认识的分在一个厂内。”


等他们记完,凌啸问道,“你们两个想到什么了吗?”


曾匀和金虎一个是将领,一个是大老板,当然会举一反三想到很多,当即说出来了,凌啸拊掌道,“好!表扬!你们两个记住,学学胡骏这小娃,凡事都要想在我的前面,以后我只讲精神,具体的做法,你们要自己用了心去思考摸索,只要是秉承我地精神要旨,我允许你们犯些错!”


“是!”金虎这次对凌啸开始刮目了,原来这个自己跟的老大,深谙驭下之道和成事之理,好像古人说的什么垂手而治也是这个道理啊。他这样在心里感叹,幸亏没有说出来变成马屁,这也为他免去了一个耳光,因为凌啸要是听了,铁定要骂他,垂手而治是形容皇帝的。


正在两人颔首称是之际,十几个人来到跟前,给凌啸跪下去行礼。


凌啸笑呵呵地把他们叫起,这些人都是他认识的,正是当日在他地何园陪他当助手的工匠们,大部分是陶州找来的各行业著名工匠,凌啸将他们全部收入自己的府中,专门建立了一个百工堂,条件就是认下他们的孩子做亲卫之类,给他们这些地位很低的家庭一个机会。正是有此承诺,他们这些窑工、铁匠、漆匠、染匠、木匠、瓷器师父之类的人,才会心甘情愿归到凌啸麾下。


但是现在领头的人,凌啸还没有合适人选,只得让曾匀地两个儿子先支应着代为管事,怎么说,他们也是豪成地小舅子,加上曾氏也算是工匠之类的大作坊,这两个十七岁的小大人,看起来十分好学,办得好像还不错,近日还没有听到什么不服管理的闲话。


曾匀的两个儿子起身之后,又是一个大千的家礼扎下,“曾辉、曾光给爷请安!”凌啸笑道,“辛苦你们两个了,起来吧。怎么,看了半天,联想到我当日的实验,你们百工堂今天可是准备好具体方案了?”


曾辉是长子,他一瞥自己的父亲,向凌啸躬身一礼,“已经基本上明了了,只是有些小问题要请教。当日爷用地铅块作房,烧硫磺与硝石。以出吸收,制得爷所说之稀硫骏,属下拿回少许,细细研究一番,却发觉这稀硫酸就是古代的石胆精华,不知道侯爷不用那个办法来制造这稀硫酸呢?”


呵呵,还真是好学好问啊。凌啸来了性质,笑眯眯道,“你先说说古法是怎么造的?”


“有本书叫《黄帝九鼎神丹经诀》,”这曾辉才说得一半,忽地钻到凌啸背后,怯生生地看着怒客满面的曾匀,不敢说了。


看来曾匀这当爹的和儿子的趣味完全不同啊,凌啸若有所思,“说下去。”


“上面说。以土垒作两个方头炉,相去二尺,各表里精泥其间,旁开一孔,亦牡表里。使精董,使干,开炉中著铜盘,使定,即密泥之;一炉中以炭烧石胆使作烟,以物扇之,其精华尽入铜盘。炉中却火待冷,开取任用。入万药。药皆神。”受到凌啸庇护的曾辉立刻说下去。“您想,他都用的是泥巴做炉予,您却用铅块,好贵啊!”


凌啸哈哈大笑,这石胆不就是蓝色胆矾吗,他很欣赏这小子的脑筋和兴趣,反问道,“石胆价格几何?硫磺硝石又几何?”


曾辉还在懵懂。曾光却蹦得老高,“哇,侯爷好厉害啊!价格差别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硫磺和硝石都是鞭炮火药原料,一来便宜,二来好供应。铅块虽贵,但是是一时之需,而原料是常年才损耗,这本钱可就差别大了。”


众人这才明了,对凌啸更加敬佩,只有曾匀苦着脸,满腔郁郁之色,凌啸看在眼里,记在心间,却不说破。


众工匠向凌啸具体汇报建造方案,凌啸知道他们见过自己的小试,基本上也明白了他们的大试想法。


硫酸生产是关键。工匠们结合凌啸地想法,决定用铝块做出三十个铅室,中间留出进燃烧锅的孔,上下还用铅管做成通过水蒸气的管道,让水气吸收燃烧产生的硫的氧化物气,这样形成稀硫酸。凌啸赞同了基本想法,但是他还有自己的想法,提出了注意安全的工序要点。


凌啸站起,对曾辉曾光道,“现在爷宣布一个规定,无论是何人,只要是提出了好的想法,能够真正对产量和本钱起到大的功劳,本候一是要给他重赏,还要吸收他进入百工堂,授予荣誉称号!具体方素,你们两个拟好,报我批准。同时,除了你们的薪俸之外,本候还特设立津贴制度,奖励有建树地人,每月更有奖励基金,诸位努力,要知道,本侯在这方面的赏赐都是以至少千两为基准的!”


众人啧啧称奇之下,凌啸打铁趁热,“现在开一个赏格,谁能在半年之内,解决这硫酸的连续性生产难题,赏金三千两!”这下子,工匠们兴奋了,三千两,是他们很难想象的。


凌啸看到他们地“贪婪”,心中睹笑,这个方法我知道,就是要拿出来让你们想的,调动你们的积极性,比我死脑细胞,强多了。再说了,你们只要想上去了,老子立刻把奖金还要提升,这可是为我凌啸立信的好时刻啊。


最后,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有毒气体会有很多,凌啸不得不无耻地剽窃了一个发明,木炭粉防毒面县。至于酸性气体腐蚀和密封问趣,凌啸自己又不是神仙,不可能什么都知道,都会搞吧,所以他连着开出了两个五千两赏格了事。


不过,当有人提出,那臭鸡蛋味实在夸人难以忍受的时候,凌啸出人意料地站起身来,他一言不发地走到开阔处,对着大地跪拜匍匐下去,心中默默嘱告,“我的大地母亲空气娘,原谅我,为了很多缘由,今天开始了对你的伤害,但是我保证,倘使有朝一日,我会呼吁和执行对你们地保扩,让子子孙孙有个青山绿水,就像日后地欧洲花园,他们的民族也是富了之后才还的,不过致命的污染转移到日后的我国罢了。我今天希望非夺得先机,日后才能真真有机会还你。原谅我吧,我不想中国做世界工厂,要做资本和技术之国。”


等到万事规划完毕,接下来就是小规模建造了,待各厂都有了产品,完成衔接链条之后,再考虑根据各工序产量和衔接需要,配比设备多少、工窑大小、工人多寡了。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半月就可以了。


在交代好金虎安排督标士岳加强保卫和防谍之后,凌啸吩咐众人散了,他把曾匀叫道。自己身边,问道?“为何你如此反对曾辉钻研那个?”


没想到曾匀的回答让位哭笑不得。


“他们两兄弟专门研究炼丹术,那可是要出家当道士的断子绝孙路,我怎可不防?!”


“靠,这么说,那皇家还天天看佛经呢,怎么没见他们出家当和尚去?”


事关曾家香火,曾匀急不择言,“顺治爷还不是佛经看多了,出家了吗?”


话一出口,曾匀和凌啸两人都僵了。


金虎一看曾匀犯了大忌,已是回转不得,好生犹豫,万一爷叫我抓你,可不要怪我啊,不过就算你不怪我,说不定豪成大爷会怪我没给他岳丈转圜。


曾匀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的时候,凌啸却是发了狂。


他地口水像开闸的流出,哗啦啦地流啊,他由顺治看佛经上想到了一样,那就是康熙找了很多传教士翻译的西方书籍,这些被束之高阁的典籍!自己和这个国家强烈需要这些翻译典籍。


凌啸深知,自己一不是电脑,后世的知识不可能记全记牢,二不是当今之人,很多东西的表述古今差异,会使得意思南辕北辙,这就是凌啸称为胆矾,而曾辉叫做石胆。此刻的西方人,已经学会科学的归纳总结,而中国实在需要这些同时代的宝藏,但是康熙既然自己都把它藏在深宫,事关国策,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的。


凌啸忽地满是悲愤之色,郁郁中仰天恨恨狂吼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