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男人活的就是一张脸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那中年人面色不变,镇定得很,但是瞳孔猛缩一下,凌啸知道自己猜对了。天底下又能有多少高手,无声无息地瞒过了厅堂内的众亲卫,这份功夫和眼前的曾敏,凌啸才猜他可能是甘凤池。 “本侯正在四处抓甘家的人,想不到先生就自动找上门来了。”凌啸信口雌黄,都要把他的注意力分散开一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那中年人面色不变,镇定得很,但是瞳孔猛缩一下,凌啸知道自己猜对了。天底下又能有多少高手,无声无息地瞒过了厅堂内的众亲卫,这份功夫和眼前的曾敏,凌啸才猜他可能是甘凤池。


“本侯正在四处抓甘家的人,想不到先生就自动找上门来了。”凌啸信口雌黄,都要把他的注意力分散开一些,因为他的眼神太让凌啸难受了。他虽然不晓得这甘凤池为何而来,但可以肯定一点,此人技高胆才肥,要是不在气焰上将他打压下去,恐怕将是一件很被动的事情。


“我就坐在这里。”甘凤池角嘴微微露出不屑的神情。


这是**裸的挑衅和蔑视,凌啸再三确定自己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一面全神戒备,一面也笑哈哈道,“原来甘先生赶到这里。是想做我的座上宾啊。好说,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真是一段风云际会的佳话。不过先生不速而至、把我当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无礼庸人。似乎很瞧不起我凌啸哦!”这一声笑哈哈,惊动了厅堂亲卫。听凌啸的语气,这内间突然多了一人。胡涛左雨才奔到门口。凌啸却一摆手止住了他们。


甘凤池纵横江湖多年。焉能听不出凌啸的玲嘲热讽,不过他懒得在乎这些小节。“侯爷是否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个甘某不敢臆测。但是爷为难妇道弱小、更加让人垢病。”


凌啸看到亲卫们都来了。底气下意识高涨起来,一指那曾敏。恍然大悟道。“哦!你说的是这个甘夫人啊!据我所知。她的夫君好像叫兢平。和你似乎没有关系。”


甘凤池的面上不易察觉地抽搐一下。痛苦的眼色一现即逝。这一都没有逃出凌啸地眼睛。凌啸心里咯瞪一下。看来这曾敏在甘凤池的心里颇有地位,要是自己一味耍无赖。可能会刺激他的,这种高手。能够不往死里得罪是最好的。否则你就一定要有把程置他于死地。


“本侯从来不会仗势欺人。凌辱弱小!但是这甘夫人的夫君涉嫌刺杀本侯。还有二十五名朝廷军士。难道本侯就不应该将她抓去问问?


甘凤池听到凌啸稳住他的话,端起桌上酒杯喝了一口,然后重重顿在桌上,杯底竟然陷在桌面半寸有余。却没有破碎。他忽地目光如电。“侯爷。既然你说是官面上的事情。我也不为难你。不过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曾敏倘使受到一点委屈,我上天入地也要对付你。”


“对付我?”凌啸怒了,男人话地就是一张脸,当着属下和丫头的面。这么**裸威胁。武功好就了不起吗?凌啸要是今天就此屈服。莫说其他人。就是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地。他猛地抓起自己跟前的酒杯。运足气感,喝吼一声,也猛地往桌面上一按,霎时间也搞出一个窝来,不过杯屑四飞,手破血流。


人家轻松的像是闲庭信步、他却似炸雷滚滚、还没有成功,高下立判之际,曾敏忍不住嘻嘻一声笑了出来,甘凤池却神色复杂地看着凌啸。后者地头却昂立得像是寰宇称雄般自傲、甘凤池忍不住苦笑,这家伙难道看不出自己输了吗?他这才发觉、凌啸除了油嘴滑舌之外,还有刚性的一面。


“你的硬气功很特别、但不如我,十招之内,我可以取胜。


“胡涛左雨!


“末将在!“两人见凌啸毫无畏惧,大为钦敬,吼叫着答应,一点都不给凌啸丢脸。荃儿虽被甘凤池的一手给吓住了,此刻也惊醒过来,铿地拔出宝剑、护卫在凌啸身旁。门外亲卫热血沸腾,门口和后窗都伸进弓箭,全力戒备。


“把甘大人押下去,戴上刑具,从今往后,与犯人无异!


“你敢?”甘凤池跨前一步,气机扑涌。


“传令下去,日后本侯要是被他杀了,或者查不出是谁杀的,你们凌门将士,全被他杀了、这事就这么了了、但凡有一人活着、就奏请圣上。带着三干骑兵、踏平江宁三甘之姓,无轮男女老幼、格杀勿论`!祠堂祖坟。一很扒平!”


甘凤池微微色变,这家伙简直是怪胎、刚刚说他是条刚强汉子,却猛然变成无耻之徒、刚刚说过不会仗势欺人凌辱弱小,马上就变了。他愤怒地盯着凌啸,心里在在不停想象,鸡犬不留人畜死绝地惨象,还祖坟祠堂被扒平后的甘家祖宗。


凌啸像是斗公鸡一样瞪着他。心里还在兀自撑着英维,老子连康熙都敢伴倒在地,又岂会怕你这江湖豪客?


他们不是捕快,何来的刑具,“拿绳子来!”胡涛和左雨扭头叫道。眼睛却紧盯甘凤池。


“罢了,甘大侠,你且去吧。凌啸侯爷和家父有旧,他不会为难她。“曾敏见到亲卫们真的就要拿绳子绑她,不想真的为这事导致甘家绝户。


她一说完,那绳子已经绕上她的臂膀了,凌啸见甘凤池还未发动,知他犹豫了,把手一挥,“松绑!你们先出去,我要和甘先生谈一谈。


“啊?爷,小心他……”凌啸一样手,“执行命令,勇士们。


甘凤池自己拔出那只酒杯,正自饮,忽地呛到喉咙,咳得气血翻飞、他愤愤不平、几乎是咬着牙道。“以他人相要挟、算不得英维!”


凌啸把桌上的酒盅抓起。猛地灌一口,也辣得咳嗽几声,“我与甘兄,混的不是一个圈子。圈子不同,这规则也不同,就好比是我们现在喝酒,你呢。虽是大碗喝酒的豪侠。酒坛也拿过。但是你现在为何费劲拔出酒杯来喝?因为你的心里。喝酒用酒杯是个最好的规则。我地圈子就不是这样地。喝到酒才是最重要的。方式只是策略。酒杯好比是道貌岸然的遮羞布,酒坛就是赤条条明刀明枪,如何用它们。就看需要,。


甘凤池听他这番怪论。暗想也有些道理。这斯典型一个小人。但还算坦率。可是刚才的吃疼。让他很下不来面子。“官场之人言及无耻。往往津津乐道。”


两人都是刚才心神挣扎一番,此刻都是需要喝酒,不知不觉都有些酒意。


“你喜欢甘家夫人。说不定还曾渴望她成为你家甘夫人。”


凌啸的话使得甘凤池雷劈一般,“不得污她清白!”


“你看你,甘兄。我说过你有很多限制的框框吧。你喜欢地,关她屁事,我怎么在污辱她了,要侮辱也是侮辱你啊,但是这是侮辱你吗?


说真的,把她抓到湖北去,我还真的觉得很麻烦了。你说不能给她上开过堂。那我怎么审问她?把她送给你。你们浪迹天涯去好不好?”


甘风池地酒意立刻全无。苦笑的样子。让凌啸觉得他像变了一个人,颓废极了。


“如果能那样地话。我早就抢了地跑了。甘某今日还请侯爷宽宏,勿要迁怒甘夫人。山高水长。他日若有机会。甘某定当会报答!告辞。”


甘凤池来的突兀。走得更加急促,凌啸忽地一个念头起来。莫非这甘凤池以前就认得曾敏。他们以前就是恋人?嘿嘿,管它呢。这曾敏在自己的手上。起码会让曹寅他们再不敢想自己地心思了。而且看甘凤的情种样子。说不定自己还有网罗这种高手的可能呢。


连读两天的马上奔波,凌啸才回到了武昌。刚到葛店。早有胡骏着何园亲卫前来保护。金虎更是亲自带了一营督标来迎接。凌啸遇知无堂反贼袭击。在湖北已经不是秘闻了。


“金虎。现在督营内情况如何?于制台没有指手画脚吧?”凌啸金虎哄来。让他和自己并驾齐驱,可是金虎总是要谦逊地半侧身和他“回爷的话,目前五标都还稳定,于制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军和将士地肃反调查已经搞完了。下一步该整顿些什么,请爷示下!、”


凌啸知道。在康熙的心中,这湖北绿营的整军差事,只有一个中心任务。就是肃清反贼影响。要将其处于绝对忠于朝廷地控制之下,战斗力之类的。相信康熙绝对不曾对自己报以厚望。如今既然基本上将可能潜伏的奸细都清除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要搞组织工作了。上书康熙。申请由兵部吏部派遣各地所谓的“忠贞之士”。前来掺沙子,凌啸对此并不反感。反正就现阶段来说,根本没有拥兵自重的可能性,与其强行去做引得弹劾满天飞。倒不如充分展示自己的忠贞之心。


当下他按这个思路。交代金虎先和各标商议,然后向他汇报。


行到广埠屯。宝通掸寺山门在望。高高的洪山宝塔在山腰矗立、凌啸忽地想起。这地方是他和云儿定情的地方。忍不住驻马凝视久久。


胡骏问道。“爷。可记得这宝通禅寺颇有看头。很多好景都翘首等着您呢。


荃儿一派小丫环兴头。连忙嚷着要去、就连那曾敏也颇为欢喜。只是期盼地望着凌啸。凌啸却知道。胡骏说地并不是什么小洪山上的景致。而是秘密庄院里的孤儿和选拔的囚工子弟。


“众亲卫陪你们上去玩玩吧、到时候直接回府。金虎左雨先回府通知先生,胡骏胡涛随我四处走走。


两兄弟陪着凌啸来到寺背后的一处庄院。几声长短不一地叩门之后。门呀地一声开了,却是一个青年,凌啸知胡骏办事小心,拿眼一扫。果见几处暗角隐蔽处有人在戒备。凌啸微微一笑,随胡骏绕过两影壁。进入后院花园。却见满地荒芜,基本上除了暗哨,再无人烟。心头诧异。忽见轻微咔咔声响,一个假山处,慢慢向外突出三尺。但是乍一看。还是并无入口。


“爷,请跟我来!”胡骏向假山走去。将身一闪,就此不见了。


凌啸愣住了,你不会是搞什么地下堡垒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