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猜猜这女子是谁?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19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老甘现在何处?”


“甘爷在城内,庄院里只有家眷和庄丁。”


“立刻通知傅督,请他调兵前往阻止!”曹寅马上站起来,急急地吩咐道,他关心的正是家眷。程师爷却摇摇头,“如今甘爷的罪名,已经不是受甘大的牵连了,而是甘爷涉及谋逆造反。就算来得及,我们去了,除了帮忙抓人以外,也只能干瞪眼!哪里有官兵不抓贼,还话着贼打官兵的?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他的声音对曹寅来说,很像是窗户外传来的一样遥远,“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够等。老爷,凌啸这一招,看似浑水摸鱼,其实蛇打七寸,耐人寻味啊!”


曹寅很是惊异。他来到江南已经十多年,常常办的差事,就是给皇家置办丝织品之类的必需品,而暗地里面的任务是笼格和监视江南各界,这些都是极为单纯的差事,就连明珠索额图的党争。都没他的什么事情,所以、他对朝廷的争斗已经有些生疏了,程师爷的话。他不是特别敏威。“先生有何想法。请说。”


“凌啸进军甘家庄。他的目的是什么?”程师爷跋着步子来回动。边想边说


“要想弄清楚这个问题。就必须要先知道凌啸对于投名状是否知情。但是问题是。凌啸的这个行动,我们根本无法判断出。他知不知道是老爷你策划的。”


程师爷和缓的语调。使得曹寅渐渐冷静下来。“为什么不能半断?。”


“先说他不知情的可能。您想,他来到江宁遇到袭击,要是力量单薄。也只能老老实实收敛,隐藏着形迹乖乖回去。但是他现在手中有了自己的骑兵。报仇雪恨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他会把我们视为包庇甘家地贪官污吏。说不定会在抓到相关人等之后,弹劾众位江宁不作为的官员。”


曹寅点头道,“是的。这种反应合特合理。”


“但是如果他知情了,那他进军甘家庄。可就别有一番趣味了。“程师爷忽地看看曹寅。“老爷、我明白了。他这是甩了您一个耳光,还要您感激他呢!”


“打我一嘴巴了,还要我感激他?我似乎没有下贱到这种地步吧?”曹寅一点都不前信。


“您不得不感激、万一皇上责怪于他,他可以说。是在给您擦屁股!“这都是些什么词啊,你程师爷能否高雅一点。曹寅皱着眉头,程师爷了说下去。


“本来我们煞费苦心。编造甘氏族谱、就是要将甘兢平独立保护来。不抓捕他、是为了在反贼面前显示他甘爷的能耐和背景、但是这次凌啸身为侯爷,遇袭了,我们还不动作,就是一个漏洞。这还可以用甘爷收买官员来搪塞过去,但是。已经有了精兵的凌啸,还是灰溜溜地回去。可就是彻底漏了马脚。反贼也是有脑袋的,他们和凌啸在湖北交手。一定会诧异凌啸这二愣子怎么会转了性子,前后一想,可就露馅了。


程师爷的分析滴水不漏、曹寅明白了,这次无论正和反,凌啸都可以说话,自己只能是白挨一嘴巴、说不定还要感激他擦屁股呢。可是很担心的还是甘家家眷。“你说凌啸会不会杀掉甘家地家眷?”


“应该不会,凌啸不是贪杀之人,就连湖北有名的两大案贪官。他都没有杀。他无论知不知情。都把不着杀掉家眷,最多是往衙门里面送,,。


曹寅放心了,程师爷却钻起牛角尖来了,“凌啸究竟是还是不知道呢?他要是这次捅大了。谁来帮他擦屁股?


凌啸根本就不需要谁来擦屉股,因为他做得并没有过火,即使他已经看到了几个当日江上狙击他地缕罗,他也没有暴怒。


五百骑兵还在甘家庄两里之外,甘家就已经发现了。就像是凌啸曾经看过的福建围屋一样,甘家庄虽是民宅,也具有防御盗贼的功能。因为它有高墙和门楼,还有女墙和箭垛。庄丁们有些惊慌地赶紧布防。虽说甘家是名震江南地武术世家。就连庄丁们都豪武善斗。可是面对杀气腾腾的汉军旗营骑兵。就有些胆寒了。这军队打仗,箭雨纷飞,蜂拥上,刀枪乱戳,马蹄狂踏。哪里会和你讲什么架势套路、单打独斗、江湖规矩?


甘兢平不在,能作主的只有他的夫人曾敏。


这位续弦之妻也曹是江南有名有姓的女侠,举手投足间颇见英气,二十岁年纪的她,登上庄院门楼子的时候。凌啸看了。还以为地是甘平的女儿。也禁不住赞叹一声。“英姿飒爽!”


左雨摩拳擦掌道。”爷,下令吧!我们要为二十五位弟兄们报仇!


“慢来,你难道没有见到这庄院建制,很合兵法吗,也要参详参详。


凌啸地这一参详、竟然足足参详了半天。左雨急得直跳脚,但是啸不下今,他也只能干看,看看已经过了三刻钟,该跑的也应该跑得差不多了吧,要是你们自己没准备地道之类的、就不要怪我了!凌啸信步来到阵前、两边的人都前前望着他,凌啸高举着手,,弓箭手准备!”


对垒双方一阵愕然,哪里有将军在阵前高叫准备的、这不是提醒对才躲闪吗?但是就是这有了提醒之后才发出的箭雨,也把个大门楼射的蜂窝一样,还有那反应慢的受了伤。看着门楼上满插地箭枚,庄丁们有些明白了、铁布衫使得再好、可也经不住连续的箭雨打击啊。


凌啸玲吟道,“本侯数十声,若不开门俯首就擒,蝗臂档车、只会鸡犬不留!、”


曾敏回头看看,庄丁们或者义愤填膺,或者面色苍白,惨然道,“开门!、”


汉军旗营毕竟不是凌啸自己带出来的,在丁屏无奈开门之后,简直就像是狼入羊群,到处都是一片男悲女嚎的凄惨之声。凌啸只是发出条军令,不许奸淫杀人、就直趋庄院正堂。”


“搜!“亲卫们立刻就四处查找。四处都没有见到甘兢平,就连几个眼熟的喽罗也跑了。


凌啸嘿嘿一笑,难曾敏道,“原来你是甘家夫人,既然没有抓到甘兢平。就只好委屈你甘夫人了,带走!”


左雨连呼不过瘾,直到晚上到了津这驿,他仍在餐桌上叫唤。


“这是打得什么仗啊,人都没死一个、就带着个娘们回来,兄们的仇还报不揪啦!“他的话音未落,胡涛暴喝。“左雨!你自己昏头昏脑,还敢怪侯爷?!、”


凌啸已经在内间听到吵闹,靠在门口处听着胡涛训斥道,“你左雨只顾着打打杀杀,那些庄丁是杀害兄弟们的凶手吗?来,给你一把刀,那个娘们就在屋里,去,把她杀了报你的仇去吧!拿着啊、你***手抖什么!江湖上还讲个一人做事一人当呢,更不了说天理人情。”


见左雨低头汗颜,胡涛低声哼了一下,上去拍拍他的肩膀,柔和道。“我知道你想为弟兄们报仇,这是兄弟情深,我佩服你。但是你以为我就不想报仇,侯爷他就不想报仇了?他要是不想报仇,那派了黄大人留在江南干什么?现在侯爷心里也很郁闷。我们当下属的,要多体谅,知道吗?来,喝酒。”左雨更加惭愧。低声赔了不是。两人又复颜饮酒去了。


三十多的左雨被十八岁的胡涛搓揉得毫无脾气,凌啸看到这一幕,笑了。看来还真的是教育改变人啊,左雨落魄江湖。贱民的身份苦涩挥之不去,而胡涛胡骏两个被顾贞观和容若调教,当然气度胸襟手腕有天攘之别。看来让胡涛当自己的亲卫领队,实在是浪费人才了。


“把甘夫人请来。”凌啸又复坐下饮酒,他忽然对这个甘兢平的妻子很感兴趣。


抓甘兢平的家属。是凌啸给某些人的一种警告,二十五亲卫的帐,找甘兢平、就会找到曹寅,最后就落在康熙的头上,这最后,只能是凌啸觉得苦涩和烦恼的事情,唯有记到韩维的头上才合适,。说老实话,凌啸本来是准备抓到人。狠狠拳打脚踢一阵,出出恶气后往江宁臬司衙门一丢。这甘兢平就从此与他无关了。


但是看到曾敏的模样。凌啸忽地觉得事情很有趣。这个曾敏的眉之间很像一个人。一个凌啸很不以为然的人。江宁织造曹寅。打死凌啸。他也不会认为这是巧合,这个女子就算不是曹寅的女儿。也与他有相当的亲属关系。


这些古人。真***肯下血本啊。未完成任务。竟然把自己的亲属嫁给一个江湖人士,这可是他们这种钟鸣鼎食诗书传家所难以接受的。


“甘夫人到了,侯爷。”进来禀报的是荃儿,她被凌啸指定看管曾敏。曾敏随后就站在门口。凌啸看着她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像曹寅,兴趣倍增。


“来,甘夫人请坐。所谓长夜谩谩,无心睡眠……”


眠字还未说完,凌啸就感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一个极快的身影晃动,从曾敏的身后猛地窜到凌啸对面坐下,凌啸这才看清楚是个三十五六岁模样的中年人,正以狠厉的眼神看着他。


冷汗只能在看不见的地方流,凌啸面不改色心不跳,略一思索,“甘先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