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惊人至极的速度!凌啸悚然急退,这才堪堪避过老嬷嬷的一抓。


凌啸一向以为自己的硬轻功是绝活,除了使大让他吃过亏以外,他还没有在速度上吃过亏的,但是此刻却惊出一身的汗来。老嬷嬷一抓落空,即马上如脱笼之鸟,展臂腾起,连环三腿,腿腿都是呼呼生风,直逼得凌啸连退三步,老嬷嬷却不饶他,相指禅点凌啸下肋。


凌啸忽觉这招似乎很熟悉,但是交手之际哪里敢多想,他后边就是一方池塘,不得已之下,一击斜踹瞪向老嬷嬷的下腹,老嬷嬷不得不侧身避过,又抓向凌啸腰间,凌啸虽是一拳击打到她的手上,但是就如碰到了棉花一样毫无落实。老嬷嬷却一击得手,飘忽忽后退开去,嘿嘿冷笑道,“下流坯子,自不量力!”凌啸却没有感到伤痛,惊诧地向她看去、只见老嬷嬷手中抓着一物。正是他佩戴在身上的玉佩。看来这老嬷嬷也只是想教训教训他一下罢了。


凌啸正要拍拍她的马屁。那老嬷嬷却像是觉察到什么,将玉佩翻转到眼前一看,顿时表情复杂多变起来,刀子般的眼神盯向凌啸,寒冰冰地厉声问。“这块玉佩是哪里来的?”


“祖传的啊!”凌啸并没有说谎。这块玉佩正是格尔愣临死交给的他。他很奇怪这老嬷嬷似乎认得这块玉佩老嬷嬷似乎不信,但是看看玉佩,又看看凌啸之后。恢复了平静。


淡然道。“你是德隆多的孩儿吧。纳兰凌啸。好名字。却出落得如步品行、也太丢你阿玛的脸了。记住了,以后可千万别在攻击女子的下腹、太下作!”


“您和我伯父认识?”凌啸很怀疑她是死去伯父的红颜知己。要是他们有旧,那这个香火情一定要抓住了。说不定老嬷嬷一高兴就让他进去见黛宁呢。他黯然道。“想不到伯父去世之后。除了我们孤苦无依两兄弟。还有一个人记得他。”老嬷嬷惊诧极了。籍自神伤地样子、让凌啸暗喜。看来老嬷嬷地确是伯父地红颜知己。在他故去之后。会么伤感。


“你说你的阿玛是格尔愣?他死了?他娶妻生下了你?”老嬷嬷的手都颤抖起来了。满是皱纹的脸上倘着泪水。但是眼里已经不再是伤了。而是怨恨和杀机。


凌啸这才大吃一惊。这个老嬷嬷怎么会问起格尔愣。还是如此的痛恨模样?慌神之下。他暗自蓄积气感。随时淮备应对老媚嬷有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老嬷嬷却收回看凌啸的眼光,“郎情似妄手中丝、飘零天涯不羡衣。”她看着玉佩。哀绝地念着小曲曲词。如泣如诉,“看看你的儿子。品行顽劣。就知道他地母亲并不是什么善教寻之人,哪里似你的丝儿这般知情达理善诗书。为何你要抛家弃妻。与那人亡命天涯?”


荃儿没有见到过老女人如此悲伤地样子。有些害怕地往凌啸靠去。却发现凌啸已经默然无声地跪下了。凌啸已经猜出这个老嬷嬷究竟是谁了。他就是伯父说的格尔愣留在京城里面的妻子、只是伯父说她被娘家逼着改嫁了。谁知道竟是跟了黛宁。做她的教习嬷嬷了。格尔愣三十子,却不休妻娶妾、可见随军出发之前、格尔愣对这个丝儿是很疼爱的。这个女人的命很苦。这是毫无疑问的、也许正是因为遭遇坎坷,上京中谣传格尔愣是贪图美色而叛逃。才使得这个丝儿对任何男人都不信任。结果才让她教习出来的黛宁不喜男子。


世界上、内功究竟有没有、凌啸很快就得到了答案。老嬷嬷用力一捏。那块玉佩就化成了粉末。从地指尖滑落。凌啸连有都没哼都没有哼一声。说不定这玉佩本来就是她的、就算不是、这个女人也有这个资格。


“大母请保重身体!阿玛有不得己的苦衷。”老嬷嬷这一手的确凌啸很眼红、这绝对是比甘大都要强上一个档次地高手。但是此时凌啸没有一丝笼络她的心机。尽管他平时也不怎么地道。他要为格尔愣尽些心意。


“闭嘴!这么叫我。我觉得羞耻。”老嬷嬷眼睛都是玲漠。丝毫不领凌啸的情。


“无论他有什么样的苦衷,都不可以抵偿我二十一年孤愤坎坷!看在你是他的香火份上。我现在不杀你。但是若你作奸犯科。于辱你祖父的请名。我一定取你性命!”


凌啸默然起身。又跪下向她磕三个头、这才起身向衡湘院走去。自己是否长得很像作奸犯科的坏人?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是他知道,自已要是不去找黛宁,那就真的是漠视百姓的人了,那么他就是一个自己心中的坏人。


“再往前一步。杀了你!”老嬷嬷寒声道、凌啸站住了“凌啸不相信您就不知道、长公主手里的东西十分要紧、我志在必得。“说罢抬脚就继续前进,暗中戒备和等候老嬷嬷的攻击。衡湘院里十分的幽静,这里的侍从是宫女和太监打扮、凌啸看看他们。苦笑不已、教习嬷嬷、宫女和太监一应俱全。哪里像在武昌。黛宁还要借欣馨的丫头用。这曹府分明就是黛宁长期停留的地方。恐怕那织机的式样己经凶多吉少了。


机祥早已不在这里了。黛宁对凌啸的目的心知肚明。于是摒退待从。等着凌啸开口。也许江南环境适合美女。黛宁丰颐的身体越发白皙,黄莺般的嗓音越发请脆。除了看到荃儿的时候明眸一亮外。对凌就没有一丝故人之谊。


“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有证据说是我把那纺车式样泄露出去了吗?别忘了,到时候最里外不是人的。可就是你一个啊。太子会把你怪死的、朝臣们也会以为。你是在皇土不让你们湖北轻营军办纺纱。所以后卖了谋利啊。”


黛宁的矢口否认。凌啸毫不意外。他只能晓以大义。劝她以大局为重,但是当黛宁看完凌啸写的纺纱五不可行。却是一把撕烂,凑在凌啸的耳边奚落道。“怎么。忠毅侯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竟然拿国家大事来要求我们这些不着边地妇道人家,嘻嘻。真地是没有用地。对于我们女人来讲。恩怨情仇。才是全部。记住。本公主不是武则天。也不是吕后。”


“这么于说。图已经流传出去了?”


“本公主已经到江宁很多天了。”黛宁也不否认。慷懒的模样让凌啸恨得牙痒痒。


“你这么疯狂、如你所说、是为了恩怨情仇、就不惜百姓?就不社稷?


黛宁咯咯一笑,拿手掩着唇。打了一个呵欠。伸出藕臂舒展一个腰,方才道。“废话!。”


“是谁家的丫头让你如此着迷,又或是谁家的臭男人夺了你的所爱,你告诉我。看我能否为你效劳保密?”凌啸只得对症下药了。


黛宁嘲笑地看他一眼。这次凑得更近,几乎是碰着他的耳朵、在凌啸的痒痒里、轻声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不入六耳的话、也不怕你密。我恨太子、你能办到吗?你有那个本事吗?我知道你斗赢过太但是你能动摇他在皇兄心中她的位吗?”


“我能!”凌啸有些吃惊。太子和地之间有何恩怨?


黛宁一愣。凌啸竟口出狂言。这太令她意外了。


凌啸接着道,”如果你是要对付太子。将他彻底废掉,凌啸可以保证,不到五年,让你得偿所愿。作为诚意,我可以将一种芬香又净齿的牙粉生意送给你,作为你对他进行狠复地财富准备!”


黛宁面对如此诱感,也不禁有些心动,她觉得还是那泄密纺纱机、搞砸太子差事的方式更直接,更有杀伤力。因为这可以从根本上动摇太子地位。而且,有些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忠毅侯。你来晚了。不过。作为利用你的补偿,泄密之事。我为你斡旋地。”黛宁还是凑着凌啸的耳朵。接下来的句话却把凌啸惹毛了。“上次在武昌码头。你对我不屑一顾。本来我以为你与其他人不同、但是现在你的呼吸急促。心,好像也跳得很快哦。自不量力,大包大揽。看来你还是一个臭男人罢了。”


“啪!”


凌啸再也忍不住反手就是一个耳光、他所愤怒的,不仅仅是这个同性恋黛宁拽得很。侮辱了他。更重要的是,泄密将会导致富商们毫无节制地发展纺织业。百姓的利益会受损、而他凌啸,则不得不陷入康熙的怀疑里被动至极、而且逼得凌啸还要亲身投入到纺纱商战里面去。通过当商业地老大。来引领发展的良性。这会占用他不知多少的资金和精力!


黛宁呆住了。泪水在眼眶里面打滚,落地以来。那个奴才敢这么打她?


凌啸一把将她推得踉跄两步,又暴怒地冲上前去,仅仅拽住她的肩膀。压着声音低吼道。“你以为你是李嘉欣?万人迷?真是自不量力!你当皇上就是瞎子,太子看不请,才把这差事看得重。你也一样没有清楚、私家纺纱厂只要一用我那纺秒机,皇上就知道有人在给太子下套。皇上寻会怪太子没本事、但更多的是同情。是同情!处处受掣肘的太子。会得到皇上的谅解,而那些不顾大局使伴子的人会被严惩。最倒霉的将是我。还有你!明白吗?”


黛宁睁着惊恐的眼神、看着暴怒的凌啸。她狠想叫人。但是凌啸的话似乎很有道理。狂费心机后的彷徨和无助。让她很想讨个主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但是她很想凌啸接着说下去、最好直告诉她。应该怎么样做。


凌啸却渐渐冷静下来了。松开黛宁柔若无骨的臂膀,他不知道自为何暴怒。为何去冒犯黛宁。也许是这两天老想着什么国家民族。却无计可施的郁闷。才导致他今天把压力如此发泄一番吧。现在如何收场?凌啸当然是对症下药了。她的软肋已经被自已找到了。


“如果你真的是恨太子入骨。我想。我能够帮助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我们精诚合作。太子的春天不会有几个了!冒犯了你。请恕罪、你要是想参我一本、随你的便、但是千万不要说我强奸你之类的话。皇上不会相信的。他知道我对公主没兴趣!”


凌啸说罢。摔门扬长而去!


才走几步,却听屋内哭声缨缨,被他们赶到院门口的侍从们纷纷投来疑问的眼神。凌啸很不耐烦。要么高声叫,说老子冒犯你啊。要么没事人一样的。这么哭哭啼啼的,下人们的眼里。老子不明不白的。


不得不退回屋去。尤其是看到老嬷嬷冰冷的眼神,凌啸实在鼓不起勇气。


“你哭什么,我他妈还想哭呢!为了找你,命都差点丢了。”


凌啸虽是牢骚。却仍然顺手拿起了一块丝巾,递了过去。黛宁却不接。自去拿身边另外的丝巾。把个凌啸气得哭笑不得。


“嫌我臭男人脏是吧。得。得,得。我就留在你这里了,同样是公主,欣馨就比你强多了。”


黛宁却不再低头哭泣,仰脸拿大眼睛狠狠挖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要对付太子?”


”……”凌啸再次确一下。认定黛宁的确恨太子、不然不会挨了自己一下,还不将自己拿下的。“难以说请。我和太子的恩怨,你应该楚吧。明天我会告诉你如何补救这次的大祸。如何用阳谋步步进逼太子!我先出去找些东西。等下再来你这里。


凌啸快要出门的时。黛宁突然道,“你最好不要到街上去,你这次碰到的袭击,。危险得紧。可以说是和上次何园一样。几乎全江苏的反贼要对着你一个人。”


凌啸猛地回头。“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