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钟鸣鼎食红楼梦,自惭形秽市侩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江宁织造署就在两江总督衙门的边上,凌啸草草观察几眼,就觉察到它的规格建制,比傅拉塔的总督府更加恢弘磅礴,整整就是一个行宫建制。


虽是上午,但是曹府内却冠盖如云,仅仅是门口街上的摆出一里长的轿子,还有那几百个歇脚等候的轿夫随从,曹府在江南的地位就可以清楚了。谁都想得到接见,可是更多的官员绅士名流都只能等候着,不过凌啸却不在此列中,他是由傅拉塔和魏东亭亲自陪着来访的。在初冬寒风里等候的官绅们,看着这位年轻人信步而行,心里除了啧啧称奇外,升不起一丝半点的嬷妒,能和人家比吗?


全国八大封疆总督加上漕运河道海关总督,一共才十一个,就有两个总督陪着他,试问天底下除了皇家以外,还有哪个达官贵人会让他等候?


几人来到门口报上名刺、很快就有管家出来。


“哟!是魏爷和缚制台啊,来来、爷们里面请、太爷和老爷都在悼栋亭接见即将参加博学鸿词科的老先生,您们几位先到正堂喝茶,昨日可是到了极品的龙泉啊,老爷正要给两位爷送去一些呢,奴才这就去禀报一声。“管家看凌啸的气宇似乎不是随从,“这位……”


魏东亭甩手丢给他一张票子。”哈哈、焦大、你这精得像猴一样的东西。总算是历练出来了,眼睛知道认人啦?这位是忠毅侯凌啸凌大人。可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圣上红人哦!”


“有劳焦纲纪了、凌啸备了薄礼,是给老太爷老大人和你家老爷夫人的小小心意。”凌啸也塞给他一张百两银票当作赏钱、焦大立刻倍感亲切。欢天喜地去通报。自有二管家之类的将他们迎入正堂。


“傅督。这博学鸿词科凌啸也略有耳闻,是圣上独创的搜遗拾之举。只是不知道他们要考些什么啊?“凌啸听说曹府之人在接见那些老儒。心知是康熙笼络江南汉族知识分子的策略,


但是他很好奇,他们究竟考些什么。


“考地内容推简单,诗词歌赋,四书五经。会什么写什么,考什么中什么!“傅拉塔认为彼此都是满人。也就说得十分明白了,考,说明他服从朝廷。就给他官做。正在聊着闲话。忽听见门外脚步蝈蝈。两个眉眼极为相似地人出现在门口。老者十十多岁,却精神硬朗。年轻些地是个像魏东亭他们四十岁上下,文雅里见着精明,富贵带着不俗。凌啸暗思,年轻者定是康熙的奶妈之子、江宁织造曹寅。这年长的老者莫非就是曹寅他爹曹玺?


一阵介绍寒喧,凌啸没有猜错,这老者果然是康熙乳母孙氏的丈夫曹蛮、凌啸连忙以后辈礼见过他们,老爷子基本上不理会俗务了。他略略抬呼客气一番,就告乏去后堂歇息了。曹寅的话锋健谈至极,表现的亲和力让凌啸这个职业经理十分汗颜、温暖如春的问候、恰到好处的称赞。矜持礼貌地亲近。都让凌啸觉得他没有任何的过分。不愧是帮康熙暗中抚监江南地学看型能臣、可惜书卷味太浓了些。市侩气息又全然没有,凌啸微微觉得自己和他离得太远了。


话题渐渐谈到了凌啸江面遇袭和被追杀上来。曹寅立刻就沉缺寡言起来,凌啸知道他一定有很多的秘密,因为康熙不许动甘兢平的命令。


就是经过曹寅之口传达地。但是。他的支吾之言还是让凌啸听到了一大吃一惊的信息。甘家多壮士,三支甘姓里面,就有三个出类拔苹的勇士。甘大、甘兢平,是凌啸见过的。但是还有一个是凌啸听说过,却没有见过的,甘凤池,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让凌啸莫名心中滋味,原来一代大侠真有其人!


如果说凌啸在其他地方长期受到尊崇的话,那么他在曹府里面就毫无任何半点地优越感。甚至是自卑感。曹家,这个和康熙有着深特厚的贵勋家族、对凌啸这个少年新贵至可能结交,不可能巴结的。


孙氏用乳计养育康熙。曹寅和康熙有兄弟的情谊。却没有兄弟争斗的利害关系。这些人都不是凌啸可以比的。因为功劳和情分根本就不能摆在一个天平上衡量、所以,凌啸碰到了这么大的危险狙击。曹寅敢于连一个交代都不表示,这让凌啸深感难受。一口气憋在胸中,好!


没有天理是吧,那你们不为我出头,就不要怪我自己动手了,二十五名亲的性命就此消失,此仇倘若不报。凌啸何以凝聚自己的亲卫之心?


“黛宁长公主?她在我府上啊,些许毛贼岂能伤害到她的凤驾?长公主是犬子正室的婶亲。如今正在我府上小住,正好今天早上十三爷小主子也到了,长公主正在和他叙话呢。不如这样,凌大人就在寒舍小十几日。怎么说都是要比驿站强啊!”


魏东亭和傅拉搭一起笑骂,“你这不是寒掺我们两个吗。你的这织造署也是寒舍。那我们的岂不是成了狗窝?““就是就是,要不我们就换上一换,这样我老傅也可以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凌啸贤侄了。”


凌啸却是傻愣愣,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老十三。十三爷。胤祥来了。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皇子如何敢出京?他为何而来?难道黛宁不是八爷的人?这织造府只是一个交货的地方?


曹寅魏东亭傅拉搭都是忙人。吩咐好管家安排住处之后。就嘱咐凌啸好生歇息,晚间江宁几大员再为他设宴按风洗尘。然后各自忙活公务去了。留下凌啸和他的随从在单独的客院。


现在莫说大观园了。就是曹雪芹的父亲方才刚刚成人呢,所以这府里面,对凌啸的吸引力大减,要不是黛宁在此,他真的很想回武昌去。管他十三十四的。去黛宁那里看看。就当是敲山震母虎吧!


“荃儿!咱们去见长公主!”凌啸抖抖衣衫。整理一下,就要前去。荃儿却莫名面色羞红。拿手直摆,“爷。还是你去吧,荃儿有些乏了。


“大早上地乏什么,跟我去。难道你不想见长公主?”凌啸心知想起何园地“情事”,有些害臊。但是凌啸对此很有促狭地兴趣,忍地一个念头起来,要是自己当着黛宁的面。做出和荃儿亲昵的样子,她这个女同性恋会不会吃醋?


凌啸心里有些嬷妒曹寅的学者气质,心知自己无轮怎么修身养气,难望其项背。干脆作出一派粗鲁武将的做派。甚是无礼地直闯织造署后园。一路上丫环注目惊诧羞涩。女眷纷纷怒目回避。还没有走到焦大所说的衡湘院。凌啸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要是“貌美如花”是用来形容美女的话。那么这个词与她就毫无关系了。


档住去路的女人不仅长得很普通。而且很老。足有六十上下。怒视凌啸。可笑地是、这么大年纪却穿着丫环服饰,手里面拽着一根竹子所做的罚鞭,像极了环珠里地荣嬷嬷。凌啸是粗鲁,但是他不傻。这府有一个人是他万万惹不起的人。就是康熙的乳母曹寅地妈。用这么老的丫环。那主人一定老得和孙氏老太太很吻合。


凌啸先发制人。“这位姐姐。小弟给您见礼了。我有要紧事情要黛报长公主,此事十万火急,但是管家们都说十三爷在给长公主清安。小弟实在不敢耽搁。方才有些失礼。还望姐姐带路通报一声。小弟不胜感激姐姐恩德。“荃儿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谁料到那老Y环却把眼一瞪地。把她吓得一吐舌头。凌啸打铁趁热。贴近些悄声道,“有人要追杀长公主,小弟这才从武昌赶来报信,这件事只有曹老爷知道。我是看姐姐才貌双全气宇不凡。才告诉你的。姐姐可要保密啊。”


凌啸这次完全误判了。他以为老丫环穿丫环衣服是为了挽回青春,就此花言巧语,但是马上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那老丫环却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眼神的凌厉让凌啸大呼不好,“管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不可以乱闯的!长公主的安全自有曹府和老身负责。本嬷嬷见你还是官身。就此滚出去吧!”她一转身。又道,“求见公主,要按照礼仪来,不过忘了告诉你,越是花言巧语的男人越不见!这是我定下的规矩。哼!”


规矩?凌啸莫名。略一思索。才明白过来。这一个不是孙夫人地Y环。而是黛宁的教习嬷嬷。原来清朝公主的起居行程安排。都是由教习嬷嬷决定的,就连驸马要和长公主过夫妻生话。也要嬷嬷允许。那这嬷嬷让黛宁去武昌。她与图谋自己纺织机式样的人就脱不了干系!更让凌啸怀疑的是。这个嬷嬷似乎极为痛恨男人,黛宁的同性恋倾向。说不定就是地教导出来的。


“本侯凌啸,确甫要事求见长公主,烦请嬷嬷通极。”凌啸正道。


“想得美!”老嬷嬷更得不可一世。


“我的亲卫得知有人要对长公主不利,此事要亲口告诉长公主。我知道嬷嬷是最关心长公主的。请嬷嬷通报一声。”凌啸柔声道。


“做梦!”二五八万。


“嬷嬷真是坚将原则,忠心耿耿啊,但是事关重大,您老人家就通融通融。“凌啸堆满笑脸。递上一张银票。


“滚!”还油盐不进,扛上开花了。


“荃儿,拿下!


泥菩萨还有火气呢,凌啸怎么可以自己欺负老太太,当然要找到合适的人去欺负。他不忍心看自己随从欺负人,背转身去,看着远处的Y环的指指点点,还微笑地扬扬手、显示他自己没有仗势欺负老太太。


但是让他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荃儿和老丫环打起来了。


荃儿的武功他是知道的,尽管没有自己厉害,但是要对付几个二流会家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眼下的老嬷嬷却打得她连连后退。老嬷趁着荃儿退后,手变鹰爪,突然身形蝶舞,闪电般抓向凌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