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江南教父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拉垫背的需要实力,赵亚东扑到一个看似乎是军官的人身边,才发觉这句话的正确性,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敌人,只是眼花缭乱地挥舞了几刀,他就发现天旋地转起来,直到旋转停止,他才看到,远处的地上是自己的无头身躯兀自站立着。


整个世界清前的时候,凌啸大步流星地来到邱鹏坠马处,看着陡得像刀切般的湖岸,心中连呼侥幸!


的确是侥幸,这里简直是大自然赐给他的天然埋伏场所,就连昨晚天黑的时候,他们自己都窜下去七匹马,底下的湖水虽然不深,可是也摔得他们够呛。这是一个隐蔽在平缓坡地上的大湖坑,陡峭的湖岸像人工挖凿的塹沟一样十分突兀,而且岸边的草丛比人工还要隐蔽。


即使在姜隐这熟悉地形的家伙的带领下,自己都还是吃了天地造化的亏。没有理由他不利用的。


于是眶眺必报的凌啸就马上吩咐,以姜隐为首的八名亲卫去诱敌绕圈子,自己则带领其他的二十多人设计埋伏。


一晚上的时间他们也没有做什么,不过是就地取材砍了很多树叉,向上插埋到水中而已,湖水中冻得瑟瑟发抖的苦楚,现在得到了回报,就是他们杀了几乎所有的反贼,除了几个受伤没死的以外。


“爷!刚才那边山岗上有礁夫模样的人经过,要不要抓起来?”左雨赶来禀报。


“算了。此地不宜久留。马上把没死的人带过来,本侯立刻就要问。通知弟兄们。赶快用些干粮。我们很快就要转移了!


俘虏只有三个,当是中了箭伤,但是还不至于毙命。他们被扯到凌啸的面前、却没有一个人有害怕的神色。“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誰就可以话命,谁告诉我的最多。我就可以给谁赏的钱最多,赐的女人最美。当的官最大!”


“呸!”当中一个看似文弱些的中年人,却极为刚强,一口唾沫淬向凌啸。气愤的他伤在了右胸。箭杆还留在那里,使得他没有力气运出喉咙间地浓痰、唯有用唾沫这种文明些的来抬呼凌啸了。


侧头让过飞来的唾流,凌啸一刀桶进这人的腹部,他可以感觉到对方肌肉的紧缩把刀身夹住。“别以为自己是CD员!”说完他猛然劲把刀搅转,看着血从那人地口中溢出。凌啸却不拔出刀,只是要过一支箭。一下子捅向那人裆部,听到痛苦的惨叫声。他才淡然道,“哦,忘记告诉你们了,谁最不识抬举。就死的最过瘾。到你们了。这位是我的示范。希望你们抓住机会。因为等下再要我失望。凌迟割人的手法我也很拿手!”


惊恐的眼神在两个俘虏眼中请晰可见、他们对视一眼、显得很犹豫挣扎。地上的那个还没断气的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喊道。”誓言!家国!”听完之后,两腿一蹬,就此寂静无声。这位死去的人万万没有到。正是他的当场断气。才使得两个同伴更加惊恐,凌啸一指脚下的尸体。蛊惑道,“佛祖说、人的生命有很多次轮回的、这次不行,下次再来嘛。二十年后你不又是一条好汉吗?怎么样,你们说呢?”


天知道有没有轮回?俘虏们的胸脖更加起伏、眼神更加闪烁,吞咽口水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在凌啸拔刀在手地时候、两人终于扛不住了。


两个人分开交代的东西还是一致地、交代的内容也使得凌啸心惊肉跳。


如果说知无堂反请复明只是政治斗争,那么眼下地事情里还加进江湖恩怨。


据这两个缕罗说。他们这群人是江宁盐帮的。昨天下午才突然接到命令。要他们赶到江北渡口埋伏起来,等到一群看似外地骑兵的人,将他们全部生擒起来,可是他们等到了天黑,也没有等到这些骑兵,后来有一个叫赵亚东的人赶到。他和领头的邱鹏大哥似乎很熟,后来就一起带领他们向西追击起来。


“你知道是谁要你们追杀我们的吗?


“我只是听说这个话是甘爷让我们做的。”


“甘爷?”凌啸想起了甘大,对他的武功极为忌惮,昨天在敌船看到地人,似乎就是他。问题是他本应该在天牢里面关着啊!


“就是名震江湖的甘兢平甘二爷。他可是我们盐帮漕帮的靠山啊,这在江南几乎是无人不晓的,也只有他老人家才能吩咐动我们办事啊!”


“你知道甘大其人吗?


“甘大?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那这江上应该有两江水师的巡逻船只。陆上也有巡逻的兵丁,难道你们就不怕吗?


“这位大人。千里当官只为财。谁不爱钱财?再说甘爷的门下弟子徒孙重徒孙遍布江南各营,甘爷的面子拿出来。谁能够不买账?要找个由头停止巡逻。简直是小菜一碟。不然我们盐帮运些私盐。那还不天都要打打杀杀。就算九条命也顶不住啊!”


听了这些口供。如果说凌啸还只是震惊的话。那胡涛和姜隐则是感到恐怖了。他们一个是习武之人。一个是江宁混出来的人。对于甘家江湖上的地位。那可是知之甚详。两个缕罗说得还不淮确、岂止是盐帮漕帮依仗他甘兢平,就是大江南北的绿林好汉,都是更他控制的。可这么说。他甘兢平一跺脚。整个江南都要抖动。


等他们将这甘兢平的背景讲解完毕、凌啸只有一个念头。他碰上清朝的江南教父!


现在事情十分明白了,敌船上的那个人。即使不是甘大,也是和甘大有很大关系的人,凌啸很怀疑他就是甘兢平,因为北京的天牢绝对不是容易逃脱的地方。而且凭着酷似的长相。弄不好他们是兄弟关系!甘大既然是知无堂的人。甘兢平掌控江南的三教九流。肯定也不可避免地和天地会、知无堂之流有联系。对他凌啸的迫捕也就好解释了。可问题在于。甘大押到北京天牢等候凌迟处死。诛灭九族。他甘兢平怎么会安然无恙的,难道江苏的官员动作竟然这么怪?更加让凌啸难以理解的是。他们应该是要毫不犹豫地以杀死自己为目的的。为何偏偏是一副生擒话捉的做法?


胡涛猛地跪在凌啸的面前,眼泪都下来了,“爷,小涛不知道您要到扬州去干什么。但是前面简直就是龙潭虎穴。千金之子不立于危之下。爷。求求您。您还是先回武昌吧,把这要办的事情交给我们去办吧。”


姜隐左雨和陶洲听到甘兢平竟然如此势力强横。也纷纷跪地强求凌啸不要以身犯险。凌啸却是苦笑。黛宁的事情。怎么可能告诉他们呢,就算是要他们去找到了黛宁。黛宁甩他们吗?凌啸想了想。看来这次的确是为难之极,江宁也罢、扬州也好,都走人家的地盘,黑红两道、比自己要牛逼多了,自己两眼一抹黑,人生地不熟,贸然前去无看于送死。但是黛宁的事情他也难以放弃。


思量半晌,凌啸决定了,先到一个地方去碰运气,要是不行,马上打道回府,留得青山在的道理他岂会不懂?


“我意已决,扬州事就此放弃,凌啸致死也难以释怀!陶洲、本还想借你的人脉,结识一些江南豪门的,现在看来危险就在眼前,你给爷办个差事!马上带领十个卫士快马回广济,用我的这枚小印信调五百水师。要他们务必在三天后的午时赶到燕子矶接应、然后你直奔武昌、等下我修书一封,你要亲手交与顾先生!”


众人又是一阵苦劝、无奈凌啸决不愿意放弃,只得作罢。陶洲临前问。”我看爷在江南逗留时日肯定不短、只是武昌衙务如何交代?


“军务交由金虎全权,府务由顾先生一言而决!”凌啸十分干脆。”陶洲,你一夜未睡,路上可要杠起精神、虽是回程,切不可掉以轻心!倘使遇到反贼、本侯许你诈降偷生。“他又转向那十名亲卫。”寸是你们不可以,和陶洲执事不同,因为你们是军人,是勇士,只有战至一兵一卒。方能证明这一点!”


“是!”十人齐声吼答。


看着陶洲已经远去,众人这才感觉到一夜亡命的疲困。但是他们不能在此多留。剩下的亲卫还有十四名,加上十个船上的水手,就只有凌啸、胡涛、左雨和姜隐四人了,要是甘兢平还有什么别的布置,那可糟了。这疲劳困乏的二十八人,如何抵挡得住?


“姜隐、八旗江宁将军驻地在何处?”


眼下凌啸唯一能够试一试的地方。就是八旗兵,但愿他们这些满族人,没有被知无堂和甘兢平渗透进去。


“将军衙门在城内,但是八旗大营分别别驻扎在京口和江宁。江宁大营在钟山脚,一则守护明朝皇陵,一则那是虎踞龙盘的险要。但是……


凌啸见他吞吞吐吐。“但是什么?


钟山在城东郊,要想去往那里。必须渡江越城而过。弄不好我们又会撞上埋伏!、”


凌啸还没有来得及对这个问题头痛。就见一个亲卫驰马来报,“侯爷,西北方两里外。三百人的骑兵正围了上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