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黛宁的行踪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踏进后园主楼之前,凌啸深吸一口气,停在楼前稍微犹豫了一下,他需要确定一下自己心中所想。他知道自己不是圣人,性子里面还有些流痞无赖,可是真正面对一些严重后果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其实还是心软之人。 他还记得,二十一世纪的历史研究表明,产业革命已经是可以避免农民灾难性破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踏进后园主楼之前,凌啸深吸一口气,停在楼前稍微犹豫了一下,他需要确定一下自己心中所想。他知道自己不是圣人,性子里面还有些流痞无赖,可是真正面对一些严重后果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其实还是心软之人。


他还记得,二十一世纪的历史研究表明,产业革命已经是可以避免农民灾难性破产的,小日本鬼子的明治维新就是一条以上带下的成功之路,凌啸自从仿造纺织机开始,就期望在清朝初年的中国利用自己的知识,既提早八〇年推动工业革命在中国进行,又不想产生像英国圈地运动般的悲剧。


以前网络上流行的一些简单的看法,认为即使发生大规摸的圈地运动,只要中国提早进入产业革命,这种阵痛也是值得的,凌啸当时也深以为然,可是现在他的想法变了。他在这个封建社会的世界上飘零了一年之久。他深切地直觉到,中国如果发生圈地运动。贪官、酷吏、奸商、兵痞、军阀的**残忍,绝对不会有温情脉脉,绝对会使得这运动变得腥风血雨。倘使再回到网络世界,那些人再叫嚣这样的理论,凌不敢说他错了。但是凌啸会提醒他去翻看清朝初年鳖拜圈地的历史、上百万汉族农民被从土地上赶走,甘井离乡,十多万人被诬以各种罪名,要么发往宁古塔为奴,要么被屠杀宰割。恰逢灾荒,饿死病死看更是无计其数。


这鳖拜的圈地还仅仅只是京畿河北一省的行为。就造成了这般的结果。倘若全国大面积爆发这种事件。凌啸不敢想象,这会造成多少的家庭破裂,多少人因此丢失赖以生存的土地。多少人会孤苦伶竹,多少人会丢掉性命。站在后世的人也许会看到一些历史书上的数字。嗟叹一番。可是凌啸是活生生地存话在这个世界上的,他会亲眼看到路有饿殍。他会亲眼目睹杀人夺地,他更加可能会亲身碰到流着泪的孤儿寡母。


阵痛也许是必须地,但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的人。是不会理解身处中的苦难的,就如同侵华日军的暴行让以前地凌啸愤愤不平,但是他没有经历其中的杀戮和侮辱,有的仅仅只是基于民族的愤恨,不是切身的悲痛。


他再次叹叹气、心中拿定主意。先别说得那么远了、就是眼前的纺纱。能不能形成一个发展工业革命地良好契机,还是未知数。但是按照魏东亭的方案,它绝对难以利民利国了,更加恐怖的是,官办的纺纱还好控制,但是万一大的财阀掌握了纺纱机,大规摸运作起来。他们的成本绝对低于官府、对于现在没有大片海外市场的请王朝来说。只能冲击本土市场。这简直就是一场封建社会的经济危机灾难!


凌啸不想好心办了坏事。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就是立刻上书康熙改弦易张、还是按照凌啸的设想,大规摸生产十八锭纺纱机,以低廉地价格或者是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提供给百姓、以上大量地农家自纺来平稳过渡,同时辅以加大对南详、高丽、日本的贸易棉纱。第二件事。则是凌啸必须亡羊补牢。立刻调查和阻止纺纱机式样地外流、最起码是在短期内不能外流出去。


欣馨正在小亭里抚弹古筝,咯咯的筝声传来,夕阳里的两个丫环挥舞看宝剑,别有一番韵味。


凌啸的请安。打断了欣馨的弹奏。她怎么经得住凌啸的出现?凌啸请安起身。沉声问道,“公主,请问长公主现在何处?”


欣馨一愣。“姑姑早己离去。也许是到了京城。也许是去了江南玩。具体的行踪。我也不知道啊。”她看到凌啸的表特颇为郑重严肃、不知道凌啸为何问起黛宁来了。


凌啸看她的样子确实不像说谎。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当下立刺问道。“那公主知不知道,长公主要了我那个三妹纺织机的式样。是想交给哪一个阿哥呢?”欣馨顿时一阵惊讶。看来凌啸早已经猜测到了姑姑的意图了,还知道地是为一个皇子在办事了。只是她对自己这姑姑的事情也所知不多,只好歉意道,“凌啸,我是真的不知道,姑姑从来都不肯告诉我这些事的。不过。你当时不是没有反对姑姑,也没有询问姑姑为什么。怎么现在又……”


“欣馨公主,三妹纺纱机事关重大,现在的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不慎。要是让三妹的样式过早流传出去。不仅是太子,就连朝廷和百姓都会受害深重。公主善良,是不忍百姓受苦吧,凌啸希望你能够告诉我。长公主当日说要去往何处?”


凌啸已经越想越怕了。


黛宁已经离去二十天,以她的行程速度,自己安排快马去追,也许还能赶得上。但是前提是,黛宁不放心下属,是亲自带着图样。


欣馨忽地面色一红,她想起了黛宁离去前的话,颇觉为难,这种事情岂能当着凌啸这种青年男子提起。不过凌啸在她的心里分量极重。”里面想取悦他的念头更加旺威。矛盾交织之下,犹豫良久。


她一定知道一些。凌啸看欣馨的面色就知道。当下更加焦急万分,面色也耷拉下来。欣馨看他样子阴沉、忽地有些害怕。正将要说出来,却见丫头荃儿连连暗中摆手,不解其意。


凌啸在欣馨面前。他早已经不把她当成公主了,更加有一种被追求的心理优越感。所以心急之下。敢于放开一些拘束。“欣馨,我一以来都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想不到眼看百姓即将陷入水深火热当中,你却无动于衷。是在今我太失望了!”


“大胆!”荃儿娇斥一声。如同连珠炮一般对凌啸大加讨伐。“忠毅侯爷。有你这么和公主说话的吗?今日进来,连奴才也不自称一下。还直呼公主名讳,如此咄咄逼人。妄自评议公主品行,你可不要忘了,无论从名分还是尊卑来说,咱们公主呀。都是你的主子!”凌啸有些烦躁,正要反唇相讥。却在荃儿的快嘴下提不起速度。“你口口声声说为我们公主善良。但是这关你什么事情?你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累得我们公主千里而来。受你的玲落、挨你的白眼。还被你这府里的臭鸡蛋黛得半死,现在可好了。侯爷居然敢训起公主来了!怎么着。你这么看我,是不是想吃了我啊?还瞪眼。你还不服气啊。那我问你。要我们公主今天不说,你是不是还要给公主上刑逼供啊?”


凌啸被她一阵枪白,老脸一红,正要辩白,却见荃儿叉起了腰肢,枊眉一扬,恶狠狠地瞪着他,“哼!”他真是哭笑不得。要是这丫头不是女子。凌啸还其想和她练练嘴皮子。可是这荃儿也提醒了他。无论自己如何急躁,欣馨都不是他可以用强的对象。既然不能用强,凌啸只好用软了,“公主,奴才有些心急,才这般失礼的,你也知道,奴才是为了皇上的江山社稷黎民百姓着想,不得不去寻找黛宁长公主,你就告诉我吧。”


荃儿不将欣馨说话,抢言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有条件!”


凌啸一阵气急,好一个就地起价的勒索奇才!“什么条件?


“告诉你了,就要给我们公主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多给她一些和你接触的机会,荃儿相信,我们公主一定会证明给你看。她是一个多么值得你珍惜的好公主!”


“……”凌啸无言,斟酌良久,点头允许了。机会给你欣馨。只要我对你不改观,又能如何?


“姑姑临走时说,想去那扬洲名媛楼见识见识。”欣馨欣喜万分,连忙隐讳地回答了凌啸的问题。


“见识什么?她会逗留多久?”


“姑姑说要见识见识江南美女,”欣馨面红耳赤,不由得想起黛宁对自己有意无意的亲狭行为,害羞得声音几不可闻,“不过她具体会在那里盘恒多久、欣馨就不知道了。”


靠!原来黛宁她要去嫖女人!


步出园门的时候。凌啸长喘一口气。谢天谢地。还好黛宁有这个态的嗜好,这一次凌啸真的觉得自己也变态了,因为他在心里默缺地祈祷,黛宁啊黛宁,你一定要慢慢地嫖啊。最好是日夜沉迷在江南美女们的姿色当中不能自拔。最好是一家一家地一路嫖下去,反正你无论怎么玩。也不会像男人一样。有精尽人亡的致命威胁!


作为签下城下之盟的报复。他把荃儿要到自己的身边。这个丫头跟黛宁有一腿。又有一身武艺傍身,等到了扬州。将是凌啸寻找黛宁的最后帮手!


胡骏见到凌啸还不及请示。凌啸就命令连连。


“马上去传令,调集两艘水师快船到城门码头。选拔五十名忠诚的轻骑亲卫,随本侯于亥时登船!另外,叫人即刻找顾先生。要他来我签押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