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纸书信不啻惊雷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一个四品道台被于成龙指着鼻子大骂,“你的粮道衙门堆积着多少的衙务,你不去理会,却来这里谋一己私利,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要是你不想干,本督立刻就将你免职!”那道台似乎很有些背景,虽然也有些害怕,可是胆子也并不小,当即软绵绵地顶了回来,“制台大人,卑职昨天已经请了病假,实在是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一个四品道台被于成龙指着鼻子大骂,“你的粮道衙门堆积着多少的衙务,你不去理会,却来这里谋一己私利,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要是你不想干,本督立刻就将你免职!”那道台似乎很有些背景,虽然也有些害怕,可是胆子也并不小,当即软绵绵地顶了回来,“制台大人,卑职昨天已经请了病假,实在是身体不适,这才休息一下,为圣上办事,卑职也要将息好身体,才能更加地效犬马之劳啊,等到病情好转,卑职一定日以继夜,保证将公务完成。您说呢。”


施世纶一见于成龙气得连眉毛都在抖动,就知道他要立威了。果然,于成龙怒极而笑,他已经决意杀鸡骇猴,当场免了这四品道台的职务,等候他的弹劾,当下就嘿嘿讥讽道,“好你个程执,竟敢当面说话。你话蹦乱跳地等在这何园门口。分明是想要求凌啸通融,让你认购些香胰子的股份。还敢假词狡辩。当老夫是三岁小孩子不成?”


他正要扳脸就发令、惩罚这个四品道台,却见程道台脖子一扬。软绵绵道,“冤狂啊,制台大人,卑职已经病的很重了,大夫说了,非名医不可以救治。所以才来到这何园求侯爷接见的。”


于成龙起了猫玩弄老鼠的兴致,格格冷笑道,“我看你的确是病不轻!凌啸大人是名臣,可不是名医、要是你真的病了、就核去找医馆。而不是来这钦差行辕!找凌大治病、他恐怕就连小猫小狗都治好。更别了说人了!”


他的这句话一出,施世纶案时心里咯瞪一下,完了、于成龙久在河南治本。京城里面凌啸的有些事情不是很了解,现在口急之下闯祸了。


那道台猛地站起,阴笑着道,“卑职是八爷门人,八爷亲笔信里说过。侯爷曾经为太后治愈了肠痈。这是天下人尽当知的绝症,制台怎信口雌黄,将太后和小猫小狗来比?!”


一下子尽皆哗然,于成龙不知情下口不择言,犯了天大的一个忌讳。要是有人告起状来。他将会满头长包地麻烦。施世纶心里有些怀疑他于成龙是不是家里祖坟坍塌了,为何这上百的官员不惩治,偏偏扫上了一个八爷门人的刺头,简直是倒霉透顶了!


于成龙心里急躁和害怕,使得他的面色渐渐惨白,满街的文官没有一个敢出来帮他圆场,一时间众目睽睽地盯着于成龙、气氛变得怪异起来。本来训人问罪地变成了最岌岌可危的人。这变化使得众人都不知是祸是福了。但是程执的话无疑为大家找到了逗留此地的理由,也找到了对付于成龙的把柄。


“程执你怎么可以如此胡说八道!”一个声音从何园内传来。朱红地大门的开,凌啸一身黄马褂地走出来。“于制台乃是不知者不罪!凌啸上次也只是误打误撞、全凭了太后洪福和圣上诚首,方才使太后转危为安。”


于成龙不知道凌啸为何为他说话,他见到众官员都打着马蹄袖向凌啸拜礼,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何有味。


程执看到凌啸钉子般的眼神射向他、吓得连忙回话,“哦,原来这样啊。卑职不知其中缘由。倒是误会了制台大人了。侯爷。我这就向制台赔罪。”


凌啸上前挽了颔首微笑的施世纶,又搀了呆若木鸡的于成龙,往府里行去,临到门口,他停住身形,冷冷道,“今日这事情,本侯已经解释清楚,谁要是胆敢拿着说事,就别说我凌啸心黑手辣!”


众官员诺诺一片,凌啸这当事人都亲自来澄请。谁也不会傻到去生是非,他们期将的东西并不在于扳倒于成龙,凌啸又淡淡地一句话,使得他们心花怒放。


“诸位后天再来吧。明日尽快地料理衙门公务。后天,本侯开始酌情放出些开办股。”


开始接见文官的命令一下,最风光得意地不是别人。是鲁桓。作为管家。他掌管了让那个求见的官绅进去的权力,这导致了他的荷包分量暴涨。他时常在每晚上床之前抚摸着鼓鼓的荷包,念叼一句话,“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阖府上下的仆役,都沾了光。鲁桓最明白利益均站的道理,他将府里的仆役们轮流地置换岗位,门房、认购处、候进耳房这些容易捞油水的地方,他都让大家轮着前往,虽然不至于勒索前来走门路的官员们,但是别人赏地小费,他们可是奉了凌啸的命令笑纳地,就连这小费的名称。都是凌啸亲口说地。“这等小费还要向我汇报?他们喜欢帮我养人下属,我还不受,简直就是不近人情了。”


凌啸对此想得清楚。请水池搪不养鱼,钱财是试金石,在这利益关头,就是凌啸最好的考察和选拔亲信心腹的好机会。就是文职官员,也不是金钱就可以买到股份的,金虎、黄浩,周军、周湖定,何智壮这几个是久在湖北官场的老人了。对于上下官员的情况如数家珍,按照凌啸的吩咐,将武昌上下文官全部挨照家族背景、门主派系、官职品级。职务轻重全部整理分列了一个档案。


凌啸绝对不是个势利的人。但是他也绝对不是一视同仁地主。只要是和各个阿哥站上关系的,他淮备给!只要是世代为官且有很多亲威势利的,他准备给!只要是现在处于关要职务的。他也淮备给!只是区区二十三万两的空缺。就显得僧多粥少了。顾贞观他们还在那里苦苦斟酌给谁不给谁,凌啸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侯爷所定的后天。在官员们食不知味的等将里面到来了。粮道程兴冲冲地赶一个了早。几乎是披星戴月地在丑时三刻就赶到了何园。可是才到那里的边缘。就吓了一跳。看着恨不得摆了一里路长的官轿,这才晓得,自己实在不应该贪睡的。很多人都是呵欠连天。惺松的眼睛。都告诉程执。他们起码是昨晚就已经在这里排队了。


天快亮的时候。何园朱门大开,却是一群兵丁在把守。蒋恒昌和梁佑邦寒着脸跨出门来。手里紧握的马鞭不时地挥舞一下,表示他们绝对不爽。


“列位大人!你们为何和我们这些苦得要死的武官抢食啊?要不是侯爷解劝了我们半天。你们休想得到半分地股份。要知道已经有很多钱庄愿意借贷给我们了。总之一条。这次要不是侯爷的面子。这增股方案。我们绝对不会同意的。来呀。快给大人们发新通告!”


文官们闻言揣揣不安,生怕事情不可挽回、连忙争抢戈什哈们发的通告。


凌啸立在门后,看着争先恐后地文官、心里忍不住得意、事业还没开始。就第一次增股了,看来在这世界里玩资本运作圈钱,真的是大有前途啊!


顾贞观从后边赶来、递上了一封信。他感觉到、这封有着容若印信的书信。用八百里加急送来。定然不同寻常!凌啸看了这封信,顿时到魂飞魄数,心里的那个急躁,几乎要将天地都掘翻开来。


“先生!你马上接手这里的事情,我要到后园独处一下、不许任何人打搅我!另外,你让胡骏将后园的院门把守住。将里面地Y环仆役全部赶走,等会我要和欣馨公主商议些事情,任何人不许偷听,凡是窥视偷听者,一律杀无赦!”


“好的,不过万一这外面的文官要是有些反感新方案,该如何?


“鞭子赶走!


凌啸急忙赶往自己的书房,点上了一盘息香,淡淡的檀香烟雾弥谩开来。他深吸一口,才略略定下了心境。信是从容若处寄出来的,上却是太子太傅所写的、通篇都是谦逊赞赏之词,求教如何办纺纱的诚意溢于词表,他可以感受到王晱担心伤及农桑的诚忧,可凌啸却对此毫不动心。他看重的是字里行间透露出地官办纺纱方式,这才是他心急如焚的关键!


据王晱所言。康熙采纳地是魏东亭的“一条龙“摸式,由官府出本来设立大型地纺纱机构,原料由各地官府以官价收购,抬慕工匠农妇在三妹纺纱机上织成棉,再按照官价批发给百姓和织布作坊。


这个方案坏就坏在夺了百姓的一条生路!百姓纺纱去卖的这层利润。被剥夺了,凌啸还不了解康熙是如何分配利润的,但是很显然,康熙将这可能的盈利,是准备收到国库的,可是层层酷吏贪官的盘剥下来。他这九五之尊恐怕也难以控制利润的流失吧。更何况官方定原料收购价格和销售价格,只怕更是弊端丛生,最后受苦地怕是只有老百姓,。


一圈息香很快就烧尽了,胡骏前来禀报,后园己经控制起来,闲杂人等都已经调走了。凌啸赶到后园门口,心里还在怨怒魏东亭,和肥皂相比,这纺纱本来是寄托了凌啸全部的富国强兵理想。更是涉及到了民生要点。一个不妥,就会伤害国力。造成百姓大规摸破产,万一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光罪恶感。就可以让凌啸一辈子愧疚难熬。


“***,老魏。你真他妈有远见。三百年后的计划经济你也想得出来!可是你这混账知道吗?连有着那么多廉洁干部的CD都办不好国营企业,你凭什么就肯定这一条龙纺纱能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