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臣工和皇子们纷纷向太子表态支将他大办纺纱,太子则是一个劲地谢谢康熙的信任,表示要全力办好这件差事,不辜负皇阿玛和天下臣民的期望。 回到毓庆宫,太子显得十分高兴,长史朱天保见到他愉悦,正要奉承一番,只见新任太子太傅的王晱从书房出来,阴沉的表情显示他十分忧烦。太子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臣工和皇子们纷纷向太子表态支将他大办纺纱,太子则是一个劲地谢谢康熙的信任,表示要全力办好这件差事,不辜负皇阿玛和天下臣民的期望。


回到毓庆宫,太子显得十分高兴,长史朱天保见到他愉悦,正要奉承一番,只见新任太子太傅的王晱从书房出来,阴沉的表情显示他十分忧烦。太子见到他,兴奋道,“王师傅,您知道吗,今日圣上正式将官办纺纱业务交由我主办,已经拨款一百万两户部专款,按照魏东亭大人的方案,编制衙门置办工械招募工匠,摸拟江宁织造的形式开办纺纱局,我等了多年,终于有了一次在皇阿玛处露脸的好机会了。”


王晱却不似太子和朱天保一般的兴奋,拧着眉头在那里思量。他虽是昨天才新任太子师傅,但是长期担任宗学师职。对皇子们的明争暗斗知之甚详,太子并不是蠢笨之人,可是这两三年来的差事总办不好。究其原因。太子的差事总是无疾而终。就在于他有太多的掣肘了。阿哥们和他们的党羽经常暗中使绊太子。这次官办纺纱的差事。其实他王晱是赞成太子争枪的。并不是因为这差事不重要,而是困为太重要了。重要到一旦办砸,太子在康熙心目里的地位将会受到致命的威胁。无奈昨天自己新来乍到。太子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自己也无法把话说透。现在到了米已成炊的地步。他冉也顾不得忌讳了。


沉吟半晌,他谨慎地选择措辞,叹道,“太子,凶险就在眼前,奈何您就看不出来?”太子两人的愕然里,他继续道,“唐太宗李世民曾道。天子之难。在于以一人之心敌万人之谋。太子爷是大清储君。环境也相差无几。一个不好,就会为人所乘。朝中兖兖诸公。皇家煌蝗天胄,究竟有几人是真心希望您办好这件差事的?官办纺纱,涉及民生凋旺,农事兴衰。倘使无好的结果。皇上怕是……


经过凌啸的彩票搓磨。太子已经成熟了许多。王晱的提醒无异于当头一棒。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几天梦寐以求才得到的差事,却是一双刃剑。成了。固然地位牢固,败了。则可能万劫不复!


“王师侍。您是说这差事怕是不好办?可是皇上都已经下了圣旨,各项淮备都已经进行开来了。还有什么是我所疏忽的?”太子抱着侥幸,鼓起自己的自信。既像是问王映。也像是问自己。


“诸位阿哥难道就会让你顺利办好这差事?你手下又有何人能当此经济大任?棉纺地产地产量销路又在何处?价格如何才能不伤及农家?魏东亭提出的官收棉花和官销纱线方案。又有多少的胜算?”王晱虽不懂这些东西,但是他辜承圣人之教,关注农桑,也问得太子哑口无言。


太子面色惨白,猛然站起来,性格里面的懦弱,让他几乎下意识道。“那我就即刻进宫。先辞了这差事,如何?


“不可!“对于这无勇无智的太子,王晱心里面哀叹。”为君父忧。您有什么理由临阵退缩?除非装作是生了一场重病,方可避开这差事。可是倘使被圣上察觉您弄虚作假,或者让圣上认为您体弱多病,可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太子抱着头懊恼不已,后悔自己没有听王晱地事先之言,他呆呆地坐入椅中,心中慌乱无比,半晌才想起王晱可能有什么办法,连忙求教。


王晱苦然一笑。盯着太子道。”方今天下,论及能够帮助您的,,是只有一个人了,只是不知道太子可否放下成见,虚心求教了。”


“师傅快说,是谁?


“凌啸!”


京城离武昌两千多里,八百里加急的快马也要三天才能到达,等到容若转来王晱的亲笔信,凌啸这边已经离上次迎接于成龙施世纶他们六天了。


凌啸的日子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忙”。


一百个买来的孤儿已经在广埠屯买来地庄院里集结起来,外加二十个十九岁左方的囚工子弟。都在等候凌啸的亲自培训。可是凌啸根本出不了何园的门,那里敢在众目睽睽下到这宝通禅寺边的秘密庄院来?


他还要天天窝在府里。没日没夜地设计如何将试验设备转换成工坊,那耐酸材质。那硫磺制酸。那食盐提纯。那木炭碾磨。那烟道设计,那反应器建造、那石灰石采买。这些都是他要操心的事情。


五十万两开办股份,加上军方的空股和曾氏的股份,整整一百五十万两资本的香胰事业也开始筹备了,府里亲信的股份奖励他也自有安排。那些可都是从曾氏地股份里面扣除的。凌啸在那三分之一地股份里。独占了整整三分之二的空股,不过那都是以豪成地名义占有的,因为凌啸简单的一句话,曾匀就心领神会地表示,要将自己的小女儿嫁给豪成当小妄了,这空股就当是给豪成的嫁妆。豪成要是在这里,恐怕欣喜若狂啊。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凌啸就为他备齐了妻妾。


凌啸这些日子要应付的却是醋意黛天的湖北文官。自打香胰子的事情传出,湖北官场震撼了,仿佛是波澜不掠地湖面上扔下了一抉石头。


涟漪波及之处,闻风而来的官员士坤,几乎把何园的门槛都踏破了。


可是鲁桓一句话,让他们心灵备受伤害。”侯爷说了,这香胰子是为军官们筹备养廉银子,确保我湖北军队无吃空饷、喝兵血事件,保将战斗力的。暂时不对文官开放。众位大人请回吧。”


但是顾贞观却派高夫子和周湖定出来在文官里面放风,事情也不不可以商量的,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由于年年和平,边关打仗也轮不到这些湖北的军队,所以军官们的穷,就可想而知了、和上次那些两大案的贪污官员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群乞丐。难怪大家一听到凌啸的发财计划,就像狼一样眼里放光的。


才收了二十七万两银子、包括绿营八旗在内的军官们。就再也拿不出银子了,凌啸面对二十三万两的缺口,一点都不担心。像苍蝇般围在府门的文官们、就是他最好的候补认购对象。


一时间、于成龙的火气被激得空前高涨,原因无他、各衙门的官员请假告病的达到五成以上,他这个总督无论是召亲下属议事,还是视察那些衙门、总是难以找到主官。气急的他,派出了狠多戈什哈四处打探。才终于得知。官员们都在何园那里等着凌啸的接见。于成龙心里,愤愤不平,你凌啸对军队搞一言堂。也就算了,可是把手伸到文官系统来,可就实在手长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即就要拉了施世纶前来评理问罪。


于成龙和施世纶赶到了何园,顿时间更是火上加油。他原以为,本应“养病”的官员们见了他,会立即作鸟兽散的,孰料到这些人见到他和施世纶,一个个理直气壮,虽然致礼甚恭,却全无半点的傀疚之意。


于成龙再也忍不住了,他决定给这些毫无廉耻的官员们一个教训。


施世纶懒得理会于成龙的暴怒、他只是好奇凌啸究竟有什么魔力,忽然看到街角的两个官员正背对他们,口中念念有词,忍不住就走到两人身后,侧耳倾听起来,等到听到其中人的喃喃,莫名其妙。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是啊,杨老大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我就不信侯爷他会不管我们这武昌的几百文官的、你看这食盒被窝、是我夫人听说我要在此坚守几日几夜、命下人们送来的。我劝你啊,快点教小衙们回府张罗、是到时候你坚将不住,被人家枪了这好位置,可别怪我没有帮你守住位置,要知道今天就来了上百的官员士绅,明天恐怕会更加的多啊。”


杨老大人,一听之下,恍然大悟,急忙就对小厮吩咐、忽听到那人又道。“杨老大人,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可否帮忙啊?”


“江大人为我指点迷津,谢你都来不及、您说您说。


那江大人汗颜道,“你的下人等下回府。请一定要带好夜壶和恭桶,我怕到时候憋不住啊,你也知道这寒冬腊月的。要是有个三急的,我们可不能离开这位置啊!要是困为这事情错过了侯爷接见,传出去了、会被人笑话死的。”


施世纶哭笑不得。他知道凌啸的香胰子让人垂涎三尺。但是万万有想到会有这般的威况。他正要问询和讥讽几句,却听到一声暴喝,这边于成龙已经开始发飙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