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九章 奉了导师的教条而无耻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顾贞观露出惊异的眼神,大清开国以来,官场惯例是领命曰“喳”,凌啸是标准的满官,难道他要假惺惺地做出倾慕汉文化的姿态?可是他要摆这姿态应该是对外界去摆啊,在自己府里面,给谁去看啊?


“府上的奴仆实在太少了,再碰到像这次的危险,可就麻烦至极。绿营里来的那群子亲兵,我可不能全然仰仗他们,还是自己府里恩荣相结的人可以相托!”凌啸不理会顾先生的惊奇,“小涛,去给我到汉口人市上打听好行情,十三岁以下的灾民子弟,你给我留心起来,选那些孤苦无依的,买个五十左右的。另外置个庄院来安顿这些孤儿和刚才说的亲卫,这事情要分批分次地秘密进行,不能教外人知晓!”


“是!”


顾贞观却两手一摊,“侯爷,府里现在可是没多少银子了。上次爷回去拿走了五千两,少奶奶和小依也带了八千两,买那些春香楼丫头花了三千两,这次抚恤又用去了两万两银子,加上几月下来的人吃马嚼,己经是花去了三万七千两了,账房里面的银子只有不足两万两了。”


凌啸哈哈大笑,“我的先生,你可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身无分文呢。还有两万两银子这么多,够用啦,而且我马上就要挣一笔银子、这可就不是小数目啊。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庄院。就是半个汉口,我也可买得下来!”


胡骏胡涛立刻欢天喜地起来、他们话着顾贞观管理细务、对凌啸的账务一请二楚,他们倒并不担心凌啸不会捞钱,但是他们看着账上的银子越来越少,就怕凌啸忘了为自己捞钱,现在凌啸自己干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好了。你们两兄弟好好干。出息了,爷自然会好生提拔你们的。你们这就下去办差事吧。记住君不密失其邦、臣不密失其身。另外。叫陶洲到我书房里面等候。


两人下去之后,凌啸端起茶盅,为若有所思的顾贞观沏满茶,先生,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的疑问。你我师友一场,可不要有,说出来,咱们叼叼。”


“加强府邱防护,还有你的贴身护卫,我是非常赞同的。只是有好奇。昨晚和今日你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凌啸将黛宁威胁之事说与他听了,问道。“先生,倘使真地有天。黛宁诬告我污辱地,你可否帮我预测一下皇上会如何处理此事?杀头?圈禁?还是赦免?”


“倘若你不能证明自己无辜,铁定要圈禁起来。”顾贞观沉吟一才回答,“不过这事情要看圣上对你的信任,只要你用心办差,有圣上信任你,她就根本不敢诬告于你。”


“真的吗?”凌啸疑然反问道,“那先生告诉我。暗杀、离间、栽脏这些下三烂手段又如何?难道面对可能会有的杀身之祸、我都不做好防范。这是智看所为吗?万一真的到了那一步,可就是晦之晚矣。先生可不要忘了。我得罪的人里面可是至少有两个皇子,还有一个朝廷屡剿不得的知无堂,难道我应该做束手待毙之人?”


顾贞观惊然而惊,他把凌啸的眼眸盯看了几遍,才确定他不是开玩笑的。他只是一个文人。有些皇子们的秘闻、草灰蛇线地传入他的耳里。他一向都不怎么在意。以为这些不是什么王道现在。凌啸的想法虽然大胆,也大不敬,可是从感特的角度上来讲,顾贞观怎么舍凌啸被那些敌人所害,当即关切问道,“你欲待如何?


“藏人于商,育人于商、丰满羽翼,先发制人!”凌啸斩钉截铁道。


顾贞观忽地心中一动,“要是那两位爷……


凌啸一指他。笑顾左方,“先生,你今天可有些钻牛角尖啊,哈哈……


这是一个奇怪的铁圈。外面还套着一个铁圈。其中放着一些小泥团。陶洲盯着案上的这个奇怪物事、想不到有些怪异的东西什么用处,直到凌啸进来,他才收回眼光、看着凌啸行礼下去。


“陶洲,这次爷听了你的经历,升你做副执事、月例银子比别多。你也该表现一下了、让爷看看自己的眼光究竟好不好。


“得爷所赐,陶洲能够家眷得保,子孙又可以抬头做人,这思情陶洲不敢旦夕相忘,俗话说,生前不曾负恩惠,死后才敢面青天。陶洲求发达,只求今生效劳左右。爷。这次您有什么吩咐,只要是小的做到的,您尽管说。”


“以后你不要自称小的,三四十岁了,还小?叫老涛吧。”凌啸见他似乎颇为真诚,拿出一块洗澡所用的胰子道,“你看这抉胰子,觉得它究竟如何?”


陶洲接过胰子,闻了一下,又用指甲插了一下,道,“爷,您可是有眼光啊,这块胰子应该就是我们武昌城最有名的曾氏胰坊所产,们所出的胰子全国有名,即焦是京城德和坊和苏州静安坊也只能甘拜下风啊。”


“这次爷淮备改良这胰子的造法,明日,你就将这曾氏胰坊的东家和师傅请到我的府中,爷有重要的事情和他们谈谈,另外,你去请教有名的香料坊老板,将各种香料地行情摸熟、最好带些样品回来。”


陶洲大讶,无轮如何,他都无法把凌啸这个钦差侯爷和那胰子联系在一起、这沐浴去污之物、怎么会入得他的法眼?陶洲满怀着狐疑离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凌啸觉得神请气爽,皮肉伤已经好的差不了。只是肩头骨折还需修养。刚刚用过午饭、陶洲来报、他昨天要请的人已经到了。


曾氏胰坊的东家和师傅是一个叫做曾匀,他三十七八的年纪、衣着竟是陵罗绸缎。应该是有钱人,却已经是白发早生、很是不解他何早衰到这种地步。


见到威震湖北的钦差大老爷、这位曾老板却是一点都不胆颤,不卑不亢地行礼之后。就前候凌啸发话。


“曾氏胰子、号称玉胰、宫中贡品,即使内务府自己下属的德和坊所产也有所不敌,本侯在京城也是常有所闻,常有使用啊。想不到今日能见到贵坊掌舵,荣幸。”


曾匀见惯了内务府达官、宫中采办、皇亲之类、倒也明白凌啸的身份尊贵、正要谦逊几分、却听到凌啸口气一转。“不过据本侯看来,曾氏更胰有三大缺陷,倘徐本侯事此营生。可将贵方顷刻击倒在地!”


凌啸的这句话简直就是睛天霹霉,不仅吓得曾氏屁滚尿流、就是陶洲也吃了一惊,他虽然晓得凌啸要改进胰子造法、但是他没有想到凌要拿曾氏开刀。


民不与官斗,曾匀哪里再敢不卑不亢。连忙摆出请教地姿态。“侯爷、日后鄙坊的小本买卖还请侯爷多多照顾啊。”他向凌啸秦上放上张五千两的银票。凌啸现在的确有点穷,看到五千两银票也的确有些心痒难耐。甚至产生了各行各业这么吓唬一番地冲动。不过,他有自己想法。这么一点点银子就想将我打发掉,未免把我凌啸看得太下作了点吧。


“曾老板,其实本侯也知道,你们所造的胰子,乃是用北方越界湖里析出的碱抉,溶化在水中,再混以那猪油胰脏所制成,其中之艰辛困苦。在于调制混合油水比例的火候。相差一份则油水分离。难以凝固。你们的师傅自己。即使是做了很多年。都只能保证同一批原料有把握合成凝固。换一批原料了。恐怕就要再次摸索备百次。可以说。一块小小的玉胰,之所以价格在一两上下,就是因为它来得很是不易,对吗?


曾匀已经傻了,惊骇不已,就像是一个自己最**的秘密被人当揭穿一样。


“侯、侯爷,我的好侯爷啊,您、您是怎么……”


凌啸很是惬意,他在二十一世纪就是一个喜欢究根底的人、虽然自己是机械专科、但是理工类的很多知识,他都是喜欢涉猎一二,不精却庞杂,你要他去想什么复杂的高难工艺,他不晓得,简单一点的,还是了解的。见到曾匀这么紧张害怕,凌啸微微一笑,接着猛攻。


“你们加地胰子之所以色泽如玉、去污有力,关键在于你用的是盐湖碱。而其他作坊用的是草木灰罢了。你猜,本侯要是把这其中的关窍传出去,会有什么结果?”


曾匀哀叹一声、身子骨软倒在凌啸的脚下、他之所以早衰,就是因为他为了保守自己家祖传下的秘方,凡是关键的合成工序、都是他和儿子们亲历亲为的、尽管他已是家资几十万两的大富豪。


凌啸虽然未曾将全部的祖传工艺讲出,但是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下体已经裸露地少女。再去捂住胸部已经毫无意义了。


“侯爷手下容情啊,小的愿意为侯爷鞍前马后,恳请侯爷就饶了曾氏吧。”


凌啸将他扶起,微笑如春风抑面,曾匀却是战战兢兢,不知道他有何企图。


“曾老扳勿要惊慌。本侯既然请你来作客,岂是那携柄相胁人?不过是本侯期望与先生强强联合罢了,只要是造出了当今天下最去污的胰子,说曾氏富甲天下有些过了,可是位列全国前二十位的大财阀。还是可以保征地!”


曾匀哪里敢轻信于他,可是祖传秘方已经为他所握,人在砧板上,又比那鱼肉强多少?一咬牙又掏出了两万两银票,谄笑着放在凌啸案上。心里面却是暗叹自己的主子太弱,可是此刻也不得不侥幸地亮上一亮。这凌啸侯爷下车伊始即在黄鹤褂吟诗作对、又是来自京城,定与己那文雅主子角所交往。


“侯爷。您哪里会是那种人,我们三爷上次来信,还赞侯爷您最急公好义、雪中送安的文坛豪杰呢!”


凌啸正要端茶自饮一口,听到曾匀这么一讲。一口茶喷出。呆了一呆。曾匀心中暗喜若狂。好。他果然吃惊,看来还是阿哥爷们的门子硬实。你一个小小的侯爵,现在怕了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眼神在案上两万五千两银票上逡巡,早知这样。何不进门就亮后台?


“呵呵。原来曾老扳真会说笑啊。陶洲。咱们叼扰了曾老扳这么久。人家也很忙的,你就送他回去吧。另外,去把另外几家胰子作坊的东家请来。”凌啸神色冷冷地吩咐道。要是你报个;老四老八地。我要思量一下,老三算什么势力,我怎么会**上一**?你要烧高香没扯上太子。否则老子就要你生不如死!


曾匀吓了一跳,头发瞬间就又急白了几根。看来牌子亮坏了事情,眼前这位侯爷根本就没有把自己那主子放在眼里,更何况凌啸把自己的秘方望其他作坊一卖,他照样可以刮个至少十万的卖秘方的黑钱,自己的主子就算告他的状。也没处告啊。大清律里面可没有什么保护祖传方的条款啊。


“唉呀。我的侯爷。您可别这么快就赶我走啊。您刚才所说的事情。小的可是很感兴趣啊!


凌啸忽地记起导师的话来。“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既然导师说了资本比封建进步,自己就算再无耻。也是奉了导师的教条而无耻的。心中嘿嘿一笑,口中却冰冷如故。手指轻敲桌案边缘。“曾老板。本侯实在不愿勉强人,还是下次有缘再晤吧。”


曾匀哪里还敢期将来日有缘,到时候恐怕自己已经四处化缘去了。


他顺眼一瞧凌啸敲着桌黄的手指。听出了这是“喜洋洋”的节奏。心里懊悔不已。凌啸的手指所向之处、正是他刚刚掏出的两万五千两全票。刚买的笑脸没了。曾匀身上何曾再带有银票。见此一阵叫苦。


眼睛滑向陶洲这个似有同情之色的执事。曾匀有了计较。


pS:凌啸嘿嘿阴笑,“昨日明月出血将近三千元大洋,结果才给明嫂买的首饰就在街上被偷了,是新疆来的人,被他抢回了,继续逛街到下午。回到家中,老妇人大讶。乖乖我的儿啊,你的裤子怎么后面破了这么大的口子?明月晕绝哀号,你们说说。写手日夜码字,好不容易陪老婆逛街维系感情,却被小偷划破屁股上的布,露出大片的内衣裤在街上逛了四个小时,什么脸都丢完了。”


明月汗颜。“这是失信于读者的惩罚。今日码字一万。恕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