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八章 恩威并施(二)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4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顾贞观在武昌警告凌啸人言可畏,康熙就真的听到了人言。 乾清宫外已经是霜雾浓重,但是大殿里面西暖阁却温暖如春。康熙笑吟吟地看着地下跪着的两个臣子,心中仿佛看到了湖北即将政通人和。于成龙和施世纶即将前往湖北赴任,这是来向康熙陛辞了。 于成龙却一梗脖顾,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顾贞观在武昌警告凌啸人言可畏,康熙就真的听到了人言。


乾清宫外已经是霜雾浓重,但是大殿里面西暖阁却温暖如春。康熙笑吟吟地看着地下跪着的两个臣子,心中仿佛看到了湖北即将政通人和。于成龙和施世纶即将前往湖北赴任,这是来向康熙陛辞了。


于成龙却一梗脖顾,如强项令一般,和康熙打起了擂台来。


这个小于成龙是汉军旗人,与汉人的老于成龙并无亲属关系,虽是一样的清廉,但是他有一点性格强悍,他们之间的私交并不融洽,多年来被老于成龙给压着名声,很想自己有番作为,有名的前任治水名臣靳辅就是被他给排挤掉的,他坚信自己才是天下第一忠君爱国之人。康熙取他的廉洁,将河道总督这个花钱如流水的衙门交给了他。可是康熙,里明镜似的。他的长处并不在于这治河上面。而是在于地方上的政务。


这次连派两个清官能吏前往湖北。实在是对他们黛以厚望。希望解他士的廉洁德行和理政能力,全面整顿已经靡乱不堪的湖北官场。


“奴才获圣上如此器重,感激不尽。君恩深重,臣又岂能怜惜这老骨头?但是臣以为。唯有办好差事,方能真正答谢圣上隆思。故此。奴才有一个请求。如圣上不答应,奴才不敢前往。还请皇上另委高贤。”于成龙言罢。将头磕下。


陪同在旁的佟国维闻言一愣。这些个所谓的清官孤臣,老是一副唯我其谁的傲慢性子,谁的面子也不给,谁的威严也不怕,这不。又和皇上对上了。在康熙御案旁专设小桌习学政务的太子。也上了心事,好于成龙到底想要说些么。


康熙笑了。他这前半辈子除了文治武功之外。最为津津自豪的就是自己的清官臣子多。他最重视鼓励清官培养,不仅从学术上恩想上以鼓励。而且在名誉上大加褒奖。不仅加封清官们的父母妻子。还对很多清官之子女封赏爵禄。上有所好,下必迎焉。于是不管是真清官还伪清官。康熙朝多地是。不然雍正以后可就没有必要大杀伪清官了。


“好。想不到你于成龙竟然跟朕叫上板了。朕这次要你和施世纶两大清官督抚湖北、就是要以你们请廉的德行和理政的才干,好好整顿靡乱不堪地湖北官场。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还朕一个固若金汤!说,你要朕满足你一个什么要求?“康熙不以为意。讲话起来勉励、寄望使得于成龙的胆子一壮。


“请圣上召回钦差凌啸,奴才方可事权统一。大刀阔斧。除旧新。望圣上成全!”


于成龙的这一要求、俱得几人都愣住了。施世纶心中一动,凌啸这人的背景他也知道,于成龙的担忧很有道理。单看凌啸前往湖北地这三四个月里,那里就迭爆丑闻,累发巨案,可见凌啸绝难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我们两个到了湖北。他会不会卖面子还很难说。


康熙的脸色当即就垮了下来。


凌啸到达湖北以来,自己的确有时嫌他多事至极、可是这个年轻的家伙总是让自己无法忽观。湖北整军整得洪进军中地反贼奸细无处藏身。纺纱车一出,又引得这些贼子以卵击石,几乎全军覆没。凌啸对自己的忠心早经多次考验,又曾经与自己恩荣相结,要不是凌啸年纪太轻。又缺乏主将地方政务的经验,那么凌啸就是湖广总督的最佳人选。


和康熙一起挎下脸的还有太子。要不是没有他说话地份,他简直拍案而起,怒斥于成龙一番了。


太子又惊又怒,脸上阴沉不定。紧张地看着康熙地神色。生恐他会答应下来。他不晓得于成龙说的什么事权统一,什么除旧辟新。他只知道一件事情,没有凌啸的日子。自己过得非常惬意。要是真的如此。


太子想借大办纺纱来挽回康熙对他能力的信任。来挽回群臣对他威严的享重,更想改变并前段时间财力上的颓势。他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清楚。凌啸毕竟是造出这台纱车的人。又抽长经济之事。如果凌啸一旦被召回,那么父皇必然改变主意,将自己已经在筹备策划中地纺纱事务易主。


康熙舒援了一下面容,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为什么?朕可以下旨、凌啸不得干涉民务。难道凌啸在湖北还会碍你的事吗?”


于成龙久闻郭锈说凌啸自恃皇上恩宠。飞扬跋尾得很,现在听到熙这么说,心里有数了。凌啸的圣眷之浓。非同小可。当下他干巴着嘴、问道,“那圣上是说。奴才暂时就不管军务。专门先照应着民务。让凌啸一个人掌管军事,等他把军队整顿得全听他指令再按手过来吗?”


于成龙见康熙有些迟疑,又反问了一句,“要是凌啸用那块御赐板指强行干涉民务,奴才可以不理吗?


佟国维心里暗奚,果然是久经宦海却本性难改。连这等挑拨离间的话。都要说得如此直接,半点都没有合蓄。不过这种直性子的清官讲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人觉得可信度高。康熙听了之后。心下的确有些不放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太子见到康熙有些犹豫了,恨不得为老头子打气加油,为凌啸摇旗呐喊。“父皇。每次谈起凌啸,儿臣都觉得很惭愧。以前分彩票股份的时候。儿臣心里确实是十分想不通。为什么就是不分给我一点点股份呢?后来见到四弟他率先捐出红利。凌啸也捐得一干二尽,儿臣这才知道他是出于公心。皇阿玛您还记得**月间的河南陕西大灾吧,朝廷一下子就拿出了上百万的嬷灾银子。儿臣才明白都是皇上您未雨绸谬慧眼识人。不过。即便如此、儿臣还是觉得。于大人的意见有道理,一个御赐板指长期放在凌啸的手里,似乎有些不安。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小见解。还请父皇指点。”


康熙对太子近来的长进很满意,“想。你上次就能自公心出发。不计前嫌,力挺凌啸整军。很好。这次也能将公正于心。深符朕望。”


他慰勉了太子,接着对于成龙道。“人心互不相知,也是你和凌啸未曾共事过。朕既然将整军事交与凌啸。就用人不疑!如此,佟国维拟旨,收回御赐扳指。凌啸剿匪有功。晋升二等忠毅侯。于成龙以湖广总督任钦差湖北整军副使。会同凌啸整顿。”


随着佟国维的一声遵旨。这次陛辞就此结束。今康熙和凌啸都没有想到的是。于成龙对于一件事十分不满。就是康熙今他以两省总督的身份兼个钦差副使,让他地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加上郭琇的挑拨言语。以至于还没有上任。就对凌啸满腹地成见。


被人莫名奇妙地恨上了,凌啸并不知情。


凌啸听了顾贞观的警告,嘿嘿一笑,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准备在亲兵里面建立什么特情机构、他的计划不是这样的。顾贞观的一句话是对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更何况自己这样的临时钦差?与其无辜招来弹劾。白白便宜后来者,倒不如另起炉灶。


对于胡骏提出的这个方案、凌啸早有计划,他在心里面常常怀疑己可以忍受多久。


跪在地上磕头,总感觉到自己和亲人地生命时刻受着威胁,对于他这样来自于一个自由世界的人来说、滋味很不好受。加上他还多多少有些民本的思想、他就更加无法确定自己有没有会冲动起来的一天,如果真的那一天到临,自己全无资本,可就只能是可悲的结局了。可是“资本”又怎么能放在别人地兜兜里面呢,那还不被吞掉才怪!


“左雨!。


“在!“左雨从门外跑进来听今。


“出去看看,将你的兄弟把此处的防务接手过来,大堂三十步不许一人接近,爷有要事和先生他们谈。


左雨出去了,顾贞观看着凌啸。心头不知是何滋味。从谋士的敏感来判断,他知道凌啸可能有些并样想法要商谈。可是从一个正统文人来看,他又希望凌啸不要玩火,他不希望自己看好的人**。不过他信一点。凌啸的火不可能玩得很大。怎么说。凌啸也是一个正筒子满族勋贵。玩火玩不到谋反上去吧?


“黑社会企业化!”凌啸忽地感慨一声,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自顾自地说下去。“小骏,你的忠字营和毅字营的想法很好,不过太过于抬摇,会让别有用心者攀污于我。可是皇上一日不把我调回京城。我就要在知无堂地威胁下与狼共舞,实在危险得紧。这样吧。那一套方案。你还是接着搞下去。不过规摸缩小,名字也不叫什么什么营,就叫亲卫吧。开始的人数控制在二十人以内。主要从左雨他们的家属里面选拔,我要亲自训练他们。这是我自己的家将,又不是军中人。这样就可以旁人就不能够说三道四了。”


“喳。”


“记住!从头到尾,这件事都要隐密。我说的隐密,就是任何我们四人以外的人都无法窥其全貌。还有。以后在府内应命。不要说喳。要憋着中气说,是!”


“……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