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康熙末年 正文 第一百五章 讽刺

wodeyan1990117 收藏 0 15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size][/URL] 凌啸的眼神很锐利,看到滚到他脚下的东西,忍不住心惊肉跳。这是一个木头雕制的弥勒佛,普通弥勒佛不同的是,这尊雕像竟是挺着前后两条阳根的淫具,凌啸明白这长公主正在和两个丫鬟玩GAY。 两个丫鬟也惊呆了,看到凌啸一脸的愕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凌啸像装作没事人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86.html


凌啸的眼神很锐利,看到滚到他脚下的东西,忍不住心惊肉跳。这是一个木头雕制的弥勒佛,普通弥勒佛不同的是,这尊雕像竟是挺着前后两条阳根的淫具,凌啸明白这长公主正在和两个丫鬟玩GAY。


两个丫鬟也惊呆了,看到凌啸一脸的愕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凌啸像装作没事人一样,“还是我出去找大夫吧,寻常大夫我可不放心。”“站住!”黛宁一声冷冰冰地叫喊,凌啸一愣,不就是撞见了你的**吗,反正我知道为尊看讳的道理,定不会乱说,难道你还敢杀人灭口不成。


“你都看见了”黛宁又肯定地说了一句,几乎将凌啸逼到了死角里去。“此刻在你的眼中,定然将本宫看做淫荡成僻的公主,是不是?”


凌啸此时已经从震惊里反应过来,这一细想,还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古以来。在士大大阶层里面就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不足为奇、尤其是康熙禁止官员们嫖娼之后,拳养娈童的事情就更加普遍了。大点的家族里面,像什么通奸扒灰的事情。更是多得不胜枚举,与唐朝的那些个乱淫成性的公主们相比,黛宁也就是丰腴的身材有得一比。其他的可真是望尘莫及的,就她的这点子韵事,在凌啸的心里,也就不比**严重多少。


他的心里已经这么想了,表现出来的自然就十分的无所谓。


“长公主,奴才是看见了、那又如何?这能代表什么事吗?凌啸反问道,“难道您非要把自己和太平公主那种人相比吗?”


黛宁闻言,起身掀开纱帘,走了出来,一直到了凌啸的身前。她的小缎袍领口斜开、露出一片的白雪般的肌肤、粉面上地红晕十分浓重,凌啸也不知道地是刚才的潮红未退,还是被自己给气到了。


仍然是那种可以骗人的黄莺声音,却带着嗔怒,黛宁咬着柚牙道。“你这混账奴才,竟敢拿本宫和太平那淫妇相比!?”


凌啸闻着她的阵阵幽香。也不**她的质问。扬着脸道。“整个天底下。没有任何人能够逼迫你变成那样,除非你自己想要硬和她扯在一块。在奴才看来,和自己的女待有些亲密、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连淫字的边都沾不到。更别说什么淫荡成性了。”


现在轮到黛宁发愣了。“你说什么?这还算不上是……是那个?”


凌啸一摊手。”圣人的父母都曾经在野外交合,方才有了这位孔圣人。所以圣人说食色性也。男女之间尚且如此。女女之间就更不值一提。女儿是水做地。难道公主没有听说过吗?别说是冰请玉洁的女人,就算是您宠幸一个男子。也不过是那个男人的荣幸,更是您的私隐。


黛宁听到他的这番言语,很是惊奇、一把拉过两个丫环,“你究明白没有,我们刚才在干什么?”


凌啸开始有些哭笑不得了,他现在真希望欣馨快点出现。免得自己给一个大他十来岁的熟女做性教育,“这种事情就像是抚慰自己一样的正常。只要是个人,就有追求幸福和快乐的权利!我也曾经这么做过,很多的道学先生也这么做过,天底下地人谁敢说自己没有干过?即使没有。那他敢说自己没有想过?”凌啸一指两个Y环,“你可以问问她们。可有思过春?”


两个丫环一阵羞怒,娇嗅凌啸一眼,低下头去,手捻着裙角,不看两个公然讨论这种事情的大胆之人。


黛宁嘟看嘴,拿眼睛挖着把凌啸看了十几眼,终于确定了凌啸并没有鄙视和笑话的意思,这才恢复了常态,一把揪住凌啸地耳朵、凑近去大声道。”你这奴才给本公主听好了,要是这件事情你敢乱说、我就去皇上那告你一状、就说你非礼本公主!


凌啸几乎要抓狂。非礼你?我自己的一妻一妾一婢都没有时间去搞定。还会有心思来招惹你这个寡妇?要是康熙信以为真的话,不要说什么世袭周替地侯爵了。自己地去处恐怕是只有到大内当太监了。


“奴才不敢!”凌啸淌着玲汗躬身答道,“绝对不敢。”


黛宁哼哼一声。“本公主对男人不感兴趣。滚!”


拽什么拽!你这个死变态!你对男人不敢兴趣。老子却对女人感兴趣,但是绝对不包括公主身份的女人!老子今天算是倒了大霉了。这是请个屁的安。凌啸一边在滚。一边在心里痛骂这个熟女。


“忠毅侯,可记住了。本公主看纺车的事情。最好谁也别说。否则。我可是要偷偷地告诉太后。就说你这奴才你辱了本公主的身子!”


没等凌啸走到楼梯处。黛宁又是威胁一番。凌啸回头称“喳”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心情就是恨恨恨。你辱你的身子?老子真地要有那日,首选的就是你辱你的灵魂。就是不晓得你这个死同性恋是p还是T。


“长公主放心吧,奴才不会说出去的。不过奴才略通医理,要提醒公主一点,那个物件最好每决都要用开水给浸泡祛风。否则会很脏的。伤了凤体就划不来了。”带着火气的凌啸要是不出出心头的恶气。肯会难以睡好觉的。他如是“好意”提醒,却不料黛宁听出他在讽刺她们很脏。娇吼一声,“滚!”


同时到达的还有砸在凌啸头上的东西、凌啸头上一痛、定睛一看落在楼梯上滚落下去的凶器,一阵恶寒。黛宁竟然用那个双根弥勒佛砸他的头。这让凌啸想起以前世界里的卫生巾,大叫倒霉透顶!


出得主楼、凌啸经过这一惊一怒,他还未痊愈、已经是有些疲倦焕闷了。当下就在那楼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回头看看那背后的楼阁,心里一阵焦躁和疑惑。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凌啸很是怀疑这件特就是黛宁的事先安排、故意要引自己入局,她真正的目的、就是威胁自己不要把她们和窃纺车式样的事情说出去。但是凌啸十分不解的是、她们既然是奉人之命来盗取、暮后主使必定是消息灵通的背景人士,很可能就是阿哥爷们,难道他们还想推自己老子的墙角不成?


第二天、凌啸刚刚从一觉中醒来,就见到一双妙目正面难面地盯着自己。凌啸一惊,那眼眸的主人也是一惊,两人一阵后缩,原来是欣孽。凌啸欲哭无泪。难道睡个觉也要被人偷窥不成。


“眼屎很多,快来洗把脸。”


凌啸一见她竟然端来了一个盛水的铜盆,心里很是无奈,这个公简直就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Y头、连个含蓄点的话都不晓得说,讲什么眼屎?但是他可不敢放肆,更不敢承受欣馨递上来的毛中、自己还没有活够。那里敢要公主伺候他的起居。


“公主。奴才不敢!”凌啸连忙跪在床上推辞。


欣馨一怔,毛中从指间滑落下去。突然大声地哭泣起来,把凌啸吓了一跳,更加是请罪不已。欣馨本不是什么木纳之人,平日里言语极为健谈。可是在凌啸面前,却半点利落的话都说不出来。端盆拧毛巾这种事情也是个早上才学到的。想来献献殷勤。却被凌啸如此拒绝。心下自然十分悲苦。自己可是当朝公主,皇上的掌上明珠啊!


凌啸也知道,欣馨这个金枝玉叶肯为他作下人做的事情已经是十分的难得了,可是自己对她实在是没什么好感。更何况她还有自己最不敢要的公主身份,唯有敬鬼神而远之了。


欣馨哭得了一会,见凌啸半点安慰哄劝的意思都没有,更加明白凌啸在冷淡自己。当即止住了哭泣。抽噎着问道,“你如此地嫌弃于我。是不是我如何做都难以打动你的心了?难道在你的心目当中,容貌真的是这么的重要吗?”凌啸知道她已经夫去的耐心,只要自己加把劲,丫头就会死心,可是偏偏那种绝情的话语说不出口,更是难以用容貌去刺伤她。只好黯然不语。


欣馨等了半晌,凌啸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渐渐失却了她所有的热情和期望,转身悄然而去了。


,观进来的时候,凌啸还在那里发呆。看到凌啸的这幅模样顾贞观暗暗叹口气,道,“侯爷!长公主今天清晨已经离去回京了。”


凌啸的振奋出乎他的预料,“真的,哈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老子今天可以总算可以抬头做人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刚才我们收到了北京来的谕旨,皇上任命了新总督,竟是河道总督于成龙,他是出名的请廉,也是出名的执拂古扳,认定天下人只有他最忠君爱民。权柄也是看得最重的。看来你和之间。将会很有些龙争虎斗啊。”


凌啸莫名其妙。“于成龙不是死了吗。高夫子以前不就是他的幕僚?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