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还是军用被子好

QQ姥爷 收藏 17 3527
导读: …… 鸭绒睡袋我军还是有装备的。不过因为那时国家穷,配发的范围很有限而已。当然,当时我国的制备鸭绒技术和设备都很差,鸭子养殖又没有形成规模,基本是一家一户的散养为主。一个鸭绒源,一个精采技术,一个经费,都制约着军队装备研发的取向,那个年代,国家根本不可能向全军寒区部队供应鸭绒睡袋。就连对面印军使用的睡袋也是美国军援,印军也不是人人皆有,也只高寒临战部队而已。 我们11师31团当年在亚东驻防时,和印军在乃堆提山口对峙的2营就配备有鸭绒睡袋的,只是按当时规定,这种装备不归侠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还是军用被子好

看了铁血网友 石先生 的《我军是否可以装备睡袋?》[http://bbs.tiexue.net/post_4068953_1.html]的帖子后,引发了我对军用棉被和睡袋孰优孰劣的思考,回忆当年的基层军旅经历,写出了这篇东东,跟铁血网友商榷。石先生写的文字不长,就全文照抄如下 :

“请铁友高人解释一下:我军为什么不装备睡袋?恕本人浅陋,野战状态下睡袋是不是更加方便?携带方便、使用方便,紧急情况下打背包也迅速。可以制成防雨、防潮、保暖、可用于伪装、可充气褥垫便于江河泅渡等等多功能。比如伪装可将其中一层布的里面和外面涂两种颜色,用于雪地伪装和迷彩伪装。能够做到一个装具多种功能,减轻携行重量。不知是否可行。”

石先生是抱着与网友商讨的态度,以下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告诉诸位,鸭绒睡袋这个东东,我军早有装备的。不过因为那时国家穷,配发的范围很有限而甚少人知罢了。当然,当时我国的制备鸭绒技术和设备都很差,麻鸭养殖又没有形成规模,基本是一家一户的散养为主。一个鸭绒源,一个精选技术,一个经费,都制约着军队装备研发的取向,那个年代,国家根本不可能向全军寒区部队供应鸭绒睡袋。就连对面印军使用的睡袋也是美国军援的,印军也不是人人皆有,也只高寒临战部队配发而已。

中印边界战争后,我们11师31团就对防在亚东前线,和印军在中锡边境对峙的2营就配备有鸭绒睡袋的。只是按照规定,鸭绒睡袋不归使用个人所有,换防时是要列入移交的,谁守这里归谁使用。1969年冬我跟二营长李清明在藏北比如县的边埧一带“平叛支左”时,闲聊中他常为部队没让他带一床睡袋而遗憾呢,因为在1969年冬天,他几乎每天都要奔波在藏北高原那朔朔寒风中,常因赶不回宿营地而要露宿荒地里,那前几年在亚东山口,跟印军营长对着洒尿时用过的鸭绒睡袋,就成了此时的念想。(请网友别以为向对方洒尿不“文明”,那是印军营长先向他站的方向洒尿,他才“以己之此尿,还印军官以彼尿”斗争需要,边防摩擦时,这类事是经常发生的。反正大家都是男人。)

现在,中国已经成了鸭绒第一生产大国,中国的纺织技术与生产力可以提供最合用的面料了,给寒区军人配发一条睡袋已不成问题。然而,那种密闭式的“睡觉口袋”是不太被士兵认可的,睡在里边,首先就“不方便”,觉着把“人装”进去胳膊、腿都受“拘束”。只有在野外冰天雪地露宿时才能显出它的优点。平时在军营里,没几个人愿意把自已“装”进去的。如果那位不相信,请买一床睡袋,成年累月地把自己装进去过夜,就会体会出“睡袋并不是一个可以常备的东东”。

再者,洗涤对部队来说也是个大问题,不像被子,拆开来只洗被套就行了。鸭绒的确比棉花轻,这是由于鸭绒的伸张性决定的,但太强的排它扩张,又使睡袋显得体积大而鼓鼓囊囊的,又不能给每班军人配上个真空抽气机以缩小体积。

再看世界他国,外军都是以军用毯为其常规御寒单兵装备。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用布和棉花做成的被子,毛毯反而成了次要的附属配备。因为我们的被子,的确比军用毛毯毯的保暖性强多了,所以被子就成了中国人和军队的日常必备;鸭绒睡袋至多只是个特定环境下的应急品而已,就像野战军必须配备帐蓬而平时并不住帐蓬一样的道理。英语中没有相应的“被子”这个词,只好用棉花加布组成了英语中的这个词。真该感谢中国的老祖宗给我们传下了这布和棉花絮成一大宝。“被子万岁!”

还是我在谈帐蓬时说过的话:不要“想当然地‘坐以论道’”就以为“知军”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