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打土豪”和“打黑”的内在联系

deamonal 收藏 16 863
导读:最近看到梁文道老师的一篇评论,他认为重庆浩浩荡荡的扫黑运动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本身就站不住脚。事件起因为09年末参与重庆涉黑案件辩护律师李庄被告发涉嫌伪造证据、妨害司法公正而被起诉,并被判刑。其中打黑风暴中突发的李庄案由于深度体现公、检、法、司私家互动关系而成为观察中国司法现实的坐标。 案件本身不算焦点,但围绕它所展开的讨论争议颇多。网上颇有些人认为重点不在李庄到底有没有涉嫌教唆伪证,更不在司法体系在这事上公不公正,而在于打黑到底对不对。按照官方解读打黑的思路和态度,在还未运用法律标准和司法手段进行定罪之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看到梁文道老师的一篇评论,他认为重庆浩浩荡荡的扫黑运动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本身就站不住脚。事件起因为09年末参与重庆涉黑案件辩护律师李庄被告发涉嫌伪造证据、妨害司法公正而被起诉,并被判刑。其中打黑风暴中突发的李庄案由于深度体现公、检、法、司私家互动关系而成为观察中国司法现实的坐标。

案件本身不算焦点,但围绕它所展开的讨论争议颇多。网上颇有些人认为重点不在李庄到底有没有涉嫌教唆伪证,更不在司法体系在这事上公不公正,而在于打黑到底对不对。按照官方解读打黑的思路和态度,在还未运用法律标准和司法手段进行定罪之前,我们就可以认定这些被告一定是坏人了。既然在未审讯之前就确定他们是坏人了,那么这个时候再跑去这么一个律师为他们辩护当然也是有问题了。当然,重庆打黑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对于中间这样的一段小插曲也就必须服从宏观大局的考虑,那么程序上的小疑点也就不过是旁枝末节了。

这让我想起了刚刚看到的一篇名为《“打土豪,分田地”的内在逻辑正确吗?》的帖子。打黑和打土豪,单从两个事件的操作过程看,都是未经正常审讯程序(法律依据)直接根据情感上来认定哪些人该被“打”,且他们罪行的性质定义和惩罚力度都简单地依据社会反响程度。这种大张旗鼓地明火执仗深深地烙上了“中国制造”的特色,大有“宁肯错打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的燎原之势。

但两件事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因为所处的时代背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我们以现在的观点看“打土豪”事件,可以断定它的逻辑上基本不正确,但考虑到当时特定的时代背景则无可厚非。“打土豪”对于中共来说是维系发展的重要和唯一手段,在当时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这一措施基本上就是中共的救命稻草了。况且当时我国正处于战时,根本也不可能有什么法律来和地主阶级讲道理,论是非。所以当时“打土豪”并不存在现在所讨论的合法和不合法的说法。

但是特定的时代的历史经验并不能用于现今中国社会。雷厉风行的打黑运动充分体现了我国现行法制和法治的不成熟,执法手段的粗暴和执法水平的粗糙依旧是法治化建设的主要障碍。我们熟悉的那个喊口号的时代已不再适应法治文化的发展和前进。之前,人们都是用沉默来消极地抵抗当地黑社会的暴行,等到“中央高度重视”时,人们又挺直了腰板重新当家做主人,血泪控诉自己的种种遭遇,谁要是为他们辩诉就是跟人民过不去,跟国家过不去,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往大了说,差点就把对这些律师的“人民内部矛盾”上升到“阶级矛盾”了。可以看出,人们在观念上也较当年“打土豪”时没有太多的改变。高道德标准和低道德实践造就了现今人们不会依据法律而过多的依靠直觉来解决身边的问题。

总之,打黑这种先定罪再审理的观念需要被更完善的规章制度来约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