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1979谅山战场(摘自越方论坛)

倔强小牛 收藏 65 51210
导读:1979谅山战场(摘自越方论坛) 1976年6月,在北京当局施行阴谋之前,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决定调遣5军区3师到北方,执行总参谋部和3军区的机动常值任务。    1976年7月13日3师开拔,1976年8月初,经过1400km的机械化行军完成移防。河北省陆南、陆岸两县的机关和群众积极协助3师建设驻地。从1976年8月开始,3师一边执行机动值班任务,一边进行经济建设和为3军区训练新兵。    这个时候3师仍然实行部队的复员、退伍政策。由于大批基层干部、技术骨干的退伍,使得3师发现一旦开战

1979谅山战场(摘自越方论坛)


1976年6月,在北京当局施行阴谋之前,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部决定调遣5军区3师到北方,执行总参谋部和3军区的机动常值任务。


1976年7月13日3师开拔,1976年8月初,经过1400km的机械化行军完成移防。河北省陆南、陆岸两县的机关和群众积极协助3师建设驻地。从1976年8月开始,3师一边执行机动值班任务,一边进行经济建设和为3军区训练新兵。


这个时候3师仍然实行部队的复员、退伍政策。由于大批基层干部、技术骨干的退伍,使得3师发现一旦开战将遇到很多复杂的困难, 3师主张动员有经验和水平的干部战士留下来帮助培训干部、炮手、卫生员、通信员以及训练新兵。成立了两个训练新兵和培训军士的营,相继开设了卫生员、报务员和炮手的培训班。因此在短时间内3师培训出了上千名富有战斗技能的战士骨干。这是一个被评价为具有远见卓识的主张。


各项工作刚准备完,1978年7月,3师接到命令编入1军区,防守高谅东南部(当时高平、谅山合为高谅省/译注)。


谅山跟其他边境省份一样,主要地形是绵延的山区。该省共有10个县其中有5个边境县,边界线长253km(从1号到61号界碑),北接中国广西,东连广宁,西挨高平,南靠河北,1A、1B、4A、4B等战略要道贯通全省。铁路沿着1A国道从河内可以直达友谊关0公里处。


谅山是离河内最近的边境省(150km),有公路、铁路,能顺利的调动部队。因此战争爆发这将是中国的主攻方向。


1978年7月中旬,3师、166炮兵团、军区272高射炮团以及其他总参谋部直属单位已经进驻谅山。

1978年8月9日和10日3师举行师党委会议,通过了师里的防御方案。


此后,紧张而又热火朝天的开始开路和阵地建设。部队和谅山人民都奋战在开路工地和各个高地上。3师司令部一边督促阵地建设,一边让各单位训练、学习。5个月后,开挖了113500立方米的土石方,建设了近20000处工事,在边境上布置了上百个混合雷区、障碍场和伪装工事。


1978年10月初,成立了南高―--谅统一战场指挥部,由3师司令阮维商同志任指挥长,中央委员、高谅省省委书记黄长明同志任政委。指挥部的成员还包括省人民委员会、省军事指挥部,公安厅和谅山市队的同志。同时,各县的统一指挥委员会也成立了,成员包括县委、县队和团里负责指挥的干部。根据上级指示,南高―--谅统一战场指挥部安排3师的部分干部加强到各省属团里,为地方进行严格的战术训练。谅山市和文朗县、高禄县等各县地方部队中的营纳入各主力团里,归团指挥。


到1979年1月末,3师第一梯队长达60km的防御阵地基本建好;第二梯队阵地建设也正在展开;3师防御区虽然还没完全完成,但也充分的准备了弹药、工事、粮食和饮水。

边界那边,中国军队也做了相应的准备。


1978年7月初发生了难侨事件,数万华裔越南家庭涌过友谊关。7月12日,中国方面突然关闭关口,使得这些难侨被迫滞留在荒山野外。8月25日,正当一些医务人员和越南妇女在照顾这些病弱的华人的时候,中国让一些歹徒拿着刀具、棍棒从边界那边过来行凶。在友谊关的边防部队193边防屯的战士坚决还击了敌人,在惩治敌人的暴徒行为的时候优秀的战士黎庭征英勇牺牲。


此后,在各单位掀起了向英雄榜样黎庭征学习的活动。12团刚入伍的侦察兵阮文新,一次巡逻的时候被一帮中国士兵跳出来围捕。一个家伙冲过来抱着阿新,阿新转身避开,用刀插进那个家伙的腰部。这是被金星师战士消灭的第一个中国士兵。


1978年末,总政治局主任朱辉珉上将,国防部部长文进勇大将,总参谋长黎仲迅中将,军事学院院长黄明草中将相继视察3师。


1978年8月25日的友谊关事件之后,省委和谅山人民委员会要求全省的机械厂停止生产商品,集中力量生产铁蒺藜、铁桩来建设防御阵地。民军、部队和边防力量共同巡逻,随时准备惩治潜入的探子和挑衅的武装人员。


1979年春季,3师获得孙得胜主席赠送的花篮。在迎接仪式上,师政委阮克豪表达了感恩之意并表决心:“如果敌人敢悍然侵犯祖国的边界,我师务必首战胜、连续胜、利落胜,保卫祖国的边界……”


一个月多月后,1979年2月17日,边界战争正式爆发。

第二部分


1979年2月17日


(摘自金星师师史)


正月初,西南边界的战斗进入了结束阶段(1979年1月7日,根据友邦的要求,越南人民军队和柬埔寨解放军解放金边),而在北部边界,我们的武装力量和人民也接到命令提高警惕、随时准备还击北京反动当局的疯狂行动。


那时正是春季,但是越―中边界的形势非常紧张。敌人正在准备一场大规模的侵略进攻。到1979年2月16日,他们11大军区中的5大军区的9个军,4个地方师,1908门从85mm到152mm口径的火炮,以及41团的上百枚导弹已经得令准备汹涌的向越南领土进攻。


依靠这么庞大的军队员额和武器数量,北京扩张者决定在两个方向上展开进攻:主攻方向是从高平至广宁一线,次攻方向是从老街市到封土、河宣。在这两个方向上,他们将向6个区域进攻,其中有3个重点区域分别是老街市、高平市和谅山市。上述三个区域,3师布置阵地防御的谅山市是最主要的区域,因为那是进入河内和北部平原最好的跳板。


许世友,原广州军区司令员(原文如此/译注),邓小平亲密的共事者,担任战场指挥。杨得志,武汉军区司令员,曾经在朝鲜指挥战斗,被委以指挥军队直接侵入越南的任务。这两个老奸巨滑的将领在17、18两日将用他们的军事力量控制住高平、谅山和老街,以便扩大战争,深入越南领土。他们之所以选择2月17日作为开始进攻的日子,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大部分力量还在西南部战场,且17日那天还是周末,世界舆论很少关心国际形势。另一方面,他们在北部边界全线突然发起进攻,目的是希望越南能把正在柬埔寨执行国际任务的主力部队撤回国。依此,波尔布特残军就可以避免被追击以及有反扑的条件。


1979年2月17日,星期六,清晨3点30分,高平的茶灵、河广、广和3县的土地上响起了从边境那边发射过来的罪恶的炮弹声,北京反动当局在边界全线发起的大规模侵略战争开始了。


中国军队的第一轮炮击之后,3师司令部接到1军区的急电:“敌人开始炮击,可能会进攻高平。3师方向要加强警戒,迅速组织单位随时准备战斗。”


此后,正在师里和军区集训的各级主官接到命令马上回到所属单位,战斗命令也转发到了全师的各个据点和火力阵地。


早上5点,空气中还弥漫着清晨的雾气,敌人开始对谅山进行炮击。边界一线从文朗15号界碑至禄平的45号界碑,从友谊关至三垄的1A国道,从深模到同沃的1B国道,以及同登镇周围的各个高地都被炮弹覆盖了。


进攻谅山的第一战,敌人出动了55军、43军和1个地方步兵团、3个坦克营,在炮兵的最大支援下分成两个方向:


----主要方向由55军的2个加强师、2个坦克营担负分三路攻占同登、三垄、昆朗、新安的任务。


主攻部队是由163师加强1个坦克营从友谊口岸通过公路、铁路攻占同登、炮台、339高地、深模、505、423高地以及1A国道和1B国道的交叉路口。


助攻部队是由164师加强1个坦克营从15、16号界碑攻占新安乡、新青,切断从同登至那参(文朗县城/译注)的4A公路,占领386、438各高地插入高晃占领昆朗。


迂回部队是由1个轻装步兵团秘密从19、20号界碑经过811、675、611高地穿插占领州景地区的409高地,在三垄岔路口切断1A公路,孤立同登。


----第二方向是43军分成两路。一路由127师从32-33号界碑攻入班侵、陆捐、班章、巴山……第二路由128师和一个坦克营从43、45号界碑攻占支马、392、623高地、班快、班谦。此外,还有一个地方团攻占高禄的班绕为穿插到三垄的迂回部队提供用骡马运输的补给。


由于具有军事力量的优势,掌握主动进攻的时间且在越南领土上早就安插了“第五纵队”,敌人的55军和43军组成的第一梯队得到命令秘密突袭包围和消灭我3师的12、141团,为54军组成的第二梯队做好消灭我3师剩下的几个团的踏板,进而在2月18日攻占谅山市。


他们预计:以突袭的手段造成分裂之势,配合以猛烈的正面进攻,对手就很快就被孤立、混乱了,要么投降要么被消灭。


同登在友谊关以南3km谅山市以北14km。南边有炮台、深模、339高地,东南边有派门、州景……

同登、文朗一线由12团防御。敌人作了充分的准备,进攻这一地区是为了迅速消灭12团进而占领同登。敌人除了在这集中2个步兵师、1个坦克团,还有6个炮兵团的支援,在1979年2月16日的晚上他们还派出小分队带着爆破筒潜入同登与当地反动分子相勾结组成各个武装小组埋伏在岔路口、河边以及桥梁等地企图阻止我后方的力量支援。在战斗打响之前这些间谍们偷偷切断了12团与师部以及与各营、各炮兵阵地的电话线路,他们想不仅用压倒多数的步兵力量进攻12团的防御阵地,而且还要使12团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无法得到上级的指挥和支援。


1979年2月17日清晨,我们的同胞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数万发的炮弹落在了同登镇以及周围12团防御区的各个高地上。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敌人的步兵用爆破筒破坏了边界的障碍物为坦克的前进扫清了道路。炮击刚过,中国士兵就出现在了我步兵的射程中。在多个地方,我们的部队刚跳进交通壕就与敌人短兵相接。团长以及团里的其他指挥人员在进入前线指挥所的路上也遇到攻击,车坏了,要穿过树林才能上到指挥所,在那的作战军官报告,敌人已经上到观察台了,与各地的电话联络中断了。很明显,敌人已经使我们丧失了眼睛和耳朵,敌人想孤立12团以便在这次战斗中一举歼灭。但是由于具有多年的抗美经验,团指挥所决定让机关干部和警卫士兵一起阻击敌人,把敌人赶出指挥所。另一方面派出通信兵去重新接通线路以及使用步谈机指挥各单位。


让团指挥所感到放心的是,除了41连那边没有了枪声以外,其他各个防御高地仍然枪声大作。在339高地,参杂着敌人的呼喊声和我们部队的欢呼声,这证明不但我们的部队在阻击敌人而且还取得了胜利。


正是如此,虽然无法与团里联系,但是按照方案,各营各连都主动阻击敌人如潮水般的进攻。


这种情况下,位于新安、新青地区的5营需要与有着数十辆坦克掩护的1个多团的敌人对抗。营、连的干部一边指挥,一边拿着枪在战士们旁边战斗,给那些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战士必要的提醒。正是如此,在5营的各个据点上我们的战士一次又一次的顶住了敌人潮水般的进攻。在班透,副排长阮文永和班长裴曰平提着B40、B41火箭筒下到山腰阻击插到山腰的一路由4两坦克开路的敌人,他们连续击中了2辆坦克使之起火。剩下的2辆逃跑被新青的边防战士击中,一辆起火,剩下的一辆慌忙退到山脚,但是陷进了工兵的反坦克壕里。这些是在金星师的阵地上第一批被消灭的侵略军坦克。在37mm高射炮1连,通信兵阮德顺在去接线的路上发现了敌人的坦克正开进阵地,他与连里的反坦克组一起与敌人的坦克纠缠,被敌人用炮筒撂开,但仍然设法跳上去,终于把手榴弹扔进了敌人的坦克里,后来和同志们一起追击敌人的指挥官,缴获了弹药和资料。


在友谊关地区,敌人的1个营利用金鸡山的斜坡优势汹涌的进攻193边防屯和用2个步兵营配合以坦克攻击我12团工兵连的据点群。这是敌人拼死拼活要拿下的位置,以便让坦克和其他技术工具能够支援进攻同登镇的主攻部队。


在这个区域,战斗从一开始就异常的激烈。敌人从金鸡山上冲下来,与一个分队的坦克利用干涸的溪流进攻193边防屯的右侧,但无论是正面还是侧翼进攻都被黎廷征烈士和他的战友们阻击住了。


在距友谊关500米处的三拱桥地区,12团的工兵连和由保林乡党委书记阿六直接指挥的乡民军阻击住了敌人的另一路猛烈的进攻。由于地形过于宽阔,工兵连要把力量分到各个方向上去防御。陈玉山的班负责西北方向的防御,需要铺开队形对付敌人的1个连。阿山班里的战士都还很小,大部分家乡是河北的,只有阿山一人是河内的。当敌人发起第3轮进攻时,阿山的班里只有1/3的人了,第5轮进攻时只剩下阿山一个人了,他的右手也受了伤。阿山包扎了一下伤口,从左到右一会用机关枪射击,一会发射B40火箭弹,一会又向敌人的队形里扔手榴弹。如此一直到14点,敌人还无法经过三拱桥进攻同登。在阿山的右边,保林乡民军阵地仍然还枪声大作。阿山面前倒着75个死去的中国士兵。16点,阿山的手和脚都受伤了,只剩下一颗手榴弹了。下面,敌人不断的往上冲。阿山平静的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敌人的火焰已经烧到了他的身上。


友谊关的这个据点群后来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因为在一定时间内阻击了相当数量的敌人,减轻了3师主要防御方向的压力。特别是保林乡的民军,参与了整个战斗,在敌人的进攻队形中组织了小战斗,给敌人的后方造成了紧张局面。友谊关据点群是民军、边防部队和主力部队3种力量团结协同战斗的生动体现。


(待续)


也是在1979年2月17日的早上,在同登据点群,敌人的2个团在坦克、炮兵的配合下向炮台、339高地、探某进攻。在339高地,防御力量主要是61连和62连的一个排,还有68炮兵团12营的两门85mm炮。


守卫这些据点的战士们都深深的知道,如果他们守卫的这些据点失守,同登就完全落入敌人的手中,谅山市也将受到来自北方的威胁。因此他们誓死守卫这些据点。339高地上的2门85mm炮在保卫3师的主要防御阵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3师司令部在刚踏上谅山土地的时候就从以前的怀阴防御战斗中吸取了经验,布置了多层炮兵阵地,交叉安排了步兵队形以便进行整个地区的支援,特别是在主要防御方向上。根据68炮兵团的指挥干部的提议,3师不仅仅在339高地上布置了85mm炮,在各个高地上都布置了68炮团的火炮阵地。


那天,当敌人汹涌地向探某、炮台、339等高地进攻的时候,副连长阮文典决定各分队按2号方案战斗:部分炮手使用步兵武器保卫火炮阵地,剩下的炮手利用2门85mm炮支援炮台高地以及打击敌人的坦克。但是才打到第7发炮弹,敌人的一发炮弹在工事边缘爆炸了,第2分队火炮的瞄准设备都坏了,只好停了下来。第1分队得到加速射击的命令。准确、有效的直射炮火为炮台高地上的战士阻击敌人1个营的多次进攻起了很好的作用。


早上9点,发现敌人的4辆坦克尾随上到300高地,副排长黄有安指挥第1分队打得两辆起火了。剩下的两辆坦克慌忙逃跑。用这个方法,过了一会,阿安的炮排又把从那参方向开来的2辆坦克中的1辆打起了火。


到16点,把同登球场上的敌人以及从友谊关拉来的整整两车士兵打散了。


339阵地上的勇士在整个2月17日都成了敌人步兵和坦克进军路上的障碍。敌人集中了很多远程火炮、直射火炮以及坦克炮决心消灭这个阵地。到17点,3名战士受伤,第2分队炮管损坏,第1分队火炮撞针损坏。


发现我们的85mm火炮阵地突然安静了下来,敌人就发起了向探某、炮台、300高地的新一轮进攻。在4号公路上,敌人的4辆坦克嚎叫着冲向同登。在这种情况下,阿安提出把第2分队的火炮撞针装到第1分队的火炮上,直接用炮管瞄准射击。建议虽然简单,但是提出来如此及时使得每个人都很兴奋。过了一会,85mm火炮阵地又响了起来。黄有安用了3发炮弹就把1辆坦克击中起火。3辆剩下的坦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友邻部队的火炮及时击毁,敌人的这个坦克分队就这样全部被消灭了。那是由阮长山排长指挥的昆主火炮阵地。阿山看到339高地只有一门火炮,而敌人的坦克又如此的多,他主动下令开火,及时的进行了支援。敌人的那个坦克车队被消灭了,黄有安的火炮又发射了18发炮弹使得敌人刚拉到402高地脚下的122mm火炮阵地瘫痪了。

(待续)


当同登据点群的干部战士激烈的抗击敌人的时候,42连的连长黄贵南以及其他单位参加师里集训的主要干部正在火速返回各自单位的路上。


黄贵南是个年轻干部。他1971年入伍,刚从军官学校毕业分到团里一年多。他是一个热情、自信、果断的干部,具有一名军事指挥干部必备的品质。那天,阿南和阿明以及4营的一些干部回到营区,原来热闹的场面现在变得冷冷清清。阿南下到厨房,看到炊事班的战士,他拿了一把AK和几个弹夹,然后和阿明跑向了阿南他们连防御的阵地--炮台高地。


两人跑到铁路和1B公路的交叉口,发现了敌人的3辆坦克正向附近的一个小学开火。阿南和阿明跳下小溪躲避子弹。在那,阿南搞到了1把B40火箭筒和3发火箭弹


阿南和阿明赶紧跳出来迎击那3辆坦克。2发火箭弹爆炸的声音从小溪方向传来,一会儿阿南满头是汗的出现在了斜坡脚下。他又提上了B40,可惜只有3发,第三发还是个臭弹。


许多人接连穿过了公路,离他们不远,2辆坦克正在燃烧。这就是黄贵南的战功。


在中国侵略军进攻3师阵地的战斗中,让3师司令部考虑最多的就是中国的进攻规模、强大的力量、深入穿插和普遍性都是在预料之外的。


掌握初步的情况后,3师要面对的是敌人拥有炮兵、坦克掩护的两个军。与3师现在的力量相比那真是太强大了。敌人已经实现了在三垄(距谅山市7公里)和昆匡的迂回穿插,这是在主要防御阵地的后腰。第一天的战斗,由于多次按照既定方案阻击敌人,凭着积极的进攻,3师的阵地仍然还在。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各个单位还能守得住吗?


迫切的问题就是要搞清楚敌人的主要进攻方向,以便集中力量打败他们。如果不能确定这个问题或者是判断错误,那么敌人肯定会突破我们的阵地。敌人的迂回穿插部队极其危险。他们不仅造成分割3师阵地的态势,还会阻击我们从后方对前方的支援。虽然敌人组织了对我后方的迂回穿插,但是敌人仍然遇到了很大的障碍,也暴露了自己的弱点:距离上级指挥过远,地形陌生,由于运输方式落后造成后勤跟不上,很容易就被我们阻击、分割、孤立和消灭了。第一天我方在三垄、双昂的战斗就是具体的表现。

在三垄三岔口,敌人才出现就被1营和2团的工兵连在前面阻击了,地方部队的一个营在后面开火,敌人只好停下来,不敢向1A公路进发,用DKZ和12.8mm重机枪在山腰控制了路面,同时还对班分的群众和地质工人进行烧杀戮掠。


在双昂农田和昆权、昆匡地区,敌人的迂回穿插进攻受到了惨痛的失败。那天,侦察战士和卫兵在438高地团指挥所前阻击了敌人的步兵之后,敌人就源源不断的从小路涌入双昂以便进入1B公路,达到迂回穿插和切断12团的全部防御阵地和后方联系的目的。认识到了这路敌人的阴险目的,团长阮春庆和政委童士才决定使用团里的机动力量63连,由6营的干部直接指挥,从339高地机动到昆匡,形成对双昂农田地区的敌人合围消灭的态势,双昂农田地区是一个被昆匡、昆权和438高地包围起来的盆地。命令通过传令兵传达了下去。


得到命令20分钟后,63连已经布置好了一场运动伏击战,这是该连擅长的战术。摆在6营干部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分割敌人,不要让敌人过多的涌入双昂(那时敌人在双昂已经大约有1个营了,而且还在不断的从美高方向涌入)同时还要从后面和腰部进行攻击,把他们驱赶到伏击区进行消灭。


早上9点,当敌人正在卸载运到双昂的物资的时候,3排突然从树林里袭击敌人的队形,用重机枪封锁了从美高进入双昂的唯一道路。正在那时,树林里的另外两个排在重机枪的支援下出击。同时被多个方向进攻,敌人的队形混乱了。敌人大叫着在田里还击。63连的战士以组为单位把敌人分片包围消灭。后面,敌人仍然不断的涌来想援救,但是被阻击组阻击住了。营里的火力连也把炮口瞄向了敌人的援兵。


2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韩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