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二卷 第一章 东牟(上)

hexdiad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威海一带偏僻,人烟稀少,但东莱郡的另一半,靠西面的一半,就要好很多。而东牟正是东莱郡分隔东西两部分的分界点。

东牟早在大汉初年便已经是青州东莱郡下的一个重要城镇了,刘邦将其设为东牟县。王莽篡权,将其改名弘德县。东汉光武帝讨平了山东之后,将它的名字改回了“东牟县”,三十年后并入琅邪国。张角起事之前,曾在青州传教,声称“东牟距仙境蓬莱只有九十里”,引得许多大族世家向他问道,捐赠给他香火钱。自此,东牟一度兴盛起来,甚至当年黄巾起义,青州数十万教徒冲击州府县城,东牟竟然幸免。曹操统一北方之后,因此地人口较多,将它从琅邪国中割出,重新设立东牟县。

西晋建国之时,又撤掉了东牟县,改称牟平县。但盛行天下的天师道依旧视东牟为咫尺仙境,造成东牟依然满是朝圣和修道的人。许多大家族都在东牟有别院,在这里供奉着祖宗和自家信奉的神仙法师。曾经有人说,站在东牟城旁的福山上看,东牟整座城都被笼罩在供奉的香火之中。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和它身边的福山成为了东莱郡荒凉和繁华的分割点。

说来也很奇怪,东牟以西的土地肥沃,而东牟以东的地方,却远远不如,不但土地的盐碱性强,而且有时还会有飓风袭来。海潮大的时候,海边七八里也不安全。而且山间的猎物也不多。许多人都认为那里根本就是人间和阴间的交界,也有人说是仙人施法不让人们住在离他们太近的地方。

最近,东牟的街面上有流言,说是太阳初升的地方有出仙人点化的将军出世。东牟县令几次命人查访,却总是查不出散播流言的源头。不过,东牟东面的威海地区似乎真的出现了一支打着“东莱将军”或是“青州将军”旗号的乞活军,因为很多流民和罪犯都逃向了东面,而小股追过去的官军却像是消失一样,渺无音讯。

县令姓王,叫王恭卿,自然是东海王家的偏房公子。世家大族的嫡子们是不屑做“令、丞”这些需要务实的官员的,他们做的是“郎、卫、史”这类的清高官职。王恭卿听闻这消息,不敢怠慢,他家是有产业在威海一带的,而且三公子就在王家堡!那些财货、粮食、奴隶、佃户、土地全都丢了也不可惜,但三公子若是出了三长两短,事情就麻烦了。


“你们都是我平时重用的衙役,这回老爷有求于你们,想要请你们去调查一下东面出来的青州将军的虚实。若是你们能够查清我王家的坞堡有没有事情,我回来必有重赏!”王恭卿朝着面前的几位衙役躬身施礼,弄得这些人慌乱了起来。平时这位县太爷可是从来都以士族自居,眼睛放在头顶上的,这回居然躬身施礼了。

有说“大老爷,您放心”的,也有说“一定没问题的”。七嘴八舌的倒也没人拒绝。这些衙役们想的清楚,反正那个什么青州将军传说中是“活人无数”的善人,养活了不少流民逃奴,咱们几个跑过去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夏天日长夜短,一共六位衙役,也没有耽搁什么时间,当天就换上平民百姓的衣服,出城东向而去。这几位自以为自己小心谨慎,没成想,他们刚出城就被人盯上了。他们穿的衣服虽然也是平民百姓样式的,却一点儿都不脏,也没有什么补丁、破口,与平素投靠程军的平民百姓差距实在太大。飞军负责监视东牟的三名战士,立刻就对他们产生了怀疑。


这已经是程军结束了军官训练的一个月后了,程军算是练兵,又是生存的需要,已经将飞军能找到的威海附近的坞堡一个没剩的打了下来。而且每次程军都出动千人以上,夜袭、偷袭、内应开门,无所不用其极,一个多月的行动居然没有漏了一个报信的人。因此,青州许多世家还不知道自己在东莱郡的坞堡已经被攻破了。

罪大恶极的管事都被公开审判和处死,剩下的管事、农奴和工匠们经过思想改造,大多愿意归附,少部分不想反叛朝廷的,程军便将他们统一用船送到刘公岛上去。那里距离威海不远,岛上也有些可以开垦的土地,再加上程军定时的补给,这些人只要勤劳些总能生活。

“劳动改造”这个名词就是这样提前一千年多年诞生了。


程军从这些坞堡之中凑齐了一千柄刀剑,八百副皮甲,还有三百副弓箭、一百副盔甲和五十张弩,龙骧军却已经扩充到了大约四千人。人数增长的太快,程军只好重新将龙骧军整编。十人为一什,军官为什长。五个什为一都,为首的叫做都头。五个都为一营,由营长负责,特设士官长,记录功劳和过失,负责向上传递士兵的建议和投诉,向下传递程军的主义和意志,同时还有监军的任务,这个职位就是程军创造的“政委”。五个营为一军,领军之人称作校尉。龙骧军便有三左、中、右三军和专门的弓弩营。左、右两军以木枪、皮甲为主,没有皮甲的要穿棉甲、木甲,中军刀剑铠甲。


经过几次攻打坞堡,程军发出的奖励“地契卷”远比能够兑现的土地要多。已经兑换了土地的士卒们不少都娶了妻子,并且从无事可做的流民中招收了佃农,耕种自家的土地。而战功不够,没有排到兑换土地的士卒则用零零碎碎的土地卷换来些美酒或是吃食。

程军下发的都是十亩的地契卷,但随后他又下令将军府下发一亩、半亩和一分的地契卷,用来充当薪水和各种奖励,但总数量不得超过控制土地的五倍。

地契卷在程军舍不得各种金属的时候充当了暂时的流通货币,当然,那些卖酒的卖吃的人都隶属于将军府。铜、金、银都被程军用来制作箭头、刀剑、木枪头了。虽然这些金属制造出来的武器远远不如钢铁坚硬,却也远远比木头的锋利、耐用。


龙骧军的士卒们都知道只有打下更大的地盘才能有更多的地契卷被奖励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土地用来兑现地契卷。这就造成了士卒们的好战情绪,他们积极请战,希望尽早攻下东牟,拿下整个东莱。而护土团的五个队已经多次闹事,希望摆脱半兵半农的尴尬地步,他们拓荒之后拿到了一些地契卷,却无法和获得战功龙骧军相提并论,这些流民无比向往着更美好的生活,见到参加龙骧军的老乡们有了土地又娶了漂亮的媳妇,正在努力造人,早就眼红了。


我们回头再说那六个东牟的衙役,他们东向而行了半日,走了大约二十里路。烈日炎炎,这帮“古代城管”又热又累,看到路边一片树林,便想要休息一下。没想到他们刚刚坐下,便有十二名持刀的匪人上前将他们围住,高呼道。

“投降不杀!”

刘老六是东莱东牟城的捕头,平日里在众衙役中素有威信,他果断的用毅然的语气回答,“投降,我们投降。”说罢,他便解下腰上的朴刀,连刀带鞘的远远扔在地上,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简直熟练的无以复加。

其他的衙役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什么武艺不错,能敌两三名搏命悍匪的捕头会投降,但面对着两倍人数的匪徒,他们还是没有胆量反抗,很快学着刘老六扔掉刀剑蹲在地上。

“刘大哥,今儿个又碰上你了。”匪徒中,有一满脸须发的黑大汉,狰狞的笑着说。

“徐进,今日是我刘老六栽了,希望你不要为难其他人!”刘老六冷静的说。“上次的事情,是公事,你我的私怨,不干他们几个的事情。”

“徐进!”旁边的衙役终于有人认出了此人。

“就是那个砍伤了捕头,成功冲出十名衙役包围的徐进?”有衙役听了这名字,竟然在发抖。

三月前,徐进买了一把杀猪刀,当街杀了东牟县令的侄子,被全体衙役通缉追捕。东牟县城关了门,徐进几经周折想要逃跑,却还是被堵在一条死胡同里。这时候衙役们才发现,徐进原来如此凶狠,用一刀换一刀的打法,砍伤了七名衙役,自己身中十五刀还能顺利的逃走。那天之后,徐进销声匿迹,有人说他伤重不治,有人说他逃到天涯海角,但他那一夜凶神恶煞的样子却成了东牟的衙役们难以忘记的噩梦。

徐进受伤不轻,流血不止,多亏遇到了正在东牟城内执行侦察任务的飞军。飞军首领二麻子也在其中,此人虽然没有文化,却是典型的义气豪杰,见徐进满身的伤口,就知道他肯定是以少打多,靠着血勇和凶狠拼杀出来,是一条难得的汉子。二麻子有了爱才之心,便叫人救了他。徐进苏醒之后,果然是个恩怨分明的好汉,在二麻子的指点下,立刻有了效忠程军的决心。

程军自然是来者不拒,收下了他,并将徐进的任命权交给了二麻子。二麻子见识过徐进的武艺后,当即将徐进任命为自己的副手,负责截杀和刺杀。

“刘大哥,当初你偷偷的将我老婆送给那死鬼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了会有今天?”

徐进面色狰狞高高的举起屠刀。这把刀可不一般,百炼成钢的道理经过程军的宣传人人都懂,可史汶亲自上手,钢的产量仍然不多,一天也就七八两。因此,程军麾下的队伍中,只有军官才有夹钢法制成的刀口是钢的锋利钢刀,其他人仍是铁刀。

徐进原本是东牟县城里马车行的车夫,与刘老六是莫逆之交,经常在一起喝酒,也多次帮他抓捕江洋大盗或是杀人凶犯。怎知,县令王恭卿的侄子王德贵看上了他家的糟糠之妻,非要将之金屋藏娇。

徐进与妻子青梅竹马,便是结婚也有十多年,感情极好,当然不会答应登徒子的要求。刘老六却希望借着这女子攀上“王家”的大腿。而且王德贵是王家负责采买的管事,不但手头多金,还有些不大不小的权利,又是县令的独门侄子,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倒也在这小小的东牟地面上有几分权势。

刘老六趁徐进驾车出城的机会,偷偷绑了他媳妇,前去邀功,没想到女子贞烈竟然咬舌自尽,死了,终于惹下了大祸。佛教有言,因果报应。刘老六今日方才相信,他悔恨自己贪念太重,枉顾了兄弟情义,违背了礼义廉耻,甘心引颈受死。

谁知这时有人站出来阻止徐进,一声断喝,“徐进,你不能杀他。难道你要违背军令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