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桂西南------陈远景

健儿 收藏 0 13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五)

2月13日凌晨1点,我部奉上级命令火速向边界运动。怕惊扰边民,我们不无依恋地悄悄地离开了驻地,默默地告别了可爱的边民。为了不让越军知道我军行踪,部队同时开始无线电静默,只能开通有线通信和简易通信。所有车辆一律只开防雾灯和小灯行使。

在翻过海拔千余米的十万大山山脉途中,由于山高陡峻,加上急造的军路土质松软狭窄,拖运加农、加榴炮的车辆和畎运炮弹的骡马行进万分艰难。我们副指导员张亦凡就跟在运输保障部队的骡马分队,负责组织和掌握情况。

突然,电话里传来张副指导员的急促的呼叫声:我炮连两辆炮车和三匹马被火炮倒拖着人车和马匹滚下了悬崖!请求首长派部队救援!!接到呼救,我立即将情况报告了1号首长。首长立刻命令:大局要紧,请后续部队相机处理,其余部队继续紧跟前进,不得贻误!此刻的我,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可心情却怎么也一下难以平静。这,就是战争!战争,就意味着牺牲!

我没去多想,也不敢去多想,只是心在默默地祈祷:张副指导员会很快就跟上来的。我继续紧跟部队,翻越十万大山之巅,消失在茫茫原始林海里。

东方初晓,我们部队下到了一个山谷,按照战斗编成,我团就潜伏在这十万大山山脉的丛林深处____埝井。这里,地理条件十分复杂,紧靠中越边境分界线----119、118号界碑。我军工兵团也在这一地区集结待命,其任务是在我军炮火准备的同时,数分钟内要开辟出一条5公里长的直接通向越南境内的军路,为我机械化部队穿插打开一条通路。

深隧幽幽的山涧里,绵绵清澈的山溪穿过我们的脚底,无拘无束的向它久已熟知的方向流去!通过几天长途行军的我们,天做被,地当床,密林棘藤是纹帐,葡伏隐蔽在潮湿的草地,疲惫的双眼却依然紧紧盯着越南方向。

亚热地带的浓雾,蒸汽般的笼罩着我们还热着的身躯,除了从前方传来的枪炮声和林间的鸟鸣,没有笑语,更没有欢歌,一切都是那么恐怖般的宁静。

大部队潜伏隐蔽性极严。饿了,我们是严格的野炊,不能使用明火,只能暗火用山上的竹筒或芭蕉叶煨米饭吃,冒出的烟还必须把它散开,防止暴露我军目标。压缩饼干和其它干粮我们只能用于战斗中享用。再多的蚊虫叮咬,也只能任其随意。

通过几天秘密的潜伏,到了2月16日夜,部队集结。我们张副指导员魔术般地出现在了我们中间,他回来了!我们高兴的心情真无法言表。我后来才知道,滚下悬崖的人车、骡马和火炮部队无法去救援,他把部队军心稳定后,带领部队就紧跟在大部队后面。为了支援我们部队作战,加强部队战斗中的后勤输送保障,部队集结时,特从广西田阳调来了专门为我们抬担架和运送炮弹800民工,统一身着蓝色服装,组成田阳民工担架营,编入我们部队。

编队集结在10分钟内完毕。

就在这时,师指挥所传来命令:要我团跟随122师侦察大队向里穿插前进,说他们熟悉路线,不容易踩上地雷和竹签。

根据上级的决心和意图,我们的时团长,虽瘦小个子,却很精神,临行前他以十分严肃而坚定的语气命令部队:同志们!现在是祖国,是党和人民需要我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希望同志们务必严守军纪,严惩越南鬼子,英勇杀敌立功,报效祖国!出发!

我们迅速成战斗序列,悄悄而隐蔽地向118号界碑,向越南境内徒步快速的穿插!!当时,张副指导员一身武装,腰间别着手枪。我和胡道坤战友除了保障通信的电台,也各佩了一只手枪和四枚手榴弹。我弯着腰,速度由慢而快,紧跟部队,只有前进,没有停留,不要命地往前冲!!

(六)


借着丛林中透射的星光和腐烂在地面的厚厚的草叶里发出的莹光,我们部队像利剑隐蔽而快速地向越南境内穿插前进!

当快接近118号界碑时,我的头突然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撞得我晕头转向,在原地莫名其妙地转了三圈.当我晃过神来时,才发现是撞在一棵横倒在前进路上的古树干上。我顾不得疼痛,草草地揉了一下头,弯下腰,赶紧从树下钻过去。还没跑多远,冲在前面的副指导员赶紧招呼部队爬下:注意隐蔽,前面发现越南人布设的竹签和陷阱。我慢慢跟着,接近竹签和陷阱,也看到了不远处正反两面标着中国\越南字样的118号界碑。那边就是越南了!我们的心情既特别激动,又非常紧张。

小心翼翼地和战友忙着拔除身边被越军布设的竹签,这竹签,质地坚硬,尖而锋利,露出地面一寸长短。地的表面被柔软的树叶草皮覆盖着,再下去就是土和碎石。我一层一层地把它刨开,裸露出了一根长长的碗口粗的木头。原来,这竹签一根一根地拔是拔不掉的,它被牢牢地镶嵌在木头里,只有把整个木头排除,才能解决问题。人要是踩上了,把脚刺穿还有余,因为树叶草皮给了向下压缩的很大余地,且很难自拔,它会牢牢地把你钉着。

我屏声静气和战友们把竹签拔除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即而悄悄绕过陷阱,越过界碑,冲上了山顶.进入了越南境内。

这时,时针指向了凌晨四点,指向了我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又一个历史性时候——1979年2月17日凌晨四点整,

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向全世界宣告: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肩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向越南侵略者奋起还击,保卫边疆!

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七次跨越国界的战斗打响了!我军数十万门炮火从广西和云南前线的阵地如排山倒海,铺天盖地地,飞过我们的头顶向越南的军事目标轰去!真是万炮齐鸣,黎明前的黑夜被撕开了,天空被我方的炮火染红了大半边,雷鸣般的炮声震醒了沉睡的大地.真一幅威猛壮观的景象,化成了一团团燃烧的怒火!我和张副指导员,和整个部队的战友站在高地,不由自主的亢奋的激情倾泻而出,互相拥抱,蹦跳,狂呼:"打得好!打得好!感谢炮兵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

说真的,当时这种心态对我来说,发挥很自然,一半确实是激动兴奋,而另一半确是在为自己壮胆壮威。炮火持续了40分钟,在越南领地我军预定的目标爆炸,浓浓的消烟中闪着耀眼的火光.趁着我军延伸的炮火,我们向山下冲去,有不少的战友与其说是冲,不如说是连滚带爬,把极限的速度都使上了.也就在这时,突然从路旁边的草丛里,传出了“哼啊,哎哟”的声音,我透过灰蒙蒙的亮光,想看个究竟,可什么也看不清,我仔细一听,是一个人的声音,并清楚地听到他在不停地说:“不要怕!不要怕!我被打伤了,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你们放心走。”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还真有点恐怖,紧张中又有点放心不下,很想接近目标,可情况不允许,是人是鬼,是敌是友,全然不管了,只是紧跟着部队往里冲!

山下是越南的一个小小村庄,有几户没来得及撤走的边民被隆隆的炮声和大批的部队吓慌了神,四处乱跑.张副指导员赶紧带领一个排的战士和一个翻译进行控制,把边民控制在一栋竹楼里,宣讲了我军的政策,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只要不做出对我军不利的事,我们不伤害平民和俘虏.其他部队继续向前运动,并按照前面侦察大队标定的路线,沿着路边用倒放的木棒树枝做的标记,踏着灰白的路面前进,以免触发路边越军埋下的地雷!

部队顺利通过了第一个村庄。`

天,已经完全发亮.山上持续不断的传来了越南地方武装阻击我们部队前进的枪炮声!不时有敌人打来的60炮弹在我们周围爆炸,机枪和冲锋枪扫射出的子弹不停地在我耳边呼啸.我感觉到我们越来越接近敌人了!

(七)

“快!快!跟上部队!”张副指导员不停地招呼部队。

我什么都没想,一个劲的跟着部队往前冲,来到了一个狭长地带,越南的庚雷村。这里两边是岩石壁垒的高山,成片带刺的竹林间布满了参差不齐的香蕉树,用茅草和竹子搭成的吊脚楼无序的坐落在绿林里.吊脚楼的一层是牛羊猪等禽畜窝,上层则居住着人。当我们上千人的部队从山上冲下来时,有几头牛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们发呆。

“注意隐蔽,有情况!”前面传来了部队首长的指令。部队立刻展开,借着地形地物隐蔽得没有一点动静。只听到前面有“叽夸、叽夸”的响声。我和张副指导员、胡道坤战友守着电台紧跟后指的首长隐蔽在一片香蕉地里,基指就在离我们只有一百米的前面的竹林里。我们屏住气,高度警惕地观察传来“叽夸、叽夸”声音的左前方的几处竹楼,有两个排的战士分别从四个方向向竹楼包围过去,搜索情况。

我看着战友们接近竹楼,冲进楼里,搜索结束,报告无事。那”叽夸、叽夸’的声音是越南边民在撤走时没来得及关水闸,靠水冲动的舂米的水车在继续工作,从而发出了响声。

一场虚惊过去,部队继续隐蔽前进!前进了大概500米,9时30分,我们和三营前卫正要通过两边是高山,中间是一条必经小道的山垭口时,与越军交了上火!越军依托山两边的岩洞,用机枪、冲锋枪组成火力疯狂地向我们交叉扫射,我们前进的路被封锁了。我三营7、9连立即对敌展开攻势,但由于三面地势险要,我尖兵连火力无法展开,我们一个营副教导员和两名战士负重伤,另有四名战士光荣牺牲。

我和张副指导员、胡道坤战友随后指的首长隐蔽在一旁的溪河边,前面50米远处就是我们的基本指挥所,我连的电台台长易炳辉(现任娄星区体育局副局长)也就在基本指挥所里。一个82炮连迅速在我们身旁展开,用炮打击洞里的越军,炮弹呈抛物线落下,根本打不进洞内,就在洞口和周围爆炸,没有效果。部队一边把伤员救下来,就地进行了简单的伤口处理和包扎,一边和越军对打,千余官兵全部拥挤在一千余米的狭长地带,战斗进展对我军越来越不利。怎么办?.

我们的任务是穿插,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不能和越军恋战,否则,就会贻误整个战局。在与越军对峙了3个多小时后,13时24分我们请示师指:“敌已控制庚雷山哑口,我三面受敌,道路狭窄,无法通行,团拟改道,沿朗怀、浪漂、直插通向通农的公路。”经师同意,我部改变了预定的作战路线,伤员由民工抬着,从旁边根本没有路的高山翻过去,这下可热闹了。

我们千余人的部队攀悬崖,跳岩石,劈荆开路,奋力地往山上爬!我背着电台、别着手枪、四枚手榴弹和装备,有30多公斤的负重,忘了什么是累,什么是苦,根本顾不了越军的火力狙击,不要命地紧跟部队往前赶!爬到山上后,冲过了朗怀,我才觉察到自己拉在大部队后面好远了,战友胡道坤赶忙从我身上抢过电台背着,减轻了我的负重。

我狂追部队。在通过浪漂时,“嘟嘟”几梭子弹打过来,我下意识地抱着头,赶紧扑倒在半人高的仙人掌和荆棘长成的篱笆下,子弹打在我的脚边,溅起层层土尘,我又缩紧身子,顾不得仙人掌刺扎,往篱笆里挤了进去。在越军停射的间隙,再纵身往外跑,边跑边观察周围山上,我终于发现了,三个越军手指着正在奔跑的我,一个依托石头,架起冲锋枪对我就扫射。R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跃身跳进了两块石头中间,子弹打在石头上,辟里啪啦的碎石就落在我的身上。我不敢出头,更不敢看,躲在石头缝里任其扫射!足足打了几分钟,枪声停了,我一看,那家伙正在换弹夹。刻不容缓,我抓紧这个机会,钻出了石缝,疯狂地呈S形地向前跑。

赶上队伍后,一个战友发现我的裤腿湿红湿红的,就指着我的脚问:“你那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当我挽起裤腿一看,才知道我的脚不知在哪里撞伤了,殷红的鲜血浸透了我的整个裤脚,还有一大块皮肉被撕开挂在脚上。不知道还不觉得,当我一看到自己的脚被伤成这样,对刚从死神里逃脱出来的我,心里顿时闪过一丝酸楚,我也只有隐着伤心,强抑眼眶里的盈盈湿润。还好,被暂时麻痹的痛觉神经使我全然不觉得痛。我就也装着没事一样,紧跟部队前进!

当我们正准备下山时,突然发现了山下有大批的部队和坦克。而山下的部队和坦克发现从山上突然来了这么多的部队时,双方感到很疑惑,一下分不清敌我,都高度紧张了起来。

山上山下的相隔距离也就那么100多米远,我只见他们“哗”的一下,全部进入了战斗状态,展开在公路两旁,枪口向着我们山上的部队,坦克也隆隆的开了过来,坦克炮也直接瞄准了我们。看到这架势,几乎就在同时,我们也展开成战斗态势,集中所有兵力,居高临下对准了山下面的部队.

“开不开火”?不知是谁在请示了团首长。团首长感到势态正处千钧一发,当即命令:“通信兵,先用简易通信方式与下面部队联络,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开火!谁开火,我毙了谁!”

简易通信班的两个战士赶了过来,通过打旗语、吹喇叭、做手势,对方终于有了回应。原来这支部队,就是我们自己的人,是我们友邻穿插部队367团的弟兄!山下的公路就是通往越南通龙县的公路。我们悬着的心放下了,部队很快地下了山。好险啊!刚才要稍有点闪失,就真的干起来了,就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八)



与友邻部队367团会合后,部队原地进行了短暂的休息,并对战斗序列做了相应的调整。决心与367团经那排、班丽并肩穿插前进。利用战斗的间隙,我自然忘不了要找找熟悉的面孔———老乡和被打散了战友。

战前,这里是越南通龙县一个比较热闹的城镇,有几千人口。一条宽不足30米的河流蜿蜒穿过该镇,一条看似简单,其实是通往越南高平省的战略公路横贯而入。三面环山,被原始森林包裹的严严实实,显露着它危机四伏的恐怖样子,是号称通往越南高平的第一个死亡地带。现在,由于被我军炮火的猛烈轰击和坦克部队的地面打击,这里却成了四处狼藉可见的废墟。越南人还没来得及带走的被服、包裹丢得满地皆是,不由得使我想起了越南人逃窜时的那种狼狈,被摧毁的房屋还冒着缕缕青烟,习惯于丛林中游击作战的“学生”——越军,仍不停地向我们开冷枪冷炮,打了就跑,或边打边跑,不甘心地在周围山上的密林深处活动。其实这样的冷枪冷炮,对我来说也开始习惯了。

我跟张副指导员和几位战友在一堵石墙边坐下准备休息,按照事先的打算,我抓紧时间向张副指导员请假:“副指导员,我请几分钟的假,到附近找找我的几位战友。”其实我也只能到周围看看,根本不敢走远。张副指导员立刻答应了,并说:“不要走远了,山上敌人活动猖獗,要注意隐蔽,就到附近看看马上回来,部队很快就出发的!”

我小心的离开原地,心却在想:“要死也是说不准的,说不定从哪里飞来一颗子弹,中了,就玩完了!”想归想,说归说,我还是很警惕地边走边观察周围的动静,走到一排破烂的房屋前,看到了越军的几具尸体七横八竖地躺在那里,干瘦的身子直挺着,深陷的眼窝里突出两颗没了神的眼珠,嘴巴张得大大的,惨白的面孔被发黑了污血和尘土搅和的面目全非,狰狞恐怖。我不由一阵寒颤,将视线赶紧移开,不敢继续看下去。就在往回走的途中,我终于找到了我的一位战友张建新!他,正是我要找的人,是我们二营营部的文书。他和另外一位战友孟红专是和我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一块从农村当兵入伍,又同在一个部队,一块开赴前线。

我俩战地相逢,真是悲喜交加,我们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想说点什么,却欲语泪先流。激动间,我深知时间的宝贵和有限,还是我先开口问他:“看到孟红专了吗?”

他说:“没有,我也正在找他。” “他没有被打散吧?”我不确定地问道。

他回答我说:“不知道。”

时间不允许我们久聊了,我们只好赶紧把要说的话缩短,把如果有一方牺牲后要委托的事项事先委托给对方。当然,我们想得更多的是希望都活着回去,因此相互鼓励:“希望彼此英勇杀敌,不要给祖国丢脸,多打几个越南鬼子,多立战功,祈盼在庆功会上再相见!”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