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三栖士兵”何祥美的生命突击!!

jiangnanjita 收藏 0 103
导读:  近日来,南京军区某部上士班长何祥美忠于使命、献身使命、不辱使命的事迹感动了许多网友。今天,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讲述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   [img]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0-01/29/xinsrc_342010729170593779072.jpg[/img]   2010年1月29日14:30,南京军区某部六连上士班长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谈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图为嘉宾听取网友提问。   第一次摸枪:没想过能成为“神枪手”

近日来,南京军区某部上士班长何祥美忠于使命、献身使命、不辱使命的事迹感动了许多网友。今天,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讲述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


专访::“三栖士兵”何祥美的生命突击!!


2010年1月29日14:30,南京军区某部六连上士班长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谈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图为嘉宾听取网友提问。


第一次摸枪:没想过能成为“神枪手”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新华访谈。神枪手、三栖精兵、全能战士,这一个个只能在文艺作品中出现,而且看似用来形容几个人的词汇,竟然全被用在一个叫做何祥美的士兵身上。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我们就非常高兴的为大家邀请到南京军区某部六连上士班长何祥美讲述他“三栖精兵”的精彩生活! 欢迎您,何班长。


何祥美:新华网的朋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还记得第一次摸枪的情形吗?


何祥美:第一看到真正的枪时还是看到我一个同学,他哥是个警察,他回家时带着的武器就是一支手枪,当时是我第一次看到,感觉很兴奋。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摸枪,拿到枪是在我们部队,在新兵连的时候部队搞紧急集合班长背着枪,我们没背着枪,当自己拿到的时候感觉也特别兴奋。当时我们新兵刚去的时候天天搞队列训练,所以我们也问班长什么时候能拿枪训练,班长说以后有的是时间。


主持人:那开始拿枪训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能成为一个“神枪手”呢?


何祥美:当时没有想过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当时我只是觉得自己非常喜欢武器,应该打得不会非常差吧。但是我是没有想到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因为当时的想法毕竟还是比较普通的。


主持人:那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慢慢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那自己对狙击的含义有没有自己的理解和定义呢?


何祥美:我自己把狙击的定义放大为一个小型的,超强的理念。我觉得狙击手的作战能力可以超出一般的作战队员。因为他毕竟可以执行非常多其他常规部队、常规兵种无法完成的一些任务。所以我觉得虽然狙击从贬义上讲就是隐蔽起来突然袭击,也就是我们通常上讲的躲在后面放冷枪。但实际上这种作战模式和样式,在以前的经典案例中还是经常出现的。


主持人: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或者说你觉得你能被称为“枪王”的关键或者说是训练的法宝是什么呢?


何祥美:其实要说我有什么非常高明的诀窍的话我自己倒是不觉得。只是我们融入了这个氛围,大家都是比、学、赶、超,当然我到了狙击手训练队后教员都是同样的教员,只是在训练上我可能比有些同志稍微刻苦一点,我训练得非常刻苦,教员规定给我的动作、时间,比如举枪定型等等科目,别人觉得规定的一个小时够了,那我觉得我有这个潜能可以练得更长的时间,那我就练两个小时。我付出了更多的汗水也总结了自己的经验。


何祥美:每次我训练回来之后都会拿一个笔记本写写自己今天的体会,实际上也是写下自己当天通过训练琢磨琢磨存


另外比如今天实弹射击了,一共十发子弹,每一发子弹我都会思考。回到营区在我们的房间里我也会把本子翻出来说这一发为什么没打好,什么样的风,什么样的具体情况。所以自己在后来也总结的和分析得更多。所以要说诀窍的话我想可能多总结、多研究也是很重要的。


何祥美谈"三多":我们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主持人:我在网上也看到很多网友的评论,有人说你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也有人说你像《我的兄弟叫顺溜》里的顺溜,新华网也播发了《士兵突击》主创人员对你的热议,你是怎样看待这两个人物形象的?


何祥美:这两部影片都是非常不错的影视题材,我们也会经常看。因为他反映了我们现实军旅生活中确实存在的现象。我觉得许三多和顺溜虽然说都是王宝强演的。但是我感觉许三多有很多精神都是非常值得我学习的,包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以及一种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精神,我觉得我看可能跟自己真的确实有点相似。我也是这样,我干什么事情,完成一项工作或者完成上级给我分配的任务,我不把它做得很好,做得更好我觉得就不应该,没有什么理由做得不好,一定要把它做得更好。


顺溜讲的也是一个真正的狙击手,但是可能电视剧里面的人物与我们现实中的人物是有区别的,但是顺溜里面的一些设计到狙击的理念还是很相似的。


三栖发展:“这就像是007的邦德”


主持人:那成为一名枪王,这个荣誉已经非常高了,那怎么又想到要往三栖的方向发展呢?


何祥美:我们单位抓军事训练,每个人都想多练一门技能,多掌握一门技能。我也始终这么觉得,我觉得多练一项技能,对以后打仗多一份打赢的胜算。我作为狙击手不仅掌握了狙击的技能还掌握了跳障碍、跳水等等各项技能,我想这就像007的邦德一样,掌握了各种技能以后到了实战中拿起来就能用。这就是为了能够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各项任务在自己掌握了狙击手的技能后再参加了伞降等各项技能。


主持人:那这一定也会付出很多的努力。


何祥美:我们重新学习一项技能肯定要付出更多的汗水。我们去学的话肯定会吃不少苦,但是后来我们自己去学跳障碍、跳水的时候虽然碰到了很多的曲折。但是回过头来想,正是因为碰到了这些挫折也成就了自己的这项技能,最后也会觉得吃的苦也是非常值得的。


主持人:那不断给自己提出更高、更好的要求,自己会不会压力更大了呢?


何祥美:肯定会有,但是没有压力就不会有动力了,作为一个军人来说,有压力,有紧迫感的话可能能更好地促进自己的工作。在和平年代作为一个军人,长期处于没有压力的环境下,也是不利于我们的成长的。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最舒服的日子永远在昨天”,怎么理解这句话呢?


何祥美:其实在我们单位的军事训练中都会尽量模拟真实的战场环境。虽然中国现在发展形势很好,处于和平年代。我们也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战争,但是我们也会尽可能地模拟未来有可能发生的战争。所以我们用“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来激励我们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今后的军事训练中。


何祥美:因为昨天虽然很辛苦,但是已经过去了,今天还是正在进行时,明天还是未知数。所以我们一直用“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来激励自己,提高军事技能训练的热情。


专访::“三栖士兵”何祥美的生命突击!!


2010年1月29日14:30,南京军区某部六连上士班长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谈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图为嘉宾听取网友提问。


与死神擦肩:保持冷静 相信自己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自己又是狙击手,又有枪王的称号,又训练了跳伞、潜水,那在一系列的训练中肯定有很多次是非常危险的,甚至可以说是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有没有什么难忘的经历也给我们网友回顾一下。


何祥美:作为一个军人来说,其实也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就我而言,应该说我也经历过十几次生死的考验。记得最紧张的一次就是我当兵第二年的时候,当时我作为一个义务兵去参加跳伞训练的时候,因为当时我是第一次跳,飞机从一千米高空跳下来,主伞已经拉开了,但是伞翼没冲气,所以也相当于没开,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一直没打开后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不冷静处置的话马上打备用伞的话也很危险,因为我们下去的时候是螺旋下去的,如果打开备用伞也有可能和主伞搅在一起。


所以我当时也很冷静,发现主伞没开的时候,当时怎么抖那个操纵带都没有反映,就没有办法就分掉主伞,作为跳伞没有一个人愿意分掉主伞,因为备份伞只是保障自己生命的,一打开备用伞开了还好,但是如果备用伞再不开的话在空中就没招了。当时我也很冷静,没办法,处置之后伞还是不充气只有分掉,分掉之后备份伞开了。


主持人:现在想起来很轻松,但是我们想那应该是很短的一个瞬间的事情?


何祥美:对,几秒钟,现在我讲的很多,但是那一秒钟我感觉在空中的时间很长,下来以后抖了半天我感觉有一分钟的时间,感觉时间很长,但是实际上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主持人:那次下来以后自己有没有后怕啊?


何祥美:当时在空中不怕,但是下来之后我们领导和我的战友都跟我讲处置得很好。后来我们从跳伞场地回来以后当天晚上爬在床上就确实也有一点后怕。但是第二天还是一样的,虽然有一点紧张的心情但是还是不怕,继续跳伞。


主持人:那您刚才说有十几次的危险,那经过这么多次的危险之后,自己对生死又是什么样的看法呢?


何祥美:其实我觉得作为一名军人来说,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刻,你越紧张、越惊慌失措不知所措的话说不定还更危险。如果你越紧张越不容易处置好。本来应该是刹车的,你把油门当刹车踩,那就更容易碰到危险。而如果你碰到困难稍微冷静一点的话还可能处置得更正确一点,还可能可以将危险清除。因为我也会开车,我碰到前面的一个情况非常紧急的话要踩刹车如果非常紧张踩错油门不是更危险嘛。


主持人:也就是说对于突发的情况,无论如何还是要克服恐惧更加冷静。


何祥美:对,我们训练的过程中教员也都要求我们要冷静相信科学、相信自己。


专访::“三栖士兵”何祥美的生命突击!!


2010年1月29日14:30,南京军区某部六连上士班长何祥美做客新华网,谈他作为“三栖尖兵”的生命突击。图为嘉宾做客新华网访谈直播间。


猎人训练:最难熬的是“尊严被践踏”


主持人:我在看一些资料,知道何班长第一次参加猎人训练的时候,刚才你也提到了,已经是第八年兵了,那时候比起刚刚入伍时年龄大了一些,但是在体力上会不会和“新兵蛋子”稍微逊色一些呢?


何祥美:我第八年参加集训的时候体力上和他们比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呢?可能他们年轻碰了下去一下子就恢复了,但是说实话我们的体能还是非常好的。我们单位一到体能训练时间,全团从最高领导到下面的新兵都在进行体能锻炼。应该说我们的体能不会相差太大,因为我们毕竟有比较厚的底子。


主持人:那时候为什么还要想到参加这样的训练呢?


何祥美:也是根据部队训练内容的需要,训练内容不断拓展,因为一个单位没有创新的话,老是跟着以前的路子走也会说这个单位没有生命力,所以我们单位在不断拓展军事训练内容的情况下,自己军事训练的技能也在不断拓展,也在不断创新各种各样的训练。像猎人训练也是借鉴外国的训练模式。


当然,拿到我们这里如果照搬人家的话可能也不适应我们,我们也根据自己军队的发展情况进行了非常有效的作战技能的训练。之前我也接触了这方面的训练,但是到了那个集训队以后,对自己的意志和自己的体力也好包括自己的技能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


主持人:那你觉得除了自己比较好的基础之外要怎么克服体能上或者综合素质上的困难呢?


何祥美:我觉得我的体能一点也不差。即便当了八年兵我也才26岁,我觉得和年轻的兵相比我自己更沉着和冷静,在处置事情的时候比他们更成熟,学东西的时候也不比他们慢,但是有时候刚入伍的体能也不好,没有耐力,我们耐力好。虽然现在25、26岁了,但是我们的爆发力包括耐力都是很不错的。所以在猎人训练中我们的训练也不会输给其他的同志。


主持人:那对你来说猎人训练中最难熬的是哪一关呢?


何祥美:其实我们强调的是第八年作为一个老兵而言的是没有尊严,可能你们觉得是很不以人为本,但是这是我们接近实战化的训练过程,因为我们在战场上也有可能没有尊严。


主持人:这是怎么讲的呢?


何祥美:因为我们的教员和主训者,为了让我们接近人性的极限、体能的极限、人格的极限,要不断地磨炼自己的各种方面,想方设法让你找到最难受的地方,包括自己的意志和人格,我们要把这种潜能激发出来。比如让我干一些我平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能让我一些更年轻的干部在里面主训我们,说一些伤人自尊的话激将我们。


当时也觉得虽然我们理解,但是也是太难受了。因为我们自己在连队里自己当班长都是批评教育别人,但是到了那里以后他们老是把自己的人格也好或者自己的尊严也好都践踏了,觉得自己好像过的是非人一般的生活。但是后来通过这种训练以后,我也感觉自己更加成熟了。包括对自己的意志力、战斗力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因为通过这种训练后我觉得更自信了,我自己更有把握完成各项任务。


主持人:通过这一关一关的磨炼反而更成熟了。


何祥美:吃了更多的苦,受了更多的累,自己觉得突然间要毕业的时候豁然开朗,在那里确实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体验到了在连队体验不到的生活,也收获了一般人收获不到的东西。


孤岛生存:我成了“大厨”


主持人:那你也参加过孤岛生存训练,那在这种训练中想要维持生存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何祥美:我们在孤岛生存的时候,我们住的那个小岛是一户人都没有的,我们去到那个岛上待了七天七夜,我们只带了三两米、一两盐没带一滴水进去,海上本身就有水,我们可以采取各种方法。


孤岛生存很容易理解,就是为了保证生存,我们上岛首先要保证的是有淡水,整个小岛没有淡水水源,没有办法只有自己蒸馏海水,反复地煮海水,上面用一个毛巾在吸水,然后再过滤,虽然还是很咸但是可以喝了。


另外岛上早上有露水,我们早上腿上绑着毛巾在岛上跑,跑一圈下来那毛巾上都是露水,那都是淡水。后来我们也通过学习知道,天将下大雨,虽然不知道会不会下,但是我们挖了很多坑,坑上盖了很多薄膜,第三天下了一场大雨,把水都搜集够了,但是岛上没吃的。把岛上的野菜都挖光了,但是还不够,后来又到海里找海草,还有到树上掏鸟窝,还到海里找海砺,包括我们也去钓鱼,但是很难钓到。


主持人:那你刚才所说的这些方法都是在上岛之前学到的还是去了之后摸索出来的?


何祥美:其实我们每项训练都是很科学的,不是蛮干,什么都不学就让你去那就是蛮干了。我们上岛之前都有这方面的针对性的学习,如果你去了以后什么都不会的话没人管你的。我们的训练是很科学的,在之前上了很多生存科。我本人也在农村,我们农村也有很多野菜,很多野菜我都认识。当时我们一个班长还拉肚子,我们带的药都吃光了,后来我自己还给他找草药给他吃,还治好了。


主持人:我看一些资料说你在孤岛生存中还成为了大厨,有哪几个菜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呢?


何祥美:我刚才说的那个海砺煎鸟蛋就是一个,包括钓海鱼上来以后的烤鱼,这也是我们班里面自己乐一乐。七天下来以后虽然自己吃得没有非常饱,但是船过来接我们的时候,每个人的精神都还是比较充沛的。


何祥美:妻子支持我留在部队


主持人:这又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非常宝贵的经历和财富。那咱们说完了训练以及和自己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惊险的经历再问问何班长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比如当过这么多年兵自己有没有想过要退缩和离开呢?


何祥美:我觉得作为一个士兵来说,有没有想过会有离开部队的那一天?其实我自己也面临着要退伍,我在我的营地当了第十一年兵了,自己也想过了,在第二年、第五年、第八年的时候,也面临着这个问题,第二年的时候我自己是特别不想退伍,第五年、第八年的时候自己在部队里是有那么点名气了,想把我调到公安局还是哪里去,但是部队说想把我留下来,自己也就没有任何想法就留在部队了,因为部队也需要我。


当然,同样的道理,如果说人家公安局也好、老板也好,过来要我的话肯定也是冲着我的技能和本领来的,这个本领也是我们部队给我的,我们部队给我提供了这个舞台,让我学习了这么多技能,培养了我、训练了我、造就了我,自己做人我觉得始终还是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部队培养了我,我不能在关键时候,在部队需要我的时候,部队想把我留下来的时候,我就把这个组织给忘了。所以我自己还是非常愿意,也非常喜欢待在部队,继续留在部队。


人家跟我说部队需要我那我就留下来,这是没有任何想法的。虽然自己也想过,如果部队让我退伍的话,也可能会退伍。但是只要部队需要我,我会一直待在部队,为部队贡献自己的一点点力量。


主持人:那对你的这个决定你的妻子和你的家人是不是也都支持呢?


何祥美:我家人,特别是我妻子,都是非常支持和非常理解我的工作的。本来,在我们部队,我妻子对我们部队并不是很了解,后来她来到我们部队之后,看到我们部队的训练,感受到了我们部队的氛围之后,就非常非常理解了。她知道我自己心里想什么,我休假每天都看我们的军事节目,我非常喜欢这个,我看的书也都是和军事有关的书。她知道我喜欢这个,喜欢部队的生活,我每天给我的战友打电话,给我的领导汇报情况,所以我妻子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


当班长:我要尽好一个兄长的责任


主持人:那你现在又是班长,包括你刚才也说到你在军事界也是赫赫有名了,那对于你的战友包括新兵有什么可以传授的吗?


何祥美:在连队我也是一个班长,我们也带了很多新兵,也教了很多学员,对他们而言,我觉得我始终要做到为人师表,要做到表率作用,我能做好的就做好,我能教好的我就想方设法把你教会,我的原则就是我不会放弃任何人。不管是我们班里的人还是跟我学习的人也好,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把你教到最好的程度。当然,每一个人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都不是一样强的,但是我会想方设法让你有所改变,让你来了部队以后不要辜负自己的父母亲。因为我也算是他们的大哥了,作为一个兄长来说,要尽好一个兄长责任,把他们教育好,让他们的父母亲都放心。


主持人:其实何班长也是一个父亲了,何班长现在有一个五个月大的宝宝,那自己对于儿子有什么样的期望呢?有没有想过他也成为一个军人或者像你这样一个三栖精兵呢?


何祥美:现在我就希望他能健康的成长,好好读书,如果他喜欢部队的生活的话,我也非常支持他到部队去当兵。如果他想成为一个一个枪手或者三栖精兵的话我也非常支持他到我们的连队继续实现他自己的梦想。当然,我也要尊重他的选择,只要他愿意我也会非常支持。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今天何班长作客我们新华网访谈间,让我们从何班长身上看到了一位和平年代新一代军人的风采。再次感谢您,也感谢各位网友关注本次访谈,我们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再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