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第五师团侵华三次大败记 [转]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2 2296
导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军第五师团,由于穷凶极恶、屠杀中国军民如麻的板垣征四郎曾任过该师团的师团长而又被称为板垣师团。日本军国主义者还吹嘘板垣师团为“皇军”不可战胜的“钢军”。其实,该师团在侵华战争中,仅从1937年9月至1939年12月两年多时间内,即遭到3次惨败。铁的事实证明:不可战胜的“钢军”,是骗人的鬼话。   板垣征四郎,1929年5月任日本“关东军”总部(驻我国大连)大佐高级参谋,他是策划“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此外,他还任过伪“满洲国”执政顾问、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军第五师团,由于穷凶极恶、屠杀中国军民如麻的板垣征四郎曾任过该师团的师团长而又被称为板垣师团。日本军国主义者还吹嘘板垣师团为“皇军”不可战胜的“钢军”。其实,该师团在侵华战争中,仅从1937年9月至1939年12月两年多时间内,即遭到3次惨败。铁的事实证明:不可战胜的“钢军”,是骗人的鬼话。 板垣征四郎,1929年5月任日本“关东军”总部(驻我国大连)大佐高级参谋,他是策划“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此外,他还任过伪“满洲国”执政顾问、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第五师团师团长、日本陆军大臣、日本驻“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等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军国主义战败被迫无条件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板垣征四郎等7名日本重要战争罪犯处以绞刑,板垣征四郎名列第四位,仅排在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3人之后,板垣征四郎的罪恶由此可见一斑。 日本第五师团3次被中国军队打败,这3次打败该师团的中国军队的高层指挥官中,都有广西临桂人,都是上将军衔,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五师团的败绩是: 一败于平型关 平型关,在山西省的繁崎县东北边境,东邻灵丘县,古称瓶形寨、瓶形镇,清时称平型关。有公路穿关而过,地势十分险要,是山西省北部交通重要的关口。 1937年9月间,侵入山西省北部的日本侵略军第五师团企图南下侵占山西省太原,因而向平型关一带进犯,来势汹汹、不可一世。我八路军总部决定由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平型关设伏,消灭来犯之敌,狠狠地把敌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我第一一五师奉命后,即于1937年9月23日命独立团和骑兵营向灵丘、涞源等地区急进以箝制敌人;命第三四三旅的第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第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为主攻团。9月24日夜12时,部队冒寒雨进入伏击地区隐蔽待敌。 1937年9月25日上午7时,日军板垣师团的主力第二十一旅团由三浦敏事旅团长(少将)率领2000多人,汽车100多辆、大车200多辆、骑兵1部向平型关窜犯。平型关沟长约20公里,呈口袋形,老爷庙是瓶口,瓶口由第六八六团负责、第六八五团居中、第六八七团在后。当敌人全部进入我伏击区后,师部即下达了向敌人攻击的作战命令。一时间,伏击部队跃出隐蔽阵地,像猛虎下山似地扑向敌人。第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指挥该团官兵向敌人猛冲猛打,杀伤了大量敌人,并将敌人的退路老爷庙的袋口封死;其他两个团也一齐出动,将敌人分割围歼。敌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开始十分慌乱,狼狈不堪,有的藏到汽车底下,有的躲在低沟里。但这伙敌人毕竟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法西斯军队,他们经过一阵慌乱之后,敌指挥官回过神来,组织指挥敌兵反击,与我方展开了极为惨烈的战斗。 敌人为摆脱颓势,挽救被全歼的命运,即指挥500多官兵向袋口——老爷庙山的制高点猛攻,并占领了该制高点。谁占领了这制高点,谁就在这次作战中争到了主动权。师部命李天佑团长坚决攻占老爷庙,李命第三营不惜任何代价,坚决把老爷庙制高点拿下。三营攻击老爷庙受到敌人顽强抵抗,伤亡很大,但战士们仍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后在二营的支援下,终于把敌打下山去,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但敌人不甘心失败,第二次向老爷庙攻击,其战斗激烈程度前所未有。曾有几个鬼子逼近了李团长,李边指挥部队反击敌人,边开枪向敌射击,打死了这几个敌人。我官兵见此,斗志更加昂扬,终以排山倒海之势,把敌人打下去了。 此时,我第六八五团等部也向敌人杀奔过来,敌人乱了阵脚,向东逃跑,李率部猛追。晋绥军原答应以8个团在敌逃跑之路协我军作战,但直到敌人从他们阵前逃跑,他们却一枪未发,让敌人躲过了被彻底消灭之命运。我方因得悉敌援军将至,立即撤出战场转移他处。第六八六团作为主攻团之一,在这次伏击战中功劳最大,战后,团长李天佑升任第三四三旅副旅长,后又代旅长。 此役歼敌1000多人,击毁汽车100多辆、大车200多辆,缴获重机关枪20多挺、步枪1000多枝、战马50多匹及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 平型关伏击战的伟大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增强了抗战必胜的信心。时任国民党军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的卫立煌将军,得悉我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平型关伏击日军板垣师团,消灭敌人千余人的重大胜利后,很受鼓舞,当即向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也称第十八集团军)祝贺,并用电话通知在西安的办事处负责人,购买了上万元的慰问品,送给八路军表示祝贺。 再败于临沂和台儿庄 1937年10月12日,国民政府军委会任命李宗仁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长官部驻江苏省徐州。第五战区防卫作战地域是北至山东省济南黄河南岸,南至江苏省、安徽省的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津浦铁路从三省境内穿过。第五战区所辖部队不足7个军,这些部队多系蒋介石早就蓄意编遣的“杂牌部队”。以这样的部队来保卫三省的安全,难度是不言而喻的。津浦路的保卫战分为津浦路南段和北段两部分作战地区,徐州以南为南段作战地区、徐州以北为北段作战地区。 津浦路南段的防御作战。自淞沪会战我军失败以后,敌即马不停蹄地挥师西进,1937年12月13日攻陷了南京。敌此时更加骄横,纠集数个师团从镇江、南京、芜湖渡长江北犯,企图与津浦路北段之敌对进,打通津浦路,于徐州地区将我第五战区主力歼灭,直接威胁武汉市。 李宗仁急调第十一集团军第三十一军至津浦南段的滁州、明光一线据险阻敌,后又加上第二十一集团军的两个军及第五十一军布防于淮河北岸,阻敌北进,形成了对峙之局,粉碎了敌人企图北进与津浦路北段敌人会攻徐州的妄想。 津浦路北段之敌分两路齐头并进南下,企图会攻台儿庄,直下徐州,与津浦路南段北犯之敌会攻徐州。 津浦路北段之敌一路为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该师团占领青岛后,即向西南猛犯,经诸城、莒县,直逼临沂。此时临沂我方无正规部队驻守,情况十分危急,李宗仁急调驻防海州的庞炳勋的第三军团赴临沂前线御敌。该军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的实力,其中有一个团还列在蒋介石蓄意要编遣的名单内,所以平时只给4个团的给养,僧多粥少,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部队装备很差,枪械破旧、弹药不足,蒋介石也不予补充,极大地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实力。然庞部编入第五战区战斗序列后,李宗仁司令长官对庞部的这些困难给予最大限度的解决,庞为报答知遇,奉命后立马率部兼程赶到临沂前线。 1938年2月,庞部在临沂城外与来犯的板垣师团厮杀了三天三夜,大量杀伤了来犯之敌。然敌众我寡,且又是面对在日军中称为“钢军”的板垣师团。庞部与敌鏖战数天后,渐感不支,于是退入临沂城内死守,并向李宗仁急电求援。李见情势紧迫,立即急调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赴援。李深知庞、张过去不睦,积怨较深,因而在张赴前线前特地予张训示、开导,要求张以国事为重,抛弃个人成见,共赴国难。 张自忠原系西北军将领,七七事变前被国民政府委为北平市市长,并奉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军长)密令在北平与日寇周旋,后逃出北平,国人不明真相,误认为张是卖国求荣的汉奸。国民党当局有些权贵对此也进行污蔑、煽风点火,张百嘴难辩。李宗仁经调查弄清了事实真相,并亲自向蒋介石为张辩白,结果张获准回原部复职。 张对李长官为其仗义执言感激涕零,后来张编入第五战区战斗序列,张非常高兴,曾向李许诺,愿在李长官领导下与日寇拼杀到底,为国雪耻,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1940年5月16日,时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在鄂北枣阳南瓜店率两个团与日军激战时,因敌众我寡,部队伤亡殆尽而壮烈殉国,实践了他与日寇不共戴天的诺言,成为抗战以来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的惟一的集团军总司令,这是后话。 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军第五师团,由于穷凶极恶、屠杀中国军民如麻的板垣征四郎曾任过该师团的师团长而又被称为板垣师团。日本军国主义者还吹嘘板垣师团为“皇军”不可战胜的“钢军”。其实,该师团在侵华战争中,仅从1937年9月至1939年12月两年多时间内,即遭到3次惨败。铁的事实证明:不可战胜的“钢军”,是骗人的鬼话。 板垣征四郎,1929年5月任日本“关东军”总部(驻我国大连)大佐高级参谋,他是策划“九·一八”事变的罪魁祸首。此外,他还任过伪“满洲国”执政顾问、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第五师团师团长、日本陆军大臣、日本驻“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等职。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军国主义战败被迫无条件投降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板垣征四郎等7名日本重要战争罪犯处以绞刑,板垣征四郎名列第四位,仅排在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3人之后,板垣征四郎的罪恶由此可见一斑。 日本第五师团3次被中国军队打败,这3次打败该师团的中国军队的高层指挥官中,都有广西临桂人,都是上将军衔,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五师团的败绩是: 一败于平型关 平型关,在山西省的繁崎县东北边境,东邻灵丘县,古称瓶形寨、瓶形镇,清时称平型关。有公路穿关而过,地势十分险要,是山西省北部交通重要的关口。 1937年9月间,侵入山西省北部的日本侵略军第五师团企图南下侵占山西省太原,因而向平型关一带进犯,来势汹汹、不可一世。我八路军总部决定由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平型关设伏,消灭来犯之敌,狠狠地把敌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我第一一五师奉命后,即于1937年9月23日命独立团和骑兵营向灵丘、涞源等地区急进以箝制敌人;命第三四三旅的第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第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为主攻团。9月24日夜12时,部队冒寒雨进入伏击地区隐蔽待敌。 1937年9月25日上午7时,日军板垣师团的主力第二十一旅团由三浦敏事旅团长(少将)率领2000多人,汽车100多辆、大车200多辆、骑兵1部向平型关窜犯。平型关沟长约20公里,呈口袋形,老爷庙是瓶口,瓶口由第六八六团负责、第六八五团居中、第六八七团在后。当敌人全部进入我伏击区后,师部即下达了向敌人攻击的作战命令。一时间,伏击部队跃出隐蔽阵地,像猛虎下山似地扑向敌人。第六八六团团长李天佑指挥该团官兵向敌人猛冲猛打,杀伤了大量敌人,并将敌人的退路老爷庙的袋口封死;其他两个团也一齐出动,将敌人分割围歼。敌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开始十分慌乱,狼狈不堪,有的藏到汽车底下,有的躲在低沟里。但这伙敌人毕竟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法西斯军队,他们经过一阵慌乱之后,敌指挥官回过神来,组织指挥敌兵反击,与我方展开了极为惨烈的战斗。 敌人为摆脱颓势,挽救被全歼的命运,即指挥500多官兵向袋口——老爷庙山的制高点猛攻,并占领了该制高点。谁占领了这制高点,谁就在这次作战中争到了主动权。师部命李天佑团长坚决攻占老爷庙,李命第三营不惜任何代价,坚决把老爷庙制高点拿下。三营攻击老爷庙受到敌人顽强抵抗,伤亡很大,但战士们仍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后在二营的支援下,终于把敌打下山去,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但敌人不甘心失败,第二次向老爷庙攻击,其战斗激烈程度前所未有。曾有几个鬼子逼近了李团长,李边指挥部队反击敌人,边开枪向敌射击,打死了这几个敌人。我官兵见此,斗志更加昂扬,终以排山倒海之势,把敌人打下去了。 此时,我第六八五团等部也向敌人杀奔过来,敌人乱了阵脚,向东逃跑,李率部猛追。晋绥军原答应以8个团在敌逃跑之路协我军作战,但直到敌人从他们阵前逃跑,他们却一枪未发,让敌人躲过了被彻底消灭之命运。我方因得悉敌援军将至,立即撤出战场转移他处。第六八六团作为主攻团之一,在这次伏击战中功劳最大,战后,团长李天佑升任第三四三旅副旅长,后又代旅长。 此役歼敌1000多人,击毁汽车100多辆、大车200多辆,缴获重机关枪20多挺、步枪1000多枝、战马50多匹及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 平型关伏击战的伟大胜利,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增强了抗战必胜的信心。时任国民党军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的卫立煌将军,得悉我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平型关伏击日军板垣师团,消灭敌人千余人的重大胜利后,很受鼓舞,当即向第十八集团军(第八路军也称第十八集团军)祝贺,并用电话通知在西安的办事处负责人,购买了上万元的慰问品,送给八路军表示祝贺。 再败于临沂和台儿庄 1937年10月12日,国民政府军委会任命李宗仁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长官部驻江苏省徐州。第五战区防卫作战地域是北至山东省济南黄河南岸,南至江苏省、安徽省的长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区,津浦铁路从三省境内穿过。第五战区所辖部队不足7个军,这些部队多系蒋介石早就蓄意编遣的“杂牌部队”。以这样的部队来保卫三省的安全,难度是不言而喻的。津浦路的保卫战分为津浦路南段和北段两部分作战地区,徐州以南为南段作战地区、徐州以北为北段作战地区。 津浦路南段的防御作战。自淞沪会战我军失败以后,敌即马不停蹄地挥师西进,1937年12月13日攻陷了南京。敌此时更加骄横,纠集数个师团从镇江、南京、芜湖渡长江北犯,企图与津浦路北段之敌对进,打通津浦路,于徐州地区将我第五战区主力歼灭,直接威胁武汉市。 李宗仁急调第十一集团军第三十一军至津浦南段的滁州、明光一线据险阻敌,后又加上第二十一集团军的两个军及第五十一军布防于淮河北岸,阻敌北进,形成了对峙之局,粉碎了敌人企图北进与津浦路北段敌人会攻徐州的妄想。 津浦路北段之敌分两路齐头并进南下,企图会攻台儿庄,直下徐州,与津浦路南段北犯之敌会攻徐州。 津浦路北段之敌一路为板垣征四郎第五师团。该师团占领青岛后,即向西南猛犯,经诸城、莒县,直逼临沂。此时临沂我方无正规部队驻守,情况十分危急,李宗仁急调驻防海州的庞炳勋的第三军团赴临沂前线御敌。该军名为军团,实际只有5个团的实力,其中有一个团还列在蒋介石蓄意要编遣的名单内,所以平时只给4个团的给养,僧多粥少,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部队装备很差,枪械破旧、弹药不足,蒋介石也不予补充,极大地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实力。然庞部编入第五战区战斗序列后,李宗仁司令长官对庞部的这些困难给予最大限度的解决,庞为报答知遇,奉命后立马率部兼程赶到临沂前线。 1938年2月,庞部在临沂城外与来犯的板垣师团厮杀了三天三夜,大量杀伤了来犯之敌。然敌众我寡,且又是面对在日军中称为“钢军”的板垣师团。庞部与敌鏖战数天后,渐感不支,于是退入临沂城内死守,并向李宗仁急电求援。李见情势紧迫,立即急调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赴援。李深知庞、张过去不睦,积怨较深,因而在张赴前线前特地予张训示、开导,要求张以国事为重,抛弃个人成见,共赴国难。 张自忠原系西北军将领,七七事变前被国民政府委为北平市市长,并奉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军长)密令在北平与日寇周旋,后逃出北平,国人不明真相,误认为张是卖国求荣的汉奸。国民党当局有些权贵对此也进行污蔑、煽风点火,张百嘴难辩。李宗仁经调查弄清了事实真相,并亲自向蒋介石为张辩白,结果张获准回原部复职。 张对李长官为其仗义执言感激涕零,后来张编入第五战区战斗序列,张非常高兴,曾向李许诺,愿在李长官领导下与日寇拼杀到底,为国雪耻,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1940年5月16日,时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在鄂北枣阳南瓜店率两个团与日军激战时,因敌众我寡,部队伤亡殆尽而壮烈殉国,实践了他与日寇不共戴天的诺言,成为抗战以来在战场上为国捐躯的惟一的集团军总司令,这是后话。 这次李长官命张自忠赴临沂应援,他二话不说,率部日夜兼程,于1938年3月12日赶到临沂郊外,立即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部队的喊杀声和枪炮声震天撼地。庞炳勋也按预先约定率部从城内冲杀出来,里应外合,杀得板垣师团无法招架而溃退。庞、张两部乘胜猛力追杀,一口气追杀40多公里,直到板垣师团窜入莒县闭城死守待援才收兵。矶谷进攻台儿庄时,板垣师团板本旅团向第五十二军第二师阵地进攻,企图和矶谷相呼应,威胁我侧背。经第二师顽强抗击,未能得逞,以后该师团就没有什么作为了。 此役,毙伤板垣师团2000多人,粉碎了该师团企图与矶谷师团合攻台儿庄、徐州的梦想。 津浦路北段另一路敌人是矶谷廉介的第十师团。该师团1937年12月27日侵入济南,1938年1月5日陷济宁,矶谷不顾先前与板垣师团合攻台儿庄的作战方案,孤军深入,作“先入关者为王”的美梦,于是又夺邹县,陷滕县。殊不知矶谷的野心正好中了李宗仁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圈套。李见矶谷已钻进他预先设计的口袋内以后,即命早在台儿庄待敌的第二集团军孙连仲部奋力御敌,死守台儿庄。 矶谷倾尽全力对台儿庄猛攻,飞机、坦克、战车齐出动,战斗极为惨烈,敌我伤亡均很大,激战到1938年3月27日,敌终于攻入台儿庄城内,我守军顽强地与敌展开激烈的巷战,逐屋逐巷争夺,寸土不让。有些屋、巷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反复多次,后来城内竟有四分之三的地区被敌占领,我军仍据四分之一之地区与敌战斗。 此时,孙连仲总司令曾请求李宗仁长官准予第二集团军部队撤出台儿庄到运河南岸防守抗敌。李严令孙死守待援,不许后撤半步,还指示孙组织敢死队夜袭敌人,挽回颓势。孙遵令组织了数百人的敢死队夜袭敌人,大量杀伤了敌人,城内四分之三的地区为我方夺回。至此,李见敌进攻台儿庄的气势已经衰颓,全歼矶谷师团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星夜率少数随员赶到台儿庄近郊,亲自指挥台儿庄附近各部全面反攻,还严令汤恩伯集团军(有5个师的实力,装备好,系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倾全力夹击敌人。 1938年4月3日,各部队争先恐后奋力冲杀,台儿庄城内的孙部也连夜杀出城来。矶谷师团被打得焦头烂额,狼狈地向北溃退,我方穷追不舍,最后矶谷率残部窜入峄县,闭城死守,以苟延残喘。此次作战,以我方大胜而落幕。 此役敌伤亡2万多人,我方缴获一大批武器弹药及作战物资。台儿庄大捷,更加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板垣师团不可战胜的“钢军”神话再次被打碎。 三败于昆仑关 日寇为切断我国西南国际交通线,断绝抗战物资从国外经西南运进国内,于1939年10月27日至11月3日将第五师团(此时师团长为今村均)陆续从大连、旅顺港起运,限于11月7日前在我海南岛三亚港集结完毕;又命驻广州的台湾混成旅团由11月4日离开广州,限11月9日前在三亚港集结完毕。之后由日寇第二十一军司令官安藤利吉为指挥官,指挥第五师团、台湾混成旅团、日寇海军第五舰队、海军陆战队、海军第三联合航空队及舰艇50多艘、飞机百余架,于1939年11月13日由70多艘运输船队输送,向我广东北海(现为广西北海市)大举进犯。 1939年11月15日,日寇第五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在海、空军掩护下,在钦州湾西海岸的企沙、龙门港强行登陆。我第四战区守备部队第四十六军新编第十九师所部虽与敌寇展开了激战,终因众寡悬殊,撤向板城、上思。敌于11月16日占领了防城(现为防城港市),11月17日敌占领钦县(现为钦州市)之后,在空军的协同下,主力越过十万大山,沿邕钦公路(钦县至南宁)向南宁猛进,至11月21日,敌先头部队已逼近南宁的邕江南岸。 11月22日晚间,敌军一部偷渡邕江,向南宁窜犯。11月24日下午,日寇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步兵第二十一联队侵入南宁城内,我守军第一七○师、第一三五师沿邕武路(南宁至武鸣)、邕宾路(南宁至宾阳)撤退,南宁陷于敌手。12月4日,日寇中村正雄第二十一旅团攻陷了险要的昆仑关,并在昆仑关构筑防御工事固守。 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于1939年11月19日由重庆飞抵桂林后,即十万火急地调兵遣将,准备歼灭来犯之敌。白命驻桂北、湘南的杜聿明第五军(时为全国惟一的机械化军)向广西开进,限12月15日前在宾阳集结完毕;命第九十九军从湖南省的湘潭开往广西柳州,限12月10日前在柳州集结完毕;命第三十六军自重庆、湖北当阳兼程南下,限12月15日前在广西宜山(现为宜州市)集结完毕;命第一三一师、第一八八师12月26日至28日前在昆仑关以北之太守圩、武陵圩、古辣附近集结;命第一七五师、新编第十九师在邕钦公路以东,教导总队在邕钦公路以西袭击敌人侧后,并破坏敌之运输线。 1939年11月26日,白崇禧抵迁江县(现属来宾市)扶济村行营指挥所,指挥昆仑关反攻作战。白把参战部队区分为北路军、东路军、西路军3个作战集团。北路军以第五军、第九十九军1个师组成,为进攻昆仑关的主攻部队,其余各路军全力协同主攻部队作战,共同歼灭敌人。当各路部队按规定时间到达指定位置后,白发出于1939年12月18日拂晓向昆仑关攻击的命令。 杜聿明第五军的第二○○师、荣誉第一师、新编第二十二师向昆仑关奋力猛攻;第九十二师则于五塘、八塘断敌增援后路,其它各路部队也积极配合,向敌寇展开空前激烈的战斗。经过激战,昆仑关周围敌人的许多据点的工事逐一被我步、炮协同所摧毁,敌人的据点一个接一个被我军占领,敌的增援后路也被切断。敌人伤亡惨重且弹药缺乏,无法补充,不得不以空投补充兵员、枪械、弹药、粮食。尽管如此,残敌仍依托部分工事顽抗。 我方虽前仆后继、奋勇直前,但因伤亡增多,进展不大,在此关键时刻,行营主任白崇禧亲临战斗第一线指挥对敌作战。他在我炮兵阵地观察战况时发现,我方因受地形所限,影响炮兵对敌工事的摧毁,于是命炮兵部队以法制卜式山炮与俄制战防炮各一个连,搬到昆仑关敌之左侧被我占领的高山上向敌阵侧射,有效地破坏了敌的工事及铁丝网,从而为步兵冲锋扫清了障碍。新编第二十二师、第一五九师部队很快就于1939年12月31日11时许攻克了昆仑关,残敌则向九塘、八塘溃退,后又在八塘据险死守。我方因伤亡较大也停止了对八塘的进攻。 此役,我军与敌血战近半个月,毙敌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联队长三木以下4000多人、生俘寇兵102人,缴获战马79匹,山炮10门、野炮12门、战防炮10门,轻机枪102挺、重机枪80挺、步枪2000多枝及其它军用品和弹药一批。 日寇号称“钢军”的第五师团不可战胜的神话又在昆仑关的反攻战中被打碎了。 我军3次打败板垣师团,这固然是我军士气高昂,官兵团结,将士用命,全国民众大力支援所致。另外,3位广西籍指挥官的指挥才能也是不容忽视的: 李天佑,广西临桂县人,解放军上将。平型关作战前曾任红七军连长,团长,红一、三军团师长,八路军团长;平型关大战后任八路军副旅长、代旅长、纵队司令员、军长、兵团副司令员、大军区副司令代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职。 李宗仁,广西临桂县人,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台儿庄大战前曾任连长、营长、军长、集团军总司令、战区司令长官;台儿庄大战后任战区司令长官、行营主任、行辕主任、民国副总统、代总统等职。 白崇禧,广西临桂县人,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昆仑关作战前曾任连附、连长、营长、军参谋长、旅长、北伐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军长、集团军副总司令、副参谋总长、代战区司令长官、行营主任;昆仑关大战后任国防部长等职。 时光飞逝,抗战的烽烟已消散几十年了,祖国积弱任人宰割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当年与日寇浴血奋战而英勇献身的英烈及仍健在的抗日勇士们的功绩将永远铭刻在国人的心中,将永远鼓舞、鞭策国人和子孙后代前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